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邊的人笑着打趣:「什麼男朋友,以他們兩個那個黏糊勁兒,估計早就結婚了,孩子都會打醬油了吧?」

封雲霆剛想開口,就聽到不遠處的時繁星說道:「我們已經離婚了,現在沒關係。」

「……啊?!」路斯君和其他幾個兄弟都愣住了,「為什麼啊?你們當初可那麼恩愛天天撒狗糧……」

「過去就過去了,沒什麼好說的,」時繁星輕笑,十分大方得體,態度也很自然:「學長們好好玩,我就先走了。」

轉過身,她走到了沈如意麵前,「走吧如意。」

沈如意偷偷問她:「就這麼就走了?」

時繁星輕笑:「那我還留下來做什麼?桌球區都被人家預約了,而且我還得去醫院看看我媽。」

沈如意點了點頭,但依舊有些憤憤不平::「行,今天我就讓他一回。」

「走吧。」

剛剛還對時繁星特別殷勤的張耀,此時卻沉默著,一言不發,大家都往外走了,只有張耀還站在原地。

沈如意拉了他一把:「你傻站着做什麼呢,走啦!」

張耀回過神來,卻並沒有往外走,而是轉過身去看向了封雲霆,輕聲道:「封總,原來您也喜歡桌球啊?」

封雲霆擰眉,打量着他:「你是?」

「也對,封總貴人多忘事,估計不記得我這種無名小卒了,之前我們在一個酒會上見過一面,我記得封總身邊還跟着一名很漂亮的女伴,今天怎麼沒帶她一起來?」

封雲霆臉色沉了下來:「你想說什麼?」

「沒什麼,我就是覺得跟封總挺有緣的,既然我們都喜歡打桌球,不如我們比一局?」

突如其來的下了戰書,讓在場的人都有些意外。小夕和趙柔的鏡頭,許仲清是做過保證的,當然不能出錯。

看著攝影機里的一遍遍回放,許仲清的臉色越來越黑,他好像發現了什麼……

揮手叫來馬元,許仲清指著攝影機里的譚青青,直接說道:「不管這個演員是哪個公司的,立刻跟她說,我們不要了,讓她走,給她發一天的薪水。」

因為這個鏡頭的遲遲不能通過,小夕和趙柔的內心中充滿了自責,她們束手束腳的站在一旁,情緒低落的沉默不語。

可憐的趙柔妹子,此刻已經在心裡鬱悶的責怪起某位……

《重生都市大妖孽》422章小風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歐的眼裡,教育這件事,應該是公平的,但是也不應該是完全公平。大家的起跑點就不是相同。有些孩子每天上著十幾w一個月的補習班,學習自然就比那些在家裡面玩樂的孩子強大非常多。不要以為十幾w一個月的補習班,裡面教師的水平也就只是業餘教師的水平,但凡有點常識就會知道,只要敢說出十幾w一個月的地方,那邊老師的水平可不是說著玩。

深入淺出,由簡入深。這些都是基本操作。教育環境,以及資源上都會好上一大截。教育程度越低的家長,就越會覺得老師不重要。但與此同時,卻又將孩子學習不好的理由推到孩子身上。想著一分錢不出,就能夠比別人每年幾百萬培養出來的人才相比。這個世界上出來不缺乏天才,有著遠遠比人們想像更多的天才。但不是每個人都是天才。天才再多,相對於人口基數來說,那也就只是少數。如果天才是大多數,那就不叫天才。

相對於比較公平,而且又有著不公平的教育環境,才是正常的環境。現在這種被好的卡牌全被被大家族壟斷,覺醒卡牌的技巧也沒有留下多少,也依舊被大家族壟斷。

歐此時根本就沒有想到過,自己當年所想的完美教育環境,居然不到二十年的時間,就完成了。而且還大量推廣起來。

「神靈大人,我們能夠借用您的力量嗎?我想要建立一個完美的世界,沒有戰爭,只有和諧的決鬥氛圍,以及完美的決鬥者。」

歐跪在太陽神的使徒面前,雙手緊貼著地面,像是被人用玻璃膠粘在地上。玻璃膠是將各種玻璃與其它基材進行粘接和密封的材料。而且這種東西還不知能夠粘住玻璃,如果沒有完全乾透之前,只要隨便一擦就能擦掉,完全乾透,想要去除那就有些困難了。短時間之內,只能幹看著。

