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不易眼神鄭重,體內五行靈氣流轉,身上霎時泛起了寶輝,一劍出,人劍合一,在「呼呼」地銳嘯聲中斬向了江城方。

轟!

兩人一觸即退!

江城方隱隱感到了壓迫,一聲狂吼過後,青色光芒自他的身體爆發而出,隱約間看到一條猙獰的青色蛟龍浮現在了他的身後,發出一聲沉悶之極的咆哮,將附近觀戰的弟子震懾得忍不住戰慄!

青龍變!

江城方毫不猶豫使出了青龍變。

楊不易眸光一閃,趁此機會一記劍芒狠狠斬出。

江城方身後那頭龐大無比,若隱若現的妖獸,神異而凶戾,竟然張開巨口,將他斬來的璀璨劍芒吞噬了下去。

楊不易有些吃驚,沒想到江城方的術法如此厲害。

「青龍虛影加身,這江城方的實力提升了數倍。傳聞這青龍變若是修鍊到登峰造極的地步還能幻化成青龍,厲害無比,對付妖獸更是具有先天壓制!」易水寒細聲細語道。

「青龍變確實厲害,青龍加身力大無窮,剛猛無鑄,都快比得上我的磐石功了。」周沃低聲道。

一道劍芒被吞噬,楊不易直接橫拉過去,每一次出劍都是人劍合一,犀利無比。

吼!

青龍咆哮,巨大的青龍爪直接硬碰飛劍。

兩人瘋狂出招,光影繚亂。

一聲轟鳴,兩人接觸的地方能量翻湧,如爆竹一般炸開,星光點點四散開來,眾人下意識遮住了眼睛。

星點炸開過後,楊不易與江城方兩人的模樣都有些狼狽。

樂文 薛通殺了魔宗先天黃縝,但呂燾和師弟拒見使者不願回萬嶼,坐實了三人棄宗出走的事實,殺叛徒無罪,天魔宗師出無名,只得作罷。

薛通苦修兩月,煉罷第四層的龍殺劍,方才走出了石室,青炎劍難說沒覬覦之人,劍技每提高一分,安全即增厚一層。

他出關后第一個找的便是藺紅。

沒想到藺紅對他的態度,再度變得曖昧起來。

「薛管事,沒想到你相貌比魏無恙好看多了。」藺紅聲音柔軟,嘴角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藺副堂主見笑,薛通普普通通,只是不醜而已。」

薛通暗叫不妙,他聽說藺紅中意師哥姜兆熊,但落花有意,流水無,姜兆熊僅有同門之誼,始終不肯,藺紅怨恨之餘,故意向眾多男子示好,玩曖昧氣她師哥。

姜兆熊或許深知藺紅底牌,既不生氣,也不拉回藺紅。

但藺紅態度的轉變,引起了薛通的警覺。

「即使藺紅仍真假不知,姜兆熊會否當真就難說了天魔宗不來找我麻煩,姜兆熊和其他醋罈子來找事,麻煩就大了。」薛通暗道。

「薛師弟英氣人,武力超群,遠非常人可比,師姐跟前別那麼謙虛,怎麼怕我一口吃了你」藺紅掩嘴吃吃笑將起來,令薛通愈加發冷發毛。

「哎呀,藺副堂主,我休息了數月,幫集寶堂做點事,特來與師姐商量。」薛通慌忙打岔,切入了正題。

「哦」藺紅神色一斂,她分寸把握的功力出神入化,控制極佳,當即不再與薛通調笑,說道:「集寶堂各類資源幾乎來者不拒,憑薛管事的眼光,採集交上的資源全收!」

藺紅今之表現,促使薛通下定決心出趟遠門,目標伏蛟島。

他離開西潼商行五年,即將破級先天,趁後天境界去探聽探聽虛實,不至太過顯眼,便於行事。

再說他委託集寶堂收集的極品煉材僅得一樣「黃膽石髓」,外出看看很有必要。

……

薛通精心準備了一番,挑選了九件靈物:天成丹「靨面菌、「地浪筍」兩株靈藥,安南府供奉的銀槍、砍刀,真元宮鄔正源和他師弟的白鶴劍、蒺藜棒,三具先天妖獸屍。

餘下的四件上品法器留以備用,兩劍一刀一杖,以先天武者余緣、茅紀申的赤月法杖、鳳翎劍品質最高。

薛通展開鬼幡旗,念誦起魔典的法訣,石室充滿一股森血腥的氣息,旗面鑽出一隻猿頭,暴猿魂獸血紅雙目霍然一亮,徹底鑽了出來。

後天後期!

