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暖暖尷尬的微笑:“你醒了嗎?嗨,好久不見。”

楊暖暖一說話,兩行清明晶瑩的眼淚從龍少軒乾淨透徹的眼眸裏滑落。

眼淚滴落在白色的枕頭上,很快枕頭上多出了一塊水漬。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龍少軒平躺在病牀上,他側臉盯着楊暖暖看,兩行清淚無聲的滑落,沒一會潔白的枕頭上就染上了一灘水漬。

楊暖暖看到他哭,不知道爲什麼她覺得汗毛豎立,大概是因爲龍少軒和他的哥哥長相相同。

楊暖暖彎了半天的腰,她的老腰彎的實在受不了了,她扶着腰站直身體。

楊暖暖說:“我去喊你爺爺,和你的管家,你生病的這些日子裏,他們都很擔心你。”

楊暖暖剛剛轉身,龍少軒身體猛地彈起,他一頭撲向楊暖暖,那些與他身體相連的醫療設備的接頭七七八八的全掉了。

瞬間各種儀器不約而同的發出了急促的警報聲,龍少軒身體的一大半懸於病牀之外,他瘦的不成樣的手緊緊地抓住了楊暖暖的手腕。

龍少軒幾乎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抓住了楊暖暖的手,楊暖暖的手被他勒的生疼。

還沒等楊暖暖開口說話,被警報聲喚來的醫生護士焦急的一把推開病房門,不同國家的頂級醫生醫護人員一窩蜂的衝進重症監護室。

這些醫生們一直都整裝待發,只要龍少軒的身體出現一絲異樣,他們便會及時的出現,速度很快,效率很高。

楊暖暖面對着這一羣醫生護士,她不知道擺出什麼表情打招呼。

衆醫生驚訝地看着龍少軒和楊暖暖,這是怎麼回事?半個小時之前龍少軒的身體狀況就已經被這些醫生評估活不到三個小時了。

可現在,龍少軒居然醒了,短短這半個小時的時間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一個奄奄一息的重病病患,怎麼會恢復的這麼快。

楊暖暖打破了病房中的安靜,她說:“他醒了,你們幫他檢查檢查吧。”

醫生中間也有中國人,楊暖暖的話一說,立馬有護士翻譯成英文轉述給來自國外的頂尖醫生。

龍少軒緊緊地的抓住楊暖暖手,他眼神專注的盯着楊暖暖的背影看,現在他空白遲緩的大腦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不能讓楊暖暖再次離開。

楊暖暖轉身,她看了兩眼認真專注,俊美如斐玉一般的龍少軒。

楊暖暖想了想她笑着說:“你醒了啊,太好了,他們都很擔心你呢。”

昏迷了許久的龍少軒模樣看起來似乎已經清醒了,但是他的大腦還是處於一片空白混沌中,他能聽到楊暖暖說話,想要和楊暖暖交流。

龍少軒很想和楊暖暖說話,但是他的語言系統像是僵住了,他努力快速的組合話語,好半天,他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沒想出來,

龍少許想說話,但是他想不起,說不出口,也無法出聲。因爲這些,他心裏很着急,心裏一着急,額頭上出了一層細密的汗水。

楊暖暖看出他的急躁,她輕輕地拍了拍龍少軒的肩膀:“彆着急說話,你纔剛醒,身體很弱,需要好好的休息。”

龍少軒喑啞的恩了一聲,手依舊不肯放開楊暖暖。

後知後覺的醫生護士,走了一大半,剩下的人連忙走過來,檢查儀器,觀察龍少軒的身體狀況。

一個護士走到病牀邊,她自然而然的單膝下地跪在龍少軒的身側。

跪在地上的護士,微微一笑露出一抹善意柔和的笑容,她溫柔的說:“龍少爺,請你躺在病牀上好嗎,醫生要替你檢查身體,你能甦醒絕對會我們所有人的幸運。”

要是龍少軒死在新華醫院了,那絕對會是新華醫院這座豪華奢侈的私人醫院的噩夢。

龍少軒表情沒有一絲變化,他好像根本就沒有聽到護士的話,他依舊專注地盯着楊暖暖看。

龍少軒的反應就好像他自己屏蔽了全世界,只在自己的世界裏留下了一個楊暖暖。

“龍少爺,你能聽到我說話嗎?”護士微微加大音量又喊了一聲。

……

龍少軒用他的反應告訴了美麗的護士姐姐,不好意思,我還真聽不到你的聲音。

護士跪在地上,表情很疑惑,她現在有些不確定這位豪門大少爺究竟有沒有甦醒,還是依舊是植物人的狀態。

護士很像伸手在龍少軒的眼前晃一晃,但是她不敢,這樣一個動作,足以讓她全家死絕。

楊暖暖說:“醫生要給你檢查身體,你快躺好。”

