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別說有荒獸主動送東西給自己了。

他活了二百多歲,從來沒見過這種事兒。

「吼、吼!」

赤色老猴急的一陣抓耳撓腮,心道這人類老頭子也太笨了吧。

自己都說了好幾遍了,他竟然還不明白。

真是愚蠢的人類啊!

突然老猴目光一轉看到了剛剛從魔狼窟走出來的烏燃,眼睛不由一亮。

這個人類就順眼多了,而且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或許他需要換一個交談對象了。

猴子朝著烏燃吼了兩聲。

指了指烏燃身上的長刀,又指了指自己手裡的猴兒酒。

烏燃心中一動:「你是想要和我們做交易,用猴兒酒換刀?」

「吼、吼!」

猴子聞言又是一陣抓耳撓腮,突然它靈機一動把旁邊另外一頭猴子抓過來,指了指它身上的鎧甲和標槍,又指了指手中的猴兒酒。

「換標槍和鎧甲?」烏燃試探著問道。

「吼、吼!」猴子看這人類終於聽懂了自己的話,頓時一陣手舞足蹈,直接把手中的猴兒酒遞給了烏燃。

「族長!」旁邊二長老有些擔心的上前一步。

荒獸乃是人類的天敵,雖然這個世界的荒獸很聰明,特別是有些高階荒獸甚至擁有不弱於人類的智商。

但敵人就是敵人,除了很少一部分確定能夠馴服的荒獸外,大多數荒獸都是喜怒無常,極其危險的。

面前這種猴子,二長老已經認出來了。

靈尾猴。

一種火屬性荒獸。

它們最特殊的就是尾巴,尾巴越長實力越高。

就像面前這一隻老猴,明顯能看出尾巴比尋常猴子長了一大截。

顯然是一頭二階靈尾猴。

這種猴子極其聰明,警惕性高,群居,和魔狼一樣無法馴服。

它們的族群一般都很大,最關鍵的是有很強的報復心理。

若沒有必要,烏山部一直都是敬而遠之的。

「沒事!」烏燃擺了擺手,示意二長老稍安勿躁。

他現在已經有了猜測,這些猴子只所以突然找上門來,很有可能和自己的好感度光環有關。

他在魔狼窟為了馴服魔狼一直開著二階好感度光環。

範圍是十公里。

烏燃早已確定這光環對荒獸也是有效果的。

若是這些猴子正好在十公里範圍之內,是很有可能因為好感度光環找到這裡來的。

要不然也不能解釋一向對人類有極強警惕心、從不靠近人類的靈尾猴為何會一反常態主動找上人類做交易。

而且相比起人類,其實荒獸更沒有多少壞心思。

它們的一切行為基本上都是表現在明處的。

既然這些猴子沒有明顯的敵意,那就不可能用一葫蘆猴兒酒害自己。

烏燃接過猴兒酒,小心的喝了一口。

「二階靈酒!」烏燃眼睛一亮,甚至可以說是有些激動。

二階靈酒可是能加快真元境強者修鍊速度的珍寶,隨著部族真元境強者越來越多,烏山部需要的二階靈物缺口已經越來越大。

只靠去大荒城購買真元丹是遠遠不夠的。

烏燃早就在思考怎麼得到一種穩定供應的二階靈食了。

本來他還沒什麼頭緒,沒想到竟然在這一群靈尾猴這裡得到了意外驚喜。

如果有穩定的二階靈酒供應,那烏山部真元境強者的修鍊速度定然能夠得到極大提升。

未來晉陞天象就不是夢了。

「好!」

「這個交易我做了!」烏燃斬釘截鐵的說道。 顧金生望着眼神冰冷的陳寧,他有種強烈的感覺,他不道歉陳寧真敢殺了他。

不得已,他只能硬著頭皮,顫聲的道:「我道歉……」

陳寧冷漠的道:「跟我小姨道歉!」

小姨?

顧金生愣了下,然後才明白陳寧說的是李晚晴,他只好跟李晚晴說對不起。

李晚晴被眼前這一幕驚呆了!

