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法寶之戰—貳》 在如此緊要的關頭,誰在喊叫自己的名字?

情急之下,葉泊雨一邊緊緊的注視著台上的情形,一邊運起地眼,往自己的芥子空間里看去,這一看不要緊,真是嚇了自己一大跳。

「飛絮,這是怎麼回事?」葉泊雨忙用神念傳音,悄悄的對柳飛絮說道。

「葉大哥。你的涼亭里放著兩顆奇怪的果核,我看著好看,就剛才把它們種到花園中,沒想到不一會兒就變成這樣了。」柳飛絮眉花眼笑的說道:「這是什麼果樹啊?一會兒工夫就長這麼大,真好看!」

「原來是火棗。」葉泊雨心中一動,看著這棵足有丈許高的火棗樹,心道,「這可是無心插柳啊,要是柳飛絮把火棗樹給種活了,每年不用多,就接上十多顆火棗,拿自己可就發了啊,這就叫平步升雲啊!」

想到這裡,葉泊雨心癢難搔,一時興起,正要到芥子空間中好好的打量一番這棵火棗樹,卻聽到台上的天鴻真人又說道:「我輩修行道術,無非是法寶法術、陣法而已,但是六大劍派的盟主不僅要修行高,同時還要肩負起跟魔道妖人征戰的重任,所以,兵法之道也是盟主的必備修行,不知元罡掌門意下如何?」

元罡老道早已經不耐煩天鴻真人的婆婆媽媽,但又不便於發怒,大聲說道:「天鴻師兄思維縝密,所言極是,老道甚是佩服。」

「那好。既然元罡掌門覺得老道我說的有道理,那老道就乾脆提議,你我比試三場,一場是修行高低,一場是陣法高低,一場則是兵法,元罡掌門看是否妥當?」

在場的數千群豪一聽,更是轟然雷動。好傢夥,能夠看到這樣的兩個絕世高人比試一場,大家都覺得此行大大的不虛,如果能夠連看三場,那可真是此生不虛了。

妙高禪師等人也是一怔,不知道天鴻真人這是哪一出。他的修為可以說是高出元罡老道一個級別,加上崑崙派的法寶可以說是遠遠高出元罡老道,這次比試可以說是十拿九穩,為什麼他自己非要節外生枝,搞出個連比三場,這豈不是給元罡老道翻身的機會嗎?

元罡老道更是一時轉不過彎來,他自己的本意就是轟轟烈烈大戰他一場,勝也好,敗也好,無愧於心也就罷了。沒想到天鴻真人來了這麼一出,當著天下英雄的面前,元罡老道不及多想,大聲說道:「好,就依天鴻師兄所言,我們倆連比三場,三戰兩勝定勝負。」

天鴻真人含笑點了點頭,說道:「不錯,正該如此。」

「那我們第一場先比試法術法寶?」元罡老道大聲說道。

「好。」天鴻真人又說道:「元罡掌門不必顧忌傷了老夫,在你的兩儀微塵大陣的保護下,我相信任何法寶法術都不會真正的傷到人。」

「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全力施為。」元罡老道正色說道。

「請!」天鴻真人站前一步,做了一個想請的姿勢。

「請!」元罡老道一擺手,回禮說道。

兩大高手含蓄待發,場中數千群豪都屏住呼吸,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看著演武台上的兩個人。

葉泊雨暗暗把五片玄龜甲升到半空,布起浩然大陣,渾身戒備,準備隨時給天鴻真人致命一擊。

「葉大哥,你快來看,這棵果樹要開花了,真漂亮啊!」誰知,就在此時,柳飛絮又大聲在芥子空間中叫了起來,「哇哦,都是火紅色的花哦。」

葉泊雨忙裡偷閒的趕緊又瞟了一眼,只見自己的花園中亭亭蓋蓋,剛才還丈許高的小樹,幾句話的功法就變成了丈許高的一棵大樹,樹冠打開,方圓足有十幾丈,幾乎蓋住了自己的整個小花園。


