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老七是低階天靈師,現在傲爽就算使用赤芒勁,配合上殺氣,還是不是對手。但是話說到這裡了,就不能慫,對方知道自己是傲家人,諒他也不會把自己怎麼樣。

「李老七!你動他一下我看看!」一道聲音從人群中傳來,聲音震耳欲聾,顯示出說話之人的深厚靈力。人群也是自覺為其讓開一條道路,傲爽看了一眼來人:「四叔?」

李老七聽見這道聲音之時,心裡也是咯噔一下,知道今天想要找回點場子是沒戲了。這傲家的老四,也是低階天靈師,而且極為護短。


「哦,原來傲四哥,今天怎麼有心情來飛仙樓啊。」李老七當即轉身看著傲家四長老笑呵呵的問道。

「哼,李老七,我正想問你呢。你居然想對我侄兒出手?要點老臉不還?」四長老無視對方樂呵呵的表情說道。

李老七當即老臉一紅,但還是梗著脖子:「他殺了我侄兒,我只是想教訓他一下,有什麼不對?」

「哼!有什麼不對?我們傲家人就算做錯了,也用不著你們李家人來管。今天我就站在這,你動他一下我看看!」四長老看著李老七哼了一聲說道。

傲爽沒想到這四長老平時不愛說話,但是還是一個極其護短的人。

四長老護短歸護短,但是也得看是誰。傲爽憑低階靈師的境界便震殺高階靈師虎山,可以說是奇才了,傲家出來這麼一個奇才真不容易,要是四長老還不護著點,四長老自己心裡都過不去。

李老七現在都無語了,這麼多人看著呢,你說你假裝教訓一下自己的侄子也行啊,給我個台階下!

「哼,李老七,你問問刑掌柜,到底是怎麼回事。」四長老又是一聲冷哼。

「好,刑掌柜,你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李老七說完還瞪了刑掌柜一眼,示意你要是敢瞎說,我定要你好看。

刑掌柜自然看出了李老七的意思,但是那邊是傲家,他更得罪不起,只能將事情經過如實的說了一遍……

當說道傲爽一拳打斷李同的鼻樑骨時,傲家四長老居然笑了笑,完全沒有在意旁邊李老七怒視的眼神。

接著又說道李同居然說要殺傲爽全家之時,四長來也是恨聲說道:「殺我傲家全家?李老七,你們李家人真是狂的沒邊啊!」

李老七現在都要哭了,自己的侄子怎麼這麼傻呢。你就不能問問人家叫什麼?還說什麼是龍盤著,是虎卧著?這回好了,被龍盤死了……

李老七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而且自己在這裡時間越長,面子丟的越大,當即不再猶豫。對四長老拱了拱手:「傲四哥,小弟先走了,今日給你侄子帶來了許多不便,我再次道歉了。」

說完便抱起自己侄子的屍體,飛了出去。

傲爽看到李老七離去的背影雙眼內幽光閃爍,喃喃自語道:「別怪我,怪就怪李同找死!」 李老七走後,人群也漸漸散去了,刑掌柜吩咐店小二收拾一下包間內地板上的血跡后,走到傲爽的面前。

刑掌柜現在的心情可以說是忐忑不安,身形微微一鞠:「傲公子,我先前是被小人迷了心竅,做出一些冒犯您的事,還請傲公子不要放在心上。今天的酒水全部免費,以後飛仙樓的天字型大小包間永遠給您留一個位置!」

傲爽倒是沒有過多追究刑掌柜,干他這行也不容易,需要顧忌很多人的面子。察言觀色做的稍微不到位一點,就可能會得罪人。

「放心,我還不至於為了這點小事追究於你,但是給我換個房間,我們的飯還沒吃完。」傲爽淡淡的說道。

「好,馬上給您空出一個包間。」刑掌柜說完便退了出去。

傲家四長老這時還沒有走,看著傲爽說道:「爽兒,你還真是個惹事精啊!從青雲森林回來剛消停兩天,這又殺了一個李家二少爺,嘖嘖……」

「四叔……」傲爽也是有些無奈的說道:「他自己來找死,我本打算讓他長長記性就得了,還口出狂言,我一時沒忍住……」

「不過也沒什麼大事,殺便殺了,諒他李家也不敢說什麼。要是想開戰,那就試試吧……」四長老想到李老七狼狽離開的身影,也是笑了笑。

「不管如何,這次真得謝謝四叔啊……」傲爽也是向四長老行了一禮。

「無妨,爽兒你現在可是我們傲家的希望,你若是在我眼皮底下出點事,你爹得撕了我!」四長老也是打趣道:「行了,你和你朋友待著吧,這事我還是得回家通報一下。」

「嗯,四叔慢走。」傲爽點了點頭。

四長老走後,刑掌柜也是很快的便把天字型大小一號包間給傲爽騰了出來,還親自給傲爽和紫寡婦與青狼端菜送酒,熱情的不得了。

……

李家內院。李老七抱著李同的屍體飛進了李家現任家主的房間。

「大哥!大哥!」李老七一進門就大聲叫道。

「老七,不是跟你說了么?這麼大人了,別天天大驚小怪的!」李家現任家主李成雲淡淡的說道,李成雲正在那裡翻著一本小冊子,因此也沒有抬頭,只是淡淡的說道。

「大哥!李同他……」李老七驚呼道,這都什麼時候了,怎麼還有心思查看帳本?


