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總,高主管到了。”

小邱敲了敲玻璃門。

“嗯。”

林淺雪和葉寧目光投向高永。

“林總有事找我?”

高永神色很拘謹的走了進來,默默的站在了一旁。

“坐吧。”

林淺雪微微一笑,指了指對面的沙發,這時葉寧沏上一杯茶水推到了高永面前。

看到略顯緊張的高永,葉寧淡笑道;“高主管別緊張,找你來是工作上的事情,聽說你對物流這方面有經驗?”

聞言高永有些驚愕的樣子,旋即快速點頭,提着的心總算放下了。

“葉總不瞞您和林總,我對物流這方面的確有經驗,再沒來林氏集團之前一直在天虹公司任職,擔任的是物流副董職位,後來因爲和薛山的經營觀念不合,經常會因爲業務以及戰略上的投資產生分歧,對此迫於無奈就申請了辭職。”

還好不是自己和那個女人的事情。

高永長出了口氣,漸漸變的冷靜下來,慢條斯理的說道。

“哦?”

“你以前再天虹公司工作?”

葉寧和林淺雪都有些吃驚,倆人誰都沒想到再集團居然還真有天虹公司的人。

“是的,林總和葉總可以調閱我的簡歷。”

高永很認真的回答道。

葉寧看了林淺雪一眼,頓時她起身回到了電腦旁邊,打開了人力資源的簡歷庫,找到了高永的簡歷。

“你對天虹物流公司怎麼看?”

葉寧端起茶水抿了一口。

“葉總指的是天虹公司哪方面?”

“管理經營。”

“非常爛。”

“怎麼說?”

高永皺着眉頭,有些義憤填膺道;“天虹物流以前屬於私營企業,本來我和薛山都是聯合創始人,後來某一天一個來自東海的商人找到了我和薛山,告訴我們非常看好天虹物流未來的發展,想要入股投資我們,一開始敲定的投資金額是十億美金,我和薛山各自出讓百分之十的股份。”

“但是後來薛山瞞着我,私自和東海那個商人簽了合約,拿到了二十億美元的投資,還把我踢出了局,後來我多方調查才知道那個自稱來自東海的商人是個大人物。”

“什麼大人物?”

葉寧好奇的看着高永。

“凌雲傲,此人是東海王族凌家的二號人物,商業大權在握,掌控着凌家八千億的資產規模,據說凌家的集團都是他負責,和凌雲濤分工合作,互不干擾,是僅次於主凌雲濤的人物。”

高永憤憤不平的樣子似乎是吃了大虧,不然也不會退出天虹公司。

“高主管的意思是,凌家表面上是投資了天虹,背後則是收購?”

林淺雪坐回到沙發上,看着憤憤不平的高永。

“收購?”

高永冷冷一笑;“根本都談不上收購,其實就是薛山主動賣給了凌家,不知道他從哪打聽到的消息,未來的江陵市地位可能超越省城,而此時的東海王族的各個企業都想入駐江陵市,後來戰家和凌家拔得頭籌,最後李家也加入了進來,這三大王族一直控制着省城周邊城市的資源,其他王族因爲距離省城較遠也只能捨棄,當然他們也得到了好處。”

“原來如此。”

葉寧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樣子。

“高主管經過集團一衆高層的決定,最後由董事長決策,從今天開始準備組建咱們集團自己的物流公司,而我和葉總商議決定讓你來擔任這個物流獨立公司的負責人。”

林淺雪看着高永說道。

“啊?讓我負責?”

高永有些懵逼,他從天虹退出才一個多月,入職林氏集團就沒打算自己能擔任什麼高的職位,能混口飯吃就好了。

可現在聽到林總剛纔的一番話,頓時有些驚訝。

“林總和葉總相信我?”

高永感激的看着倆人,有些興奮的樣子。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葉寧微微一笑,看向高永;“集團組建物流部門的意思很簡單,未來集團的發展不僅限於江陵市,而且工廠生產的冬季軍用服裝已經出來了,需要運往邊境,以後可能更多的方面會用到物流,所以這是一個關鍵點。”

“集團有了自己的物流公司運輸,就不會被其它的企業掐住喉嚨。”

“凌家的天海國際一直負責的就是國際貿易業務,再物流運輸方面一向都是壟斷形式,打壓其他的企業,上次集團被天海國際扣押的百萬套防護服就是案列,之所以讓你擔任物流公司的負責人,其一是集團所有領導都相信你的能力,其次是針對天虹。”

“葉總的意思是……?”

