我臉色凝重了一些,沒有想到三大家族的異人實力還不弱,這個速度型異人若是我稍有不慎也會中招。

直接邱胖子拍拍身上的灰塵,一點事情也沒有的站了起來,應沉着臉色說道:“那個小兔崽子偷襲你邱大爺我。”

只見一個骨瘦如柴的老人,身上散發着A級異能的氣勢,衝着邱胖子大聲說道:“老子年紀都能當你爺爺了,你這個B級異人,還是回家喝奶吧,滾的遠些,今天的目標不是你。”

隨後他轉頭凝重的看向了我,他從我身上感受到威脅生命的氣息,他知道我纔是今天的阻力,他直接偷偷拿下了口袋中手機發送消息的按鈕。

這麼老頭是三個家族決定了半天以後,讓他直接來滅了周家,隨後周家資產他多拿些,剩餘的留給另外兩大家族。

他們怎麼也沒想到,周家居然能找到異人來幫他們,而且還是來了兩個,甚至有一個能威脅到他們的生命。

於是這老頭趕緊偷偷拿着手機給另外兩大家族的異人發了個消息。

我並沒有阻止他這一切其實我早就洞察了,我想試試看能否一個人直接挑戰三名A級異能。


我已經升了A級以後,我除了拿着邱胖子練了一下手後沒有再怎麼展現過能力,今天正好能用這三個A級異人試試我的力量。

然後讓邱胖子隨時保護着周家的人。

而然邱胖子頓時被這個瘦骨如柴的老頭給激怒了。

剛纔那老頭不僅僅偷襲他,還這般辱罵他,頓時讓邱胖子跟個火山一樣爆發,但是邱胖子也不傻,他清楚面前這個瘦骨如柴的老頭對他不能造成多大的傷害。

邱胖子直接挑釁的開口說道:“你這個死老頭還不進棺材,現在還要跑出來禍害,你怎麼不去屎呢?看你這幅樣子就知道,明明身體不行還要去招惹女人弄到吧……”

邱胖子一口連續不間斷的一直怒罵着面前的老頭,語言十分毒辣,連我這個一直跟邱胖子住了十來天的人,都沒有發現他還有這麼毒舌一面。

頓時,這個老頭被邱胖子氣得七竅生煙,直接顧不得面前的我,朝着邱胖子衝了過去,他今天就是拼了這條老命也要殺了邱胖子。

他在家族裏一直被一堆人尊敬,哪受得了這種屈辱,更何況是一個等級比他低的胖子。

直接邱胖子又是被他一腳給踹進了房屋內,而然邱胖子跟個沒事人一樣的站了起來,輕蔑的看着這老頭,緩緩開口說道:“死老頭,你在女人肚皮上的力氣花的太多了吧,怎麼連一點力氣都沒有。”

這一下面前着老頭更氣了,追着邱胖子猛追猛打,我一直在二樓的陽臺上觀望着這一切,本來是想讓邱胖子保護周家人,沒想到邱胖子直接開啓了嘲諷技能,吸引住了這個老頭。

這老頭現在那還有閒心管着別人。

而然當這老頭每踹邱胖子一腳後,邱胖子又要開啓他的毒舌開始罵着老頭,而然語言還不帶重複的。

這老頭拿邱胖子實在沒有辦法,他看出來自己不管怎麼攻擊邱胖子,都被他那恐怖的防禦力給擋了下來。

這老頭爲了讓邱胖子閉嘴,直接轉到邱胖子面前不斷的發起進攻,不給邱胖子一絲一毫開口的機會。

這老頭做到了,他確實沒有給邱胖子開口的機會。

而然他並不知道,這是他中了邱胖子的計謀,邱胖子從一開始就知道以他的速度根本跟不上這老頭,更別提能夠攻擊到這老頭了了,他不斷地激怒這個老頭,爲的就是讓這個老頭靠近他。

