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著十條雪白的尾巴跑了不知道多久,小九兒終於撐趴下了。

沒錯,是被撐的。

吃下去的食物要時間消化,在這裡,她沒辦法用妖力消化,一下子吃得太多,把肚皮撐得圓滾滾,跑不動了。

王辰好笑的抹去小九兒嘴巴上的蛋糕屑,又捏捏她的大臉,笑道:「九兒,差不多該回去了,我也該醒了。」

小九兒仰天躺在地上,任由王辰的手在自己的臉上和肚子上胡作非為,有些不舍道:「就回去了嗎?」

說著,她翻了個身,讓王辰能摸到她胃的位置。

王辰很耐心,也很溫和:「傻丫頭,你隨時都可以來啊,不過下次別把三魂七魄全帶進來了,用人形進來可以不?」

小九兒當然清楚王辰這LSP那不純潔的想法,巨大的銀色貓瞳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哼,就想著欺負我!」

王辰撒嬌道:「好不好嘛~」

吃軟不吃硬的她再次淪陷:「……好。」

外面,魂魄回歸,小九兒驚訝地發現,自己明明進入王辰的識海有一天的時間了,外面居然只過了一個小時。

王辰也醒來,第一件事就是奮力的擼懷裡的小貓妖,直到把她的頭髮弄成狗窩了才放手。 看到毒蜘蛛,現場那些男人,在一瞬間都有種窒息的感覺。

毒蜘蛛的美,是那種驚艷到讓人無法呼吸的美。

縱然萬子峰,眼中也閃過了一道精芒,被毒蜘蛛的美貌震撼到了。

毒蜘蛛緩步而來,腳踝上的鈴鐺隨着步伐輕響。

每一步,彷彿都踏在人的心弦上,讓人的心也跟着她的腳步而跳。

她在所有人的矚目下,一直走到了太子的身邊。

「兒子,以後可別亂說這種話了。」

「錢永安怎麼能是你兒子呢?」

錢永安輕哼一聲,覺得毒蜘蛛還挺識相。

然而,毒蜘蛛接着又緩緩吐出四個字:「他啊,不配!」

此言一出,全場哄然大笑。

錢永安面色鐵青,暴跳如雷:「你說什麼?」

毒蜘蛛抬頭看着他:「我說,你不配!」

「你算什麼東西,給我當狗都不配,還想給我當孫子?」

錢永安氣壞了,怒道:「毒蜘蛛,你別太過分了!」

「我錢永安,好歹是錢家成員,你這樣做,這是要與我蘇省十大家族為敵……」

毒蜘蛛直接打斷他的話:「沒錯,我就是要與你蘇省十大家族為敵,那又如何?」

「要不,咱們直接開打?」

毒蜘蛛說完,直接一揮手:「來,叫兄弟們動手!」

旁邊一個壯漢,將手伸進嘴裏,發出一聲呼嘯。

隨着這一聲呼嘯,四周窗戶突然都被人撞碎。

無數黑衣人從外面破窗而入,瞬間便把這大廳站滿了。

十大家族的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這一會兒的功夫,至少進來了五百人啊!

毒蜘蛛這一趟,有備而來,竟然帶了這麼多精銳?

真要打起來,十大家族這些人,壓根不是對手啊!

錢永安看向趙天元。

趙天元面色慘白,他哪裏還敢說什麼?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或者能夠全身而退。可是,趙家其他人,可未必了啊!

至於跟毒蜘蛛講道理?

呵,毒蜘蛛是那種跟你講道理的人嗎?

毒蜘蛛是那種一言不合,就會殺你全家的人!

真要惹怒了毒蜘蛛,她今天真敢在這裏大開殺戒啊!

毒蜘蛛個人實力,其實還不如趙天元。

至於火華,威懾力也沒那麼強。

但是,在南六省,無人敢惹她,便是因為這個緣故。

因為火華的緣故,沒人敢殺她!

可是,毒蜘蛛卻真的敢殺別人啊!

見趙天元不說話,錢永安知道指望不上十大家族了,只能看向萬子峰。

萬子峰眉頭緊皺,沉聲道:「毒蜘蛛,你現在這是什麼意思?」

「我萬家的人也在這裏,你莫非是準備連我萬家的人一起殺?」

毒蜘蛛笑了笑:「萬子峰,我還真打算殺你呢!」

「你剛才,是不是罵我兒子是雜種?」

「呵,就算是你萬家家主說這句話,老娘也跟他不死不休!」

「你算什麼東西,敢這樣說話?」

「給我殺!」

毒蜘蛛一聲令下,四周眾人立刻沖了上去,數百人朝着萬家的人圍了過去。

眼見如此情況,萬子峰面色瞬間變了。

他沒想到,萬家的名號都嚇不住毒蜘蛛。

他們實力雖強,可是,數百人啊,這怎麼打?