高永疑惑的問道。

“你作爲天虹物流公司的聯合創始人,肯定對自己的老朋友瞭解,我這麼說高主管可明白?”

葉寧看向高永。

“我明白葉總的意思。”

高永知道葉寧的意思,只是他沒有說出來。

再上一次的會議上葉寧就已經點名,江陵市不允許出現東海王族的企業,這個觀點被集團一衆高層認可,所以自然也就明白了爲何會讓自己擔任物流公司的負責人,就是爲了吞併或者消滅天虹。

離開總裁辦公室後,下午高永就收到了升職的消息,並且直接集團出資購買了距離天虹公司對面不遠處的一座十幾層的大廈。

用來給組建物流公司的員工辦公。

而高永升職的消息很快再集團內部傳開,一時間引起許多員工的熱議。

林氏集團的辦事效率很快,當天就成立了物流部門,同時又從其他部門的員工抽調了部分員工。

按照葉寧和林淺雪的商議,給組建的物流公司命名。

天神物流。

一開始林淺雪覺得這個名字太庸俗,後來經過葉寧的解說才同意下來。


俗話說新官上任三把火,高永上任第一天直接就打響了物流的第一槍,驚爆了江陵市的千萬居民。

只要是江陵市的人,或者居住再江陵市的人,只要用天神物流,最低一塊錢,最高五塊錢,直接把價格壓倒了最低,一時間掀起軒然大波。

高永這個做法極其驚人,集團的一衆高層聽到後都是甚爲不滿,就算你燒錢也沒這麼燒的。

不過董事長力排衆議才壓制住一衆發火的集團高層。

再加上葉寧的擔保,集團的一衆高層更不敢說什麼了,誰都知道董事長這個女婿的脾氣,惹急了很不好惹。

高永擔任天神物流的負責人後,只記住了葉寧的一句話。

不怕燒錢,隨便你折騰,我只要天虹滅亡或者消失。

並且葉寧甩給了負責天神物流女財務一張黑卡,當女財務看到黑卡里面的金額後,當場暈過去。

一百億美金。

當女財務把這件事告訴高永後,連他都忍不住震驚。

“葉總牛逼啊,隨便一張卡里就是百億美金……”

高永咋舌,熱血沸騰,豪情萬丈,有雄厚的資金支持,再加上自己背後站着林氏自己還怕什麼呢?

當天天神物流的百輛大卡車集結再蘭江路的工廠。

並且還有軍方的大卡車也到了現場。

極其的引人矚目。

每輛卡車上還掛着紅色的橫幅。

不畏嚴寒酷暑守邊疆,百萬戰士你們辛苦了!

如此醒目的大字很多人一看就能明白,這是要給邊境的戰士送物資。

一批一批冬季軍用服裝開始裝車,而高永親自負責監督現場,他知道林總和葉總以及集團一衆高層非常看重冬季軍服的事情,這關乎到邊境百萬戰士的溫暖,所以不敢馬虎。

另一邊天虹物流公司。

董事長辦公室。

咔嚓!

薛山憤怒的摔碎了茶杯,臉色鐵青,忍不住咆哮。

指着三四個低着頭的男女員工。

廢物!

都他媽的是廢物!

“你們一個個是幹什麼吃的?怎麼會突然冒出一個天神物流公司?市場部的人都是吃屎的嗎?!”

哼!

薛山冷着臉坐回到椅子上,沉下臉喝道;“周元怎麼回事?調查了天神物流的背景沒有?!”

一箇中年男人微微擡頭,畏懼的看着薛山。

“董事長我已經派人調查了,天神物流公司背景是昨天才註冊成立的,法人叫高永,是咱們公司以前的副董。”


“什麼?!”

薛山頓時一驚,而後怒道;“你確定是高永那個王八蛋?!”

“確定。”

周元點頭回答道。

“好一個高永啊,你這是要和老子對着幹麼?!”

薛山咬牙面色陰沉,看向另一個豐滿的女人,怒道;“高永這個王八蛋果然狡猾,不知道從哪弄來一筆資金,還敢把天神物流公司開在咱們的對面,他們的市場價是多少?”

豐滿的女人顫抖的伸出一根手指。

“十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