「李同?李同他怎麼了?」李成雲聽到李老七如此說也是感覺出了一絲不對勁,猛然抬起了頭,發現李老七抱著的,不正是自己的兒子么!

「我兒,我兒這是怎麼了?」李成雲緩緩的站了起來,看到李同胸口處的拳洞,一時間老淚縱橫。戰戰兢兢的走到李老七面前,接過自己的兒子。

「是誰!老七,你告訴我是誰?」過了一會,李成雲深吸一口氣說道。

「是……是傲家的傲爽。」李老七說道。

「傲爽?傲天豪的兒子?我記得資料不說他今年才是二級武師么?」李成雲想了一下說道。

「現在已經是低階靈師巔峰的境界了,而且聽飛仙樓的掌柜刑掌柜說,一拳便打透了同兒的身體……」李老七也是眉頭緊皺。

「一年之內從二級武師,達到低階靈師巔峰?這小子絕對有什麼奇遇!」李成雲想了想后恨聲說道。

「肯定是,那大哥,這件事,就這麼算了?」李老七眉頭一挑問道。

「就這麼算了,怎麼可能?咱們明面上肯定不能和傲家作對,但是背地裡……嘿嘿,殺子之仇,不共戴天!」李成雲面目扭曲,目呲欲裂陰森森的說道。

就連李老七看到李成雲這個神情心中也不由打了一個冷顫,在自己的印象里,大哥一直都是那種穩重、儒雅的人,沒想到心中還有如此陰暗的一面……

此時傲家四長老也回到了傲家內院,傲天豪正在議事大廳內和其餘幾名長老商量明日開啟祖境的事宜,四長老就飛了進來。

傲天豪看了一眼來人:「咦,老四?你不和黃老闆談生意,怎麼獨自跑回來了?」

「別說了,大哥,爽兒他……」四長老話還沒說完,就被傲天豪打斷了。

「爽兒怎麼了?老四?」傲天豪雙目微眯,寒聲問道。

其餘眾長老此時也停下了討論,都看向四長老。傲爽現在是傲家的希望,他要是出了什麼事,那可就完了。

「不要這樣看著人家嘛……」四長老此時居然有了一絲嬌羞,被九個大老爺們惡狠狠的盯著,四長老不由菊花一緊。

「咳……老四!跟你鬧著玩呢?快說,爽兒到底怎麼了!」傲天豪強行忍住笑意,再次鄭重的問道。

「傲爽把李成雲的二兒子殺了,在飛仙樓!」四長老說道。

「我還以為什麼大事呢,不就把李成雲兒子殺了么,說下事情經過。」三長老傲天雲問道。

四長老長話短說,將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該殺!還想殺爽兒全家?那不是要滅了我們傲家么,呵呵……」二長老傲天源雙眼內寒光露出,輕笑一聲。

「這刑掌柜,先前居然幫著李同想將爽兒從飛仙樓趕出去?這飛仙樓,也是要開到頭了……」傲天豪雙目微眯,喃喃說道。

「那刑掌柜還不錯,知道爽兒是咱們傲家人後,還對著爽兒行了一禮。換了個包間不說,還親自給爽兒端飯倒酒。」四長老想了想說道。

「將功抵過罷了,行了,這件事就到這裡吧。諒他李家也不敢怎麼樣,但是還是要通知家族在李家的內線,時刻注意李家的行動,若是李家想要對爽兒有什麼不軌的舉動,嘿……」傲天豪對著當初接引傲爽來內院的傲家執事說道。

「是!」那名執事拱了拱手,便下去了。

「爽兒這孩子,還是真讓人操心,真是個惹事精啊!」傲天豪想了想自己兒子最近的行為舉動,不禁喃喃自語道。

正在和紫寡婦和青狼喝酒的傲爽此時也是打了一個噴嚏,看了看四周,疑惑的說道:「誰念叨我呢?」 貧道厚顏求鮮花、求收藏!抱拳感謝!

——————————————————————————


「這次你們二人不僅僅是為了見識一番吧?」傲爽看著紫寡婦和青狼問道。

「不錯,這次來主要是給自己的手下買些靈器和靈技,再拍賣一些二階的增靈丹,看看能不能早日突破。」紫寡婦喝了一口酒後說道。

傲爽想了想刀:「吃些靈藥來加快自己的修鍊速度,雖說會有一些副作用,但是把持得當的話,也是沒什麼大事。」

修鍊一途就是逆天之路,不同的武者有不同的修鍊方法,別人是強求不得的。

吃完飯後,紫寡婦和青狼招呼著自己的手下,傲爽三人向北街的拍賣行走去。

幻玉商盟,勢力極其龐大,涉及的方面也極多,只要是能掙錢的途徑,幻玉商盟都會有一些涉獵。勢力可以說是遍布整個靈玉大陸,每一年都會在各個城市開一場拍賣會。

在青雲城北街的盡頭,一座氣勢輝煌的建築坐落在那裡,有十丈高。看起來大氣,不拘一格。門口處上方掛著一塊鑲著金邊的匾額,匾額上蒼勁有力的寫著五個大字:幻玉拍賣行!