萬稚都嚇得連連後退,萬公子也面色慘白,他其實無語至極。

這次的事情,跟萬家有什麼關係?就因為萬子峰硬要摻合其中,現在鬧出這個結果,這可怎麼辦? 從待了好幾天的地下室出來,王毅洗了個冷水澡,穿着寬鬆的白色練功服坐在二樓陽台上,對着外面迷濛的大雨,捧著熱茶,輕輕吹起,啜飲慢品著,心神十分平靜。

「現在,木伢晶快耗盡,我的等級也提高到行星級五階,應該作其他打算了。」王毅心裏思考。

現在的王毅並不在乎訓練營那點獎勵,因為已經無法繼續對自己做出提高。

所以在前一段時間,王毅已經放棄外出獵殺怪獸,自己一個人待在訓練營修鍊。

這個決定當時還讓許多人無法理解。

不過訓練營明顯尊重每個學員的決定,既然王毅自願放棄,他們也不會幹涉。

「洪和雷神居然還沒閉關出來,他們到底在幹什麼?」王毅有點無法理解。

這兩個月,王毅藉著申請指點的名義向極限武館提出兩次申請,但是每次都被告知總館主正在閉關修鍊。

「真是兩個修鍊狂人啊。」王毅心裏佩服。

站在『洪』和『雷神』這個角度,已經相當於人類之中的神,人世間的一切唾手可得,但是他們卻幾乎無欲無求,而是過着清心苦修的日子。

尋求武道的突破,追求人體的極限,或許這才是洪和雷神屬於真正武者的想法。

不管心性還是意志,追求,王毅比起兩人都是差的太遠。

王毅甚至覺得,如果不是為了人類,為了對抗怪獸,這兩個傢伙甚至會躲在深山裏一直修鍊不出來。

王毅不禁有點羞愧。

現在他還維持着每天晚上固定和沉妍她們聯繫的習慣。

「我還年輕,我才18周歲,我還有女朋友,我不跟這兩個老傢伙比……」王毅有點心虛的繼續低頭喝茶。

說起來,雖然離開江南基地市才四個月,王毅心裏也很想念家裏人。

「那些草木之靈,效果我已經全部弄明白了,就等回去后,給父母,沉妍她們使用。」王毅心裏默默的想。

「不過,每年訓練營放假是十二月底,還有兩個月時間。」

每年精英訓練營都會在年底給學員們放兩個月的假,也就是一月份和二月份,三月份再回來。

而一月份和二月份,也是華夏傳統節日最多的時候,極限武館創始人『洪』是華夏人,訓練營自然按着他的安排去做。

「聽說新年春節的時候洪寧基地市是全球最熱鬧,最喜慶的地方,如果那時候能把家裏人,沉妍她們帶過來這裏過節日,應該很好吧。」王毅望着外面延綿精緻的古代風格建築。

洪寧基地市因為『洪』這位人類最強者坐鎮,導致幾十年來沒有一頭王級怪獸敢靠近,也是全世界最安全的城市,人們生活自然繁榮安定,而因為洪是個傳統的華夏人,所以每年春節也是洪寧基地市最熱鬧,節目最多的時候。

以前王毅是沒有這個條件,但如今他身家豐厚,就是一人一千萬的機票也只是九牛一毛而已。

……

「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夜晚,江南閣,王毅所住的樓閣二層,王毅正在筆記本屏幕上分成三個視頻窗口的女孩們對話。

「現在已經是十一月了,大概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快過年的時候我就會回來,放心吧。」王毅安慰她們。

自從王毅加入精英訓練營后,沉妍她們遭受來自家庭的壓力就小了很多,雖然她們的父母或許不一定願意,但是也不會再輕易阻攔她們聯繫王毅。

或許以後還會有麻煩,不過王毅相信自己可以解決。

而自從王毅說他已經不出去外面獵殺怪獸,沉妍她們也放心很多,不再那麼擔心。

她們根本不清楚,王毅現在到了什麼層次。

對話就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中進行……

很快,時間就到了十二月份。

「王毅。」

正在地下室修鍊的王毅聽到外面傳來熟悉的聲音。

王毅走出去一看,就看到了一個熟人,當初接自己來極限武館全球總部的總部監察使楊輝。

「楊特使,你怎麼來了?」王毅笑了。

楊輝站在院子裏,抬頭看着滿臉朝氣的黑髮少年,心裏感嘆,誰知道當初那個稚嫩的小傢伙,這麼短時間就成為訓練營排名榜第一的超級天才,如今極限武館包括全世界,誰不知道王毅的名字?甚至在一些戰神圈子裏,王毅也經常被提到。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