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著上午和族中子弟一起學文化課,中午在聽風樓用午膳,下午就是教官教授習武。」

「好的,那我們走吧。」藍心在前面走著,她向來記性好,昨天走了一次,今天已經輕車熟路了。

「星允,我看你早早就在我門外面,你起的挺早。」藍心有些好奇地問。

「殿下,我出自星辰族,父母也都是星辰殿的祭祀。

我們星辰族人白天會休息一會,晚上溝通星辰,正是修鍊的好時機,所以我晚上不用睡覺的。」星允笑著解釋。

藍心聽得目瞪口呆,還有這種種族,這樣的修鍊方式,晚上竟然不用睡覺?

「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殿下以後見的多了就懂了。」

「那你怎麼會來我這,給我當侍從?」藍心看著星允燦若星辰的眼眸,也覺得當個侍從委屈他了。

這樣優秀的人,說是個貴族公子也不為過啊。

「王君就是出自名揚天下,以智慧著稱的玉麒麟王族。而我們星辰族世代都侍奉是麒麟王族。

王君向來智謀無雙,殿下以後在王君面前切莫有所隱瞞,引王君不快。」

「我知道了。」藍心聽說,覺得以後在父君面前,一定要更小心一點。

不知不覺就來到了玉香閣,藍心看到了迎面走來了一個和她一樣穿著黑色黑虎袍,年齡也差不多的小女孩,也立即明白了她的身份。

「是九姐姐。」藍隨平看到藍心也是一怔,隨即笑著開口。她面色有些蒼白,看起來身體有些虛弱。

「早上好啊,平兒。」藍心也拋卻了自己的小心思,熱情的打招呼。

藍心主動拉著藍隨平的手,親近地和她一起往裡面走去。

藍隨平身體顫抖了一下,似乎很少與人接觸,但還是沒有推開她的手。

等齊元恪和藍雅微相攜出來,就看到兩個穿著差不多一樣的小女孩站在那小聲聊天。

看到父母出來了,藍隨平連忙停止了說笑,給父母行禮:「女兒給母王請安,給父君請安。」

藍心也反應很快地行禮,低著頭跟著藍隨平的話說了一遍。

「今天來的挺早。免禮,坐下用膳吧。」冷冷的女聲從頭頂傳了過來。

藍心只感覺周圍的空氣溫度都下降了幾度,渾身一陣冷意。

藍隨平小小的身子也抖了抖,有些害怕。

藍心和藍隨平坐下后,藍心大著膽子看了看,就看到一個身著黑虎袍,面容冷酷如祖父的青年女子坐在父君身邊。

「這是三姨口中我那溫柔的母王?」藍心驚的嘴巴張得大大的。

藍雅微看見新的女兒很奇怪地看著自己,也很納悶:「你不吃飯看我幹什麼?」

「母王,我覺得你比三姨看上去俊多了!」藍心一看母王看她,也反應很快,胡亂說了一句。

藍雅微聽到女兒不著邊際的回答,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而一邊的藍心可不管那個,直接拿起飯碗就慢慢的吃了起來,嗯,真好吃,這米還是甜的。

