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辰的笑容瞬間凝固了,連忙收了劍光,饒是如此,孤魂的胳膊也被劍光擦傷,所幸都是皮外傷,仔細調養幾天就沒事了。

黑衣人把臉上的面罩摘下來,不是孤魂,卻是哪個?

當下林辰又驚又喜,驚的是這二十天孤魂的修為進境明顯的更強了,上一次兩個雖然在伯仲之間,但是如果生死相拼的話,林辰還處於劣勢,但是二十天以來,林辰刻苦修鍊,已經成為四星聖尊,今天跟孤魂相鬥,明顯的感覺到孤魂至少有八星尊者的水平了。

想到自己現在已經是四星聖尊的時候,林辰心下猛地一驚:在運用借相的時候,可以藉助飛沙走石的力量了,他這幾天拚命苦修陰陽劍法,倒把這一茬給忘了。

喜的是他還能夠再次和孤魂見面,上一次林辰做的不太地道,連說帶比劃的把腦子不太靈光的孤魂騙走,本指望兩人一輩子也不會再見面,沒想到「冤家」路窄,兩人僅僅分別了二十餘日,又再次見面。

一個大大的擁抱,孤魂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說道:「我總是這麼莽撞,倒把你當成了匪賊。」


林辰毫不在乎的擺了擺手,說道:「我還以為你回去了,沒想到仍然在這裡,說說最近的事情吧。」

原來孤魂上次被林辰忽悠走了之後,心裏面越想越不對勁。雖然林辰欺負孤魂讀書少,但孤魂畢竟不是傻子,歪著腦袋想了半天勃然大怒,然後又是羞愧不已,孤魂畢竟很重感情,當天便趕到副城主府,看到了副城主府一片狼藉的樣子。

自己的親師兄程亮死了,他的人頭高掛暗殺之城城門上,孤魂暗自垂淚,心想無論如何也要替師兄報仇,他打聽到城主正在全城搜捕林辰,於是判斷林辰和程亮並肩作戰,仍然不敵城主,最後慘敗。

孤魂一直在周圍修鍊,順便尋找林辰,但是修鍊是肯定的,吃飯也是必須的,他的盤纏很快就用完了,沒辦法,正能搶了。

孤魂還算有廉恥之心,搶奪的時候以黑布遮面,只搶一點財物,從不傷人性命。

直到今天,他遇到了林辰,還是以生死較量的方式。

兩人相談甚歡,林辰安排孤魂住在另一家農園之內。

「對了,剛才我命懸一線的時候,忘了施放我辛辛苦苦練就的銅鼎,」孤魂三句話不離本行,「對了,你的殺器是什麼?」

「這個……我就是拿冰之刃當殺器啊。」林辰被問的莫名其名,猶豫的說道。

「這是你的武器,」孤魂擺了擺手,「我說的是殺器,就是在最後時刻出其不意,一擊必殺的武器!」


「沒有!」林辰無奈的搖了搖頭。

「喂,聖老,你知道什麼是殺器嗎?」林辰的神識召喚著聖老。

「知道,但是我不會這一門秘術,這是煉器師的絕活。」聖老對此也是無能為力。

林辰無言以對。

「孤魂兄,你能告訴我怎麼煉器嗎?

「當然可以……」

……


夜深人靜,偶爾有幾聲犬吠,村口黑寂寂的,沒有一點光亮。

驀地,一團赤紅色的火光突然閃現,緊接著柔和的藍光跳躍著,兩股火焰相互交織融合,微風吹來,火光微微搖曳。

林辰端坐在村口的一棵中空的大樹內,聖元在四肢百骸有條不紊的運行著,他的頭腦正在仔細的描繪著一個銅鐘的模樣,體內的聖元按照頭腦中的模樣在不斷的匯聚和凝鍊。

費了好大功夫,銅鐘的大致輪廓才漸漸的摹刻出來,被分割成一小塊一小塊的聖元之氣彷彿鎚子和釘子一般,在摹刻而成的銅鐘上面敲敲打打。

砰砰……電光火石碰撞的聲音清晰可聞。

銅鐘的樣子變得更加的精緻了,此刻聖元聚集成鋒利的筆尖,用狂草大字在銅鐘上面寫著「鎮鬼神鍾」四個清晰的大字。

林辰微微睜開眼睛,看到別人有殺氣的他得了紅眼病,也想製作一個屬於自己的銅鐘,孤魂絮絮叨叨講了一天,然後累的直接睡過去了,林辰卻炯炯有神,連夜來到中空的樹窟窿里,兼職干起了煉器師。

林辰倒是頗具煉器師的天分,而且敢於實踐,大膽設計,雖然理論經驗不足,但是架不住自己對於煉器事業的一片赤誠之心,僅僅四個時辰的功夫,一個初具模樣的銅鐘殺器便煉成了。

