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很多人在奇怪我上來幹嘛?

容許我做個簡單的自我介紹。本人蘇玉清,魔都大學數學系畢業生。”

臺下女生再次沸騰了。

天吶!這個帥的不像話的就是要表演節目的蘇玉清?

就衝這顏值也得支持啊!

蘇玉清接着說:“本來這個節目應該是凌菲的,但是她之前走得太快,把腳崴了,跳不了了,所以我上來代替她給大家表演。”

此話一出,大家也明白了。

蘇玉清再道:“至於爲什麼沒報節目名字,因爲他們讓我上的時候,我也不知道演啥,不過你們放心好了,我的實力很強,真的!”

後臺的顏子晴直接無語了,大哥啊,到臺上了你還吹,從沒見過你這麼厚臉皮的啊!

凌菲雖然覺得自己這個臨時男友愛吹牛,但實力應該也是有點的,不然剛上來就不會那麼淡定。

馮元倒是樂的很,他覺得蘇玉清現在說自己說的越厲害,到時候丟臉丟的越大。

臺下也一片譁然,小哥哥啊,你帥而且聲音也好聽我們承認,但是哪有人自己說自己很強的,萬一打臉了怎麼辦啊!

蘇玉清纔不管別人想什麼,徑直走到鋼琴前坐了下來。他決定彈唱陳春曉的名哥《獨家記憶》,這首歌也是他最喜歡的一首歌,而且他查到這首歌藍星目前還沒有,所以就可以當成自己原創的了。

“一首由本人作詞作曲的《獨家記憶》送給大家,”

臺下贏伊洛及衆同學聽到這,都是同一個想法:原創??這麼厲害?難道他說自己很強是真的?

凌菲和顏子晴現在跟衆人的想法也基本差不多。

只有馮元懷疑蘇玉清這句話的真實性,拿出手機搜了搜,結果真沒發現關於蘇玉清說的這首歌的任何信息,身上有了點壓力,但是對他來說這點還不算什麼,原創也不一定比翻唱別人來得好。

……

蘇玉清雙手放在黑白相間的琴鍵上,輕輕閉上眼睛,手指按了下去。

宛轉悠揚的歌聲隨着琴聲一起傳了出來:

“忘記分開後的第幾天起

喜歡一個人 看下大雨

沒聯絡 孤單就像連鎖反應

想要快樂都沒力氣

……”

優美的旋律,華麗的前奏,飽含深情的歌詞,牢牢抓住了臺下每個人的心,臺下安靜無聲,每個人默默地聽着,

“我希望你 是我獨家的記憶

擺在心底 不管別人說的多麼難聽

現在我擁有的事情

是你 是給我一半的愛情

……”

蘇玉清如泣的男聲渲染着憂傷的情緒,鋼琴發出扣人心絃的曲調烘托着精心勾勒的歌詞,把臺下衆人帶入到了一幅幅畫面,一幕幕場景當中。


即將畢業的那些人彷彿看到等他們畢業了,他們的聯繫人裏又多了一羣不聯繫但熟悉彼此的人。

臺下一個男生想起了昨晚他跟高中喜歡過的女孩子聊天,聊到了他們以前,最後他們都說了同五個字:都是遺憾了。

一個女生不喜歡淋雨,只是因爲在等心愛的他的過程中下了雨,而她最後還是沒有等到他撐着傘來接她。

一個孩子想起了過世的父親,父親曾經對他是那麼的好,從那之後他更加惜命了,父親就是他的獨家記憶。

……

有些人聽着聽着眼角就落淚了,有些人聽着聽着想到了很多很多。

總有一個人,哪怕沒有結果,你也願意見他一次,因爲那些酸甜苦辣,都是獨家的記憶,沒有人能取代。

沒有時光機器能夠回到初相識的時候,所有的一切都將成爲回憶。

雖然沒有談過戀愛,但心裏悄悄喜歡的那個人就是獨家記憶。

……

歌聲還在繼續,副歌部分到來,蘇玉清唱歌的感情陡然上揚,

“我希望你 是我獨家的記憶

擺在心底 不管別人說的多麼難聽

……

誰也不行 從我這個身體中拿走你

在我感情的封鎖區

有關於你 絕口不提 沒限期”

蘇玉清停下了琴聲,緩緩站了起來,此時觀衆們還沉醉在剛纔悽美而又動聽的歌聲中。

過了好一會,衆人才從剛纔的沉醉中走出來,然後,現場想起了震耳欲聾的掌聲。

“天吶,這是什麼神仙歌曲,太好聽了吧!”

