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凡伸大拇指:「你們丹盟牛大發了,這等絕密的消息都能泄露,牛!」

老者苦笑:「丹盟與其他勢力不同,並沒有太強約束性,所以消息泄漏難免。」

林凡翻白眼:「被諸人知曉之後呢?」

夢魘道:「葯神遺迹就在這片元石海域之中,這也就是我和老不死來這裡的原因,經過這麼多年的探查,我們大概知曉了一些規則。」

林凡看向夢魘,只聽夢魘繼續道:「開啟葯神遺迹,需要九星連珠之日,而這九星連珠,還有三月時間,三月後,遺迹大門開,到時候,這元石海域會熱鬧無比。」

林凡皺眉:「那麼到時候秘密也就不是秘密,這等神祇所留的遺迹,各方勢力為何不出動虛法強者?」

老者笑道:「哪裡有這麼簡單??」

他從符戒之中掏出一本簿冊,道:「根據描述,這遺迹余留的時間太久,橫跨了無窮歲月,所以葯神當初布置的那方空間已經很不穩,最多可容納祖級初階的強者入內,若是境界太高的強者入內,到時候爆發大戰,也許會導致整個空間的破碎,到時候,不只是得不到內中可能存在的丹方、丹藥等,還會將所有入內之人盡皆埋葬。」

林凡鬆了口氣:「也就是說,能夠進入葯神遺迹的,最高就只是到祖級中階?」

老者點頭。

林凡笑了笑,只是祖級中階的話,有三月時間的苦修,正面抗衡,就算不敵,想來逃走應該不難。

「你以為你無敵了?」夢魘譏誚的看著林凡。

林凡瞥了一眼夢魘,沒有說話。

夢魘道:「這是整個無盡海域,發現的第一個有關於『神』的,可入內的遺迹,煉魂金榜上的強者都會前來,比如天闕宮天神女,劍聖宮唯一繼承者青衫,魔神宮魔尊九子等等,這些絕世妖孽都會前來,到時候,你還是老實的跟在我身邊的好,不然……」

夢魘以一聲冷哼結尾。

也就是,如果沒有她的庇護,林凡會被收拾得很慘。

林凡卻是在想,也不知道無劍等人是否來到了這個世界,若是來了,聽見葯神遺迹這個消息肯定會來。

只因無論是無劍,還是李廣,都知曉他修鍊了《葯神秘典》,而最重要的是,天神女竟然也會來。

若是無劍他們來了這個世界,肯定會來的,想著這些,林凡笑了笑,這樣看來,這葯神遺迹還真是非去不可。

想了想,林凡道:「這不是我非要成為丹盟之主的原因,葯神遺迹開,自然是誰都可去。」

「你想簡單了,葯神遺迹何等重要,若不是有大勢力大背景,誰會許你入內?」夢魘冷笑。

林凡想了想,的確也是這個理,看向老者:「好,我答應。」

老者道:「到時你與夢魘率領從總部而來的丹盟諸強入內,獲取的東西,除合力所得之外,你個人所得,皆歸你所有。」

「好。」林凡有點不在乎,他此行,最重要是要去看無劍與李廣來了沒有,至於其他東西,他不是太在乎。

而就在林凡如此想的時候,遙遠的某個方位。

「瑪德、真潮濕,好不習慣,只是走這麼一圈,我就感覺衣衫起了水霧。」

一個少年開口,很不爽。

另一個一臉殭屍臉的少年回頭:「你就不能閉上你的鳥嘴?我們這是在海域當中,能不潮濕?」

這兩個少年,當然就是李廣與無劍。

「瑪德,這段時間被你這殭屍臉欺負慘了,你等著我的。」李廣斜睨無劍。

他太喜歡說話,偏偏無劍又太沉默,所以矛盾當然少不了。

每當吵鬧到點的時候,無劍就會蠻橫的暴揍這貨,所以他說被欺負,還真是事實。

「你估計還要練十年。」無劍簡短髮言。

隨後,他看向熟悉的一幕幕,真箇論起來,這裡才是他的故鄉,眼前的所有太熟悉,但是為何,總感覺自己與之格格不入呢?

