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源終於舍改換視線,猛然回頭,哪兒有什麼糊與不糊?分明完好無恙!

急忙轉頭過去,哪裏還有沐雪兒的身影?

樓閣之中,方才放下籃子的楊玲兒突然覺得有大風過境,匆忙回首后,便瞧見沐雪兒坐在桌几旁,大飲一碗涼茶。

仔細端量著俏臉兒通紅的沐雪兒,楊玲兒皺了皺可愛的眉頭,面色凝重且焦急,「雪兒,你怎麼啦?」

沐雪兒拿纖纖玉手扇風,回答道:「天氣忒熱啦,一路往返累得。」

楊玲兒「哦」了一聲,伸手出窗外,立馬又縮了回來,哪裏是熱?冷得嚇人才對!

一旁溫酒,心裏門兒清的孫子權長身而起,遠遠招呼道:「老李,讓我來露兩手。」

說罷,一邊走還在一邊卷着衣袖。

於是在李清源滿臉懷疑的目光下,接過了鍋鏟,便是一陣擠眉弄眼,見李清源還是那副木疙瘩模樣,懵懵懂懂,杵在原地,孫子權直接一拍腦袋,擺了擺手,「這裏我來,你一邊兒涼快兒去。」

很快又有劈完柴的解潮擦了擦手,拍著胸脯震天響,說道:「俺也來炒幾道拿手好菜!」

丁良星雙眼冒光,一步登先,搶在解潮前面排在孫子權身後,回頭神秘笑道:「不是我吹,我和善鑫亮那小子投緣得很!

懵懵懂懂的李清源很快便被排擠出去,撓著頭皮回了樓閣之中。

最後就連楊玲兒也拉着沐雪兒一起參與其中,只不過以孫子權為首的三人在楊玲兒一路小跑而去的過程之中,眼神怪異,彷彿藏着話。

有了一伙人齊心協力,於是成菜很快即好,成品之中,有那燕窩雞絲湯、海參燴豬筋、淡菜蝦子湯、魚翅螃蟹羹、魚肚煨火腿、鯽魚燴熊掌、文思豆腐羹、甲魚片子湯、尋常牛羊肉,白面香餑餑已然成了輔菜而已。

