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萱則是乖巧的將一顆烏紫的小果子遞給老祖宗,說道:「太爺爺,嘗嘗這個,味道還不錯哦。這是新近種下收穫的。」

「好,那得好好嘗嘗。」

除了給閔勝的那顆,其他的都是她新種下的,味道堪比貢品,但也沒什麼其他特殊的效果。

很是適合拿出來日常食用。

現在量不大,但是家裏人都能夠吃到就行了,反正林萱也沒想過要靠這個來賺錢。

而且等家裏人習慣了之後,她偶爾在裏面夾雜一兩個有些微效果的果子就不起眼了。

最近除了找架打有點不太順,其他好像都還不錯。

。 霸王王騰是誰?

那可是王帝的親弟弟啊。

拿下他,這天得塌了吧?

暫且先不說王帝,單單隻是王騰,就是一個實力極強的怪物。

而且身邊還帶著十萬精兵強將,想要拿下他,難度之大,必然會發生慘烈的戰鬥,即便是能取勝,朝廷也會元氣大傷啊。

所以,在贏道武決定要動手的時候,眾大臣都嚇了一大跳。

「趕緊去找宰相大人,看宰相大人怎麼說。」當贏道武離去后,眾大臣紛紛起身,趕往宰相府。

與此同時。

霸王王騰,已經帶著十萬精兵強將來到了秦王府外。

「去,給本王將這秦王府的大門給拆了。」王騰道。

「是。」立馬,一位大宗師從一匹黑馬上沖了出去,一拳轟向了緊閉的大門。

「嘶,那可是秦王府啊,陛下所有子嗣之中,目前唯一封王的,這霸王也太狂妄了,直一言不吭,就敢對秦王動手,這是赤裸裸的藐視王權啊。」

「他這麼做,就不怕陛下動怒嗎?」

「呵呵,據說他都數次威脅陛下,要陛下立大王子為儲君了,還會擔心觸怒陛下嗎?」

「唉,也是,這霸王的確太強勢了,不過話說回來,秦王府可是有蘇戰蘇御父子倆啊,他動手,肯定會惹怒這父子倆。」

「是啊,這父子倆敢與十大強族叫板,自然也不會怕王騰,等著看吧,他們肯定會發取勝衝突,不過這一次霸王帶來了十萬精兵強將,哪怕是強大如蘇戰蘇御父子倆,怕也要吃大虧。」

跟來了很多人,都在暗中觀察著霸王的一舉一動,當看到霸王直接安排一位大宗師要將秦王府的府門給強行打破后,所有人都吃驚了起來。

他們再一次見到了霸王的強勢,霸道,跋扈。

轟。

然而,就在王城各大勢力議論紛紛的時候,忽然大門打開了,一股強大的力量,迅速掠出,噗的一聲,將那位大宗師打的噴血,以更快的速度飛了出去。

嗯?

而此刻,霸王眉頭一皺,身影一閃,立馬按住了飛回的大宗師的背後,將之接了下來。

再次定眼看去,便是看到蘇戰邁步而出,頓時不由瞳孔猛的一縮。

「嘶,是蘇戰,他出來了。」

當看到蘇戰的剎那間,所有人都忍不住眼皮猛的一跳。

這位可是他們贏國戰神啊。

當年要不是被龍氏一族暗害,現在的武道神話絕對輪不到王帝。

哪怕是囂張跋扈,藐視王權的王騰,當看到蘇戰的剎那間,心頭也是忍不住猛的一顫。

他現在還記得,當年他們很小的時候,曾去拜見過蘇戰。

那個時候的蘇戰,已經是年輕一代的第一強者了。

連他那個武道神話的弟弟王帝,也都曾說過,蘇戰是一個極其強大的妖孽,是他未來,需要努力奮鬥的目標。

他還記得,自己曾經問過自己的弟弟王帝,若是同境界一戰,他能贏嗎?

他的弟弟回答他。

不好說。

就這三個字,讓他意識到,連自己那個號稱絕世妖孽的弟弟,遇到蘇戰,都要凝重如山。

可想而知,蘇戰絕對是與自己弟弟一個級別的蓋世妖孽。

而且,當年拜見蘇戰時,蘇戰還指點過他修行上的問題。

他的那些問題,在蘇戰這裡,完全得到了解決。

也因為那一次指點,他後來的修為,才能快速的進步。

可以說,他能有今日,與當時蘇戰的指點,密不可分。

「我道是誰?原來是你。」看到一臉驚愕的王騰,蘇戰頓時笑了起來。

他現在還記得,十幾年前的王騰,還是一個小傢伙,模樣倒是沒有改變多少。

但是,身份與地位,還有實力,卻改變了很多。

「大膽,見了我們霸王,還不下跪。」此刻,一位大宗師厲喝道。

這話一出,霸王王騰的面色頓時變了。

咻。

下一刻,那位大宗師頓時噴血橫飛了出去。

而王騰卻渾身猛的一顫,方才蘇戰出手的速度之快,彷彿回到了當年。

「你這手下,竟然要我跪見你,看來十幾年不見了。你混的很不錯。」蘇戰看向三步外的王騰,神色無比淡然。

而此刻,王騰的眉心,已經跳動了好幾下。

「前輩說笑了,我即便是混的再好,也無法與前輩您比,您當年,可是我們贏國武道界的戰神。」王騰道。

什麼?