在拍賣行大門的右邊是一個賣票的專用窗口,人流也是向著賣票的窗口涌動。

人流漸漸多了起來,顯然是拍賣會快要開始,所有人都想早來佔個好位置。但是傲爽不用擔心,傲家畢竟是青雲城內的大家做,應該設有獨立的房間。

大門外,傲爽看著整條大街上如洪水般的人流,搖了搖頭帶著紫寡婦和青狼走了進去。

「那是誰啊?居然帶著兩名中階靈師?」正在排隊買票的人看了傲爽一眼問道。

「打頭的不認識,但是他身後的一男一女可能是青狼和紫寡婦!」旁邊的人也是驚訝的說道。

「青狼和紫寡婦?不是現在青雲森林比較出名的傭兵團的團長嗎?」

「的確是。但是我怎麼覺得這三人,青狼和紫寡婦隱隱以前面的少年為首呢?」

「那三人居然不買票?」

……

三人走到大門處,一個迎賓小姐看到三人後立刻迎了上來,對著三人行了一禮后說道:「三位是?」

紫寡婦看了一眼傲爽說道:「這是青雲城傲家的大少爺,傲爽。」

「傲家的大少爺?好,三位這邊請!」迎賓小姐一聽是傲家的大少爺,當即也是不敢怠慢,在前面帶路。

其實傲爽從打扮上看來也不象什麼貴族的大公子,因為傲爽不太在意穿著,也不怎麼愛打扮。而紫寡婦和青狼二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什麼善男信女。但是幻玉商盟在青雲城的老闆跟她們這些迎賓小姐說過,切不可以貌取人。

迎賓小姐也是暗自慶幸,如果自己剛才怠慢了三兒的話,恐怕現在自己就要當眾出醜了。走在前面,扭著自己的小蠻腰,心情也是格外舒暢。


拍賣行從外部看起來就很大,內部自是小不了,而且格外的金碧輝煌。紫寡婦和青狼哪來過這種高貴的地方,但是畢竟身份擺在那裡,跟在傲爽後面倒是也沒露出一副土老帽的神情。

三人在迎賓小姐的帶領下走進了一個包間,而包間的左下方就是拍賣時的場地,三人在這裡進行競爭的話,拍賣什麼東西也是一目了然。

包間內的椅子也全是靈獸獸皮的,紫禪木的桌子,給人帶來一種靜心的效果。牆壁上還有一些山水畫,帶給傲爽一種心曠神怡的感覺。上面還擺放著一些水果和點心,顯然是提供給包間內的客人的。

迎賓小姐看著傲爽說道:「三位有什麼要求可以按一下這個按鈕,這樣門外的我就會進來,好了那我就先出去了。」

傲爽和紫寡婦與青狼三人也是在自己的座椅上發現了一個按鈕。

「這幻玉商盟,挺會做生意啊,有點家世的人來都會受到如此高的待遇。看著下面大廳內坐的眾人,身份的差距立刻體現出來,心中的自豪感定然油然而生。」傲爽看著樓下大廳內的座位后想了想說道。

「包間就是好啊,這獸皮座椅也是相當柔軟,而且不像下面大廳內那麼雜亂。」青狼一屁股坐在獸皮椅子上說道。

「對了,傲公子家大業大,這小型拍賣會還有興趣來?難道是傲公子得到什麼內幕消息?這拍賣會上會拍賣什麼讓傲公子感興趣的東西?」紫寡婦也是坐到獸皮椅子上,聞了聞,還有一種清香的味道。

「哪有什麼感興趣的東西,你們女的就是心眼子多,我就是隨便來看看而已。」傲爽笑了笑,搖了搖頭說道。

「這都要正午了,拍賣會怎麼還不開始?」青狼有些不耐煩的說。

「這就應該開始了吧,大廳內的人也差不多要爆滿了。」紫寡婦從包間內俯視了一下大廳內的眾人後說道。

就在傲爽三人在包間內談論之時,一個身穿粉絲衣裙的少女和一名年過七十的老爺子也是在幾位中階靈師的跟隨下來到了拍賣行的大門處。

身穿粉色衣裙的少女看向旁邊旁邊的老爺子說道:「四爺爺,你說傲哥哥真的會來么?」少女的聲音清零動人,使得旁邊不少買票之人為之側目。

「應該會來吧,就算不來,拍賣會上要是你有什麼喜歡的東西,爺爺也可以買給你啊。」旁邊年過七十的老爺子慈祥的看著粉衣少女說道。

「哦。」粉衣少女撅了撅小嘴,顯然是有些不樂意了。

「幾位是?」迎賓小姐看這個小女孩和旁邊的老爺子氣質不凡,定是青雲城內某個大家族的人。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