其中最要數孫子權那道肉囊蓮花飯,蓮花頁頁晶瑩亮,肉花片片勾人涎。

食之嚼之,軟糯且勁道,口齒皆化開,當真讓人每食一口,便念念不忘。

相較之下,李清源原本算得上上佳的飯菜,也只是成了輔菜,而楊玲兒中規中矩的飯菜,也成了調劑爽口之選。

當然也有不那麼怡人脾胃的飯菜,像是解潮的那道紅燒大獅子頭,以及丁良星頗有投機取巧嫌疑的清湯娃娃菜。

至於沐雪兒,自然是沒有參與其中,這讓李清源好歹舒心一場,因為在時刻惦念提防著女子,生怕女子又有什麼搞怪心思。

飯好酒且溫,正是推杯換盞好時分,一群已是修士的年輕人可以沒有運作靈炁抵擋酒意,於是很快就有那女子粉紅了臉龐,有那男子說話已然大舌頭。

有痴情男子,對月當歌,思憶那位永沉的女子。

有身高馬大的男子,本來應該最是耐酒,可是三杯兩盞淡酒下肚,登時就不省人事。

可能最要數李清源與孫子權兩人最為清醒,一雙眼睛越喝越是明亮。

忽然丁良星提議道:「這般好風光,何不作詩一首,抒發興緻?」

孫子權登時擺手不已,這樣的事情,還是李清源更為合適些。

只可惜在那兩女的慫恿下,丁良星早已經負手吟詩曰:「又是一年寒風時,三兩好友重聚日。」

孫子權頓時頭大不已,正要硬著頭皮說話,便聽到李清源憑窗高歌曰:「

忽然十里梅花香,一夜「海棠」告雪來。」

眾人隨着他視線看去,果不其然,窗外下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白雪。

趁著眾人看那白雪的功夫,李清源則是偷偷躲起來瞥向那位名中同樣帶雪的姑娘,展演一笑。

一場白雪皎素潔,二兩溫酒入喉頭。

素雪羞見眼前人,白酒不醉已醉郎。。「給我醒過來!」蒼月對著魃咆哮。

就當我以為魃會死在三清的鬼足之時,意外發生了。

被束縛住的魃突然一改身上的氣勢,一把將足底的鬼手撕扯而起。

隨後,它伸手抓向正在空中,以風的速度向它殺來的三清。

我的內……

《控魂》第三十三章瘋狂的蒼月 巴拿圖見韋恩如此「識相」,也倍感欣慰,喚醒正在休息的二三十名騎士,帶領着韋恩等人,來到與墓地莊園只有上百米的地方。

皇家騎士團的騎士們正蹲在草叢中,目不轉睛地盯着不遠處的莊園,監視着坐落在莊園中心位置的建築。

這是唯一一處有火光的建築。

火光在二樓,接連照亮了三個房間,這預示著有人待在這個大號房間里。

「等會兒,你們注意着他們……一旦他們往裏面沖,你們就收縮範圍,不能給敵人有任何可趁之機。」巴拿圖壓着嗓子,音調不高,但隊長所具備的威嚴,依然從語氣中透露出來。

其他的騎士看向韋恩等人的眼神,也是充滿了不信任,但出於對上層領導的服從,依然點下頭。

「ok,只要你們能將他們趕出來,無論多少人,我們都能攔得下來。」巴拿圖自信滿滿地說道。

「那就拜託了。」韋恩低下頭,系好鞋帶,免得用力之後,鞋子出現問題。

其他的人也是檢查一下周身上下,判斷是否有不妥之處,迦梅夫人更是拔出了長劍,以免在衝刺的時候慌了手腳,隨後她又瞄了一眼韋恩,一把細劍斜插在腰間,並沒有要拔出的意思。

「韋恩先生……」

韋恩伸了個懶腰,「迦梅夫人,你準備好了吧?」

「我倒是準備好了,可你……」

「你們也準備好了?」韋恩扭頭問向岡瑟等人,「開弓沒有回頭箭,我們開始行動之後,就只有一個目標,沒有回頭的理由。」

「沒問題。」岡瑟握緊了拳頭,目不轉睛地盯着韋恩。

以他對韋恩的了解,韋恩使出全力時,他還真不一定跟得上。

婕斯沒有出聲。

她根本無心他顧。

速度是她在火煉之中唯一值得一吹的特長,她要是被韋恩甩開太多,她的存在感將會大打折扣。

韋恩不清楚自己下屬的想法,在得到確定的答覆后,韋恩活動了下腳腕,隨後腳蹬地面,身體前傾,如離弦之箭,射.入黑夜,在巴拿圖的眼前憑空消失。

巴拿圖嘴巴張開,又看向岡瑟等人。

岡瑟四人儘力跟着韋恩,但依然被韋恩拉開了一些身位,迦梅夫人盡量跟着韋恩,同樣在短時間內,無法追上對方。

「這……速度也太快了吧?」

一名騎士大腦一片空白,看着韋恩消失在黑夜中,以為自己看花了眼。

「好了!」巴拿圖雙手擊掌,聲音粗獷,「冒險者們都進去,我們也行動起來,別讓那群娘唧唧的人給小看了……包圍圈縮小!」

「是!」

……

韋恩為了照顧身後的人,依然沒有使出全力,見身後的婕斯有些吃力,便稍微放慢了速度,同時,右手放在腰間的「死神」上。

一旦遇到突髮狀況,韋恩會毫不猶豫地拔出「死神」。

墓地莊園,顧名思義,莊園內確有墓地,而且還是大片的墓地。

韋恩進入莊園大約五六十米,便遇到了大片的墓碑,一眼望去,這片墓地將近一百多平米,而且,恰好將莊園中間的建築圍了起來。

這麼大的墓地,從中穿過,多少有些瘮人,韋恩不由得加快了速度。

這次,不用韋恩多說,岡瑟等人與迦梅夫人也加快了步伐。

在這個地方留的太久,晦氣!