楊暖暖一說話,龍少軒的清澈如同琉璃一般的眼眸中頓時浮上一股異樣神彩。

他能夠聽到楊暖暖的話。

龍少軒拉着楊暖暖的手晃了晃,他示意楊暖暖走近自己,龍少軒的力氣用的很小,楊暖暖配合着他走到了病牀邊。

龍少軒一手緊抓着楊暖暖,乖乖地聽話平躺在病牀上。

龍少軒的視線至始至終就沒離開過楊暖暖,一刻也不曾離開過。

萬界仙王 醫生已經準備就緒了,但是楊暖暖這麼大個人站在哪裏真的很誤事。

楊暖暖看了眼醫生,她對龍少軒的說:“醫生要給你檢查身體了,你先放開我,我去外面等着。”

龍少軒眼神不曾動搖半分,緩了好一會,他語氣堅定的開口道:“不!”我不會放開你!!!!!

楊暖暖無奈的說:“你沒看到我在這裏很誤事嗎,你放心我保證我不離開,我就在外面等着,只要醫生檢查完了,你一喊我立馬就會進來。”

前妻的祕密 龍少軒的回答還是隻有一個字:不!

龍軍拄着柺棍步伐蒼勁有力的走進來,他慈眉善目地看着楊暖暖,語氣寵溺的說:“暖暖啊,既然阿軒不肯讓你走,那你就在這裏陪着他。”

楊暖暖扭頭看了一眼龍軍,發現他看自己的眼神格外的寵溺,面色也恢復了,身上那種滄桑老頭的頹廢感消散,他又變成了那個聲名遠揚的龍老爺了。

傑森走的時候已經向龍軍介紹了關於他孫子的情況,知道龍少軒沒有了生命危險,短時間內都不會犯病之後,龍軍的心情很是爽朗。

撥開雲霧見明日,看來這個楊暖暖就是我們龍家的福人。

楊暖暖點了點頭說:“哦,那我就在這裏多待一會。”

“你們也都下去吧,不用檢查了,立馬把我孫在轉到普通VIP病房,他已經好了,不需要監護了。”龍軍對那些醫生護士道。

龍少軒身上所有維持他生命的儀器都被取下,他真的恢復了。

楊暖暖輕輕的掙脫了一下說:“鬆手,我推你去普通病房。”

龍少軒表情未曾改變,眼神依舊專注,態度還是堅定如初:“不!”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楊暖暖的手被龍少軒緊緊地抓手,不管楊暖暖如何好言相勸,威逼利誘,龍少軒都不肯鬆手。

重症監護室裏只剩下三個人,龍軍和顏悅色的看着楊暖暖和龍少軒,越看越覺得他們兩個很相配。

楊暖暖費口舌說了半天話,她提出一個建議,龍少軒否定一個,龍少軒的回答至始至終都只是一個字:不!

大概是從龍少軒心裏來說,這一次他死都不會鬆開楊暖暖的手了。

萌寶100億:總統爹地心太急 楊暖暖有些惱怒的低眼盯着犟的像頭驢,俊美的如同王子一樣的龍少軒。

龍少軒表情淡然出塵,不言不語間盡是超凡的貴氣。

冷靜了好一會,楊暖暖強壓着心裏的怒火問:“你說!到底要怎麼樣才願意鬆手,我們兩總不能就這樣一直在一起吧!”

龍少軒想了想,他盯着楊暖暖緩緩地的說:“無論怎樣都可以,但我絕不鬆手!”他的態度強硬,聽口氣,毫無迴旋的餘地。

“你別逼我哈,逼急了我你真不是我的對手。”楊暖暖臉上全是輕輕的怒意,她不痛不癢的威脅道。

龍少軒道:“死也不放手!”

楊暖暖這些真的是沒辦法了,好言相勸沒用,惡語相向身後站在龍軍她不敢,面對犟的像驢一樣的龍少軒,她欲哭無淚。

楊暖暖問:“難道你就打算這樣?你躺在牀上,我站在牀邊?”