「你說林凡現在會在哪裡?」無劍問。

李廣嘿嘿一笑:「那裡熱鬧,他肯定就在哪裡,那貨就是個惹禍精,哪裡死的人最多,就往哪裡去。」

無劍眼前一亮:「對。」

兩人隨後走向他們所在地最是繁華的酒樓,要去打聽一切。

……

元石海域很沸騰。

只因,親口遣散丹盟的林尊,就在今日,竟然重新召集已經被遣散了的丹師,要重新建立丹盟,而他本身則成為新任的丹盟之主。

所有人在剛聽見這個消息的時候,都感覺到一陣怪異以及不可置信,丹師當據說是來自丹盟總部的委任狀,在諸人面前頒布之後,眾人就信了。

且,這委任狀,說得很直接,林尊擁有中心島嶼丹盟的一切權利,甚至不用向總部進貢等。

這讓眾人咂舌。

要知道,丹盟雖是一個鬆散組織,但在這無盡海域也算是個龐然大物了,雖說丹盟分佈整個元石海域,但每一個分部每年都需要向總部進貢不菲的供奉。

但林尊率領的分部,竟然不用,這也更是讓人佩服林凡起來。

他們知曉,丹盟總部之所以這般做,完全就是因為林尊無人能敵的天賦吧,這也算是一種拉攏的手段。

林凡有點無語的看著恢弘的建築,苦笑,沒想到不久之前,自己還想一掌拍平的建族群,現在則是成為自己新的府邸。AQ 一個時代結束了。

——

從天上傾泄而下的天水已經忘記時間的限制瘋狂傾瀉,失去管束的烈風扇擊著人們泛紅的臉龐,本應隨意翱翔於天際的鳥兒,在此環繞。

此刻一位英雄跪在恢宏的斬王台上,一個拯救了世界卻救不了自己的英雄——華夏聯盟的下任天子、崇伯夏鯀。台上的他努力躲開台下眾人投來的目光,躲不過去索性閉上那雙盡塵世雙瞳,等待一切結束。

坐落於羽山腹地的斬王台已有千年歷史,千年前的華夏處於群雄割據的亂世之際,有三位王者於大亂中挺身而出。其中一位王蕩平亂世並設斬王台。如今時過境遷,它再一次被啟用。

台上四位來自神域的天神是今日的護刑官,蒼穹之上的才是行刑者,護刑者昂首俯視着台下被雨水澆透的人們。他們絕不會被人們臉上流下的淚水感動而心懷惻隱,在他們看來今天冒雨來到這的愚人們,只是在白白浪費時間。他們的冷漠激起了人族青年的怒火,但在此刻無畏的勇士們只能緊緊握拳。

天地用他們獨有的話語訴說心境,穹頂之下的人們默然地站着,一切是那麼安靜,水與泥碰撞形成了此刻大地的主旋律,時間對此刻人們而言是那麼罪惡。

孩子的叫聲劃破寂靜,一個五六歲的小男孩從人群中一晃一晃的蹭出來,一位老人馬上跟了出來,老人是孩子的爺爺華夏右監夏恩。他沒有快步追趕着孩子,只是木然的走着,有什麼無形的東西纏住了他的雙腿。小孩在泥濘的土地上向斬王台使勁跑,泥水在他的小腳下濺起好高,他的目標很明確。他跑的不快年幼的他還在泥中打了個滾,他離斬王台越來越近,人們的目光彙集到他上。

很快孩子就跑到距離斬王台幾步的地方,就在這時一個人攔住了他的去路。孩子剛想說話,就被後面的夏老抱住。孩子大聲喊叫着鯀的名字想用力推開爺爺的手臂,但年幼的他無法掙脫夏老的雙手。

