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虞幸很可能在查割喉案,救下韓心怡只是順便。

更有甚者,他站在單稜鏡組織的對立面,從長遠角度看,對韓志勇和韓心怡來說,他都是一個威脅。

更別說虞幸查的割喉案的兇手,原本就是韓心怡了。

韓志勇至今還記得,知道虞幸真實身份時,韓心怡的那種表情。

興奮,遺憾,釋然,佔有慾,最後歸於一個病嬌的甜美笑容。

作為韓心怡的叔叔,韓心怡的所有調查都沒有避著韓志勇,所以他掌握的信息量很大。

他也知道韓心怡打的什麼主意——明知虞幸是敵人的情況下,得到虞幸的心,將他拉入己方陣營,甚至加入組織。

通俗來說,就是讓虞幸反水。

可是韓志勇覺得與其費這個功夫,不如殺了虞幸了事,免得途生枝節。這也是他和韓心怡的矛盾點之一,偏偏韓心怡在組織里的地位比他高,他這個做叔叔的只能事事聽從侄女的話。

總之,在韓心怡喜歡上虞幸之後,她就不再撩張羽了,對張羽的誘導方案有所改變,只能從張羽在乎的人身上入手。

張羽喜歡一個叫冉冉的同事,他們決定,綁架冉冉,再由韓志勇的噩夢能力脅迫,讓張羽在擔心和恐懼中乖乖前來。

這兩件事韓心怡都交給韓志勇辦了,可是韓志勇的噩夢能力在一段時間內只能用一次,他已經放在劉平身上了,他沒敢告訴韓心怡。

在打算綁架冉冉的時候,居然發現冉冉失蹤了,就像有誰提前一步做了他們想做的事一樣。

所以今晚,張羽居然會來,實在是超乎了韓志勇的意料。

因為韓心怡以為張羽最近都在遭受噩夢的折磨,只有韓志勇知道,張羽最近什麼事都沒有遇到,但是他放在張羽家小區那裏的小鬼剛才告訴他,張羽已經前往老城區了。

奇怪的地方就在這裏,他是在十五分鐘前給張羽發了威脅短訊的,短訊內容差不多是,冉冉在他手裏。

畢竟冉冉失蹤,張羽也很着急,張羽又不知道是誰做的,韓志勇用這個理由誆張羽,加上韓心怡施加的情緒影響,成功率很大。

可張羽是在他發短訊前就出發了的。

這一點讓韓志勇疑惑萬分,他當然知道這中間一定有人搞了鬼,可是……處於某種心理,他並沒有把這一切告訴韓心怡。

如果韓心怡能翻車死在這裏,對他來說也是好事一件,他真的越來越討厭這個變態侄女了。

他和韓心怡都是墮落線推演者,墮落嘛,一向是不會信任別人的,再親近的人都不會信任。

「叔叔,你看,張羽已經來了呢。」

韓志勇在腦子裏回顧了一遍這幾天的事情后,耳邊突然響起韓心怡的聲音。

他順着韓心怡的手指望去,果然看見一個打着手電筒的人影從遠處走來。

更後面,還有幾道藏起來的模糊影子。

推演者的身體素質和感官都優於常人,韓志勇一眼就看到了藏匿者:「張羽後面跟着別人。」

「我知道,大概是高叔叔和他的好隊長吧~」韓心怡笑着,把刑偵支隊的人叫得非常親切,她眺望了一會兒,又道,「果然是他們呢,還有一個人,一定是虞幸吧!」

韓心怡開心地問:「虞幸真的好……虞幸會不會已經知道我就是兇手了呢?」

韓志勇聽着她這個時候還不忘誇虞幸,心裡冷笑一聲,表面只有擔憂:「要是他知道了,你打算怎麼辦?」

「當然是……」韓心怡朝下面望了望,張羽已經走近了,而警察和虞幸離張羽還有一段距離。

「當然是當着他的面殺了張羽啦!」她語調上揚,明顯對即將發生的事情充滿期待,「讓他看看真實的我,他要喜歡上的是最最最真實的我!」

說完這一句,韓心怡背朝斷裂處,張開雙臂,竟然向後倒去。

她處於八樓,就這麼自由落體一般,任憑自己仰面從八樓墜落。

虞幸,你是因為懷疑我才跟我有了接觸的對嗎?

你想看到一個墮落的推演者,一個瘋狂的兇手,那麼,作為喜歡你的我,一定會如你所願啊。

周身飄蕩起層層鬼氣,韓心怡整個人都陷入了一種虛幻狀態,而她這一跳,讓近處的張羽,遠處的於加明、高長安和虞幸,都清清楚楚看見了她的身影。

「有人跳樓!?」高長安大吃一驚。

「不,那就是兇手。」虞幸幽幽道。

高長安瞪大眼睛:「兇手為什麼要跳樓!?」

「不是跳樓……你看!」於加明眼睜睜看着雨中落下的身影在接觸地面的前一刻炸成血霧,在血霧之中走出了一個毫髮無傷的少女。

恰在此時,陰沉的天空劃過一道閃電,一瞬間將少女的全身映得一片煞白。

那張臉他認識,雖然沒親眼見過,但是作為和割喉案相關的事件,在調查劉平時他曾經數次觀察過「受害者」照片。

那是劉平案件的受害者韓心怡!