最奇怪的是,棗樹上含苞怒放,不知道什麼時候結出了數千朵火紅色的花蕾,像一個個小燈籠般掛滿了樹梢,說不出的好看,難怪柳飛絮這麼高興。

葉泊雨心中又驚又喜,喜的是這火棗樹要是真的結上幾千顆火棗,那自己一天吃上幾顆,豈不是用不了多久,就能飛仙得道?驚的是這棵火棗樹生長的如此飛速,自己的芥子空間大小有限,豈不是還沒等天鴻真人和元罡老道分出勝負,芥子空間就被它給擠爆了。

柳飛絮更是喜形於色,圍著這棵大棗樹,連蹦帶跳的。她在芥子空間中悶了一天一夜,早就悶得要死,這一有這等新鮮事,就像是壓緊了的琴弦,一下子異常的活躍了起來。

演武台上的天鴻真人和元罡老道已經動起手來,元罡老道一上手就毫不留情,九把天龍伏魔劍劍芒如熾,把天鴻真人團團圍住,看似佔盡了上風。

而天鴻真人卻是鋒芒不露,站立當地不動,只是兩隻袍袖鼓足了勁風,一旦元罡老道的飛劍過來,就大袖一揮,把飛劍盪開。元罡老道的九把天龍伏魔劍上下翻飛,看似佔盡了上風,卻只能遠遠的圍在天鴻真人幾丈遠處,再也傾不進半步。

旁邊的數千群豪都在指指點點,評價著當世的兩位高人,年長的前輩們都乘機教訓、指點後輩弟子,糾正後輩弟子們的誤區。

而那些後輩弟子們也都知道機不可失,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台上的兩位高人,漸漸的,從兩人的一招一式中,摸索出了許多的道理。很多自己苦思不明,師父說不清楚的道理,看著兩位高人的來回交鋒,說不上一來就豁然貫通,但也都有所領悟。

元罡老道久攻不下,心中焦急,一橫心,使出自己十足十的真元,九把天龍伏魔劍劍身暴漲,黑光一閃,齊齊的飛到半空之中,幻化成九條十幾丈長的黑龍。黑龍仰頭吐須,齊齊一聲怒吼,震天動地。元罡老道手一抬,九條黑龍黑光閃耀,張開巨爪,向著天鴻真人凌空抓來。

飛劍修行到一定程度,會將劍身上注入的真元變成無堅不摧的劍芒,劍芒的光芒越長越重,越是說明用劍之人真元深厚。這飛劍的劍芒雖然難以煉就,但是在場的數千群豪都是極有根基之人,大半都煉成了自己的飛劍,也修成了劍芒。

修成劍芒之後,再繼續修行,飛劍即可以隨心變化,可大可小,大則大如山嶽,小則如同芥子,那個時候,飛劍可就大小隨心,蹤影難料,神龍見首不見尾了。

而到了元罡老道這般地步,就又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了,這種境界,就能夠幻化成了飛劍本來材質的真面目。元罡老道的九把天龍伏魔劍乃是蜀山前輩仙人,千年前用蜀山山下黑龍澤中九條惡驕煉成。

蜀山山下有一處綿延幾千畝大小的黑龍澤,沼澤中遍地污泥,寸草不生,而且每到夏秋兩季,沼澤中綠霧瀰漫,看不了幾步遠。誤入黑龍澤中的人畜不是陷入沼澤的黑泥中,就是被綠霧瘴氣所迷,中毒而死。

所以,千百年來,黑龍澤方圓幾百里,除了蜀山劍派以外,根本無人敢踏進一步,生怕送了性命。而就算是蜀山派中的弟子,也從小就被師長前輩們三番教訓,不讓他們踏進黑龍澤半步。

就這樣,黑龍澤中的九條毒蛇日夜修鍊,吸取方圓百里的毒瘴和蜀山的靈氣,千百年來,終於修成了蛟龍之身,吞雲吐霧,騰挪變化,有上天入地之能,只是忌憚蜀山派的厲害,不敢招惹蜀山派弟子,而黑龍澤周邊的村鎮,卻是經常被這九條惡蛟騷擾,苦不堪言,不知道有多少人畜死於非命。