王騰竟然這麼好說話了?

這話一出,所有人都驚愕了。

王騰是誰啊?

這些年來,見到誰,不是一副高高在上,飛揚跋扈的模樣。

今日,自己的人被打了,還如此客氣的與對方說話,這還是平日里,那個囂張跋扈,藐視王權的霸王王騰嗎?

不過馬上,他們便回過神來了。

有人道出了當年的一些秘聞。

「當年,王帝帶著王騰,曾拜見過蘇戰,還被蘇戰指點過。可以說,當年的蘇戰,對王帝王騰兄弟倆,都有過恩惠。」

「據說,王帝當年努力的目標。就是蘇戰。王騰身為王帝的親哥哥,不可能不知道這一點,王騰對蘇戰,有一種發自骨子裡的敬畏,哪怕他現在已經成長到了與眼下的蘇戰一個級別,但內心的那種敬畏,短時間內,還是無法抹掉的。」

「我是蘇戰又如何?你看我現在,還不是被人欺上門來了嗎?」蘇戰繼續微笑道。

聞言,王騰的面色再次變了。

他自然知道,蘇戰說的這句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前輩,我今日來,主要是因為秦王,與前輩您沒有任何關係,還請前輩不要插手。」王騰沉聲道。

「我若是插手,你又該如何?」蘇戰眯眼,臉上依舊帶著淡淡的笑容。

霸王王騰頓時面色一沉,盯著蘇戰,「前輩,今日之贏國,已經不是您當初的贏國了,你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弟王帝,是贏國的武道神話,眼下,更是麒麟府的聖者之一,當今北疆武道界的最強者之一。」

「所以說,你是在拿王帝那小傢伙來威脅我?」蘇戰笑了,笑的很開心,但所有人都忍不住心頭猛的一沉,他這一笑,讓人不受控制的感受到了一種發自肺腑的壓迫感。

似乎這一笑的背後,是雷霆震怒。

。 自從新夫人來了國公府之後,國公府的風氣又變了變,但是劉惋惜不是一個難相處的人,來了一個多月,府中也都還是相安無事。

婉姨娘見新夫人和蘇氏相差甚遠,也挑不出錯處,一時之間,倒也沒有再生事,只是後悔自己當初不應該那麼的激進,現在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僅沒有爭取到自己和阿拂相處的機會,更是連府中的掌權和夫人的尊位都徹底的失去了!

只是這一個月有一件事情卻是轟動了整個京城,那就是已經訂婚一年了的國公府大小姐和六皇子終於敲定下來了婚期了,定在下個月的初六成親。

雖然是早就是鐵板上的事情,兩人定有婚約,遲早都是要成親的,但是選擇在這個時候完婚,卻是讓人意味深長。

畢竟,六皇子手中剛剛拿到了十萬兵權,現在又立馬成為了國公爺的女婿,永寧候的外孫女婿,三人聯手,試問整個大齊誰能爭鋒?

今日約好了要娶永寧候給永寧候夫人請安,馮昭一大早邊收拾了出門。

「這些個家居擺設,雖然加進了宮中是不缺的,但是也不能就光是走個過場,還是得選好的。一定要選最好的木頭,請最好的工匠,連夜趕工的定做出來,不能讓皇家的人看了咱們的笑話。」

「我也和你祖母一起看了一下宮中的嫁妝單子,你雖然嫁過去只是個六皇子妃,可是那嫁妝分明都是按著當年皇上娶皇后的份額給的,所以我們就商量著在你原有的那些嫁妝裡面再添一些首飾物件之類的,這裡又一些畫冊子,我和你祖母選了幾套起來,你在過過目,看是不是和你的心意?」

馮昭聽著,臉頰便有些微微的紅了,忙道:「不用了,祖母和外祖母的眼光昭寧還信不過嗎?再說了…….府中還有一個繼母在呢,怎麼也輪不到昭寧出來說話。」

永寧候夫人見她這般,便笑了,將畫冊子放在了桌上,笑道:「我說你這丫頭,現在知道害羞了。這門婚事我聽你外祖父說還是你當初自己答應的呢!現在有什麼好迴避的?聽外祖母的,這自己用的東西還是要自己挑選的以後才用地順手,我們這樣的人家,何必講究哪些個虛禮?」

