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路了,要停車了!”蔣麗月在車子裏大聲提醒。被他們清掃出來的路已經走完,前方厚厚的全是積雪。

一尺多深的雪阻擋行程,這些人能在如此深的雪地裏逃過喪屍鳥的追殺,真是太了不起了。蔣麗月看着他們,眼中劃過讚賞。

“都趕緊抵抗喪屍鳥!”陳君儀頭也不回地吼斥,關鍵時刻大家都受敵,沒道理他們拼死拼活這些人只坐着休息。

那些人也不是傻子,二話不說立即加入戰鬥。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大家都是一條繩上的螞蚱,陳君儀們要是死了受罪的不還是他們。

對喪屍鳥們衝擊力最大的就是陳君儀,她可是實打實的三級高階異能強者,每出一招就有上百的喪屍鳥死去。

遠處的天空中“撲棱棱”聲音浩大,又有無數的喪屍鳥加入進來,本來就漆黑的天空幾乎被遮掩的沒有光芒。黑暗之下,更加增添人類的恐懼心理。

漫漫蒼穹全是喪屍鳥,翅膀重重疊疊遮擋雪花,地面上居然沒有再落下一片。

“哪兒他媽來這麼多玩意兒!”陳君儀根本不怕這些喪屍鳥,她一個人要走不過是說話的事兒,別說成千上萬了,就是天地之間都是喪屍鳥也奈何不了她。

可是她不能走,不死鳥小隊還在這裏,她走了這些人怎麼辦。況且,如果沒有預算錯的話,喪屍鳥們飛行的方向正是天龍基地,前往天龍基地的人那麼多,一旦它們過去,死傷不敢想象。

存活的人類已經夠少了,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死人。

操控颶風在天空中肆虐,龐大的龍捲風產生狂暴的漩渦,把周邊所有的喪屍鳥拉扯進去,翅膀折斷了,身體擠扁了,骨骼被擠壓成碎塊。空氣中到處都是躥動的氣流,全部匯聚到高空,風帶動地上的物體朝空中飛,雪花“嗖嗖”往上齊飛,場面要多壯觀有多壯觀!

狂風襲擊不僅僅天空中的喪屍鳥們受影響,地下的人們也站不穩腳跟。

陳君儀站在車頂端,仰的高高的脖子直直面對蒼穹,棕黑色的眸子死寂,那是殺戮中無情的色澤,狂風揚起她的衣裳颯颯飛舞,腳下穩如泰山、屹然不動。

“前輩!救命啊前輩!”

“啊啊啊我要飛起來了!”這絕對不是開心的吼叫。

淡淡掃過下方,反手揮出精神力屏障阻攔風力抵擋。下頭大喊大叫的人只感覺身旁的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他們個個神奇敵看來看去,最後將目光放在高高在上的女人身上,滿是崇拜。

精神力屏障固然能阻攔風力,但同時也阻攔了他們釋放的異能。

一個人繼續發出火龍,結果到半途中不知道撞上什麼玩意兒又回來了,嚇得衆人跳蚤般四散躲開。

“不要再使用異能力。”女人冷冷的聲音從高處傳來。

難不成都是因爲這位前輩?他們恍然大悟,老老實實站在原地不再使用異能力。“前輩”是對能力高強人的尊稱,並非年齡上的。

他們真心實意敬仰這位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超級強者,即便這位看上去年紀輕輕比他們小很多,也擔當得起一聲前輩。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完全站在別人的羽翼之下,不是他們不上,而是根本沒有用處。強者的鬥爭裏,弱者沒有參與的份。

許多年之後,當他們在世界著名的天龍基地闖出一番名堂之後,存活的每個人仍然記得當初那場浩蕩的戰爭。

那是人類的頂尖強者和強大的喪屍之間的鬥爭。聽到別人談論起“陳君儀”這個超級強者的時候,他們能驕傲的挺起胸膛說,我曾經和她並肩作戰。

被狂風吹的亂倒的人並不只是下頭的那些人,車頂上的賀梅、溫若筠他們要不是陳君儀扶住好幾次都快要掉下去了。

狂風吹的頭髮散亂大家個個成了瘋子,最舒暢的怕是明夕那傢伙,人家壓根沒有頭髮。

“你們也下去吧。”陳君儀賀梅她們到。

“我們可以的!”緊握拳頭,兩人臉上前所未有的認真。

“這是命令。”冷酷的聲音,冰冷的眼瞳。沒有反抗的餘地,因爲這是命令!