韋恩第一個衝出墓地,回過頭,婕斯緊跟在她的身後,隨後是迦梅夫人、格雷與阿爾米等人。

岡瑟為了照顧火煉的其他人,不經意間,落在了這些人的身後,但即便如此,穿過這片墓地,也才用了不到五秒的時間。

岡瑟剛從墓地竄出,便聽到耳後傳來墓碑倒下的聲音,他連忙回過頭,卻見一具又一具的骷髏從墓地爬出。

這些骷髏看了看左右,手骨撓著頭骨,有些迷茫,像是不清楚自己為何會醒來。

與此相對應,那些逐漸縮緊包圍圈的皇家騎士們,同樣不清楚這些突然從地上爬出的骷髏是怎麼回事,更讓他們抓狂的是,從墓碑中爬出的屍骨越來越多,遠遠望去,黑壓壓的一片。

這些骷髏撓了半天的後腦勺,最終將目光鎖定在了皇家騎士團上,緩慢地朝着他們移動。

「列陣!迎敵!」

巴拿圖大吼一聲,拔出長劍,指揮身後的皇家騎士團列好陣型。

迦梅夫人看到這裏,無奈地嘆了口氣,雙方這一戰不可避免。

不過,就算皇家騎士團的人死光,和她又有什麼關係呢?

「前面就是『暗色之翼』了吧?」韋恩甩了一下肩膀,視線落在不遠處的建築上,「準備好了嗎?」

「早就準備好了。」岡瑟回答。

「那就沖吧?」韋恩嘴角微翹,再次朝着前方衝去。

……

「這裏絕對安全。」克萊夫搖晃着酒杯,「這裏不僅位置偏僻,更難能可貴的是,這裏有大量不怕死的『護衛』。只要有人從墓地上走過,就一定會被埋在地下的死屍包圍。這些東西根本不畏懼死亡,身上帶有瘴氣,但凡被它的指甲劃破或者撕咬出鮮血,就會被感染,進而死亡。有這些死屍存在,我們絕對安全。」

因倫多托著腮幫,嘴裏閑着一根雞骨頭,嘟囔道:「雖然更有安全感,但是貝克啊,下次再偷屍體的時候,能換給地方嗎?再怎麼說,我和這些屍體住在一起,也有些不舒服。」

「你也沒住過這裏……要我說,你乾脆把這個地方賣給我好了,反正也都是我的東西……」貝克揉了一下黑眼圈,打了個哈欠。

泰貝莎低着頭,雙手沾滿了汗水。

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沒一點食慾,哪怕面前的美食是如此豐盛。

她不想像金絲雀一樣,被囚禁在這個地方。

她想出去,想像之前那樣,成為冒險者。

「泰貝莎,你怎麼?」克萊夫看到低頭不語的泰貝莎,突然開口問道。

「我……有些怕。」泰貝莎給出了一個模稜兩可的答案。

「克萊夫說了,這裏絕對安全……嘁,小女孩就是沒膽子。」「無面」冷哼一聲。

泰貝莎握緊拳頭,如果換一個地方,她肯定會抽他幾個耳光。

她就算膽子小,也不是「無面」所能比的。 當高文回到木屋區的時候,已經是後半夜了。

一身的泥土清香混雜著一點點的血腥味。

嗯,他是空著手回來的。

就像李青說的,這片區域內的獵物真的很少,高文在林子里轉了一個多小時,愣是連只老鼠都沒見到。

不過今晚他也不是毫無收穫。

那四根骨刃中的三根,被他藏在一些隱蔽的樹根旁邊,如果有兔子之類的小動物打算從那裡鑽過去,就會直接撞在刃口上。

算是幾個捕捉獵物的小陷阱。

聊勝於無。

至於剩下的那一根,高文打算明天送給郝苗苗,讓她綁塊破布,日常用來摘堅果之類的。

順便還能防防身?

高文心裡這樣想著,回到自己的小屋門前。

就在他開門的一剎那,隱隱聽到遠方傳來了關門的聲音。

高文順著聲音的方向看去,是王文清木屋的位置。

過了能有那麼七八秒,又一道關門聲傳來。

這次是那個不愛說話的女孩….叫什麼來著?

高文忘了…..

「這麼晚還不睡覺,大家這是都打算修仙么?」

笑著說了一句,高文走進了自己的木屋。

來到一個新的環境,特別危險的新環境,剛剛還有殺人的怪物闖進來,睡不著才是正常人的反應。

而像是王文清和琳琳這種,就是安全感很低的那種人。

嗯,李青和喬喬似乎也是這樣?

那麼話說回來,排除了他們之外,不又只剩下郝苗苗、陳宇和他了?

都是新人!

「好吧,就這種地方,人呆的久了,總會變態的。」

望著無光的屋頂自言自語了一句,躺在床上的高文閉上了雙眼。

他沒睡多久。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