她……她炸了,又拼起來了?

於加明一時間難以理解這種超越了他認知的事情,然而當他看見少女手中握著刀朝張羽走去的時候,正義感打破了迷茫與不安,使他大吼一聲:「張羽!往我們這兒跑!」

同時,他一拍高長安:「我們上,制住嫌疑人!」

兩人朝韓心怡奔去,手裏握住了配槍。

「韓心怡,停下,不然我們要開槍了!」高長安一邊移動一邊舉起槍,然而,韓心怡看都沒看他一眼。

「如果這麼遠的距離加上風雨阻力,你有把握不誤傷到別人的話,就開槍吧,高叔叔~」她速度飛快,說話間已經接近了張羽,對於張羽不言不語的狀態一點都不意外。

是精神失常的後遺症吧?

她的情緒影響和叔叔的夢中厲鬼一直是一對十分契合的能力,二者應用得當時,獵物會更容易進入精神失常階段,失了魂一樣,只知道遵循着一個執念恍惚地行走。

她轉了轉手裏的刀,將刀刃划向張羽脖頸。

「虞幸~你看到了嗎?」

少女的刀停在張羽脖子前,突然笑出了聲。

虞幸打着傘,正不慌不忙往她的方向走,聞言點頭:「看到了。」

韓心怡眼睛裏閃爍著星星一樣純粹而美麗的光芒,她甜美的聲音放柔,彷彿在和自己的愛人撒嬌似的:「你看,虞幸,你想知道割喉案的兇手是誰,我就來到了你面前。你想讓我暴露在警方視線下,我就裝作不知道你的身份,實現了你的願望,我對你好不好?」

虞幸也笑了,溫和地道:「好。」

於加明和高長安一時間感覺很荒謬。

這他媽的是什麼精神病之間的對話啊!

虞幸就算了,這個人似乎一直都挺不正常,可是,該死的,等抓了韓心怡,她不會要因為精神問題而免於刑罰吧!

「你再找不到一個比我對你更好的人啦,你的女朋友也不行,我聽說她和你鬧矛盾,在賓館都要和你分兩個房間睡呢,哪有這樣的女朋友呀,我就不會。」

韓心怡將張羽推在前面,擋住了於加明和高長安可以射擊的角度,認認真真地說:「我也再找不到一個這麼喜歡的男孩子了,虞幸,等我殺了張羽,殺了這兩個笨蛋刑警,我們就在一起吧?」

。網址: 茅屋裡,爺爺,張婆婆,慧娘媽媽,琴琴姐姐,微微姐姐,牛亮,人多了,喝起酒來,一下氣氛就活躍起來了。

牛亮一邊陪著爺爺喝酒,一邊目光不停的看向茅屋之門。

微微姐姐一見呵呵笑道「小亮!你什麼眼睛一直不停的看著門呢!你是不希望有人來呀!」。

微微姐姐話一出口,大家目光都落在了牛亮身上,牛亮其實真希望阿鳳姐姐,娟娟的出現,眼睛一直不停的看著茅屋門,就是很希望她們的出現,可現在慧娘媽媽在,兩個姐姐在,自己又怎麼能好意思承認呢!

牛亮伸手抓起一小杯酒,一口氣喝乾哈哈笑道「是啊!我也希望啊!但一直都失望了」。

「小亮哥哥!小亮哥哥!你失望什麼呢!」牛亮話剛說完,只見茅屋門被人推開,一聽聲音大家都知道是娟娟來了,娟娟後面還有阿鳳姐姐呢!只見她們手裡都用塑料袋提著過年吃剩下的水果啊!瓜子呀!飲料啊!一些零食進了茅屋,茅屋裡頓時更增添了光彩,氣氛一下活躍到了高點。

大家一聽娟娟的聲音,都興高采烈的站起來,琴琴姐姐,微微姐姐拉住阿鳳姐姐,娟娟的手笑呵呵起來,微微微笑道「小亮失望你們沒來看他呀!呵呵!現在小亮不失望了吧!」。

微微姐姐一邊說著話一邊看著牛亮微笑道。

牛亮一聽,喝到嘴裡的酒一不小心一下噴出來,惹得大家一驚,隨後哈哈!呵呵笑起來。

熱鬧過後,牛亮喝了一些酒昏昏沉沉的睡在茅草屋的床上,心裡想著事,無法入睡。

生活平平淡淡,卻是十分的熱熱鬧鬧,這樣不好嗎?幹嘛要有出息呢!

一個人為了有出息,就得拚命,拚命的結果只是為了爭一口氣,佛爭一炷香,人爭一口氣嘛!