兩人咬牙,跳下車子,進入精神力屏障保護範圍。

“你也下去。”陳君儀對仍然咬牙堅持的方嘯歌說。

他明明雙腿都在打顫,仍然死命抵抗不讓自己掉下去。三級高階異能強者發動的狂風又豈是隨隨便便的人就能抵抗了的?

能堅持這麼久,連陳君儀都佩服他。

寒冷的冬天,他俊美的臉龐上全是熱出的汗水,順着完美的輪廓滾滾流下,性感極了。星辰般明朗的眼眸盯着陳君儀,沉默片刻,果斷跳下車子:“好。”

車頂上只剩下明夕、秦明昊和她三個人。

明夕是二級高階,陳君儀是三級高階,秦明昊比明夕只高不會低。

秦明昊向來身手詭異,連智能系統狗子都不知道他使用的是什麼能量。

但見他雙手招攏,無形的氣流匯聚成龐大的球形,內部隱隱有風聲呼嘯、雷電炸響,手腕婉轉轉動推出,凝聚的大球激射衝上天空,轟然炸開,喪屍鳥們呼啦啦掉的滿地都是。

五指成爪,強大的吸力把衆多喪屍鳥從空中生生拽下來,五指捏碎,那些鳥們在半空中也像是被看不見的大手捏碎似的,只剩下碎塊。

明夕是御獸系異能者,可喪屍鳥已經不能稱之爲獸,它們統統劃成“喪屍”。獸還有智慧,有理智,喪屍什麼都沒有。

按照這般道理來說,明夕是不能控制這些喪屍鳥的,但是這個和尚向來特殊到詭異,偏偏他就是能。

他操縱之下的上千只喪屍鳥不斷攻擊附近的其他喪屍鳥,雙方兩敗俱傷,他則靜靜的站在車頂上,神態平靜安詳,好像那叫人震驚的狗咬狗跟他無關似的。

三人的實力都極其強橫,看似他們的破壞力十分大,實際上不佔一點兒上風。

颶風的確能對付大片喪屍鳥,可是天空中的數量實在太多了,密密麻麻從剛開始的幾千只,到現在陳君儀目測起碼有上萬,最恐怖的是,它們仍然以驚人的速度不斷擴張。

你無法想象那種整個天地之間全是鳥嘶鳴聲和翅膀揮動聲音的衝擊,你無法想象世界彷彿被丟進黑瓶子裏的壓抑的窒息。

它們在增加,以極其驚人的速度不斷增加。

和當初小河村基地的喪屍羣包圍不同,陸地和天空中的征戰天差地別,分明這次更加危險。那一次覆滅了不知道多少個基地,死了多少人,最後才終止在陳君儀手中。

這一次……

陳君儀望着頭頂層層疊疊遮天蔽日的“黑雲”,嘰嘰喳喳的吵雜鳥叫刺的耳膜生疼,棕黑色的眼中平靜沒有絲毫波瀾。我,盡我所能。

以勇者之心,前進;以傲者之骨,絕不後退。

“風。”女子冷冽的聲音響起,剎那,暴風肆虐。憑空陡然生成四道參天颶風,聲勢浩蕩,襲捲天地。意念操縱颶風越卷越快,化成黑色的影子衝進天空的黑雲中,厚厚的黑雲被撕破一道缺口,陽光從中穿透照射到大地上。

喪屍鳥們發覺對它們威脅最大的就是下面那個女人,紛紛集中朝着陳君儀飛過來,腐爛的身體張牙舞爪,彷彿來自地獄的惡獸,兇殘而猙獰。

“不自量力!”嗤之以鼻的冷哼,精神力飛上天空中變成一方巨大的囚籠,收納上千只喪屍鳥,又狠狠擠壓。

“咔嚓!”那是無數骨頭碎裂的脆響,被擠扁的屍體伴隨着鵝毛大雪掉落,白的黑的交織,醒目,刺眼。 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距離天龍基地並不算太遠,七八天就能夠到。陳君儀考慮要不要讓溫若筠他們到天龍基地去尋求幫助。

畢竟這件事情不能只算是他們的,一旦這些喪屍鳥沒有被滅殺,很可能飛往天龍基地,造成極大的損傷,如果高等級喪屍也趁機作亂的話就更加糟糕了。

現在最少的就是時間。七八天,對於平常來說的確不算什麼,現在這種危機時刻,別說是七八天了,就是每一分每一秒都萬分關鍵。

只怕他們來來回回那些天喪屍鳥已經打敗他們飛過去了。

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真他媽的操蛋!陳君儀煩躁極了,狠狠扯扯頭髮,眸子中染上幾分兇戾。