這個菜好吃,那個菜也好吃。

齊元恪本來還擔心妻主會生氣,嚇著女兒。結果看到藍心那沒心沒肺,根本不怕的樣子,就忍不住輕笑了起來。

「心兒,今天早上沒有去你爹爹那用膳嗎?」齊元恪一大早看到女兒,心裡歡喜,面上還是維持著威嚴。

藍心手中的筷子停了一下,藍心回答說:「爹爹身體向來弱,醫師叮囑要多休息。女兒平時醒得早,不想多打擾他了,讓他多睡會。」

「原來是這樣,我看蘭弟弟身體的確有些虛弱,他平時早上也貪睡,那心兒,你以後早上就來我這用膳吧。」齊元恪也沒多問,很理所當然地說。

「好的,父君。」藍心驚的渾身冷汗:「原來星允說的是給自己的親爹爹請安啊,怪自己理解錯了。幸好自己反應快。」

齊元恪看見藍心胃口還不錯,心裡暗自記住她喜歡的菜。

藍雅微看見藍心吃東西的樣子有些文雅,有點像個男孩子,長得也秀氣,心裡有些不喜。

但她轉頭又看見了只吃了幾小口,就在那東撥撥西刨刨的藍隨平。

又看了看,藍心雖然吃的樣子不討喜,但吃的也不少,心裡的不喜也就淡了。

「我下午再去看孩子們的習武狀況,早上讓她們好好去學文化課。」藍雅微吃的很快,就戴好頭盔離開了。

「平兒,那你帶著姐姐去上文化課。」齊元恪叮囑藍隨平。

藍隨平答應了,藍心也很快吃好了,拉著藍隨平的手,兩個人告辭了父君,就離開了。

一路上,兩個人都是愁眉苦臉的。藍心暗叫:「完了,完了,自己這回慘了,文化課可怎麼辦?」

藍隨平也皺著眉頭:「母王下午要來檢查自己修鍊狀況,完蛋了。」

兩人來到了藏書閣,還算早的,沒有人。藍隨平來到自己的位置上坐好后,就開始大聲念書。

藍心坐在旁邊,桌上有上好的筆墨紙硯,藍心看的一直發獃。

不一會兒,學生們一個一個地來了,都是些藍家本家子弟,都互相很熟悉。

藍隨平也將藍心介紹給了大家,藍心也很有禮貌地向各位兄弟姐妹問好,藍心看到了八哥藍隨風,也很開心地沖他擠眉弄眼的。

這時候一個身著文人衣衫的中年女子走了進來,眾人趕緊站起來,異口同聲地說:「老師好。」

老師先坐好,讓學生們都坐下,開始檢查前一天的功課。這裡的學堂很明顯和武學院的天壤之別,大家都功課很認真,做得很好。

老師表示很滿意,老師開始講新的課文,學生們都認真的聽講。藍心也覺得老師的學識真是很豐富。

老師像往常一樣,帶著學生朗誦了一遍課文,然後開始講解課文。講完了后,開始讓學生們在紙上抄寫。

大家都開始認真的抄寫,藍心正發獃的時候,就看到一雙潔白的手伸過來,幫自己打開了宣紙。

藍心回頭看見了是星允,星允低聲問:「殿下,是不是沒聽懂,老師講內容的確有些深奧。

你先記下,以後長大了知識有了沉澱自然就懂了,現在沒必要刨根問底的搞清楚。」

藍心聽得他的好意,點點頭,但還是握著毛筆,難以下筆,星允突然想起來殿下身上的櫻花,心裡也明白了過來,頓時很為難起來。

這時候,忽然老師站了起來,恭敬地向門外行禮:「老師,您怎麼來了?」

老師的老師,那該是誰呢?藍心也好奇地望向了門外。 藍星,

天空之城的間諜一號說,「緊急情報,A+級暗殺任務,肖輝出城了!」

間諜二號,「收到,準備執行任務。」

間諜二號在專用通信頻道發佈信號,「大家做好準備,他們用的是大夏軍方改裝過的重卡,車裏面配備V3型檢測裝置,帶好屏蔽儀,盡量不要弄出大動靜,這是大夏的領土,雖然地面已經被靈晶生態佔領,但是我們不了解他們在地面上佈置了多少兵力,更何況,動靜鬧的太大,引起靈晶生態暴走,我們全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收到!」

「明白!」

「go,go,go……!」

……

「滴滴滴!」

重卡里的檢測儀響起警報。

「嗯?」紀有容疑惑,「怎麼回事?」

李繼興盯着屏幕回答,「問題不大,一隻D級的白頭獵在2000米外的空中盤旋,看畫面,應該是被肖館長手上的肉吸引了。」

「胖子,給他打下來!」

「沒問題。」胖子抱起特製大狙,望天空就是一槍。

「叼!」白頭獵一聲凄厲的慘叫,從天上搖搖晃晃的掉下來。

「滴滴滴!」

「怎麼回事?」紀有容皺眉問道,「不是已經打下來了嗎?怎麼還有警報?」

「地下!」

「地下?」胖子疑惑,「目前行使的地下,是我們地B-2市的地盤,怎麼可能有危險?」

「我的意思是地下一米-九米之間的地方。」李繼興補充說,「地下城的頂部是用特製合金擋住泥沙,但是事實上,地下城的天花板和地面還有十米的土地間隔,在這段間隔里,依舊生存這不少靈晶生物。」

「靠,基本上沒有來過地面。」胖子拍腦門,「我把這個忘了。」

「嚴重嗎?」紀有容問,「地下的靈晶生物都是什麼等級?」

李繼興笑到,「不用慌,間隔區基本上都被守夜人清理過,最高不過C級,都是我們能對付的。」

車頂的肖輝補充到,「還是不要掉以輕心,老雪爺爺臨行前告訴我,我被偵查蕨盯上了,後來他開啟神識掃描過整個地下城,也沒有找出來是誰在控制偵查蕨。」

「偵查蕨?」修刺疑惑,「你這麼說我也有映像了,我是說感知里總覺得被什麼東西盯上了,但是我又找不到是什麼東西。」

「你能察覺到被偵查蕨監測?」肖輝驚訝,「這玩意兒很多A級的都發現不了吧?」

「嗯。」修刺點頭。

齊風邊開車邊搶著回答,「這個我知道,刺哥的感知能力天生異於常人,軍隊里好多人都評價他是下一個刺客之王!」

「有東西啊!」肖輝感嘆。

刺客之王這個稱號可不是那麼好拿的,當年擁有這個稱號的人,可是以A級的實力,暗殺過一頭S級的靈獸。

想到這裏,他對這個隊伍裏面的各位更加重視起來,有S級潛力的齊風,能成為刺客之王的修刺,一個高度敏銳的狙擊手胖子,家底誇張的魔法師紀有容,以及暫時看起來普普通通的老高。

「十一啊,看到沒?」肖輝打趣十一,「你這套偵查系統,連幸運值都能探測出來,怎麼沒有感知這一項呢?是不是有點不專業了?」

「嘿嘿,生物本來就是奇妙的。」十一笑着說,「如果一個生物,能夠被簡單的數據框定,那我們也不會時常讚美造物主的偉大了!」

「確實是,話說回來,老高雖然在數據面板上表現得普普通通,但是三十年後的我自己,到是給我講過老高的潛力。」肖輝說。

「什麼樣呢?」十一號好奇問,「我先聽聽,或許下一次升級的時候,我能夠往這些方向做優化。」

「老高的潛力是……」

「小心,C級的走地蛇,劇毒!」李繼興大聲喊道,打斷了肖輝的話語。

只見一隻身批淡灰鱗甲,張著血盆大口的蛇從地下竄出,速度奇快,欲要一口咬在車頂的肖輝身上。

電光火石之間,大眼萌抬爪,落下,正好釘在走地蛇的七寸上,走地蛇卒,大眼萌的速度更快。

肖輝來不及說謝謝,李繼興又喊道,「還有,靠,路過蛇窩了!」

「具體有多少能探測出來嗎?」肖輝舔了舔嘴唇,「正愁沒地方實驗我的新裝備!」

「新裝備?」老高好奇的問,「是這次要押送到研究院裏的這批裝備嗎?」

「嗯。」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