「舜王,又給您添麻煩了,我這就把禹抱走。」夏老說完就準備向後退去。

華夏人王虞舜拉了一下夏老說:「恩,等一下。」

舜說完轉身走上斬王台。在他登上斬王台時,四位神將自覺地閃到一旁。老人走到鯀跟前,看着低頭跪在地上的徒弟,不由得一陣心酸。華夏天子稍微閉閉眼睛用力將鯀拉起。

「站起來鯀,你應該有話對你兒子禹說,你……」舜說不下去了,幾十年來的往事在他腦中浮現,一幕幕像是昨日發生的一樣,可今天他卻要與徒弟陰陽兩隔。這位偉大的老人、華夏的人王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無聲地留下了淚,淚同雨水一塊掉到鯀的腳下。

鯀睜開眼看着師父,抖了抖頭髮上的雨水,用近乎沙啞的聲音說:「師父,不孝徒跟您老添麻了,三十年來您的苦心我無以為報,請讓我最後給您磕幾頭。」他說完鄭重的向師父磕了三個頭。由於他的身體被神綁的很緊,最後一個頭磕完站起時差一點就摔了。

華夏人王舜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掩面大哭,五十多年來縱橫天下的他很少哭的這麼傷心。現在他再一次體會到什麼是「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鯀不想看見師父現在「懦弱」的樣子,他覺得身為王的師父應該一直都是那麼威嚴,是他這個不孝徒讓白髮蒼蒼的老人這麼傷心。他看着台下的父親夏恩和父親抱着的兒子以及雨中的眾人,他說:

「禹,父親,大家我真是一個麻煩的人,讓大家在雨天站這麼久。華夏同胞們!我謝謝大家對我的錯愛了。」鯀的聲音很大所有人都聽見了,人們異口同聲的回答肯定。

鯀說:「請大家受我一拜!」

他說完面向大家倒身下拜,羽山被人們的回應塞滿。

此刻一縷陽光撒到斬王台上。

看着大家鯀笑了,這一刻他做為華夏之子的幹完了,沒有什麼遺憾。

他最後看了一眼天,而後跪倒在斬王台上閉上了深紅的雙瞳,等待着他的終結。

舜失神的走下了斬王台,一個不留神摔倒在地上。驚雷從天而降,斬王台上一位英雄隕落。

秋天葉子會隨風而落,它們倒下之後將會成為新生綠葉的養分,森林也由此興盛。

——

准河迷霧之中,一位王者發出震天悲鳴,整個東南為之一震!

——

華夏南方許族的斷崖山上,一群人陪着一位老者坐在上面。

「他走了。」洞察萬物的老者看着遠方自言自語地說道。身旁的眾人不解的看着他,有人開口問:

「族長,難道崇伯不能回來了?」

「他回不來了。」老人望着視線之外的地方。 閱書閣『』,全文免費閱讀.而,就在這棟塵沙大樓所有員工,都震驚於董事長的死訊消息時。

塵沙大廈,樓下門外。

一輛迷彩色的軍用悍馬越野車,正車燈閃爍,緩緩駛來。

『嘎吱。』一陣剎車聲。

悍馬越野車,穩穩停在了塵沙大廈門口。

車門推開。

秦蒼穹眸光平靜,一身西裝筆挺,緩緩下車。

站在塵沙大廈門前,他淡淡點燃了一根捲煙。

抬頭,掃了一眼大廈。

而後,就這麼悠然自得,跨步而入。

塵沙大廈內,幾名保安們,見到這個惡魔進來時,所有人齊齊面色驟變……!!

「滴嗚……!!滴嗚……!!」塵沙大廈內,緊急警報聲,被急速拉響……!

整棟大樓,瞬間進入一級戒備……!!

樓下大廳內,無數保安們,面色驚恐無比,衝出來,試圖將秦蒼穹攔截在門外。

樓上,還不斷的有保安人員瘋狂衝下樓來。

與此同時。,

大廈內的員工們,也抄起凳子和拖把,當做武器,齊齊沖了下來。

數日前,這個惡魔大鬧整片大樓,橫殺一片的場景,還歷歷在目啊。

此時,秦蒼穹再來此處。

大廈內眾人們,怎能不慌?!

秦蒼穹一人之姿,平靜淡然的站立於塵沙大廈門口。

他眸光環視大廈內眾人一眼,淡淡道,「你們的董事長,許沉沙,已被我殺。」

「從今天起,這棟塵沙大廈,歸我所有。」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