這樣一直下去肯定不是辦法,喪屍鳥越來越多,他們的體力遲早會消磨光的。異能力並不是無窮無盡源源不斷的東西,它們就像汽油一樣,每次使用都有一定的量,一次用完之後需要補充才能再次使用。

而補充的辦法就是休息,長期的休息才能幫助異能者回復體力,回覆他們的異能力。

換個說法就是,現在這種情況,很快三人的異能力就會消耗乾淨,並且沒有時間修復,但是天空中的喪屍鳥不但不會減少反而會更加多。

失敗的,一定會是他們。

並不只是陳君儀想到這個問題,車子下面的幾人們也想到了。他們不禁面露擔憂,萬一連三人都不能抵抗,今天所有的人都要喪命在這裏。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三個小時……

不間斷的長期高度集中精神力發動攻擊,大腦承受平常幾十倍的壓力,全身疲倦的痠疼,沒有一個人吭聲。

明夕沒有停止,秦明昊沒有停止,他們依舊和剛開始一樣的認真。只因爲,如果他們停下的話,所有的壓力都會落到她一個人身上……

陳君儀皺眉,看向兩個人,秦明昊還稍微好點兒,明夕的連已經隱隱透出青白色,額頭上冷汗大顆大顆滾落,仔細看還能發現他雙腿都在打顫,那是強力支撐下的眩暈。

他面色平靜,和往常沒有什麼兩樣,要不是慘白的臉色暴露出他早就體力不支,還以爲他有多輕鬆呢。

秦明昊也好不到哪裏去,他比明夕等級高,然而此時也承受朝壓力的負荷,五臟六腑力的力氣都被抽乾,他就是硬生生憑藉自己超級強大的毅力和理智支撐不倒下,支撐瘋狂的輸出異能力。

她不忍心地咬牙。自己手中的風暴攻擊和精神力攻擊一瞬間都沒有停下,她輸出異能力的比兩個要大的多。

站的越高,承受的就越多,

陳君儀三級異能強者,她要付出的自然更加龐大。

已經不知道多少喪屍鳥被從天空中殺死掉落,下面的幾人幾個小時仰頭,脖子都僵硬了。眼前全是呼啦啦掉下的黑色影子,幾個小時連視線都變得混亂。浩瀚的天地之間,他們就像幾隻小小的螞蟻,親眼目睹潮水般層疊的喪屍鳥降落。

可是,沒有完,天上還有很多很多,它們不斷增加,不斷增加,沒有限制的增加。已經過去四個小時了,從天色明亮到現在的天色昏暗,每分每秒都有無數的喪屍鳥加入。

根本數不清天上到底有多少。窒息的、彷彿永遠也沒有辦法破開的死亡黑暗,能讓人發瘋。

而那幾個人,就像拯救世人的聖者。

擎立於天地間,脊樑骨筆直,斬天破地。即使世界都充滿陰霾和恐怖,他們會給你光芒和希望,會讓你覺得這個世界還有救。

陳君儀自身的異能力根本不夠用,早就輸出完了,她現在借用的是永生之神源源不斷的能量。

“你們下去休息。”連她都吃力,可想而知兩人遭受的有多痛苦。

“媳……婦兒……”明夕臉上的肌肉抽動,他連說話都困難了,吃力張嘴,還沒有說完就被陳君儀打斷。

“當我是你媳婦兒就下去!”很曖昧的話,很讓人開心的話,可是現在他一點兒歡喜都沒有。不能,不能下去,即使死都不能。他下去了,她怎麼辦?

他不懂人世間的許多東西,甚至連什麼是感情他都不懂。但是他知道他不想看見她受傷,自己能夠受傷,能夠死亡,就是她,不能。

“你不是他媳婦,你是我的。”秦明昊咧嘴,笑得燦爛而蒼白。沒有多說別的,他屹立的身體已經告訴陳君儀,不會下去,不可能下去。

心頭說不上是什麼感覺,感動的,酸澀的,還有幸福和開心。生命中能夠遇上願意陪你共度風雨的人,是幸運。

假如他們的實力強過自己,她肯定不會逞強。可現在,再持續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

揮手颶風捲起兩個人送到車下,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女人清亮的聲音就先一步傳來:“照顧好自己。”