這老頭看自己一直踹邱胖子,確實邱胖子沒有開口的機會,頓時感覺世界一片祥和,而且踩着這邱胖子肥嘟嘟的肉上,腳感還不錯。

這時邱胖子突然暴起,拿着承影劍斬斷了這老頭一條腿,頓時鮮血朝外狂噴不止,只聽見這老頭悽慘的大叫着,抱着自己失去的一條腿,連忙後退,一臉驚恐的看着邱胖子。

剛纔他沉迷於毆打邱胖子的過程中,絲毫沒有反應過來,更何況承影劍沒有身形,即便是邱胖子一開始朝他丟過去,他也會被擊中,只不過那樣子不能留下這老頭。

我沒想到連我出手的機會都沒有,邱胖子居然自己就解決了一個A級異人,不過說來也奇怪,異人基本上在變異以後十分年輕,怎麼會像這個老頭一樣。

而且這個老頭除了速度十分驚人之外,彷彿沒有其他的能力,不知道是他輕敵還是怎麼樣,總之我覺得這老頭十分怪異,除了速度攜帶的力量,自身沒有多少力量,也沒有什麼防禦力,整個人的防禦就想普通人一樣。

邱胖子一臉邪笑的靠近這個老頭,抓起這個老頭被砍下的那隻腳,咬了一口,嘴角流露出鮮血,他另一隻手拿着承影,不斷畢竟這老頭。

只聽見這老頭顧不得上頭,不斷匍匐着身子後退,嘴裏還喊着:“不要,不要。”語氣中充滿了害怕的聲音。

而然邱胖子邪笑着說道:“怎麼?你剛纔不是用這兩隻腿踹我踹的很爽嗎?現在我就要砍了你另一條腿,讓你感受一下失去雙腿的滋味。” 邱胖子的這句話讓這個老頭更加恐慌,心中的害怕掩蓋了身上的疼痛,頓時,這老頭閃電一般站起來用剩下的另一隻腳飛快地逃跑。

但是我又豈會給他逃跑的機會,我直接在他的四周凝聚出了6000多倍的高氣壓,形成了氣牆,阻擋這他逃跑的路線,只留下了邱胖子那一個方向。

這老頭心中已經被害怕佔據了,他那還會注意到四周,注意到我運轉異能的氣息,直接“砰”的一頭撞到了氣牆上。

頓時,他額頭就升起了一個雞蛋大小般的包,整個人被彈了回去,這老頭也顧不得頭上的疼痛,企圖朝其他方向逃跑,但是卻早已被我封閉了所有退路。

他如今就像甕中之鱉,只能正面面對邱胖子,沒有絲毫的退路,我看着嘴角連連冷笑,像這種A級異人,多半都沒有經歷過怎麼樣殘酷的戰鬥,居然這麼輕而易舉的就上了邱胖子的當。

換做任何一個晉升場的B級巔峯一人都能夠輕而易舉的斬殺他,有些不太明白爲什麼三大家族培養出來的A級異人居然實力那麼差。

邱胖子一步步靠近這老頭即便是這老頭已經沒有了退路,邱胖子依然小心翼翼的,沒有放鬆任何警惕,這就是從教化場出來的經歷過殘酷洗禮的異人。

只聽見這老頭大喊一聲,“我不甘心!”隨即就被邱胖子斬斷了另一隻腿,鮮血淋漓,整個人剩下一半,沒有支撐倒在了地上。

正當邱胖子正在折磨他時,我我感受到了另外兩股氣息往周家的莊園這裏趕來。

看來是另外兩個異人人得到了消息,連忙趕來,不過已經有些遲了。因爲這第一個異人已經廢了。

我看了一眼還躺在地上的悽慘叫着的那個老頭,我開口說道:“邱胖子給他個痛快,準備接下來的戰鬥。”因爲我感受到異人的氣息與這個老頭不同,氣勢十分強大。

只見秋抱着手起刀落,那個老頭的頭顱掉下,但是他整個身體,還有那兩隻斷掉的腿,都紛紛化成了一陣白霧,消失在空中。

我頓時愣了一下,搞清楚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而這時卻不是我出神的時候,另外兩個一人已經趕到。

“小子你是什麼人?敢插手我們的事情,膽子不小啊!”一名中年男子開口說道。

我仔細打量着眼前兩名異人,其中一名是個中年男子,從眉目間透露出不可輕視的氣勢,另一個更加年輕一些,帶着帽子沉默不語,不知道在想什麼,但是從他們兩個身上我感受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我神情凝重的開口說道:“不管你們是誰!周家我今天保定了,更何況你們只不過是三大家族養的三條狗罷了。”

