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林腦海里突然想起一個詞「龍息!」

敢與世界樹比大小的黑龍噴出來的龍息到底有多強大?

他不敢想象,甚至不敢多想,直接拔腿就跑!

與此同時,提恩迪爾發現不對時早已開始跑路,不過他此時還拖著一件巨大的魔力水晶。

那是他碰巧看到世界樹崩碎時掉下來的魔力水晶。

足足有三米大,但令人無奈的是,可能裡面蘊含的魔力太過強大,他的空間戒指竟塞不進去……

嗖的一聲,梅林從旁邊飛過。

「哥,哥,幫幫忙」提恩迪爾趕緊把梅林喊停。

正在全力加速的梅林差點就聽不見了,還好,他隱隱約約感覺到好像有人在叫他。

「好傢夥,我當場直呼好傢夥」

梅林乍一看,還以為是一顆巨大的水晶狀木頭在滾動。

「喂,兄弟,哪裡來的這麼大一個水晶啊,見面分一半啊喂」

梅林慢慢下降到提恩迪爾旁邊笑道。

「先想辦法帶走了再說吧,你這麼飛不怕消耗完魔力嗎」

提恩迪爾警惕的看著這個不知道是真要幫忙還是假心假意的梅林說道。

「沒事,小問題,來吧,交給我」

梅林躍躍欲試,他突然有種衝動直接把這水晶帶走獨吞!

當然,他可是正人君子,是肯定不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梅林先是給自己加持了幾個法術,然後接替提恩迪爾的另一半水晶。

「哈哈好兄弟,記得見面分一半」

提恩迪爾帶著幽怨的眼神看著梅林說:「我們先逃出去再說吧」

……

未完待續(今晚可能1更) 她承認,她徹底敗給了穆以燁。

她也,終於可以對他敞開心扉了。無論是他為了維護他們的感情而傷害自己,還是他說喜歡她,無一不是讓她更加相信眼前的這個男人。

她第一次相信這個男人,還是在十五歲那年。那年,她不經意間得知自己原來不是蘇瑜和阮莉的孩子,而這二人之所以留她在蘇家,只因為封池淵喜歡她,她成為他們明面上的女兒,能從封池淵那裡撈到不少好處。

而她,原本的家不在這裡,她原本居住在國外,是被拐賣到了這裡。而拐賣犯,是蘇瑜和阮莉。

上天彷彿和她開了一個玩笑一樣,讓她一直堅信不疑的事情全部都變成了幻影。而她自以為的那些美好的時光,全部都是敗給了那些沒有意義的人和事情。

她還記得那是個雨夜,她和蘇家一家人大鬧了一場,痛斥他們是拐騙犯,恨他們破壞了自己原有的家庭。而對方也絲毫不讓她,指著她的鼻子說她沒有心,說他們收留了她這麼久,她不但連一聲謝謝都不說,還惡語相向。

她更是氣憤,明明是他們把她拐賣到了這裡,破壞了她原有的家庭,現在卻要她感謝他們。她不送他們去監獄就很好,竟然還會感謝他們?

於是她在百般氣憤和傷心之下,和他們斷絕了關係,不過本來就沒什麼關係。她一氣之下,就跑出了家門。

一出門,就被淋成了落湯雞。可她不想回去,她也永遠都不會回去了。她那時身上只有一百塊錢,手機也沒有帶。

她不知道自己該去哪兒,不知道自己今晚在哪裡過夜,也不知道自己未來會去哪裡安居。反正蘇家,她是不會回去了。

她一路迎著雨,雨水拍打著臉上,眼睛里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濕潤了,淚水和汗水交雜著。

她就沿著一條街一直走一直走,直到這條街上所有的燈都關閉,直到這條街上只剩她一個人。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感覺到了疲憊,此時已渾身濕透,又是又冷的衣服貼在她皮膚上是陣陣冰冷。

