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被他逗笑了輕輕打了他一下。陳筠茹正好走了進來,看到其樂融融的景象。她不禁跑過去一把抱住母親撒嬌道,「你們在說什麼呢?」

「你呀~都多大的人了還撒嬌?」母親雖然說着但還是忍不住抱住了她的小女兒。

「亭駿,我想去見見若風。」陳爸自知時日無多,他想去道歉,向人家賠罪。

「爸…」陳亭駿知道他爸若是去了,習若風和她的家人都會被勾起不好的回憶,但又不知道怎麼拒絕。

「我知道。」陳爸點點頭,「我知道你受難為。你放心,我是去道歉的,我欠這孩子一句道歉,說完我就回來。」

陳亭駿看了看母親,母親偷偷抹眼淚,他頓時也清楚了,便點點頭。

陳爸休息后陳亭駿和母親走了出去。

「爸還有多久?」陳亭駿雖然不想問但他很清楚,他爸的身體不行了。

母親擦掉眼淚,抬頭說,「醫生說他最近身體還可以,但不知道明天怎麼樣。」

陳亭駿將母親攬在懷裏,安慰道,「沒事的,媽。你還有我和小茹。」

母親點點頭,「我現在就希望你爸走的時候不要太痛苦,安安靜靜的離開對他來說就是最好的。」

「嗯。」陳亭駿點點頭。

晚上,陳亭駿給習若風打了個電話。

「若風…」陳亭駿的欲言又止讓習若風猜到了什麼。

「是你父親身體不舒服嗎?」習若風輕聲問道。

「嗯。」陳亭駿點點頭答道。

「那你多陪陪他。」習若風說道。

「若風,我爸想見你,跟你道歉。」電話那頭是很長的寂靜。

良久,習若風才緩緩開口,「不用。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她無法原諒陳爸,但又不想讓陳亭駿有負擔,她很努力的放下成見,接受陳亭駿,可她真的無法原諒陳爸。

事情都定下了,陳爸就出院了,準備坐高鐵親自去民宿一趟,去和習若風道歉。他親自去的事情不管他們怎麼勸都沒用,他是必須自己去一趟的,最後三人也只好妥協。

來到民宿的那天,天氣很好,陳爸看着一路上的風景心情也開心不少。

現在是淡季,民宿沒有幾個客人,等天冷了就沒了客人了,所以習若風,習若軒和周敏三個人就偶爾打掃衛生,下山買個菜,倒不如之前那麼忙了。

「若風。」陳亭駿一進門看到習若風頓時欣喜若狂,也不管誰在場就衝上去抱住她。

習若風也很開心他回來了,回抱住他。

「怎麼出汗了?」天氣漸漸變冷,陳亭駿整個人卻還在出汗,習若風鬆開他溫柔的問道,她的目光說着他的身影看到了許久不見的陳爸。

習若風一時怔住了,她不知道陳爸來了,她也不知道突然來是做什麼,但第一反應還是擔心他是不是來拆散他倆的。

「若風…」如今的陳爸,經歷了一場大病,沒有了往日的光彩,他坐在輪椅上穿着厚厚的外套,帶着帽子和圍巾,手裏握着手絹,時不時的咳嗽幾聲,一開口聲音嘶啞,說話間還喘著粗氣。母親站在身後推着他,他如今是徹底離不開輪椅了,上來時還是四個保鏢把他抬上來的。