厲來強勢出名的娛樂大亨顧金生,不但被陳寧的手下揍得滿臉鮮血,甚至還跪下道歉,這傳出去估計都沒人敢信。

陳寧見顧金生道歉,冷冷的道:「今天我心情好,不跟你一般計較。」

「你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小姨面前,如果你敢再找她麻煩,我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

說完,陳寧便和李晚晴,帶着典褚走了。

周圍的路人,不斷的對着跪在地上的顧金生指指點點,紛紛驚呼道:「呀,好像是娛樂圈教父顧金生,他這是怎麼了?」

顧金生臉龐火辣辣的,忿恨的掙紮起來。

他幾個受傷的保鏢,也互相攙扶的起來了。

顧金生臉色鐵青,眼睛猩紅,望着陳寧跟李晚晴身影消失的方向,恨恨的說:「李晚晴,你這臭娘們竟然敢找人對付我,這件事咱們沒完!」

他說完,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蘇杭市地下圈子的朋友:「狼青,下午兩點,請你吃飯,有事要請你這位道上的兄弟幫幫忙。」

……

陳寧跟典褚,來到李晚晴的房子,一套150平方的商品房,裝修的還算不錯。

陳寧微笑的道:「還不錯!」

李晚晴苦笑道:「之前買的,不過現在我的公司陷入困境,估計這房子也馬上要賣掉了。」

陳寧聞言,想起剛才在機場出口,顧金生說封殺李晚晴公司,導致李晚晴的公司一個月沒有事情做了。

陳寧左右看看,好奇的問:「姨夫呢?」

李晚晴俏臉通紅,嗔怪道:「我都還沒有結婚,哪來的姨夫?」

陳寧怔了怔!

原來,李晚晴在外國留學了幾年,回來之後就一心一意的創業,根本無暇顧及感情方面,因此她非但沒有結婚,甚至連戀愛都還沒有談過。

李晚晴讓陳寧跟典褚隨便坐,她下廚做飯。

沒多久,李晚晴就已經做好了一頓豐盛的午餐,跟陳寧典褚坐下來,一起吃飯。

陳寧嘗了嘗,微笑的說:「小姨你的手藝不錯。」

李晚晴嫣然道:「在外國念書時候,吃不慣那邊的食物,於是就自己學着做飯,幾年下來就習慣自己做飯了。」

陳寧端著碗,一邊慢里斯條的吃飯夾菜,一邊淡淡的道:「說說吧。」

李晚晴錯愕:「什麼?」

陳寧道:「都說,你的公司,還有那顧金生說封殺你公司的事情。」

李晚晴也沒有藏着掖着,告訴陳寧她成立了一家叫蘇悅的娛樂公司,公司規模很小,處於發展階段。

顧金生是娛樂圈教父,幾次提出想要包養她。

被她義正辭嚴的拒絕之後,顧金生惱羞成怒,在娛樂圈放話封殺她的公司,導致娛樂圈內沒有人跟她的公司合作。

到現在為止,她公司的幾個藝人,已經一個月沒有事情做了。

李晚晴說完,微笑的道:「我說完了,現在輪到小寧你說說你的近況了。」

陳寧笑道:「我沒有什麼好說的,這幾年都是在部隊。」

「我生活唯一的亮點就是娶了妻子,還有了個乖巧的女兒。」

陳寧說着,就拿出手機,找到他跟宋娉婷、宋清清的照片給李晚晴看。

李晚晴既開心又感慨:「我們家小寧真是長大了,還成家了,如果姐姐現在還活着,她要有多開心呀!」

陳寧聞言,想起母親,眼睛裏多了一絲傷感。

他點點頭道:「我在這個世界上的親人不多了,我父母都已經不在,小姨你已經是我最親的親人了。」

「顧金生膽敢對你提出無禮要求,還敢封殺你的公司,這件事我會找他算賬,有我在就沒有人可以欺負你。」 說完吳小沫踩著高跟鞋噠噠噠的走開。

「你長這麼好看,還補什麼妝?」

段小明扯著脖子喊。

這句話惹得吳小沫樂滋滋的回頭,臉上表情自然就像春風一般溫暖,可她轉念又想,這傢伙油嘴滑舌的,長得好看,家裡又有錢,肯定不是個好人!

想到這裡,她冷下臉走了。

留下困惑的段小明。

這傢伙一會笑魘如花,一會面若寒霜。

咋啦?

還有,她對我的寶典居然不感興趣?

這本寶典就像賣房人的武功秘籍,學會了能打通任督賺錢二脈,人脈和錢脈,所謂「寶典在手,業績我有」,為什麼她會不感興趣?

他想不明白。

今日是周日,不用送危濤上班,所以來的早,現在離上班時間還有點久。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