蘇檸感覺累了,她看到約二三十米處遠的地方有一個24小時便利店的燈還開著。

她走了進去,店員正在趴在櫃檯的桌子上睡覺,看到有人進來,她坐起身,睜開惺忪的睡眼。這是是一個約十五六歲的小女孩,渾身濕透,被淋濕的頭髮搭在額前。

這女孩很漂亮。一張巴掌大的小臉,嘴唇粉嫩,即便是被淋濕了,卻絲毫不顯狼狽,更是多了些清水出芙蓉的美麗。若是男人,便會不自覺地憐惜她。

看到蘇檸的樣貌后,她的眼裡閃過濃濃的驚艷,隨後很快被掩埋了過去。

「那邊有自助毛巾,去擦擦吧。」店員指了下休息區域的自助架,示意蘇檸過去。

「……」

蘇檸聽到了店員的話,朝自助架走去。她拿起架子上的毛巾,想來是不久前也有人來擦過身上的雨漬,架子上的毛巾都很潮濕。

但她現在很冷,也顧不得這些。蘇檸拿起毛巾擦了頭髮,又擦了露在外面的肌膚。

蘇檸擦完了頭髮,環顧了一下四周。此時店裡只有店員一個坐在櫃檯前,再無他人。

現在外面還在下雨,她臨走前身上也沒裝錢。除了這裡,她實在沒有待的地方了。

「我可以在這裡待一會兒嗎?」

只見女孩睜著大眼睛,有些膽怯地看著店員。

店員打從蘇檸進來后就一直注意著她的動向,此時看到女孩渾身濕透,不斷地打著寒顫。她從櫃檯里拿了包感冒藥,又翻出一條毛毯,拿在手裡朝坐在休息區域的蘇檸走過去。

「可以。」那個店員走過去,將毯子披在蘇檸身上,又將那杯熱氣騰騰的感冒藥遞給她,「你要是實在沒地方去,那今晚就在這裡吧,反正我也是晚上的班。」

「謝謝。」

蘇檸將身上的毯子披好,又小心翼翼地接過感冒藥,杯子上的溫度瞬間在手中綻開,溫暖得過分。她看著面前的女人,杏眸里閃過一絲感激,「謝謝你。」

「謝什麼啊,」那店員擺了擺手,笑著道,「小姑娘怎麼晚上不回家啊。」

聽到「回家」這句話,蘇檸眼底的光芒瞬間暗淡下來,只見女孩的眉頭緊鎖著,「我沒有家。」

那店員一聽這話,也很快收斂起了笑容,察覺到自己說中了人家的傷心事,有些不好意思地道:「對不起啊。」

蘇檸有些無奈地搖頭,她扯出一抹笑容,「沒事。」

「唉,」那店員自知不能再說下去,便轉移了話題,目光看向女孩手裡握著的那杯感冒藥,「小妹妹,快點坐那兒把葯喝了吧,小心明天感冒。」

只是,在蘇檸看不到的地方,那店員的眼神逐漸變得深沉。

「嗯。」

蘇檸點點頭,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一個陌生人,都對她這麼好,可蘇家一家人,全都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用完了就拋棄了她。

此時水的溫度正好,一杯感冒藥下肚,頓時感覺身上溫暖了不少。這葯微苦,蘇檸都是強忍著才喝下去的。

看到蘇檸喝下了葯,店員才鬆了口氣,走到她面前講杯子拿走,然後拍著她的後背,輕聲細語地道:「小妹妹,趕快睡一覺吧。」

「嗯。」

蘇檸仍舊是乖巧地點頭。

她一直在擔心對方會不會不讓她待在這裡,如今倒是安心了。

今晚先在這裡住下,日後住哪裡再做打算吧。

許是感冒藥帶著催眠的效應,蘇檸的眼皮很快就不自覺耷拉下來,很快就睡著了。

那店員站在一旁等了幾分鐘,看到蘇檸睡熟了,才上前象徵性地推了推她,「小妹妹?」

「小妹妹?」

連推了她好幾下,都沒見她有什麼動靜。女孩趴在桌子上,一動不動的。

見此,店員也就放心了。她拿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喂?」

「……」

「我這邊又有一個貨,你們快過來拿。今天運氣不錯,已經是第三個了。」

「……」

「放心,這次這個質量可是一等一的好,臉蛋身材都是絕佳。雖然年齡看著小,但養幾年就好了。」

「……」

「說好了,這個要加錢才能領走。」

「……」

掛掉電話,那店員將蘇檸打橫抱起,隨後將她報到便利店的更衣室里,仍在了地上。更衣室的一個角落裡堆了好幾件濕衣服,五顏六色的,那是今天被帶走的其他女孩的。

那店員熟練地扒掉蘇檸身上的衣服,隨即從衣櫃里拿出一條樣式性感的紅色短裙,給熟睡中的女孩套上。

又給她拿吹風機吹了下頭髮,簡單地化了個妝。

她是這家便利店的夜班執勤員,也是一個經營著拐賣生意的人。她所在的這個組織,每個成員都有著自己的分工。

她負責尋找那些年輕女孩,然後想方設法地把她們迷暈,再叫來人帶走她們。越是那些漂亮的身材好的女孩,出價就越高。

而面前這個女孩,姿色絕對是一等一的好,是她這十幾年來遇到的最漂亮的。除了八年前在國外遇到的那個小女孩,就只有她有著這麼讓人驚艷的臉蛋了。不過,想來,當初那個女孩現在也像她這麼大了。

她也懶得仔細想這個了,組織的人很快就來了。店員打開了更衣室的門,走到大門口將組織的人放進來。

「哪兒呢?」

是一個男人,約莫四五十歲的年齡,滿臉橫肉。他叼著煙,嘴裡鑲了一顆金牙。那男人身上的煙味很大,還夾雜著酒氣。

他走進來,一臉急不可耐,「聽你說那女孩值個高價?」

「是啊,那絕對是一等一的好看,保證你滿意,這次咱們組織能賺一大筆錢!」

女店員一臉自信,拍著胸脯道。

她帶著那男人,來到更衣室里。

女孩仍舊沉沉地睡著,沒有半點醒來的痕迹。

女店員打開門的一瞬間,那男人就看到了女孩,眼底劃過一道濃濃的驚艷。

太美了!實在是太美了!

這絕對是他這些年裡運過的貨里最漂亮的那個,沒有之一!

若不是這個樣貌賣的錢能夠他活大半輩子,他都不願意將她賣出去,他都想讓她做自己的二房!哦,不,正妻的身份都可以給她。

但說回生意場,現在有錢有權的大佬都喜歡年輕的,越嫩越好。尤其是她這個年紀,既能因為未成年讓人產生罪惡感。年齡又不是太小,有些事情也不受限。

他之前送過不少未成年女孩給那些大佬,可往往因為身體沒長開而被嫌棄。而面前的女孩,真的各方面都很適合。

圈中有位大佬,就喜歡那些未成年的小姑娘。他要是把這個女孩送過去,肯定會賺得盆滿缽滿的。

那男人臉上堆起笑意,眼光流連在蘇檸身上,嘴裡是不住的讚歎:「真美啊!看來能賣給好價錢!」

那男人笑起來,露出嘴上鑲著的金牙,金牙上還有著不知什麼時候留存的菜葉子。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