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華公司的黑白機,在鄉鎮上還在賣。只是,賣出的量,比前期要小多了。

幾乎每天,劉定一到辦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各個鄉鎮上打電話,詢問投放在那的黑白機銷售情況。

反饋來的情況,都不好。

鄉鎮上的代理商都告訴,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黑白機賣不動了。

劉定一打完一通電話後,靠在椅子裏,有氣無力的樣子。他明白了,消費者們在觀望。他們在猶豫,是買黑白機,還是等一等,或許彩電的價格還會往下掉。

焦慮中的劉定一決定,抓緊把全款提貨來的散件全部組裝出來。安排人手加班。至於加班組裝出來後怎麼辦,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自己也上了組裝線。多裝一臺是一臺吧。

各個班組長把劉定一在會議上的講話凝縮成一句話,時間就是金錢

當然,這話不是劉定一發明的。

在車間裏參與組裝的劉定一,聽見電視機廠的人在議論。他近前去聽到了不好的消息。佟程遠所在的電視機廠,已經進入申請破產的程序。

聽到這個消息,劉定一可是急了。他把一位來自電視機廠的工程師拉到一邊。

“你們議論的這個事,是真的嗎?”

工程師點頭。

“爲什麼來的時候,不告訴我?”

“來的時候,廠裏特別關照,不允許說。”

“現在,怎麼在說?”

“那個時候,只是有風聲,大家還不相信。好大的一家企業,不是私營企業。不相信這樣大的一家企業,會破產。現在,成真的了,大家急了,也就管不了許多了。”

劉定一搖頭。這個事,不能怪工程師。人家是廠方派來的,沒有義務告訴這裏面的彎彎繞。

神情已經沮喪到極點的劉定一,趕緊出了車間,給佟程遠打電話。他要求立馬見面。

佟程遠說馬上開車過來。

劉定一不想談論這個事時,在辦公室裏。郭晴晴是祕書,隨時隨地都可以進出他的辦公室。

這個祕書,已經不是剛開始來的時候,那樣拘謹。現在,有時候,儼然一副二老闆的樣子。當然,是財務科長不在場的情形下。財務科長是劉定一的老婆。

“去商業大廈吧。那裏的一樓大廳,有一個茶座。”劉定一給了佟程遠這個地點。

佟程遠問:“什麼事,幹嗎要去那裏?”

“不要廢話。趕緊吧。”

劉定一先到商業大廈設在一樓的茶吧。

這個茶吧,是商業大廈的一個暖心工程,對外說免費。其實,白開水免費,喝茶,包括咖啡,要付錢。

人們已經能夠理解,計劃經濟已經向市場經濟轉型,已經有年頭了。

算是佔下了兩個座位,劉定一卻沒有坐着。他站在椅子前,盯着大廈的大門。凡是進來的人,都要由這裏過。

這個季節,晨起時,外面有水的地面上,可見薄薄的冰片。


進出大廈的人,都穿着厚實的冬裝。

劉定一卻感覺這些人,走得都匆匆忙忙。

人啊,都在忙啊。也很累啊。劉定一有了這樣的感嘆。

終於看見佟程遠。

劉定一向進門處招手。

佟程遠過來,還有兩步遠,就問:“劉總。什麼事?這麼急?”

劉定一鼻子裏哼了一聲,就差沒說,房子上火了,怎麼可能不急。

佟程遠見剛纔的問話沒有得到回答,就換了話頭,“劉總。你瘦了。”

這個時候,劉定一可沒心情討論胖或瘦的問題。

“你們廠,進入破產程序了?”

“哦。這個啊。是有這一說。”

“你倒是沉住氣。”劉定一沒好氣地朝佟程遠瞪眼。

佟程遠說:“我急,沒用啊。要是有用。我也可以着急。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我攔不住呀。”

“好了。不要廢話了。我知道你佟經理特能說。”劉定一差點沒說,就是因爲你的能說,把我給忽悠了。

憑佟程遠的精明,不可能沒有猜出劉定一找他來有何事。只是裝着而已。

劉定一問:“你們那邊鬧破產。我這邊,怎麼辦?”