只聽見那名中年男子猖狂的笑了起來,彷彿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笑話,他拍了拍身旁那個遮着面容的肩膀,笑的有些彎不起腰。

“哈哈哈!我們是三大家族養的狗?你怕是搞反了吧,這三個家族在我們眼裏連狗都不是!”中年男子猖狂的說道,言語間透露着霸氣。


隨後我心頭忽然涌上一陣危險感,我連忙向後撤退,只見我剛剛站立的地上,豎起幾道鋒利的石矛,若是再晚一步,這些石矛,就讓刺穿我的身體,即便不死也是重傷。

我緊皺着眉頭漂浮在空中,總感覺有一些不對勁,然而就在這時,底下就傳來了邱胖子的悽慘叫聲。

之前邱胖子的四肢都被地下長出的石矛刺穿,動彈不得,鮮血順着石矛留下,卻被石矛給吸收了。

這是那中年男子拍了拍身旁那個遮掩面容的人說道:“小**的還不錯。”

這個遮掩面容的人發出有些沙啞的聲音,十分不悅的說道:“我叫羅亞,不叫小羅,再不把你的手拿開,我就讓它廢了。”

“別這樣嘛羅亞,開個玩笑,別當真。”那名中年男子有些忌憚。

隨後朝着我開口說道:“和剛纔這一擊,那就證明你有些實力,你能夠知道我們的名字,他剛剛說了他叫羅亞,而我叫做胡仁。”

我認了一下,沒想到他們居然還在戰鬥前還自報姓名,看來應該不像是那麼沒有人情味的敵人。

“雷木。”

我開口冷聲說道,心中沒有放鬆一絲警惕,我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或許又會偷襲我。

中年男子看着我的表情,臉色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說道:“別那麼緊張嘛,反正你今天總要死在我們手裏的。”

旁邊的羅亞有些看不慣他的行爲開口說道:“別太大意了,這小子不太好對付。”

“那就試試看,今天到底鹿死誰手。”我心中升起一絲不滿,因爲在我面前還沒有人那麼囂張過,即便是有也都已經變成了死人。

我擺開架勢,面色開始凝重起來,深吸一口氣,意念一動,召喚出七殺。

七殺上面隱隱約約圍繞着一絲血霧,充滿了殺虐的氣息,面前兩名異人也開始臉色凝重起來,知道我不太好對付,那原本嬉皮笑臉的中年男子也收起了笑容,開始認真對待。

地下的邱胖子已經被他們一擊造成重傷,失去了戰鬥力,如今只能靠我一個人。

只見那名中年男子做出一個怪異的舉動,把手伸向了一旁,在他手身上的那一批人出現了,一個詭異的黑洞。

正當我會聚精會神的看着這一幕,驟然我身旁突然出現了一個黑洞。

一隻碩大的手掌從黑洞裏伸了出來,朝我襲來,我連忙閃躲,然而卻來不及了。

這隻手掌簡直可以說是五指遮日,直攜帶着恐怖的氣勢,狠狠地從上往下朝我拍來,由於手掌太過巨大,攻擊範圍也十分巨大,我整個人直接從半空中被拍了下來,狠狠地砸落地面,直接砸出來一個人形的坑印。

我連忙重新爬起來,咳了一口血,晃了晃暈暈的腦袋,又朝空中飛去,我可是記得另一名被叫做羅亞的男子擁有着控制地上石頭的異能。 若是我不急閃躲,怕是會被證明男子的異能給擊中。

胡仁見自己一擊命中,臉上興奮不已,朝着我說道:“小子,你知道我的厲害了吧?”