林辰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煉器就像借相一樣,非常消耗氣血,容易疲勞,必須真正的靜下心來,遠離喧囂,才能煉出威力強大的殺器。

「太好了,」林辰有氣無力的說道,「只要明天再給銅鐘注滿聖元之氣,就算基本完成任務了。」

嗷嗷……

雄雞的叫聲響了起來,傳染一般的迅速擴散到整個小村子,家家戶戶的公雞聽到后都仰天大叫。

東方翻出了魚肚白,天就要亮了,太陽的霞輝為大地披上了一層紅色。

林辰伸了個懶腰,整整一天一晚都沒有任何休息的他感到十分疲憊,走到村頭的時候,地上血慘慘的遺留著紅色的一攤,那時昨天早上林辰大開殺戒之後的結果。

雖然村民早就打掃了整個區域,但是濃重的血腥味依舊刺鼻,沒有十幾天的時間氣味不可能消去。


在滿地慘敗的血泊中,林辰即興舞起了陰陽劍法,邁著七星禹步,劍法更加詭異莫測,劍走龍蛇,時而輕靈,時而沉穩,時而如蒼龍出海巡視,時而如鯤鵬翱翔九天。

樹上繽紛的落葉靜靜的落下來,林辰劍光飛動,上百個葉子沒有一片完整的,全部被切成了小塊。

舞完,收劍,回房,睡覺。

晚上的時候依然在重複相同的事情,林辰體內的聖元之氣靜靜的灌注在銅鐘裡面,銅鐘像是一個無底洞,一直灌了接近半個時辰,銅鐘才被聖元充盈,無論如何壓縮,再也灌不進去一點。

澎湃的聖元頂的銅鐘嗡嗡響,銅鐘不受控制的在四肢百骸裡面流轉不惜,磕磕碰碰,林辰內臟一陣疼痛,連忙平心靜氣,發動神識,感覺到銅鐘的位置之後,把銅鐘強行壓縮到丹田氣海的一個隱秘的角落,周圍全部都用聖元之氣纏繞,銅鐘暫時被封鎖在裡面。


「終於完成我的傑作了!」林辰站起身來,長舒一口氣,「萬一我不敵方強這個老混蛋,一切都靠你了。」

……

十天的時間彈指而過,雖然沒有達到更高的修鍊境界,但是林辰此刻有數種威力強大的戰技,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彌補境界的不足。

「帶上我吧!」如月的眼神有一點迷離,一個月的相處,如月對林辰有了特別的情愫。

「不行,太危險了,」林辰擺了擺手,「我跟方強決戰的時候,如果他的衛兵暗中對你下手,我沒有辦法即及時救你。」

「但是我在這裡那些衛兵也會暗中過來啊,」如月盯著林辰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說不定他們現在就潛伏在村子裡面,等到你走的時候瞬間出手,結果了我的性命。」

「這就要靠你了!」林辰微笑著,指了指旁邊的孤魂,「孤魂兄,請你一定要保證如月的安全!」

「沒問題!」

孤魂斬釘截鐵的說道。

林辰邁步走到村口,朝如月和孤魂擺了擺手,嘿嘿一笑,「等我回來!」

「翔之技」一聲輕喝,林辰的身影倏然離開,眨眼間便消失在了天際。

如月的眼淚早已經撲簌的落下來,怎麼止也止不住。

林辰擦了擦通紅的眼睛,遠遠的看到了城主府高大的圍牆和上千名衛兵,他們來回的巡邏著。

……

「哼,真的來了啊,看來你很守時啊!」黑暗中一個人的嘴角微微上揚,「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方強霍的站起身來,龍行虎步,他的丹田已經修復了半個月有餘,是黑暗之城中唯一一個實力達到二星聖王的武者。

上一次他打敗程亮和林辰,順手滅了副城主全家,程亮的所有嫡系耳目全部被殺,與他有暗中來往的或者入獄,或者被廢了武功,牽連者達到了數千人。

姜還是老的辣!

林辰暗殺團也受到了極大的削弱,方強派出了數百人的暗殺隊伍,對周圍方圓數百里的地方進行了地毯式的搜索,三十二個成員的暗殺團,倖存者只有三人!

「手下有浩浩蕩蕩的衛兵,自己是二星聖王的修為,更有乾坤戰技在手,整個黑暗之城,我方強是唯一一個敢橫著走的人!」方強一聲長嘯,滿城皆驚。

「料理了林辰,城主便可以高枕無憂了!」師爺在一旁不住的搖著扇子,拍著馬屁,點頭哈腰的恭維著。

「上次我派出的十幾個青銅護衛兵被林辰殺的片甲不留,看來他的傷勢已經基本痊癒了!」方強饒有興緻的說道:「我,要讓他死的心服口服!」

「那是那是,城主是整個黑暗之城的主人,想讓誰死,誰就得死,想讓他怎麼死,他必須怎麼死!」

神識猛地察覺,一股強大的氣息正在逼近!