習若風看着他許久,努力的平復下心情,慢慢開口叫了聲,「叔叔。」

陳爸一聽叔叔兩個字頓時嘆了口氣,他悔不當初啊…

「若風!」陳筠茹眼看着習若風的臉色漸漸不好,她走出來笑道,「好久不見了。」

「嗯。」習若風點點頭,眼睛還是目不轉睛的看着陳爸。

「若風!」習若軒的聲音從廚房傳來,「是不是有客人來了?」

一聽習若軒的聲音習若風立刻就緊張起來。

習若軒和周敏開開心心的走出來想迎接客人,結果看到了落魄的陳爸后習若軒當場臉色陰沉,指著大門努力壓住火氣道,「請你離開,這裏不歡迎你。」

周敏也收起笑容,握著習若風的手怕她難受。

「對,對不起…」陳爸想站起來可沒有力氣,他只能坐着道歉了。

「我們不需要你的道歉!你只要離開永遠別再來就行了。」習若軒想起當初他對他們的態度時就很生氣。

「我…我只是…」陳爸着急的解釋道,「我,我來看看,她…」本就喘不動氣,一着急更是說不利索,最後他指著習若風說。

「不需要!我們若風很好,不需要你們家的人來看。」習若軒直接將他們趕了出去,連帶着陳亭駿趕出了門外。

「若風,沒事了。」周敏抱住她安慰道。

「嗯。」習若風看到陳爸渾身顫抖,她不知道為什麼,但她停不下來,直到看不見陳爸了她才覺得好一些。

「你們如果來我隨時歡迎,但你我看就不必了,以後都不要來了。」一邊說着一邊把他送的所有禮品都扔了出來,再重重的關上門。

陳爸嘆了口氣,第一次流下眼淚。但他不想放棄,因為這件事確實自己的錯。

「老陳,我們回去吧。你身體扛不住的。這山上風大,如果在生了病你會難受的。」母親勸道。

陳爸搖搖頭,他想等着他們出來,再道一次歉。

陳亭駿看着陳爸這執著的樣子蹲下握住他的手,「爸,事已至此,身體最重要,先回去吧。」

陳爸繼續搖頭,不讓人推走輪椅。

山上的天氣多變,溫差也很大,前一刻天氣晴朗,后一刻就有可能下雨。

「看樣子快下雨了,先下山回酒店吧。」看着雲彩慢慢過來的陳亭駿知道這裏快要下雨了。

不顧陳爸的反對,他們要推着他離開。

「吱!」門突然開了,是周敏出來了,她看了看四個人沒好氣的說,「快下雨了,進來吧。」 很快便是一陣激勵咣當的響聲。

大門裡面的木頭棍子被人從裡面移開,大門嘎吱一聲就打開了。

門縫裡露出一個小腦袋。

然後看到林峰之後,整個人顯得十分的興奮,阿強忍不住跳了起來:

「啊,是師兄。」

「師兄你回來啦,實在是太好了。」

「早就聽師傅說你要回來,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快進來師兄。」

阿強十分高興的把林峰迎了進去,緊接著把林峰手中拿著的兩大包糕點,也接了過來。

然後跟著林峰的後面,向著一莊裡面走去。

突然。

林峰向著阿強詢問道:

「阿強。」

「這義莊裡面除了你,還有誰?我怎麼感覺這莊子裡面還有兩個陌生人呢?」

「是不是來客人了?」

雖然說林峰也可以直接探索到裡面是誰。

但是,既然到家。

那自然也不能隨隨便便的在自己家,就用神念探索。

多少有點兒不好。

當然了。

實際上還是林峰有點兒懶,讓別人講,總比自己一個一個往前摸的好。

聽到林峰的詢問。

阿強想了想,然後就開始從頭,將整個事情一步一步地解釋了出來:

「哦,你說的他倆呀。」

「嗨!」

「原本師傅在村子里,覺得好長時間沒有回任家鎮住一段時間了,害怕老房子沒了人氣。」

「作為徒弟,我自然也得跟著。」

「至於村子里那保安隊長的位置,嘿嘿,給他們再加兩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動。」

說到這裡阿強嘿嘿一笑。

只要九叔在,只要自己的大師兄仍然在這裡,自己的保安隊長就不害怕任何人的爭奪。

就是這麼豪橫!

「至於這兩位,那可真是一等一的倒霉蛋。」

「而且啊,這兩位師兄你還認得呢,就是任家鎮里的秋生和文才。」

「你忘了,他們還想過拜師呢。」

對於秋生和文才,阿強印象多少還是比較深刻的。

畢竟作為九叔的徒弟,定要對外界抱有極大的警惕,尤其是對於自己有威脅的人。

原本在拜師之前,阿強就已經查清了這兩個人的底細。

不得不說。

邊上有幾個人照應著,多少也對省跨有點兒幫助。

聽到是他倆。

林峰突然一愣,緊接著十分好奇的向著阿強詢問道:

「原來是他們倆呀。」

「但是他們怎麼突然來到義莊了?」

「師傅不是說過以後不再收徒弟了嗎,難道說師傅又改變主意了?就不大可能吧~」

雖然九叔有著各種各樣的小傲嬌,小脾氣,但是吐口吐沫就是釘。

說的話從來都是一言九鼎。

說不收徒弟就不收徒弟,更何況還是村子里這兩個坑貨。

「嗨!」

「就不機緣巧合嘛。」

一說到這事情的原因,阿強也是感覺到十分的驚奇。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