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亦琛紋絲不動:「欲擒故縱玩一次就夠了,太多次就沒什麼意思,你說呢?」

顧念氣得眼眶通紅,呼吸急促,這個男人為什麼要來招惹她,她有時候甚至都不明白自己的意義,明明討厭她為什麼有時候她遇到困哪他還會立刻出現,如果是喜歡她那他為什麼還和那麼多女人有緋聞。

男人的眼睛盯着她因為掙扎之間鬆開的衣服,眸色深沉的可怕,俯身,一下子咬在了她的鎖骨上。

顧念頓時懵了,羞恥感從她身體里蹦出來,她皺着眉頭,狠狠去推江亦琛:「你別碰我!」

「那你想讓誰碰,陸湛?」

江亦琛抬臉,唇角勾著笑意,問道。

那笑容又諷刺又侮辱,顧念眼眶憋得通紅,然後想也沒想抬手就揮了上去。 ps:四千多字啊,懶得分章

以下正文。

————————

傅塵也是在路上的時候才知道,香香原本是有三人小隊的。

而其中一位,正是開心走在走廊上的小樹。

「我說,哪怕是三人小隊,我們帶著這傢伙真的好嗎?」香香對傅塵的自作主張還是有一些意見的。

她雖然算不上一個十分挑剔的人,但也不會願意跟一個拖後腿的人一起組隊。

所以,這也就是她為什麼總是一個人去直播間的原因。

「他人雖然是傻了點,但人不算壞。」傅塵回應。

飯小樹走在前面,聽不見他們之間的聊天。

「喂,你知道嗎?」香香神秘兮兮的湊到傅塵耳邊,「上次我們騎的那輛電動車,其實就是他的。這件事千萬不要告訴他啊!」

傅塵無語的看著她。

這女人敢情知道這是人家的電動車,所以才這麼肆無忌憚啊。

「原來你這麼陰毒……」

「你找打!」

香香目露凶光,狠狠地錘了一下傅塵。

誰讓那蠢貨一直請假,害的她在學校連最基本的小組練習都做不了。

不知道女人都是很記仇的嘛?

從校長那裡離開后,三個人用了不到十分鐘的時間就來到了一處教學樓里。

所有的畢業班級聚集在這裡。

一共有五層,每一層有兩個教室。

小樹作為領頭人,很快就帶著他們來到了四樓。

最靠近樓梯處的一個教室,便是畢業七班了。

走廊之中,出乎意料的有些安靜。

難道現在都在上課嗎……傅塵心想。

可下一秒,當飯小樹打開門的時候,隨著一聲慘叫,整個人便倒飛了出去。

「不好!弄錯人了!」

教室裡面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隨之整個班裡的人都哄堂大笑起來。

傅塵心裡莫名生出一股戾氣,慢慢走過去將小樹扶了起來。

「沒事吧?」

而香香則是怒氣沖沖的走上前去,一腳把半開的門踹開,「修必成!你有完沒完?」

「香香……」

教室里,一個黃毛少年站在前面,表情有些不知所措。

他的手裡,正端著滿滿的一盆水,看樣子還沒有進行下一步的惡作劇。

身後,有的人漠不關心,有的人冷眼旁觀,有的人嗤之以鼻,甚至有的人站在他的身邊推波助瀾。

只有很少數的人,露出同情緊張的神色。

「看來我在這裡不是很受歡迎啊。」傅塵來到香香身邊,笑眯眯地看著眼前的黃毛。

他猜想,或許是因為自己出現在香香身邊的緣故,讓一群想象的追求者心生嫉妒,所以才用出這種拙劣的手段來讓自己出醜。

只是,倒霉的小樹見義勇為的幫自己承擔了這一切。

「香香,他,他就是那個足療師對吧?」修必成攥緊了手中的水盆,眼睛里都要冒出火來。

足療師?

傅塵看了一眼香香。

「關你屁事,滾開!」香香一腳踹翻水盆,然後拉著傅塵的衣袖就往後面的座位走去。

小樹跟了上來,臨危不懼的盯著修必成。

看了好一會。

「tui!」

「艹!你特么……」

「修必成!」

如雷鳴一般的怒喝頓時響起,一個身穿黑色戰鬥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教室門口。

他頭上蒙著黑色頭巾,左眼到嘴角之間,有一塊恐怖的疤痕。

「鷹眼教官……」

修必成身體一個哆嗦,立馬老老實實的站在原地。

用餘光看向周圍,身邊的人早已老老實實的坐回了凳子上。

「現在是什麼時間?」鷹眼挺直胸膛,邁著沉穩的步伐來到修必成的面前,目光如毒蛇一般死死盯著他,毫無感情。

「上,上課時間……」修必成咽了口唾沫。

「你很喜歡站在這裡對吧?」

「不是的,鷹眼教官!」

「哦?」

鷹眼微微彎腰,撿起地上的水盆,「看來,這就是你對新同學的歡迎儀式對吧?」

修必成明顯愣了一下。

包括教室里的大部分同學,都情不自禁的將目光放在後排的那個傢伙身上。

新同學?

他們只知道有個人過來,但沒想到竟然成為了他們的同學。

一個足療師?

靠!他有什麼資格!

「這樣的出場方式嗎?」傅塵起身,直接走到了講台前,「教官哥哥,我現在是不是要自我介紹一下?」

「我讓你上來了嗎?」鷹眼一點也不給傅塵面子,「還有,以後叫我教官,或者鷹眼教官,聽明白了嗎?」

你個大直男。

「明白。」傅塵平靜地回應。

「你。」

鷹眼繼續盯著修必成,「趁現在腦袋還栓在你的脖子上,在新同學自我介紹完之前,把地上所有的水都給我收拾乾淨,一點水漬都不能留下。好了,你們可以開始了。」

他說完以後,背著雙手走到了講台前,坐下。

「喝!」

與此同時,修必成低喝一聲,猶如一隻蛤蟆一般將四肢撐在了地上。

而他的手指縫之間,隱隱冒出一股白色氣流。地上的水也在此時跟這股白色氣流產生了共鳴,如熱鍋里的水一般沸騰起來。

水屬性能力者嗎……

傅塵居高臨下的看著地上的這個傢伙。

「我叫傅塵,我的介紹完畢。」

「噗通……」

修必成果真像蛤蟆一樣趴倒在了地上。

靠!

這小子絕對故意的!

鷹眼抬著厚重的眼皮看著傅塵,「聽說你有三萬多的粉絲。」

轟!

教室一片嘩然。

「三,三萬多!」

「騙人的吧?」

「教官都沒有三萬多吧……」

「可惡啊……我才二十!」

「難道他去過高級副本嗎?」

「太可怕了……」

……

鷹眼倒是沒有制止這群喧嘩的人,而是將那雙利刃一般的眼睛看向傅塵,想要聽聽他的回答。

「是的。」傅塵一臉滿不在乎的表情,在眾人看來屬實有些欠揍。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