天地間龐大的旋風從車子開始生成,以中間的女人爲中心點。轟隆隆的聲音振耳發聵,大地都在巨響中臣服顫抖。

高高揚起的頭顱驕傲,筆直的身軀凜冽,仿若撐在天地間的支柱。幾十條風龍在她周身嘶吼,碩大的軀體纏繞她幾圈後帶着磅礴的凶煞之氣衝上天空。

那些風龍長有上百米,龐大的身子七八米粗,幾十條盤旋於高空,恐怖的威壓四溢,捲起的塵土漫漫騰騰,大地之上全部被滾滾塵土淹沒,看不到任何東西。只能聽見震耳的咆哮,聲聲鼓槌似的震動耳膜。

“嘎嘎嘎。”連沒有智商的喪屍鳥們都生出恐懼,四散着想要逃脫這些駭人的龐然大物。風龍的速度哪裏是它們能夠比得上的,剛剛扇動翅膀還沒有飛出幾米,立即被絞碎成爲粉末。

厚厚的黑雲被幾十條狂肆的風龍攪的混亂,車頂上女人緊握着拳頭,上面青筋畢露,不斷施加風力絞殺。

狂亂的頭髮入魔般四散飛揚,唯有一雙明亮的眼瞳燃燒着熊熊烈火,天底下最鋒利的刀都比不上它的鋒芒,世界上最耀眼的光都無法壓過它的輝煌。

永生之神每次只會輸出她身體能夠接收的分量能量,但是現在,早就遠遠超出那個量了。

【警告!警告!身體超負荷運轉!建議宿主立即終止!】

她沒有理會,眼中睿智的光芒閃過,雙手招攏,在天空中結下一個又一個的精神力牢籠。這些牢籠並沒有困住一隻喪屍鳥,它們早在衝進喪屍鳥中間的時候就形成了,每個牢籠都密不透風,有十立方米大。

陳君儀操控風力漩渦和狂龍的同時,控制那些衝進喪屍鳥中間的精神力牢籠不斷擠壓,最後砰然爆炸,炸開的的壓力將周邊五十米的喪屍鳥全部撕碎。

這是她剛剛想到的新主意。

陳君儀這個人聰明的不像話,經常會有一些別人想不到的奇思妙想,並且都十分有用。只不過她平常看起來懶懶散散、大大咧咧,不像是個愛動腦筋的人,再加上她本上長的好看,人們似乎總認爲女人的相貌和智慧成反比,看到她的人很容易將她想象成沒腦子愛衝動的人。

實際上,陳君儀從來沒有做過不自量力的事情,她所有的行事都在自己的盤算和操控之中。就連最早喪屍包圍,她讓不死鳥小隊衆人先走自己留下來斷後那時候,她有足夠的把握不會喪命。

即便被二級精神力喪屍偷襲,即便被衆多喪屍活埋分吃,疼痛在忍受範圍之內,沒有遇見明夕,她一樣能成功逃脫。

這一次也一樣,她給自己留了後路。假如真的沒有辦法完全消滅這些喪屍鳥,那麼……

“嘎嘎嘎!”

“嘎嘎——”

漫天的喪屍鳥們企圖衝下來撕吃她,可她周身就是狂暴的龍捲風,喪屍鳥們一靠近就被捲進去,立馬成爲粉末,一點兒反抗的餘地都沒有。

這些骯髒下賤的東西就是仗着數量太多太多,否則的話怎麼可能是陳君儀的對手?

“既然這樣,對不起了。”她喃喃自語一句,遠遠遙望天龍基地的方向。她一個人,那裏有很多很多的,她做不到的事情,他們或許能夠做到。

堂堂天龍基地,如果連一次喪屍鳥攻擊都無法扛過的話,也不能稱作國內最強大的基地了。那裏匯聚了全國最厲害的異能者們,有最先進的科技,所以,這些禍害,送給你們了。

她陳君儀已經仁至義盡,再頑強下去就是自己送死,她還沒有笨到那個地步。

“統統上車,我們離開這裏!”

下面的人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等陳君儀冷冽的目光望過來,才趕緊一個個上車,連着下頭累的氣喘吁吁的豹子梟雄也上去了。

投奔過來的那些人沒有明白,到處都是喪屍鳥,他們怎麼離開?難道喪屍鳥會放任他們乖乖走?怎麼可能!

