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不能因為自己,再讓彩翡宗眾人身陷危境。

正在此時

「咚,咚,咚。」敲門聲響起,帶著一種韻律的節奏。

林風輕『噢』了一聲,眼眸頓時微微亮起,嘴角淺笑。「說好三天,倒是準時。」

打開門。入目的確是那張熟悉臉龐。身背著雙劍,一雙藍se璨瞳,正是紀夏。林風輕訝一聲,卻是來的並不止紀夏一個人,除他之外,還有一個面目和藹的老者和一個嬌俏可人的短髮少女。

「介紹一下。我師傅司馬酆,我師妹秦千千。」紀夏手指老者和少女,徐徐道。

「你好,前輩。」林風恭敬道,目光投向秦千千。點頭道,「你好,秦千千。」

司馬酆微笑的點點頭,而秦千千卻是輕哼一聲。

「千千,怎麼這麼沒禮貌。」司馬酆不悅的輕喝,霎時使得秦千千嘟了嘟嘴,別過臉,司馬酆苦笑的搖搖頭,「別介意,這小丫頭被我寵壞了。走,我們去裡面談,林文。」

「沒關係。」林風笑道,「這邊請,前輩。」

「考慮的如何,林文?」司馬酆開口道。

「這……」林風微微猶豫,若在之前自己定會拒絕,但眼下卻又多了幾分變數,輕聲道,「說實話,前輩,我還沒考慮好。」

「哼。」秦千千俏鼻一揚,「自抬身價。」

「千千!」司馬酆瞪眼冷喝,帶著幾分微怒,秦千千頓時抿了抿嘴,感到幾分委屈,狠狠瞪了林風一眼。

「不好意思,小徒不懂事。」司馬酆歉意道。

「沒事,前輩。」林風笑道。眼前這個實力高深莫測的司馬酆,卻是沒有半分架子。

司馬酆微然一笑,「不知林文你對厲雁門知之多少?」

林風目光微爍,徐徐沉吟道,「雁翎府第二大宗門,僅次於雁翎萬族,統領雁翎府以南十五城。」言罷,林風輕然而笑,「晚輩也是聽說,不知是否正確?」


司馬酆淡然道,「你說錯了一點,厲雁門,並不比雁翎萬族差半分。」

林風輕『噢』了聲,雙眸綻亮。

司馬酆笑道,「並非我王婆賣瓜自賣自誇,論領地,雁翎萬族統領雁翎府以東十八城,確實勝過我厲雁門一籌。但論宗門實力,我厲雁門卻不比雁翎萬族遜se,尤其……是對後輩弟子的培養。」

「前輩請說。」林風目光炯然。

見的林風饒有興緻,司馬酆接著說道,「雁翎萬族底蘊確實深厚,說實話,論各種秘籍、靈寶的富有,我厲雁門尚遜se一籌。」林風點點頭,這司馬酆確是有話說話,倒並未一味抬高自己,踩低別人。

雁翎府,是雁翎一族所建立,馬瘦尚有三分肉,雁翎萬族畢竟是雁翎一族的分支,其底蘊自然深厚。

「但,雁翎萬族排外。」司馬酆神se正然,「非『萬』姓武者,在雁翎萬族中難得大用。而我厲雁門則不同,林文你若願加入,我可以舉薦你成為內門弟子,甚至…你若願意,你可排在千千之下,成為我司馬酆第十個入室弟子!」

此言一出,眾人無不震驚。

秦千千一臉震鄂,卻是沒想到師傅對林風的評價竟如此之高。

而紀夏則是微然一笑,雖感驚然,卻並未太在意。

事實上,林文若能加入,他無任歡迎。

「林文。這可是大好機會。」紀夏笑道,「厲雁門不知多少內門弟子想拜師傅為師,卻是尋路無門。師傅他老人家待門下弟子有如己出,有口皆碑。而且,師傅不止身居護法之職,更是厲雁門首席煉器師。倘若入了師傅門下,你ri后定然前途無量。」

首席煉器師!


林風眼眸瞬時放亮。

眼前這其貌不揚的老者,確是高深莫測。

確實是好機會!

說不動心是假的,林風眉頭微深,腦海中思緒萬千。

自從慢慢融入這斗靈世界,林風很清楚明白,在這裡,擁有一個勢力,一個靠山。是多麼重要的一件事。

正如海前輩所說的那樣,那幕後黑手之所以敢肆無忌憚的對自己動手,便是因為自己身後,沒有任何靠山!

而現在……

卻是意外驚喜。

倘若自己身後,有司馬酆,有厲雁門,那幕後黑手還敢動自己么?