“這首歌的琴聲好有感覺啊,”

“小哥哥太厲害了!”

……

顏子晴現在尷尬的要死。她一直認爲這個叫蘇玉清是是個自大狂,沒什麼本事,就愛吹牛,結果剛纔她聽的可入迷了,她甚至在想蘇玉清這個人是怎麼寫出這麼優美的曲譜跟歌詞的。

凌菲雖然早就覺得這個臨時男友有點實力,但是等蘇玉清開始演唱之後,她徹徹底底被蘇玉清驚豔到了!

作的曲跟詞都這麼棒,自己這是找了一個什麼神仙擋箭牌啊!

要不給他轉正?


此刻最不爽的就是馮元了。他也沒想到這小子音樂方面這麼厲害,而且還是學數學的!要不要這麼打擊人!

他知道這次比拼他徹底的輸了,但是能放棄嘛?別忘了他家可有十幾億的資產,這小子雖然穿的也不錯,不過一個學數學的能有多少錢,所以他決定晚會結束後找個辦法在這方面打擊打擊蘇玉清。


贏伊洛在蘇玉清剛開始彈琴的那一瞬間就發現這個男生的動作很專業,像是一個從小彈到大的人,所以她斷定蘇玉清在音樂方面有一定的造詣。

但是就連她也沒料到這首《獨家記憶》竟如此的有感染力,她確定這首歌是蘇玉清原創的,最主要他還是學數學的,這就更加應證了這孩子確實很強,而且很有天賦,她心中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李教授聽完這首歌,想了想,對身旁的贏伊洛說道:“這孩子很厲害啊,唱功了得,彈琴技術更是沒話說,你可以考慮一下。”

“嗯嗯,老師,我正有這個想法,待會下來問問他。”

……

蘇玉清演唱結束,準備下去接着看節目了,這時候臺下的聲音響了起來,

“大神,再來一個!”

“是啊,剛纔那歌太好聽了!”

“大神,別羞澀,快再唱一個!”

蘇玉清這時候有點尷尬,下去也不是,站在這也不是,只好給顏子晴投過去一個求助的眼神。

顏子晴想了想,來到前排最中央校長前面小聲跟校長說了幾句。

等顏子晴離開後,校長站起來,對着臺上的蘇玉清道:“這位同學,既然大家想聽,那你就再來一首吧,耽誤不了多長時間的。”

蘇玉清一聽,暗道:哎,完了,人家校長都發話了!

“那就再來一個吧,但是隻是一個,畢竟我晚上回去還要工作。”

“好啊,大神,趕快啊”

“是啊,我們等不及了!”

臺下衆人都在期待。

別人都只關注蘇玉清答應在唱一首,而凌菲卻是聽到了他說晚上回去還要工作。

到底什麼工作要晚上做?

看來得問問,可別是那種啊……

贏伊洛此時也迫切想知道蘇玉清接下來還會唱什麼歌。

……

蘇玉清站在臺上,想到了直播講題的時候一個孩子問的問題,然後拿出手機搜了搜。

好啦,接下來就你了! 蘇玉清要了把琵琶上來,開口向臺下問道:“各位同學,你們高中的時候有沒有覺得特別難背的古詩詞?”

衆人一聽,高中難背的詩?那不多的去了?紛紛迴應:

“《赤壁賦》啊,賊難背!”

“我《滕王閣序》不服!”

“《逍遙遊》:你倆在說啥?”

“……”

雖然衆人回答的很快,但是搞不明白蘇玉清問這幹嘛,難道要表演背詩?

大哥啊,我們是讓你唱歌的!

蘇玉清又道:“大家說的這些都很難背,我上次講課,有個高中孩子問我《琵琶行》怎麼背,我告訴他《琵琶行》還是挺朗朗上口的,多讀幾遍差不多就會了。但是之後我想到了一個更好的辦法,所以接下來給大家來一首《琵琶行》,保證你們對古詩詞會有不一樣的感受!”

臺下。

衆人:什麼?古詩詞也能唱歌?有沒有搞錯?

凌菲:看樣子這傢伙是個老師。不過學數學的,怎麼會有人問他語文的問題?而且高中老師不都是白天上班嘛?


顏子晴:怪不得他下來要琵琶呢,原來是這樣。

贏伊洛:上面這人只是老師嗎?而且琵琶這種古典樂器要說會彈,那得下很大苦功夫。他真的這麼強嗎?

……

蘇玉清手撫琵琶,坐在舞臺中央,修長的手指在那鋼線上摩擦,發出清脆的聲響,動聽的歌聲同時響了起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