這永寧候夫人的爽朗隨和的性格馮昭倒是十分的喜歡,當下也就沒有再扭捏,就隨便看看,選了幾副。

永寧候夫人看了看,滿意的點了點頭。

恰時,永寧候和林文軒回來了,永寧候接過那嫁妝單子看了看,點了點頭,然後遞給了永寧候夫人,道:「這些放在一邊,不管國公府的單子,你去庫房裡面看看,在填一些古玩、首飾、頭面之類的再添幾擔上去。」

馮昭聞言,連忙道:「這可使不得,這原本的嫁妝單子就已經是十分的豐厚了,哪裡還能再讓外公拿出來?再說了,早這樣搬下去,還不得將國公府和永寧候府搬空?」

永寧候冷哼一聲,「我可不管,我就你這麼一個外孫女,這些東西不給你給誰?」

這話說得,倒是直接就將一旁林文軒這個親孫子給忽略了,不過林文軒已經被忽略習慣了,笑了笑沒再說什麼。

永寧候夫人卻是捂著嘴笑了,「瞧你這話說得,這些東西哪裡就是搬出去送人,還不是在你的手裡,不過是換個地方罷了!」

林文軒也笑了,「放心吧,表妹,這永寧候府可是你搬不空的,就算是這京城的府邸搬空了,那邊關還有一個府邸呢!」

馮昭嘟著嘴合上了那單子,悶聲悶氣道:「那既然都是我的,何必搬來搬去?麻煩!」

這京城的人成親就是麻煩,當初在邊關,她記得那村裡面的人成親,就是擺一場宴席,請客人們去海吃海喝一頓,這親便算是成了!

哪裡用得著這麼的麻煩?

永寧候瞪了她一眼,「這往後在宮中生活,繁文縟節的還有的你麻煩呢!現在就開始抱怨了,往後的路可怎麼走?」

對於君無紀這麼快的就去向皇上求旨成親這事,永寧候是一萬個不樂意的!

他這才剛回京,剛和外孫女相認不久,就要嫁給那個便宜小子了,這讓他如何高興的起來!

雖然那個君無紀是皇上那幾個小子裡面最看好的一個,有勇有謀,善於隱匿自己,那番智謀,絕對不是君天瀾和君連城能比的。

但是,嫁給這樣的一個男人,也不知道到底是福還是禍?

「祖父放心吧,有詠寧侯府和國公府在,就算是嫁到了宮中,誰還能約束了她不成?」林文軒笑著寬慰道。

這倒也是,永寧候府和國公府就是昭寧最大的靠山,只要他們還在,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能夠將昭寧欺負了去!

馮昭倒是不擔心以後被人欺負,就是看著這一堆的衣服首飾物件的膽子頭暈。

永寧候夫人拿著膽子反覆的看了又看,然後猛地一拍手道:「還有嫁衣!哎呀,怎麼把這個給忘了?早就告訴你這個葯先綉著,可你就是犯懶!現在好了時間一個月都不到,看你怎麼繡的好?」

永寧候夫人還在喋喋不休的說著,倒是一旁的林文軒吩咐人端著一個物件走了進來,「祖母,嫁衣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六皇子早就準備好了。」

。 此人,劍眉星目,帥氣至極,赫然便是楚秦。

在楚秦降落的一瞬間,那些冥獸的力量,彷彿羊群遇到了孤狼一般,開始朝後方倒退。

「你是誰?」見到冥獸之力,竟然在畏懼楚秦,火寧兒,為之一驚道。

「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之人。」楚秦,淡然一笑,看向了馬魁等人,「你們好歹是高等種族之人,竟然七頭冥獸,欺負一個人類,羞恥不羞恥!」

「你是何人,膽敢管我們幽冥天府的事情!」馬魁也看出了楚秦的不平凡,立刻搬出來了幽冥天府。

「什麼幽冥天府,老子聽都沒聽說過。」楚秦幽幽一笑道。

「區區一個人族,幽冥天府都未曾聽過,你也配在我面前撒野!」馬魁的話音一落,漆黑的鬼手,已經抓向了楚秦。

同時,其餘六個至高神也動了,紛紛蓄積能量,沖向了楚秦。

楚秦淡然一笑,下一刻,他已經瞬移至了馬魁的面前,一記盤古斧,直接劈落!

「啊!」伴隨著一陣凄慘的獸吼,馬魁,直接被楚秦劈成了兩半,瞬間化為烏有!

頓時,其餘六個至高神冥獸,在原地愣了一秒,旋即紛紛想要逃竄開來。

但是,他們剛一行動,六朵金色的蓮花憑空在他們腳下出現,很快,他們被蓮花包裹,同時碾成了碎片!

與此同時,數十道絕美的身影,在楚秦的旁邊出現。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