但,有得必有失。

加入宗門。意味著自己將會失去ziyou。

卻是難以抉擇。

「多謝前輩厚愛。」林風目光炯然,「但晚輩在綠煙城還有很多事未完成。暫時無法給前輩準確答覆。」微微沉吟,林風點頭道,「半年,半年內晚輩定上厲雁門,給前輩一個交代。」

司馬酆咧嘴一笑,他自是看得出林風心動了。

「林文你呆會要去綠煙秘境?」司馬酆倏地問道。

「嗯……或許。」林風並不肯定。

「林文你還有其它事沒做完么?」紀夏好奇道。

林風點頭道。「對,路途危險,我想送師姐她們回彩翡宗。」


紀夏恍然的點點頭,倏然笑道,「這是小事。林文你若信得過紀某,此事便交給我。」

林風訝道,「這怎麼好意思?」

「不要緊。」司馬酆微笑道,「我和夏兒本就打算今ri見完你之後就走,在雁翎府中歷練,順路去趟彩翡宗小事一樁。」微微一頓,司馬酆笑道,「若是林文你覺得過意不去,進入綠煙秘境幫我照顧下千千。」

林風一怔,秦千千卻已是不服氣道,「師傅,千千又不是小孩子,才不要人照顧,而且……」

秦千千瞥了眼林風,哼道,「誰照顧誰還不知道呢!」

林風笑了笑,並未在意秦千千話中語氣,「那就麻煩前輩和紀兄弟了。」

確實,紀夏此舉解了自己的燃眉之急。

有司馬酆和紀夏照顧,彩翡宗眾人自當無恙,自己更能安心進入綠煙秘境。


兩全齊美。

至於照顧秦千千,那只是舉手之勞。

「那便這麼說定了。」司馬酆微笑著起身,「我和夏兒先行一步,在厲雁門等著林文你。屆時有千千帶路,林文你也不會找不到路,我們…就半年後見了。」

「師傅!」秦千千急道。

林風也是一懵,這司馬酆三言二語間,似乎……

把一個『大麻煩』塞給自己了?

「千千。」紀夏正se道,「你也該學著**,不能老依賴師傅。」

「那我們半年後見,林文。」紀夏雙眸霎時炯然,帶起一分藍se的璨光,「這半年我會好好修鍊等著你,下次見面,我不會再輸給你。」

「好。」林風點點頭。

既是木已成舟,再推託就顯得太矯情。

目光瞥過秦千千,正巧迎上秦千千的雙眸,正狠狠瞪著自己。

「這半年……似乎不易過啊。」林風頓感一分無奈。

(致上十二分的歉意,今天只有一章,小小感冒頭疼的厲害,完全不在狀態。這一章從下午兩點碼到現在,拼拼湊湊才碼完。小小現在吃了葯準備睡覺,明天早上六點起床開始碼字,希望能補上。再次,為等更新的書友們說聲對不起。) ()綠煙城,呂府。

「你說什麼?!」呂聹瞪大眼睛。

「族長,你輕敵了。」不卑不亢的聲音,那是一個獨眼的男子,面頰消瘦,帶著分yin沉。

「呂龍,我用不著你教訓!」呂聹面se一青,咬牙切齒。

獨眼男子名為呂龍,乃呂聹胞弟,仔細看去,兩人卻是有幾分相像。

呂龍冷聲道,「若是我『暴龍死士團』出動,要殺死那林文輕而易舉。」頓了頓,搖頭道,「雖然『狂豹死士團』實力平平,但畢竟培養多年,能處理很多小事情,這次…可惜了。」

呂聹面se一陣青白交加,確實,狂豹死士團全軍覆沒對呂家影響甚大。

在綠煙城,方、呂兩家明爭暗鬥多年,各自暗中培養著勢力,其中呂家擁有三大死士團,以『龍虎豹』命名,龍最強,豹最弱。

儘管『狂豹死士團』在三大死士團中墊底,但卻也耗費呂家相當大的金錢才培養成型。

要知道能進入『死士團』,最起碼的要求,必須對呂家完全忠誠!

「那林文怎麼可能這麼厲害!」呂聹氣的直是顫抖。


「以他一人之力自然沒那麼厲害。」呂龍哼道,「但族長你未想過,在林文背後或許有什麼勢力也說不一定。依我看,那林文根本就是方家秘密培養出的殺手,加入彩翡宗只是混淆視聽,若不然,區區一個廢材宗怎麼可能培養出如此人才?」

呂聹緊捏右拳,「有道理,前些天那林文才去過方氏商坊,若非方家之人,以他這黃毛小子權勢怎進得去頂層!」

呂龍哂然道。「族長,你這次可是被方天盛那老狐狸擺了一道。」

呂聹強忍著憤怒,倏然間

「糟糕!」呂聹面se瞬變。

「怎麼了?」呂龍眉頭微擰。

「若那林文是方家的人,此次進入綠煙秘境他定然有份!」呂聹目光連變。

「我還道什麼事。」呂龍嗤然笑道,「大哥你可真是被那林文嚇破了膽,你別忘了。方家每年都跟縮頭烏龜一樣,只敢偷偷摸摸派人進綠煙秘境。」呂龍眼眸灼亮,「那林文算什麼,有烈虎在,保管那林文有進出!」

「對,我倒忘了。」呂聹一拍手,只顧著擔心自己兒子,倒是忘了這出。

「阿龍,給我傳令下去。」呂聹眼眸殺意盡露。「讓烈虎和虎咆,見到林文,殺赦!」

「好!」呂龍應道。

※※※

倒影樓,七星套房。

「想不到兜兜轉轉,竟又回來。」裴紅苦笑道。

「我還以為這次死定了呢。」裴青輕聲道。

「還好有林大哥。」小璐甜甜一笑。

林風心中輕嘆,搖了搖頭,「其實是我連累大家,若非我。你們本不必遭受這種罪。」

風揚谷那伙人還有海前輩口中的神秘勢力,目標是自己。

「別這麼說。林大哥。」

「是啊,林大哥,這和你沒有關係。」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