終於有一天,蜀山派一位高人即將渡天劫,飛升仙界,想到山腳下惡蛟為害,也為了給自己增加功德,就下定決心除掉九條惡蛟,為世人除害。

經過一番驚天動地的惡戰,那位高人終於斬殺了九條惡蛟,並且用惡蛟的筋骨,製成了這九把天龍伏魔劍。

這九把天龍伏魔劍在蜀山劍派中只有掌門之位才有資格佩戴,千百年來不知道斬殺了多少的邪派妖魔,逐漸成了蜀山劍派中的第一名劍。

天罡老道用足了真元,九把天龍伏魔劍幻化出了本體,張牙舞爪的向著天鴻真人抓了過來。

天鴻真人看如此聲勢,卻也並不驚慌,看著九條黑龍向自己抓了過來,眼看還有丈許遠,突然一藍一白兩道星光一閃,迎著九條黑龍就飛了上去。說來也奇怪,九條黑龍看到兩道星光,就好像老鼠見了貓一般,竟然不敢當面碰其鋒芒,齊齊的一轉身,九道黑光分從左右兩翼又向天鴻真人襲去。

就在同時,一藍一白兩道星光也一左一右分襲九道黑光,九道黑光狼狽不堪,又從兩道星光兩翼逃走,逃了出去以後,九道黑光並作一體,一道巨大的黑光向著天鴻真人當頭襲下,風雷之聲大響,真是有雷霆萬鈞之勢。

眾人驚呼聲中,那兩道藍白劍光就如閃電一般,一瞬間就擋在天鴻真人頭頂上,那九道黑光收勢不及,直直的撞在了兩道星光之上。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法寶之戰—叄》 九道黑光在眾人驚呼聲中一下子就撞在了藍白兩點星光上,但出乎大家意料之外的是,並沒有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而是好似泥牛入海一般,藍白星光點點,九條黑龍好像被一張看不見的巨網給兜了起來,動彈不得。

元罡老道臉色微變,雙手連揚,眾人只覺得眼前大亮,只見半空中數百道寒光電射而出,正是元罡老道苦心修鍊的石火神雷。

數百道神雷紛紛撞擊在九條黑龍身前的藍白星光上,爆裂開來。雖然沒有洞開藍白星光的巨網,卻也泛起了絲絲漣漪,九條黑龍四周的空間開始有了微微的扭曲,元罡老道又是袍袖一揚,九條黑龍一聲嘶鳴,乘機掙脫了藍白星光的束縛,逃了出來。雖然逃脫了束縛,但卻真元耗光了大半,一時無力維持黑龍的身形,又變成了九把長劍。

不管是否六大劍派弟子,年長一些的弟子們都知道,年輕時期的天鴻真人賴以成名的就是這兩道星光,而這兩道星光其實就是兩把飛劍,據說白色的一把名曰「斬玉」,藍色的一把名曰「碎空」,當年天鴻真人依仗這兩把飛劍,那真是無堅不摧,天下邪魔所向披靡,還是三四十年前,提起這兩把飛劍,一般的邪魔都是逃之夭夭。

元罡老道當然知道這兩把飛劍的厲害,這才不敢與其正面衝突,誰知還是計差一籌,吃了點了小虧。

看元罡老道使出了石火神雷,天鴻真人長笑一聲,揮手虛劈,兩道耀眼之極的白光一閃而過,只見兩道水桶一般粗細的巨雷從天而降,橫在天鴻真人身前,兩道巨雷裡邊是深藍色,外邊包著一層白光,神雷的四周枝條瀰漫,每一道小的枝條都有兒臂那麼粗,伴著震耳欲聾的打雷聲,真是聲勢驚人。