不過,這些人的實力她們也是親眼目睹的,特別是那個看似年級輕輕的女人,只怕實力到天龍基地都是數一數二的。既然她說離開,自然有辦法。

也該這些人幸運,若不是遇上了陳君儀這些福星,早就一個不剩被吃光了,連骨頭架子都是坑坑窪窪的。天意他們命不該絕。

陳君儀當然有辦法,全部殺死它們她做不到,離開她要是還做不到就枉稱三級異能強者!

“禍害們,找天龍基地去吧。”邪惡的微笑揚起,正好讓她看看天龍基地是不是外界盛傳的那麼強大。

【警告!警告!身體超負荷運轉!建議宿主立即終止!】

“知道了狗子帥哥。”懶散應對一聲,車子地下強勁的龍捲風轟然捲起,從地平面飛至幾十米,更高的幾十柱龍捲風牽絆住喪屍鳥們製造混亂,而他們就在數萬喪屍鳥的眼皮子地下逃之夭夭。

------題外話------

好險,差點兒斷更……坐了一天的車,累死了。 天龍基地。

夜晚,當所有的人們正處於沉睡,從遠方傳來呼啦啦揮舞翅膀的聲音,那聲音乾脆、沉悶,像是風車轉悠時候獨特的咔嚓,由遠及近由小至大,最後,彷彿蚊子似的圍繞在頭頂上揮之不去。

“什麼聲音,該死的。”沉睡的人們煩躁地嘟囔,卻在這時候,聽見基地各處猛然響起的巨大緊急警鈴聲。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事情?”

“爲什麼會敲響緊急警鐘?”

“出大事情了!”

位於基地各個大街小巷的音頻傳輸器在同一時刻響起一道清朗的男音,優雅,動聽,帶來的卻是最爲恐怖悲慘的消息。

“大家好,我是天龍基地現任基地長宋邵書,於今夜22:11分,大批喪屍鳥飛過天龍基地,現在正在我們頭頂上方盤旋。請各位戰士們和異能者們迅速到各自區域集結,接收上級指令,全力面對的我們的敵人。

也請所有的居民回到自己家中,鎖好門窗,我們的戰士會不停歇的在街道上巡邏。 守護甜心之羈絆薔薇 一旦家中被喪屍鳥入侵,請你們拿起武器殺掉它們,捍衛你們的人身安全,捍衛我們共同的家園。

不要驚慌,不要害怕,你們的身後有四萬戰士和八千異能者,他們誓死保衛你們的安危。爲我們的勇士們祈福,相信勝利屬於我們。”

磁性的聲音悅耳之極,可以聽出是個很年輕的男人。

人們惶恐的情緒漸漸得到安慰,是了,他們不需要害怕,他們有四萬戰士和八千異能者,他們有整個天龍基地作爲後盾,沒有什麼是不可戰勝的!相信偉大的基地長,相信天龍基地的實力!

居民們紛紛關閉門窗,拿好武器,街道上整齊劃一的軍隊四處巡邏,發現情況立即解救。

這就是天龍基地,嚴整,強大,團結。

而一切,都來源於那個神一般的男人,天龍基地第一任基地長,史上最年輕的基地長——宋邵書。

每個天龍基地的人都知道,整個天龍基地被四大家族把持。而宋邵書並不屬於任何一個家族,他是標準的中央直屬軍人。

末世爆發之後,中央遭受重大打擊,各地區之間信號斷裂無法聯繫,孤軍無援的京都中央只能眼看着四大家族把持基地。

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中央就算再沒有外力支援,也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打敗的。

於是乎便出現四大家族和中央五方共存的局面,它們彼此牽制,彼此制衡,聯手創造了今天的天龍基地。

而宋邵書,憑藉一己之力更是成爲整個天龍基地的首席領導者。即便是互相暗中較勁的四大家族也對這個年輕人刮目相看。

能在夾縫中坐上最高的位子,還坐的光明正大穩穩當當,這種本事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況且這個人並不是七老八十的精怪,他只有二十五歲。

風華正茂、俊美無儔。

“宋邵書這崽子,還真不是個好對付的人。”男人吊兒郎當的把胳膊掛在另一個戰士服男人身上,扁嘴道:“基地的美女都被他給搶光了,就剩下我們這些人白白打光棍,你說是不是啊嘯川?”

那個男人正是方嘯川。鐵血、殘酷,兇殘的像頭狼,這就是他。

冷酷帥氣的臉龐,強大的氣場,整齊的黑色戰服,背後一把大刀。整體造型簡單,卻讓人覺得冷到腳底。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