雙腿像是在地上生根一般,下跪時非常具有力度,就連地面都恨不得跪出一道裂縫。

其他人大部分都還坐著,但是那些在中間的小朋友,也已經跪下。

太陽神的使徒看著眼前零零散散跪著的一些人,他非常不滿意,為什麼還有人敢看見神靈不下跪,他們可是無所不能的神靈…信徒。

一串奇怪的語言在太陽神的使徒耳邊響起,「他們都不是得到神靈認可的人,趕緊讓他們把封印打開多一些,好讓神靈降臨這個世界。如果時間太晚了,到時候等來的就只會是神靈的怒火。」

這隻太陽神的使徒,直接就使用魔法,將這句話翻譯成為,任何種族都可以聆聽的語言,就算是貓狗這些智慧較低的生物。那也能夠聽懂。

但是他沒有完全翻譯,只是大概翻譯了幾段,然後用自己的嘴巴說出來。「您們不是神靈選中的決鬥者,神靈需要的東西你們都沒有。」

他們不算是真正的決鬥者?歐不覺得,自己絕對算是真正的決鬥者。不只是他,仔細看剩下二十四人,全部都是合格的決鬥者。

歐臉上的血絲開始消失,這代表著他開始冷靜下來,不再被情緒控制。一個人在興奮的情況下,能夠干出什麼事情都不意外。

那些心裡變態的即興犯罪,都是在極度興奮的時候,進行犯罪行為。

「神靈大人,那我還要一個問題,可以問一下嗎?」

太陽神的使徒看著這個說話的人類,這是如此弱小。本來自己比他們還要弱小,但是得到了太陽神的祝福,得到了強大的力量。現在自己有著八星級別的實力。只是太陽神的祝福,就就將他從六星推到八星。果然太陽神是三大神靈中最偉大的神靈。只要能夠帶來力量,那就是偉大的神靈。

「螻蟻,不需要提出問題,只需要按照神靈的指引行事就行了。」

這句話從太陽神的使徒身上傳來,但是,這句話不是太陽神的使徒想說的話。這隻太陽神直接利用他的身體,直接說出來。

貝將手朝上高高抬起,將覆蓋遮蓋整個房間的黑色煙霧全部收回,一股股凝聚成固體的黑色回到貝的手中。這裡的情景本來有一層黑霧包圍,就算是攻擊都沒有,都會被那些黑霧阻攔。現在這些黑霧消失了。

可以完全看見裡面的情景,一個男人手高舉,黑色的煙霧在其手中匯聚。由此不能聯想到,剛剛那些黑霧就是這個男人發出來。

除了這個高舉著手的男人之外,還有一個人剛剛從地上爬起來,從膝蓋出都已經磨破了衣服布料,不難看出,其實應該是跪著很長時間了。臉上有著一些血絲。

小孩子在外面跪著,甚至還有幾個小孩已經被嚇暈了。

各方人員,看見這番場景,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這讓他們這麼辦。

華夏龍組把決鬥精靈召喚出來,第一個衝上去。全部都是武裝龍,不過大部分都只是lv3,以及少數lv5。龍組一個戰士手裡不知何時出現一支短號。而且在頂端還系著一塊紅布。從外表上可以看得出來,這短號非常新,像是剛剛從手工匠人大師房間拿出來。

隊長朝著這個士兵打了個手勢,示意他趕緊爬下來。

指了指手中的軍號。「好兄弟,你拿出軍號來幹嘛?」

「訓練時不是說,碰到敵人,就直接吹嗎?」

小戰士也迷茫了,訓練時不就是說,看見有敵人出現在眼前,就直接吹嗎?