「上清紫府神雷!」場下有人已經驚呼了起來。上清紫府仙雷是玉虛宮元始天尊傳下來的的法術,威力驚人。天鴻真人的紫府神雷已經是八階的境界,從天鴻真人這樣煉神返虛後期的大高手使出來,半空之中白光瀰漫,照的整個主山都是一片熾亮。

元罡老道的數百道石火神雷就好像飛蛾撲火一般,白光之中,連個聲響都沒有,就化成了灰燼。

其實,元罡老道知道自己的修為跟天鴻真人差著半個級別,自己兩次進攻都被天鴻真人輕描淡寫就化於無形,最可氣的是,天鴻真人一直只是見招拆招,根本就是沒想著進攻,好像是成竹在胸,讓著自己似的。

雖然吃了點了小虧,但卻並無大礙,元罡老道現在也知道光憑修為和法術,自己玩玩不是天鴻真人的對手,只能讓人家看笑話,還不如直接亮出法寶,看能不能出奇制勝,就算退一萬步講,不能反敗為勝,起碼也要扳回局面,要知道,高人比試,勝敗往往就在一瞬間。

天鴻真人的上清紫府仙雷一出手,就化解了元罡老道漫天的石火神雷,眼看只要乘機追殺,不管是仙雷也好,還是兩把藍白飛劍也好,准能把元罡老道打個手忙腳亂。但是,天鴻真人還是靜靜的站立在原地,臉色平靜,好像在等著元罡老道出手。

場中的葉泊雨差點兒沒氣破肚子,這個元罡老道也是太不爭氣,明明知道自己真正的實力跟天鴻真人沒法比,還要硬碰硬的跟人家比劍,那不是自己找死嗎?

現在倒好,人家天鴻老道不動聲色,就等著你發招,你每次進攻都是把自己弄個灰頭土臉,哪裡還有什麼蜀山派掌門的臉面!

妙高禪師卻是另有想法,天鴻真人如此做作,好像醉翁之意並不在什麼盟主上,明顯現在是要元罡老道的好看,這顯然不是天鴻真人雷厲風行的作風。難道,這次天鴻真人真的是打定主意,讓元罡老道在天下英雄面前顏面掃地嗎?自己馬上要做六大劍派的盟主,一上來就得罪蜀山派的掌門,這於公於己可是沒有半點兒的好處啊,難道老謀深算的天鴻真人居然會不知道?

場中的群豪也都是開始小聲議論,說是不是元罡老道是不是已經落了下風。

就在此時,大家眼前一花,幾顆亮晶晶的白砂從天而降,輕飄飄的好似雪花一般,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葉泊雨等人看的清楚,是元罡老道從手中撒出幾顆圓圓的白色細砂,也不知道是什麼法寶,只是看起來很是不起眼。


天鴻老道一直不動聲色,看到這幾顆不起眼的白色細砂,卻臉色微變,退後了一步。

「難不成這幾顆輕飄飄的細砂還有什麼門道不成?」葉泊雨心中暗道:「剛才元罡老道拼盡全力都沒有讓天鴻真人皺一下眉頭,現在居然退後了一步,看來應該是不簡單。」

場中群雄也都閉住了呼吸,緊張的看著場上。

一顆細砂輕飄飄的落了下來,別人還不怎麼的,天鴻真人卻覺得身上陡然有萬鈞的力量壓了下來,緊接著又是數顆細砂落了下了,幾萬鈞的力量疊加在一起,都壓在了天鴻真人身上。

「咔嚓」,天鴻真人甚至都能夠聽到自己身周的空間都被擠塌的聲音,自己好像置身於萬丈海水之下一般,上下前後左右都是萬鈞的壓力,擠壓的自己都好像喘不過氣來了。

此時,場中的群豪雖然感受不到天鴻真人的壓力,卻也看到天鴻真人雙眉緊蹙,雙腿微微下彎,好像在跟什麼看不見的力量較勁兒似的。

「好傢夥,這是什麼寶物,如此厲害!」葉泊雨的地眼能夠看到場上的空間扭曲和塌陷,他看到天鴻真人身邊丈許方圓的空間都已經坍塌,好像就是被那幾顆輕飄飄的細砂壓塌似的。葉泊雨倒吸一口涼氣,心道:「認識元罡老道這麼久,可從來沒有見過老道還有如此厲害的寶物啊?就在寒潭中生死攸關之極,老道都沒捨得拿出來,這個老道看來城府也夠深的!」