明天自己將要踏出窮山村了,自己腦袋一片恍惚,不知道前路有多難走,但自己必須踏出自己的第一步啊!

牛亮躺在床上,腦袋閃爍,從小到大,一個個畫面呈現在自己腦海里,揮之不盡,趕之不走的允許是腦袋想累了,最後不知不覺的還是睡著了。

鳥聲響起來了,山村的鳥叫聲一響,牛亮自然就會醒來,牛亮聽著房前屋后的鳥叫聲,卻突然不想起床了,今天是自己最後一晚上在這茅屋裡睡覺了,以後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回來,回來后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自己不知道,所以今天早上,牛亮第一次賴床了!。

張婆婆起了個大早,準備好煮好了飯菜,等著牛亮起床吃,飯菜都做好了,好久好久,還是沒有見牛亮起床來,就拉開茅屋窗帘一看,只見牛亮躺在床上,眼睛睜得大大的,看著茅屋頂,陷入沉思中,都不知道這孩子在想什麼?

是不願意出門呢!還是捨不得什麼?

張婆婆想到了自己的兒子,忍不住了,小聲道「小亮!小亮!你該起床了!今天早點去,說不定明天就就早點到城市裡了!」。

牛亮一聽明白了張婆婆思子心切!了解張婆婆的話,牛亮調整了一下心裡的思緒,一腳把被子踢開,一下起身道「婆婆!我知道了!」。

張婆婆見牛亮把被子一腳踢開,心裡高興,這小子,終於來勁了!自己不來叫他的話,不知道他腦袋裡想什麼?

張婆婆走出茅屋,遙望著遠方,心情複雜起來,心裡希望小亮能找到張小狗,在一起后也好有個照應,可這樣,小亮也必須去工地上打工了!小亮一直以來都很優秀,去了工地他會甘心在工地上幹活嗎?

牛亮起床后,洗漱完畢,見張婆婆已經準備了飯菜,見爺爺早在一旁喝起悶酒來就呵呵笑道「爺爺!今天怎麼這樣早呢!」。

爺爺聽了瞪了小亮一眼道「臭小子!這不就是為了你的事嗎?你不急,可怕我們急的讓我喝悶酒了!」。

牛亮一聽哈哈笑道「爺爺!你這樣一說,我知道了,有句話說,皇帝不急太監急!哈哈!你們急什麼呀!我這不起來了嗎?」。

爺爺一聽一口酒立即喝下肚道「你說得對!皇帝不急急太監,你也真是的,你想想!你一個人出門,我和張婆婆真不太放心你啊!所以急啊!」。

牛亮一聽不解道「不會吧!我長得那麼不讓人放心嗎?這話說的,爺爺!你就放心吧!」。

張婆婆在茅屋門外聽到了牛亮的聲音立即走進茅屋呵呵笑道「放心!放心!我們不放心的是你會不會在工地幹活這事!」。

牛亮聽了張婆婆的話,一下坐到凳子上,沉思一下道「這個我不敢保證,反正沒事,我隨機應變就是了吧!」。

張婆婆,爺爺聽了牛亮的話,還能說什麼呢!一句隨機應變難道不夠嗎?

飯吃好,牛亮背起張婆婆早準備好的包袱,踏上了行程,張婆婆和爺爺送了一程路后,左交代,右交代的,牛亮一一點了點頭,表示自己知道,記住了他們的交代,張婆婆,爺爺見小亮聽話,就撤退回去了!

牛亮走了一程路,只聽到後面一個聲音道「小亮……小亮……等一下」。

牛亮一聽這聲音,就知道是慧娘媽媽的聲音,聽下了腳步,等了一會,只見慧娘媽媽氣喘吁吁的追到自己,慧娘媽媽一見小亮高興的道「你這孩子,走也得和媽媽說一聲啊!怎麼走這麼快呢!」。

牛亮見媽媽手裡拿著一件厚厚衣服,知道了慧娘媽媽是送衣服來給自己的就道「媽媽!衣服我有啊!就少帶點吧!這件衣服就不用帶走了吧!」。

慧娘媽媽一聽,把手上的衣服往牛亮背上的包袱里一塞,塞好后道「出門在外,多一件衣服就多一絲溫暖知道嗎?」。

牛亮一聽哈哈笑道「知道,謝謝慧娘媽媽了!」。

慧娘見牛亮一副傻乎乎的樣子道「出門在外,一切小心,照顧好自己,哎……早要你讀書讀書,你就偏偏不讀書,現在要去打工了吧!」。

牛亮一聽慧娘媽媽的話哈哈笑道「媽媽!你怎麼後悔了呢!我都不後悔,你後悔什麼呀!」。

慧娘媽媽聽了道「你不後悔,你現在不後悔,但你有一天一定會後悔的,算了!不說這個了!既然你都決定了出門,家裡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會照顧好的,你出門以後不要學壞,要有原則,要有道德,要有人品,知道嗎?」。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