……

龍少軒看着楊暖暖點頭,他沒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妥的。

楊暖暖大跌眼鏡的說道:“大哥啊,你不吃飯不洗澡不上廁所了嗎?就算這些事情你都不用做,可我是個大俗人啊,吃喝拉撒睡我是一樣都不能少的。”

龍少軒不說話,安靜地看着楊暖暖。

楊暖暖苦着臉繼續說:“我現在就想上廁所,我求求你鬆手吧,再不去衛生間我會被憋死的。”

龍少軒從病牀上坐起來,他看了一眼楊暖暖,伸腿穿上了拖鞋。

龍少軒拉着楊暖暖就走,楊暖暖另一手穩住他的手問:“你想帶我去哪?”

龍少軒轉頭看了一眼楊暖暖回答:“衛生間。”

楊暖暖說:“龍少爺您別開玩笑了好嗎,我承認我很粗糙,我粗糙的像個純爺們,可不管怎麼說我也是個女生啊,我去上廁所你在一邊站着不合適,真的很不合適!”

楊暖暖心裏想,被你看着,老孃連褲子都拖不下來。

龍少軒輕聲細語的說:“我不會看你我,絕對不看。”

楊暖暖斜睨了他一眼:“呵呵!”乾硬的冷笑。

一直站在一邊的龍軍默默地看着楊暖暖和龍少軒,聽到龍少軒說了這麼多句話,龍軍的臉上早就笑成了一朵花。

不錯不錯很不錯,我的孫子終於知道主動,打開心扉了。

龍少軒從小到大,在沒遇到楊暖暖之前將近三十年的人生中,他一直是孤寂的、冷清的、不爭不搶、不出風頭、不見人、不說話、不知道何爲感情,不知道什麼叫做喜怒哀樂。

龍少軒一直是淡淡的,他就像一杯清水,至清至純,淡漠出塵的氣質總讓人和他有種距離感。

把龍少軒之前快三十年的人生中說出的所有話加起來,也沒有遇到楊暖暖之後說的話多。

他是沉默的,安靜的,貴氣優雅的就像高高在上的天神。

楊暖暖和龍少軒僵住了,龍軍和藹地看着他們。

“咳。”龍軍乾咳了一聲。

龍軍說:“阿軒暖暖是個女孩子她去衛生間你跟在後面真的不合適。”

楊暖暖感動地看着龍軍,她表情浮誇的重重點頭,就是這個道理,不合適,真的很不合適!

楊暖暖看着龍軍就像看到了天使一樣,她滿心期待的等着龍軍繼續說話。

這個孫子總不能不聽自己親爺爺的話吧,龍總啊龍總,你快讓你的寶貝孫子放開我吧。

龍軍道:“讓暖暖去衛生間。”

龍少軒看都沒看他爺爺回答:“不,我不鬆手。”

龍軍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他笑着說:“傻孫子,衛生間又沒窗暖暖又跑不了,她進去你在門口守在還不行嗎?”

龍少軒答應的很快:“好。”

衛生間只有一扇門的進出口,楊暖暖獨自進去,她還真的跑不了。

陽光明媚的午後,位於城郊那一片連成片的豪華別墅區,今日這裏特別熱鬧,一輛純黑色的奢華跑車,不停的穿梭於各棟別墅之間。

位置在正中間的一棟外面爲黃-白相間的別墅內,別墅內部燈火通明,好幾個穿着軍裝的男人坐在客廳的茶几前。

這幾個男人或是彆着槍,或是手裏拿着文件夾,時不時的有人從二樓走下來,繼而會有新的人上樓。

他們都是龍少決的心腹,龍少決從江城回來之後,就一直工作,他着急了所有的部下彙報工作,並且部署了一系列囤糧養兵的計劃。

天知道龍少決想做什麼……

別墅後花園,百花齊放,奼紫嫣紅,穿着一身黑色騷-包皮衣的金俊憂心忡忡的坐在紫藤樹下的鞦韆架上。

散碎的陽光穿過婆娑的樹蔭灑在金俊的身上,金俊坐在純白色的鞦韆上,他雙腳踩着地,沒有讓鞦韆亂晃。

金俊從來都不知道原來曬太陽會是一件這麼愜意舒服的事情,他坐在鞦韆上,時不時的回頭看向那一扇紅木大門。

老大是瘋了嗎,他到底想做什麼?

