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瀾愣了愣,「爸,如果不是,你會怎麼辦?」肯定傷害很大吧?

楚風眼眶泛紅,他有點害怕,害怕自己疼愛了十來年的孩子不是他的,到時候,他就真成了一個笑話,為了能有個兒子,他沒少費心思。

楚瀾笑了笑,「其實,你年紀不大,才剛剛五十嘛,就算是再生一個也來得及,你又不是不能生,對吧?再生一個長大也就二十來年,那時候正好你可以退休。」

楚風眉心緊蹙,這倒是一個好辦法,「你說的是,那就再生一個吧,又不是沒女人了,是吧?」

「對,想通了就好。」楚瀾端起酒杯和他碰了下,「一切都會過去的,你不用太擔心什麼,姚敏背叛了你,她不配和你在一起。」

「是,她不配!」楚風記得女兒長大后,好像還是頭一回和她說心裏話,頭一回如此親密的和她交談,「楚瀾,你不會笑話爸爸吧?」

「不會,我支持你,不過,以後找女人的話,別再找姚敏那種心機女了,你還年輕,老婆是肯定要找的,對吧?」楚瀾也不希望父親一個人過下半輩子。

楚風長吁一口氣,哪有她說的那麼簡單,「明天我就把離婚協議擬好,讓那女人離開楚家,小瀾,搬回去住吧,和爸爸住。」

楚瀾想了想,「好,等會我送你回去,我也回家。」

楚風似乎安心了點,似乎找到了一點寄託,吃過飯後,和楚瀾回了楚家。

姚敏一見到楚瀾就撲了過來,「你怎麼又來了?你又想做什麼!」

楚瀾避開她,「這是我的家,我難道不能回來嗎?」

「每次你一回來就挑撥是非,這次更是把事情鬧的這麼大,還陷害我,」姚敏可憐兮兮的看着楚風,「阿風,你不能聽她的,她是想破壞我們的感情,想獨佔楚家。」

楚風不想理她,「收拾好東西,明天一早搬出去,別讓我來趕。」

「你說什麼?你要趕我走?」姚敏已經在楚家十來年,習慣了養尊處優和被人尊敬,離開楚家她就什麼都不是了…… 在和穆婷婷吃了一次家常便飯了解了父母現在的身體情況之後,時間也不是很很早了。

他將穆婷婷送回了家,自己也回到了現在和柳如煙居住的地方。可是當他回家的時候,才發現家裏現在還沒有人。

看了一下手錶上的時間已經快到晚上11點了,都已經這麼晚了柳如煙還沒有回家,難道還在公司工作嗎?這可不行。

想到這些他拿起了自己的衣服,轉身又走出了房子。開車來到了公司樓下站在樓底向上看果然發現總裁的辦公室還亮着燈,看來是真的一直在忙着工作的事情。

他不想看着柳如煙這麼辛苦,雖然柳如煙的心裏有自己的夢想,夏伊也不想成為她成功路上的絆腳石,可是還是要注意身體的。

他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總裁辦公室的門前敲響了門,一直在辦公室工作的柳如煙,並沒有注意到敲門的聲音。

這些日子以來自己一直都在忙於工作,而且總是忙到很晚才會下班回家,回到家之後,看着已經熟睡的夏伊也並沒有打擾他。

所以兩個人已經有幾天沒有好好的聊一聊,甚至都沒有在一起吃過一次飯,明明心愛的人就在眼前可是卻像是一個異地戀一樣。

夏伊走進辦公室將柳如煙拉起來,拉着她的手就往外面走,邊走邊說着:「看一下幾點了?都這麼晚了你都不知道回家雖然已經年底了但是你也不能一直這樣累著自己,身體也會吃不消的。」

「而且婚禮的事情我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如果你累出了什麼事情,之後iu沒辦法參加婚禮,那我可要換人了。」夏伊調皮的說着。

聽到這句話柳如煙停了下來說道:「那可不行,你放心這樣的工作量我是可以接受的,之前我還什麼都不是的時候就一直這樣工作也沒有出現什麼事情,現在這樣的工作量也難不倒我。」