方強緊皺著眉頭,走到房門。

「報告!林辰殺過來了!」一個顫抖的聲音嘶叫著。 方強一個箭步走上城樓,居高臨下,看到一個一身素衣的人在軍隊之中飛舞,與其說是交戰,不如說是屠殺。

因為這根本就是一個人的遊戲!

林辰如猛虎下山,狼如羊群,目光所及之處,全是他的敵人,他的唯一目標就是消滅他們,舞動冰之刃,劍上閃著赤紅色的光芒,光芒耀眼,聖元磅礴,所過之處就像收割韭菜一般,沒有一小會的時間,整個城門邊上就只剩下了他一個人。

一股強大的氣息瞬息而至!

林辰舞動冰之刃,猛地向上一迎,砰的一聲,接連退後了三四步方才站定,在這一撞之下,體內氣息涌動,聖元之氣在四肢百骸不停地亂走亂撞,方強雙手一激,血紅色耀眼的光芒迅速擴散,形成一股強烈的波動,繼而雙手上緊握著一把長刀,刀刃極細,看上去非常鋒利,正是他的純陽氣煉成的乾坤刀。

方強剛才一個偷襲,佔了先機,緊接著凌厲的刀法使出,絲絲帶著寒芒之氣,林辰邁開七星禹步,在方強的近處往來穿梭,嗤嗤幾聲,刀劍相碰,兩人均感到一股莫大的陽氣直射胸口,但是七星禹步雖然暫時能夠維持不敗的戰績,但是根本就沒有辦法打贏氣勢威猛的方強。

林辰運用借相,人影一閃,這一招出其不意,來得好快。

「影殺!」

嗤嗤……,刀劍相交的地方冒著電火花,兩人陷入了僵局,方強的嘴角一咧,一股更強的陽氣瞬間飛奔在乾坤刀上,林辰一個趔趄,蹭蹭的又退後了幾步。

「乾坤大手印1」

方強得勢不饒人,趁此機會,想一擊必殺。

一個血紅色的掌印橫掛天際,方強縱身一躍,人已經在陽氣幻化成的手掌的旁邊,借勢拍下,速度和力量驚人無比!

林辰體內聖元之氣急速漂移,血液沸騰,一聲暴喝,想象自己被泰山壓頂,模仿上次同孤魂交戰的時候,想象著自己是上古的大力之神,一個巨大的聖元氣錘破體而出。

「誅邪閃電錘!」林辰一字一頓,彷彿是正在拔山填海,蓄積無窮力量的聖元終於爆發,絲絲的雷電之力遠遠呼應,為氣錘蒙上了神秘莫測的神采。

轟……

整個城主府都震動了,聖元氣錘狠狠的錘向大手印,兩者相遇產生的強大氣流形成強烈的漩渦,漩渦擴散,將周圍上百丈的地方化成了齏粉。

「好強大的陽氣!」方強暗暗喝了一聲彩,心想這個林辰竟然能在三十天的時間之內又達到了更高的層次。

「老狐狸!」果然狠辣!

方強雙手陡然轉換,狠狠的捏了一下,大手印瞬間緊緊的握了起來,將聖元氣錘包裹的密不透風。

「握的住嗎!」林辰嘶吼一聲,體內聖元之氣再次爆發!

有一個聖元氣錘破體而出,狠狠的錘向大手印的手指。

砰……

大手印瞬間瓦解,兩個氣錘合體,以摧枯拉朽的氣勢死命朝方強錘下。

方強不慌不忙,乾坤劍再次舞動,「乾坤劍法,毀天滅地!」

一股股紅芒彷彿一道道金光,嗤嗤的向聖元氣錘切去,萬千個金光乍現,照的城主府內一片光明。

密不透風的刀光陣將聖元氣錘切成了上千個小碎片,飄散在天地間。

林辰聚氣成刃,一把長劍瞬間形成,「陰陽劍法!」

萬千個劍光覆蓋了整個天空,方強在緊密的落網之中舞動長刀,刀光與劍光廝殺,耳聞得陣陣的鳳鳴之音,兩人全部凝集神識,把自己的最好狀態發揮出來。

嗤嗤……

到底是二星聖者的修為,短暫的拼殺之後,林辰一口鮮血噴出,血濺當場。

林辰的胳膊中了四刀,雖然都不致命,但是傷口很深,大大影響了發揮。

方強一聲冷笑,他的上衣破破爛爛,被林辰的劍光撕成了碎片,但是他充沛的陽氣竟然抵擋住了劍光衝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