楊暖暖的死不是她自己自我犧牲嗎,就算龍少決想找人報仇,那他也沒用目標啊。

就在金俊發呆的空隙,一個穿着軍裝長的五大三粗的男人走出來。

金俊高聲喊:“黑老大你過來一下。”

黑老大也沒吭聲,腳下一動,一道虛無的幻影閃過,轉眼間黑老大就出現在金俊的面前。

黑老大挑着濃密的粗眉毛問:“金助理有何吩咐?”

金俊嘗試性的開口問:“我老大給你下達了什麼命令?”

“不好意思,軍事機密,我無可奉告。”

金俊心裏暗笑,擺譜擺的挺牛逼的。

楊暖暖已經在衛生間的馬桶上坐了十分鐘了,龍少軒寸步不離的守在門口,每隔一分鐘他就會敲門詢問,確定楊暖暖在不在裏面。

“咚咚。”

聽到敲門聲楊暖暖沒好氣的擡眼盯着那扇門道:“我在,你放心我跑不了。”

“少爺,你怎麼在那裏站着啊,剛剛纔醒還是去牀上躺着吧。” 問道章 李成帶着四個手裏提着大包小包的傭人從家裏趕過來。

本站重要通知:請使用本站的免費小說APP,無廣告、破防盜版、更新快,會員同步書架,請關注微信公衆號 李成帶着四個提着大包小包的傭人出現。

不久之前,得知龍少軒已經沒用生命危險的時候,李成立馬命令家裏的廚子煲湯做龍少軒最喜歡的吃食。

因爲不放心家裏的那些人,李成特意回去監督。

這纔剛來,就發現龍少軒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別提李成心裏有多開心了。

龍少軒轉頭看了李成一眼,他對着李成微微點頭,當作打招呼。

打完招呼一分鐘的時間到了,龍少軒再次開口問:“暖暖你在嗎?”

坐在馬桶上的楊暖暖立馬站起來,她走到門前,伸手一把拉開衛生間的門。

龍少軒看到楊暖暖,他嘴角揚起一道淺淺的弧度,他在笑。

楊暖暖瞪了龍少軒一眼,沒好氣的說:“我又沒長翅膀飛不了,就算我長了翅膀這裏也沒有窗戶。”

李成笑着問好:“楊小姐你好。”

楊暖暖沒理李成,她想從龍少軒身邊走過,她才邁了一步,龍少軒就抓住了楊暖暖的手腕。

被龍少軒抓住的手楊暖暖扭頭天眼看着龍少軒,楊暖暖平靜的問:“你到底想做什麼,我要回家,拜託你鬆手好嗎?龍少爺!”

“我……”龍少軒薄脣微啓,他想解釋,想要說明情況,但他說不好。

楊暖暖說:“你什麼?把你的想法說出來,咱們明人不說暗話,你留不住我,捆不住我的,你是成年人,我也是成年人,有什麼咱們都好說。”

龍少軒表情微變,琉璃一般的眼睛裏流露出一絲痛苦糾結的神色。

李成正聲道:“楊小姐我家少爺剛剛纔醒,請你注意你說話的尺度。”

楊暖暖轉頭看着西裝筆挺的李成,她說:“李管家,我已經很客氣了,好麼。”

李成說:“那就請你再客氣一點!”他語氣裏的威脅壓迫一目瞭然。

君臨天下 楊暖暖想笑,這都是什麼事啊!

龍少軒沉默了一會,他鬆開楊暖暖手,伸出兩隻手擺正楊暖暖,楊暖暖正身面對着龍少軒。

龍少軒淡漠的神情,琉璃一般的眼睛,柔和似明月的視線靜靜的落在楊暖暖身上。

楊暖暖擡頭看着龍少軒問:“說吧。”看龍少軒這架勢,楊暖暖就知道他想好了怎麼辦了。

龍少軒緩緩地開口,認真的說:“我們,在一起……好好的,一直在一起,好嗎?”

楊暖暖的答案脫口而出:“不好。”

剎那間龍少軒的世界陷於一片無邊無際的黑暗中,他胸腔中那顆蓬勃跳動的心臟猛地一停,一陣窒息的疼痛翻涌着涌上龍少軒的心間、腦海、身上之中、

龍少軒突然覺得好疼,全身上下哪裏都好疼,心臟尤其疼。

龍少軒的雙腿一軟,好不容易纔有了一點血色的臉頰瞬間變得蒼白死寂,他幾乎要跪在地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