還沒有等柳如煙說完,夏伊就已經向抱緊了她,夏伊不想聽着柳如煙繼續說下去了,之前自己沒有出現的時候天知道這個女孩子到底經歷了什麼才會變成現在這個堅強的樣子。

現在既然自己已經出現了那麼之後的一切都由自己替她分擔,她現在背後可以依靠的人只有自己。

「我可以做他身後的大叔,也可以做他比方的港灣,也可以做他在天塌下來時候為他頂天的那個人」夏伊的心裏想着。

兩個人一起回到了家,在回到家的時候已經快12點多了,他們洗漱之後就各自回各自的房間睡覺了。

雖然兩個人一直都住在一起,但是兩個人並沒有同房睡只是分開房間睡覺而已。

兩個人都不想提前跨出這一步,即使是已經訂了婚的關係。心裏還是對對方充滿了尊重,他們並不想提前就進入了結婚的狀態。

其實兩個人之前心裏都有想過試婚一段時間,現在的年輕人也都很流行試婚,可是他們可以做個例外。

第二天的時候柳如煙休了一天假她想着:這麼多天都沒有好好的陪着夏伊那就用這一天的時間多陪一陪他,做一些兩個人都想做的事情也好進一步的增加一下雙方的感情。

等到夏伊起來的時候看到柳如煙還在夏伊的心裏很是驚訝,他完全沒有想到今天居然這個女人沒去上班,還一直在家裏等著自己醒來。

沒有等著夏伊先說話柳如煙就搶先一步說道:「今天我就不去上班了,我想在家裏陪着你,你也正好休息一天。」

聽完之後夏伊開心的點了點頭,說道:「當然可以了,我倒是很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去上班了,就在家裏待着做一個美美的少婦就好了。」

兩個人沒有多說其他的話,各自洗漱之後又一起吃了早飯。吃過早飯之後夏伊這才想起來,是時候該領着柳如煙去見見自己的父母了。

他的心裏想着:正好今天也不用去上班擇日不如撞日,那不如就今天回家吧。相信穆婷婷也已經告訴了母親自己現在的情況。

說走就走,拉起柳如煙兩個人就出去買了一些保健品打算回一趟家,柳如煙還一頭霧水,不知道這次要幹什麼。

夏伊給她解釋說道:「這麼長時間了,都沒有見我的爸媽,難道你就不奇怪嗎?我可從來沒有跟你說過,我是一個孤兒。」

聽完這句話之後柳如煙才明白,原來是要帶着自己去見家長,可是之前不是已經見過一次了嗎?難道還有什麼其他的親戚不成。

待着心裏的疑惑她跟着夏伊一起走着,很快就來到了一片別墅區,這裏的別墅不是一般人就可以買得起的。

看着這樣的房子,柳如煙的心裏泛起了一陣嘀咕,「難道說他的父母住在這裏?可是上一次明明不是這樣子的難不成是夏伊騙了自己?」

做出這個決定其實夏伊的心裏也很慌張,畢竟他不是很確定柳如煙是不是能夠接受自己的身世也不確定是不是能不能夠原諒自己隱瞞了他的身世。

但是他想要給柳如煙一個完整的婚禮,想要給她一個被家庭親戚朋友們都祝福的婚禮,所以必須要帶她來見自己的父母。

到達了一棟別墅前車子停下了,夏伊才說:「下來吧,我們到了這就是我家,我們現在進去見我的父母,也不知道他們會不會喜歡你。」

此時此刻的柳如煙不能甩手就走人,她很清楚自己的心裏夏伊十有很重要的位置的,也不想因為這些事情就失去了這個好不容易走到心裏的人。

對於他欺騙自己的事情柳如煙的心裏並不想多計較,也許他也是有什麼難言的苦衷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兩個人拿着手裏的東西,按下了門鈴來開門的是一個老者也之正是夏家的老管家。

老者看着眼前的男人,眼神中閃現出了驚喜,喊到:「是少爺回來了,你可是很久都沒有回家了老爺和夫人一直都惦記着想讓你回家來看看。」

。 秦蒼穹淡淡一笑。

「是誰?」

沙瑞金偷偷看着他的臉色,低聲道:「據說,背後是跟金陵那邊有關…」

「那裏,可是坐鎮著一尊金陵王族啊…」

「若真是那一位的話,他…姓宋!」

此刻,沙瑞金小心翼翼。

將自己的猜測,說了出來…

聞言。

秦蒼穹微微一怔。

姓宋?

他,倒是忽然有些反應過來了。

姓…宋么?

宋憐星,同樣姓宋。

和金陵,曾……有些關係。

秦蒼穹的眸光,逐漸幽深起來,陷入了思索。

當年,他身份不高。

宋憐星保護他,沒有說那麼多。

而,現在。

站在現在的高度。

秦蒼穹,倒是有了些思緒,「是和宋憐星,有關么…?」

聞言。

沙瑞金一愣。

「宋憐星么,倒是有可能…」

秦蒼穹眸光深邃,緩緩泛起一絲冷意。

難怪。

這七年來。

她從未提及過家人。

就算是問起來,也嬌俏笑着說保密。

也難怪,以江南紅盟,也有能力和膽量,動她…!!

因為。

她的家族,在針對宋憐星?!

秦蒼穹眸光逐漸冰冷,渾身恐怖氣息,瘋狂瀰漫!

這,讓一旁的沙瑞金,都是渾身一僵!

這,這他嗎…

還好沒生出作對的念頭…

這傢伙。

實在,太恐怖了啊!

而,此刻。

秦蒼穹的臉上,浮現出一絲冷笑。

宋王族,為何要針對宋憐星?

當初。

宋憐星根本,提都不提家族。

是畏懼,還是厭惡?

恐怕。

從一開始,她離開了宋王族后,就再也沒有任何關係了。

一刀兩斷。

而,現如今。

宋王族恐怕,是想奪走宋憐星那正在研發的,強AI人工智能技術…!!

這,是真正跨時代的革命!

等到將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