我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看着他開口說道:“爲什麼剛纔那個老人沒有那麼大的能力?然而你們的異能都攜帶着恐怖的威勢。”我心中十分疑惑這一點,剛纔那名老人的狀態十分怪異,明明作爲一個a級藝人,但是卻拿一個B級人毫無辦法。

“你是說穆老頭啊!那隻不過是他的分身只擁有他十分之一的能力,他可是一名a級巔峯異人不會自己輕易出手,不過你們剛纔滅了他的分身,保不準他會惱羞成怒,親自從其他城市趕來對你們痛下殺手。”開口向我解釋道。

原來那老頭擁有分身的異能,我感覺他身上的狀態十分詭異,古怪。

我臉上的神色開始凝重起來,不知道這幾個實力十分強大的異人究竟是從哪冒出來的,如果是在教皇手底下的,按理來說,應該被管轄住了,畢竟實力強大的異人,雖然能夠享受到很大的權利和自由,但是會受到教皇的管轄。

我控制着氣壓在自己身後推波助瀾,僅僅一個瞬間就到了他們二人面前,揮舞氣手中的七殺朝他們狠狠的劈砍過去,想要一刀把他們兩個都長成兩半。

但是即便是我實力強大,這兩個藝人的實力也同樣得不容小視,只見羅亞整個右臂頓時變成了石化。

胡仁滿臉從容,一點也不慌張,十分相信羅亞的實力,頓時火星四濺, 九陽星主 ,受到了阻礙。

夢境人生

然而面對羅亞石化的右臂我卻受到了阻礙,看了羅亞石化的能力不容小視,忽然羅亞的眼睛中,射出一道光芒,朝着我襲來,我擡起左臂抵擋。

然而,這個光芒直接悄無聲息的進入我的左臂,沒有受到一絲阻礙。

我忽然感受到我的左臂變得僵硬起來,彷彿不受我的控制,從那一點光芒出開始,我的左臂發出奇怪的聲音,彷彿石頭在碰撞,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我的左臂一部分變成了石頭。

我頓時心神不寧,被羅亞這一擊給嚇住了,沒想到他居然能夠石化我的身體,這是讓我沒有意料到的。

我右手使勁,羅亞也只能跟着使勁,我驟然收回力氣,接着羅亞這股力氣連連往後撤去。

這是剛纔站在羅亞身後的胡仁開口說道:“小看羅亞了吧,雖然他話不多,但是異能卻十分強大,他能控制任何具有石頭的東西,也能夠將任何東西石化,比如說你手上被石化的部位就能被他所控制。”

“砰。”

只聽見他話音剛落,我手上石化的部分頓時炸了開了,露出了裏面的白骨和血肉,整個手臂頓時流淌着血液,被血液所籠罩。

我疼的直咧牙,但是還是可以忍受的階段,所以這點傷勢在我平日裏的戰鬥中也是經常所見的。

“你們究竟是誰,在教皇手底下應該沒有像你們這樣的異人吧。”我皺着眉頭說道。

“哈哈哈,我們?就是教皇還輪不到他們管我們,四大教皇都只不過是被人推到面前的傀儡罷了。”胡仁一臉玩味的看着我,想要看看我的反應,但是我臉上沒有任何反應,這讓他有些失望。

我心中暗暗有些驚訝,因爲連教皇身後還有其他的人的事情他都知道,看來這幾個異人來歷不凡。

這時候在底下的邱胖子頓時不滿了雖,然他被打成重傷,渾身動彈不得,但是他的神自然是清醒的。

邱胖子經歷過教皇的洗腦以後,才當上了騎士,可以說他彷彿教皇身邊忠心耿耿的狗一般。


“誰說教皇是傀儡,教皇是帶領我走向光明的人,我不許你這樣污衊他。”說着邱胖子大喊起來,身上的傷口開始癒合起來,整個人的肥肉開始收縮進去,他準備展露出他第二種形態。

而然羅亞只是眯了一下眼睛,控制着石矛,再一次的刺破他堅硬的皮膚,然後挑斷他的手筋腳筋,打暈了邱胖子。

若不是能看到邱胖子肚子上的起伏,我幾乎都以爲他已經要死了。

我眯了眯眼看着面前兩個異人說道:“你們是怎麼知道這四個教皇只是傀儡的。”

按理來說,只有像周成那樣當年經歷過那一戰以後,依舊存活着的人才能知道,而然面前這兩人的年紀與周成他們不同,他們是怎麼知道的。

而然胡仁只是挑了挑眉頭,臉上有些驚愕,他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開口說道:“異教徒?”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