魂獸煉化完古墓中吞噬的所有魂力,煙霧形態的軀更濃更黑,嗷叫之聲也愈發恐怖瘮人。

……

數后,伏蛟島。

島上人流熙攘,街市鬧喧囂,距離島會召開僅餘三。

薛通化名五年未回,第一件事便是走進了西潼商行,兜了一圈,未見昔的夥計溫廣茂、譚升。

「黑膚海族把我的人都換了!」薛通心生惱怒,臉上微微發紅。

他一普通裝束,五旬相貌,用的是羅生的化名。

「你們管事的呢我聽朋友說有個姓杜掌柜人不錯。」薛通忍不住問起店鋪夥計。

「杜掌柜兩年前就走了,道長的消息好老,現在的掌柜姓龐。」夥計說道。

「龐勛」

「是啊,道長認識龐掌柜」

「哪裡哪裡,道聽途說。」薛通應付一句不再言語,裝模做樣看了會柜子里陳列的貨品。

「看來史昆之流已全面接管了伏蛟島,爭回合夥金和在商行存儲的靈物幾無可能了。」

薛通住進豪華客店,離商行僅隔一街,伏蛟島的寶豐堂交換會由他一手創辦,通常是島會前一開始,連開三天。

然而當他興沖衝來到寶豐園,卻被守衛攔住了去路。

「道長止步,寶豐堂會人數已滿,無特別況需等人出后再進。」

薛通正自不爽,小小武徒竟敢攔人,他舉掌差點動手,怒斥道:「誰定的規矩,什麼又叫特殊況」

「請道長息怒,出示交換的物品,在下驗過覺得值得額外加人,道長便可進去,實在抱歉,這也是上頭定下的規矩。」守衛隊長系一後天武者,慌忙勸阻,客氣說道。

「這株靈藥夠了嗎」薛通掌心一朵似菇似蓮的靈藥。

「菌靨蓮!夠了夠了,道長請進。」

圍觀武者竊竊私語,苦嘆帶來靈物不濟,只能登記後補入園。

薛通入了寶豐堂,五十人的大場子,他目光連掃數遍,至少發現了四位熟人,吳鏘、劉漢如、唐敖、米守真。

四人皆是他為壯大島會,或鼓動或挽留才來的伏蛟島。

另一人頗為眼熟,薛通一時想不起何時見過。

寶豐堂會是海族換取人族高級靈物的重要渠道,海族十人各持一片薄薄的玉牌,羅列清單,他們來自不同的海區。

「左家沒來人啊」薛通嘀咕道。

海族匱缺法器,薛通的四件上品法器自然搶手,他用蒺藜棒換了兩具先天電鰻獸屍。

他最想要墨菱晶和青艮鐵,卻不敢明言,五年前西潼商行的求購靈物單,說不定會暴露蛛絲馬跡。

薛通閱盡玉牌,未見極品煉材。

吳鏘想換護盾,劉漢如求靈藥植株,而那面熟之人,則頻繁換貨買貨,需求量極大。

薛通猛然回憶起一人,海祭節認識的狂浪門客卿霍煌,彼時還互留了信物。

「難道霍煌還在為狂浪門做事他如今已是後天大成了。」

薛通暗中觀察,霍煌一行五人,不遠萬里來伏蛟島,帶來的貨品必不在少數。

薛通挑了幾樣四品靈藥植株,搭訕劉漢如,約他堂外詳聊,吳鏘與劉漢如關係要好,一同跟了出來。

薛通知二人底細,三言兩語便撩撥起談興,基本問清了伏蛟島五年來的近況。

五年前,薛通莫名消失,黑膚族放出的消息是與海族理念不和,就此離去。伏蛟島一帶知薛通的人極多,幾乎沒人相信,但又無力詳查,事件逐步平息,西潼商行大舉換人,生意照做。

「人族合伙人換成誰了」

「衛惇堅」

薛通結束了談話,以平常價格將靈藥賣給了劉漢如。

……

修武之人精力旺盛,薛通一直等至次,島會正式召開的那一天。

「通常海族會將壓台的寶貝拿出來助漲人氣!」

九族老顏昭烈、商行掌柜龐勛、人族合伙人衛惇堅走進了會場。

「各位道友,伏蛟島盛會離不開道友們的支持,黑膚族為答謝諸公,準備了兩件寶貝助興,歡迎競拍!」

龐勛手掌輕拍,妖艷的海族女子,台上捧出一副蛟角,兩長兩短。

「此蛟先天大成,系本族三位族老合力撲殺,蛟角珍貴,很多年都未在市面上出現,起拍價十萬靈石。」龐勛朗聲宣布。

薛通一見龐勛,一股怒火油然而生,「狗賊,早晚死在我手裡!」

「先天大成蛟角,正四品數種丹藥配方,一副角重五百斤,可煉製千枚靈丹,硬角還能煉製法器,一物多用,三十萬都不算貴。」

薛通正盤算是否報價,霍煌喊道:「十五萬!」

「霍煌代表狂濤門,財力雄厚,喊價正常。」

「十八萬」一名鶴髮白眉的老者喊道。

「二十萬」、」二十三萬」…

「二十八萬」霍煌再次出價。

「三十五萬!」薛通報出了驚人的價格。

「貴點便宜點無所謂,只要東西好,好東西留著總能派上用場!」薛通心道。

場上無人再爭,霍煌也閉緊了嘴巴。

……

「第二件寶貝更難得,西潼海最深的海溝,出產一種叫青冥玄鐵煉材,經長老會批准,將最新挖到一塊拍賣,重一千九百八十斤。」龐勛搖頭晃腦說道。

「得來全不費工夫,比青艮鐵高端得多的青冥玄鐵現,機不可失!」

薛通自霜瘴林痛殺蒼翰供奉以來,不再如過去謹慎,即使他拍得首品,絲毫不顧忌競買第二件會否引來麻煩。 「我們就看最後一個,最後一個是不是你嘛!」啊嗎瑞試圖發佈最後通碟。

「這個眾說紛紜啦,也有人說是大蝦。」江白死不承認,並且試圖栽贓。

「不可能是我,我這個星期都沒丟過大包。」大蝦情緒激動的說道。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