「我們都已經快要朝裡面沖了,就別吹了。旁邊的他國士兵太多了。」

說完就沒有管這個小戰士,他是隊長,需要掌控全局。

「同志們,先拯救人質,然後在圍剿黑暗決鬥者。」

旁邊那些他國的組織,看了看眼前這一幕,像是猛虎出籠。就尼瑪離譜。

「威爾,你說這些龍組的傢伙,是不是吃藥了,就像是那些d國軍隊一樣。我就好奇了,為什麼每次都是他沖在最前面。」 沈安安的堅持,讓氣氛一度尷尬。

大廈負責人兩頭都不敢得罪,又看出來了,這姑奶奶不得到個結果,肯定是誓不罷休的。

「沈小姐,您這樣讓我很難做啊……」

一般說這種話了,對方都會說一些緩和的話。

然而,沈安安什麼時候按常理出牌過?

「與我何干?」

「……」那負責人徹底臉黑了。

見過不講理的,沒見過這麼不講理的,壓根不給人退路。

沈安安不耐,直接站了起來,「看來只能我自己解決了。」

拉着春曉就往外走。

朱心怡也緊跟了出去,看着前面的窈窕背影,步步生風的樣子,真是羨慕的很,太颯了。

沈安安轉身吩咐了一句,「心怡,報警!」

「好嘞!」朱心怡爽快答應。

那負責人追了出來,「沈小姐,您等一下,等一下……」

沈安安頭都沒回,倒是朱心怡停了腳步。

「我好心奉勸您一句,今天的事,您擔不起!」

「你是……」那負責人仔細一看,才認出了這是朱家的掌上明珠。

甭管原來發生過什麼,她的名譽多麼受損,卻也改變不了她是朱家大小姐的事實。

同樣是他惹不起的主。

停了腳步,心裏突突。

今天這真是捅了馬蜂窩了。

「經理,現在咋辦啊?」下面的人也看出這事兒不好收場了。

「咋辦?涼拌!這裏的人,咱一個惹不起!」

幾個人只能目瞪口呆的不敢接話。

那負責人訓斥一句,「都愣著幹什麼?趕緊跟去看看啊!」

這幾個人面面相覷,他們跟過去看能有什麼用?

可還是邁開腳步追了上去。

此刻,沈安安已經拉着春曉走到了宴會大廳。

面對這麼多人,春曉忽然有點兒打怵。

她做公關這麼多年,也知道一旦在宴會上鬧開,對嘉華以及沈安安的形象肯定有影響。

拉住沈安安,「沈總,要不算了吧,我的確也沒受什麼傷,別因為這點兒小事,耽誤了公司的事情。」

「你被流氓騷擾,這是小事?」

「這……」對於春曉來說,的確不是小事。

本來最近嘉華口碑就在風口浪尖上,這樣一較真,後果不堪設想。

沈安安欣慰一笑,「我知道你為嘉華考慮,可這是兩碼事,我的員工受了委屈,我肯定不會袖手旁觀的,當然,如果你覺得被騷擾的事情公佈與眾會覺得不舒服,那麼我們就換一個低調處理的方式!」

她素來是敢想敢做,可並不能將自己的意願強加在別人身上。

畢竟是女孩子,被騷擾這種事,很少有人會大膽的說出來,尤其沒有造成實質性的傷害,大部分女人都會選擇沉默。

春曉看着沈安安坦蕩又堅韌的眼神,忽然心裏也有了底氣。

「我不會覺得不舒服,只是不想您因為我的事影響公司,不過……我相信沈總!」

沈安安勾唇一笑,「你相信就夠了!」

拉着春曉,徑直走到台上。

沈安安本就身姿高挑,今天雖然已經穿着低調,卻還是掩蓋不住骨子裏散發出來的光彩。

這樣步履生風的走上台,一下子把全場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各位,實在不好意思,要打擾一下各位的雅興了。」

褚冰清臉色一冷,這個丫頭又要幹什麼?

剛剛就在宴會場上找她,便沒看見。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