此時場中的天鴻真人靠自身的真元再也支持不住,感覺元神都要被萬鈞的力量擠出肉身之外,忙手一揮,藍白雙刃星光閃動,護在天鴻真人身邊,斬玉和碎空的劍氣膨脹,與周邊的擠壓之力想抗衡,多少減輕了一些天鴻真人的壓力。

場外的群豪大多數都不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之間就強弱易位,剛才還舉重若輕的天鴻真人,怎麼被幾顆細砂就搞的狼狽不堪。

葉泊雨雙目也緊緊的盯著場上,元罡老道鼓足真元,全力催動那幾顆細砂,天鴻真人咬緊牙關,全力抵抗,兩人處在一個微妙的平衡中,只見斬玉和碎空兩把長劍的劍身越來越清晰,劍芒卻越來越弱。

葉泊雨心中著急,心道,眼看天鴻真人已經是強弩之末,這時候元罡老道在幹什麼,要是再加上幾顆細砂,一下子就把天鴻真人壓趴下了。

他殊不知,這幾顆細砂每一顆都是重逾萬鈞,需要施法之人同等的真元,才能催動,天鴻真人首當其衝,當然是吃力萬分,而催動細砂的元罡老道此時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他自己何嘗不知道再加上幾顆細砂就能戰勝天鴻真人,但是苦於心有餘而力不足,別說幾顆了,就是加上一顆半顆,也是萬萬不能。

那時候,恐怕是天鴻真人還沒事,元罡老道自己就先吐血身亡了。

此時,葉泊雨卻又聽得芥子空間中傳來一聲柳飛絮的大叫,「葉大哥,快來看,這棵大樹開花了,好漂亮的紅花啊。」

葉泊雨看場上一時正在僵持,元罡老道暫時也不會處於下風,心癢難搔,忙轉眼看去。

果然,剛才還是滿樹的紅色花苞,現在卻已經開滿了碗口大的紅花。塵世間的棗花都是黃綠色,結了棗才是紅色。

這顆火棗樹卻從花苞到開花,都是深紅色,遠遠看去,真的好像是樹上開滿了火一樣,燦然華貴,真正不是凡物。

葉泊雨低聲傳語給柳飛絮,讓她好好看著這棵棗樹,有什麼變化馬上告訴他。柳飛絮正在興頭上,一雙眼睛只在棗樹上,聽葉泊雨囑咐,滿口子答應。

囑託好了柳飛絮,看完了棗樹,葉泊雨這才又目不轉睛的觀察起場中來。

此時場中卻又有了變化,元罡老道拼著自己受傷,分出部分真元,催動九把天龍伏魔劍,只聽得嗤嗤破空之聲大響,九把天龍伏魔劍雖然已經幻化不成蛟龍本體,卻也劍芒霍霍,齊齊朝著天鴻真人逼來。

場中群豪齊聲驚呼,眼看天鴻真人無力抵擋,看來天鴻真人要落敗了。

元罡老道也真元匱乏,九把天龍伏魔劍無法全力進擊,只能一寸寸的逼近,即便如此,也很快就逼到了天鴻真人身邊。

誰知道,九把天龍伏魔劍的劍芒剛剛逼近到天鴻真人身前丈許,突然藍白兩道劍光暴漲,斬玉和碎空兩把飛劍的本體還在幫著天鴻真人對抗細砂的壓力,卻又齊齊各分出一道分體組成藍白劍光之網,與九把天龍伏魔劍撞擊在一起。