“你這邊,繼續啊。東邊日出,西邊雨,互不影響的。”佟程遠竟然還有閒情,說這話時,臉上有笑容。

劉定一卻是苦着臉,說:“我從你們廠,拉來這麼多東西,極有可能成垃圾。”

“我們坐下說吧。”

“哦。坐吧。”劉定一這時才發現,他倆有點傻。身邊就有空着的座位,卻都站着。

兩個人這就坐下。

佟程遠說:“是來杯咖啡,還是茶?我去點。”

“算了吧。我們說事吧。我這邊,有這麼多的散件。你趕緊幫我想想辦法,把這些東西,退回去。”

“劉總。你這就是讓我爲難了……”

劉定一打出一個手勢,阻斷佟程遠的話,說:“先不要說你的爲難。我從一開始,就掉陷阱裏了。這才發現,情況不妙。得趕緊從裏面爬出來。”

“劉總。你這是杞人憂天了。市場情況,沒有你想象的那樣糟糕。我們廠,雖然在搞破產。但不是徹底垮掉。接下來,要做重組。”

劉定一再次瞪眼。

佟程遠問:“重組。你懂嗎?”

“不懂。”劉定一搖頭。

即便是懂,與我劉定一沒有關係吧。

現在的情況是,黑白機可能轉眼間就沒了市場。你們廠重組後,不可能搞黑白機。星華公司很可能就成了黑白機市場的替死鬼。 佟程遠居然還有心情好笑。他,可能是笑劉定一這時候的語氣,這時候的表情吧。

遇到情況,苦着一張臉,沒用的。壞情緒,是會傳染的。

佟程遠說:“星華公司拿來的這些散件,都是最低價,就是生產成本價。當初,可是說好了的,不能退換。”

當初,談判時,劉定一曾經爲這個暗自得意。他像撿到大便宜一樣,開心好久呢。

劉定一的口氣軟下來,問:“憑你在廠裏的關係,疏通一下。打點的費用,星華公司來出。”

“這不是可以疏通的。要是可以。不用你來說,我會主動找你。現在,我能告訴你的,就是完全不可能。國有企業的規章健全,一個人,不能改變。”

“……”

“再說。都到了這個時候,誰還來趟這個渾水。”

“佟經理,你這話說的,怎麼像是不負責任。”

“我怎麼可能不負這個責任。我可是有十萬元,在星華公司放着。”

“佟經理,你也應該看到了,彩電在打價格戰。這一輪的降價幅度,都不小。”

佟程遠不再裝,只能點頭。他是做市場的,劉定一說的是事實。

“劉總。是這樣的。我們,已經沒有退路。現在,唯一的,就是拿出戰場上的勁頭,硬着頭皮,向前衝。我在想,短時間裏,彩電降價,對黑白機,不會有多大的影響。”


現在,劉定一還能聽信佟程遠所說嗎?


肯定不能。


因爲,劉定一已經接觸了電視機的市場,他現在才發現,黑白機,就是人死前的那一刻,奄奄一息。

這個時候,劉定一甚至有些生吳副縣長的氣。要不是他的鼓動,還有那樣一番貌似在行的分析市場,他劉定一也不會涉足黑白機這一塊。

要是,當初,堅持自己的想法,做太陽能熱水器,多好。


世上沒有後悔藥。

現在,說多少當初,都於事無補。

處理眼前吧。

可是,眼前的情況,怎麼處理。劉定一幾乎沒轍了。

這時,佟程遠說:“我倒是有一個建議呵。就要過大年。一些做快速消費品的商家,開始搞促銷。這是需要一些贈品的。”

劉定一的眼前一亮。這個主意,不錯。

只是,這些商家,劉定一知道,都不是好說話的主。他自己以前就是這樣。你主動找上門去談,不但會被壓價,還會壓貨款。一手給貨一手收錢,根本就不可能。

這就有風險了。

假如,接受這些貨的商家,玩人間蒸發,那就糟糕了。

可,不走佟程遠說的這一步棋,還能有什麼樣的高招?

風險已經成形,就看運氣,能不能躲過去了。

看劉定一對這個建議有些興趣,佟程遠就把設想說了。

對於這一塊,劉定一懂的,並不比佟程遠少。原本,劉定一就是做批發的,先是百貨,後是小電器。前前後後,代理過不少廠家的商品。

佟程遠提供建設性意見。他認爲,一些代理商,在找促銷品。在電視機這樣的大件上,目前不會選擇彩色電視機。那樣,下的本錢,太大。他們會看好黑白電視機。

佟程遠這一說,倒是給劉定一提示了。有點類似於定心丸吧。

好歹吧,這個路子,可以解決一部分黑白電視機的出路。

與佟程遠分手後,劉定一還得考慮其它途徑。

不可能把上千臺黑白電視機全部用來做促銷品吧。不可能有這麼多商家要吧。即便是要,數量很有限。

回公司的路上,劉定一順路,做了拜訪。

在一家電器商行裏,店主閒着。劉定一進去。

以爲劉定一是顧客,店主站起來,問想要買什麼。

劉定一隻說隨便看看。他問現在的黑白電視機,怎麼沒有賣。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