敬請讀者期待觀看下一章《法寶之戰—肆》 場中的群雄又是一陣驚呼,沒想到天鴻真人的斬玉和碎空兩把飛劍已經修鍊到如此不可思議的境界。

要知道,修道之人修鍊到鍊氣化神中後期,可以分出元神,用元神分化出分身,這是修道之人第一次可以化成分身的階段,以後,隨著修行的不斷提高,元神之力越來越強,可以分化出兩個,三個,乃至若干個分身。

到得渡劫飛升后,修為越高,元神更是分身千萬,每一個分身都擁有和本體一樣的神智和修為。再到後來,肉身淬鍊,強橫無匹,肉身都可以分身千萬,那個時候就幾乎擁有不死之體了。

今日場中數千群豪過半都是鍊氣化神中後期的修為,能夠幻化出第一個分身的也是不少。但是,能把飛劍煉成分體又是另外一種功法。

一般的上品飛劍都是取材於太乙庚金,追求的是速度和鋒芒,飛劍的主人無不想盡辦法淬鍊庚金,追求更快更利,很少有人下功夫,煉製飛劍的分體。

因為煉製飛劍的分體,首先要加強飛劍上主人的元神烙印。修道之人每一件厲害寶物都打上自己的元神烙印,這樣不僅能夠通過元神隨心所欲的控制自己的寶物,還能讓寶物不至於讓別人隨意煉化,把自己辛辛苦苦煉製的寶物輕易變成了別人的利器,給他人做嫁衣裳。

飛劍有了主人的元神烙印之後,就會有一種被動的智能,就是所謂的通靈,但是,如果主人不斷的加強元神烙印,飛劍不但會通靈,還會逐漸有了自己的神識,如果,這種神識日積月累,不斷的加強,就會修鍊成精,變成劍靈,就像紫嫣,其實就是三千年前,風鬍子的劍靈。

飛劍有了神識之後,還有一條修行的之路,就是分體。人可以通過元神幻化分身,法寶同樣可以通過神識幻化分體,但是這樣修鍊甚難,一般人精力和壽命有限,都是要先忙著修鍊自己,誰還會分出有限的精力和壽命修鍊法寶的分身,豈不是事半功倍,是以,千百年來,修鍊法寶分體的比渡天劫修成天仙的還要少得多。

沒曾想,天鴻真人居然會花費如此巨大的精力修鍊斬玉和碎空兩把飛劍的神識!


「不好,元罡老道要吃虧!」一看到天鴻真人兩把飛劍一變二,二變四,葉泊雨就大吃一驚,知道元罡老道要吃虧,當下忙拿眼去看妙高禪師,卻看見妙高禪師微微搖頭,示意自己不要輕舉妄動。

斬玉和碎空的分體雖然遠遠不及本體厲害,卻也強似於強弩之末的九把天龍伏魔劍。

元罡老道的九把天龍伏魔劍轟然撞在藍白劍光上,連最後的一絲力量都徹底消失了,一個倒栽蔥劍尖朝下插在了地上。

這次天鴻真人沒有再留情,斬玉和碎空的分體雙劍一聲呼嘯,劍勢不減,想著元罡老道飛去。

轉瞬之間,攻守之勢再次易位,場外群豪的心不禁都提到了嗓子眼,兩大高人爭鬥真可謂是瞬息萬變,看得人喘不過氣來。

眼看飛劍快到眼前,元罡老道大喝一聲,發眉戟指,全身的衣服陡然間鼓脹起來,好像漲滿了風一般,同時,又是一顆亮閃閃的細砂從元罡老道手中飛出,迎著藍白飛劍就沖了過去。

原來是元罡老道看情勢緊急,把全部的真元都激發了出來,又放出一顆細砂。


這些亮閃閃不起眼的白色細砂確實是元罡老道的壓箱底寶物,不到萬分緊急之時,絕對不會輕易使出。

蜀山群山漂浮於大地和天空之間,遠離塵世,飽受天界靈力滋養,靈力之強遠遠超出天地間任何名山大川。然而蜀山山底每年都會有萬噸碎石落下,又會有靈力化為萬噸巨石補上,維持蜀山山體不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