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因爲這件事情,你們秦淮八豔在他的眼中已經成了無用之人。”王聰道:“難道你沒有感覺出來嗎?”

李香解釋道:“我們的事情沒有做好,尊主生氣是自然的!難道我們自己做錯了事情還不准許尊主生氣嗎!這很正常,你沒有必要拿這種事情試圖說服我什麼!我是不會聽的!”

“我沒有試圖說服你什麼,但我卻不同意你的話,卓不羣根本不是因爲你們犯錯失誤纔對你們這個態度。”王聰道:“卓不羣是因爲知道了朋致遠的事情之後,就不把你們幾個當回事兒了吧?”

李香當時就愣住了。

“你們以前爲共德拉做的事情是至關重要的一個環節,沒有你們就不可能把我這樣體質的人抓回去。”王聰道:“所以你們的重要性對卓不羣而言是不可或缺的,他重視你們,把你們當寶一樣捧在手裏,就是因爲你們有用。”


王聰的每一個字都說在了李香的心窩中。

“但現在不一樣了,朋致遠掌握的核心技術科技是可以不需要你們再尋找我這類人了,所以你們在共德拉也變成了可有可無的人,和很多卓不羣手裏可有可無的人一樣了。”王聰道:“雖然我對共德拉不瞭解,但是我來這裏卻看透了很多東西。”

“你閉嘴。”

李香不想聽王聰繼續說。


而這時候,原本已經溜走的越澤居然隱着身又返回來,因爲他想聽。

“冰冰她們救出朋致遠離開,那個初夏帶了好幾個人去追,遭遇了阻擊,只有初夏一個人逃回來,那些人都死了,可卓不羣卻連提都沒提起過,爲什麼?”王聰反問。

李香哐的一拳砸在房門上:“我讓你閉嘴,你聽到沒有!”

“嘴巴長在我自己身上,我想說什麼就說什麼,你若是不想聽,自己閉上耳朵。”王聰卻沒有停下來的意思:“你們整個共德拉,卓不羣在乎的人不多,他在乎朋致遠,因爲朋致遠能給他創造一支超能力軍隊。他在乎我,因爲我能給他一個適合超能力軍隊所需要的基因!他在乎初夏是因爲初夏是他身邊最信任的一個人,完全是屬於他身體一部分的一個人。他在乎筱清風,因爲筱清風可以滿足共德拉一切活動所需要的金錢,這是至關重要的。”

王聰每一句話都是有理有據的。

“至於其他人,那就是可有可無的了。總是可以被代替的。”王聰道:“比如你們,在之前也是無可代替的,你們的女人魅力能讓你們在社會上吃的開,可以更好的幫他收集他所需要的基因,而現在他只要得到朋致遠,你們就是那些可有可無的人了,你們就不需要用魅力去幫他找我這類人了,就變成了可以替代的那類人,死活對於他而言都無所謂了。”

李香沉默了。

比李香更有感觸的是越澤,越澤真的覺得王聰說的好有道理。

因爲越澤很清楚尊主對他的態度,尊主對他的態度就是這個樣子的,越澤在共德拉吃的開,就是因爲他可以幫卓不羣做很多卓不羣不想光明正大做出來的事情。

所以越澤才越來越得到賞識。

可是當越澤把那些事情都解決之後,卓不羣對他的態度就沒有之前那樣了,因爲越澤變成了可有可無的人。

之前越澤心裏也不是沒有感覺,只不過現在被王聰說出來挑明瞭以後,整個人的心態就變得更加不一樣了。

“你仔細想想我說的對不對。”王聰道:“我現在這樣其實沒必要和你說那麼多,可我就是看不慣這種人。”

李香突然冒出一句:“你就算說服我又能怎麼樣,即便是我認同你的話,我也不會放你走。”

李香能說出這種話讓王聰很詫異。

不過她馬上就意識到自己的話說錯了,急忙改口道:“況且我根本就不認同你的話,你的話對我而言就是胡說八道。”

“是嗎?”王聰不屑的哼了一聲:“罷了,多說無益。”

李香也不再說話,繼續說下去肯定會讓她內心動搖的。

越澤也再次離開,他需要去做自己需要做的事情,現在他的作用是至關重要的。

這個基地對於越澤而言是陌生的,他從來沒有被安排來過這裏,其實很多人和他一樣都沒有來過這裏,都是因爲朋致遠被帶來這裏才臨時被調動來這裏保護的。

這地方之前恐怕是個連秦淮八豔都沒有權限隨便出入的地方,更別說其他人了。

這也是爲什麼出事兒之後這裏有那麼多人,卻都沒能第一時間出現的原因,因爲卓不羣壓根沒準備讓手下人隨便出入這裏瞎逛,所以所有的“戰士”都被安排在了更底下的一層等待命令。


越澤沒有來過這裏,所以對這裏的一切都不熟悉,他要儘快找到放置藥物的房間,並且確定給王聰配藥的人。

雖然行動困難,但是越澤還算順利的摸索到了地方,這是一個身份登記比較低下的藥師所在的辦公室,雖然這裏面的藥劑師身份都不簡單,可是在共德拉里的地位卻不高。


這些人究竟是爲了錢來這裏還是被欺騙來到這裏的,就沒有人知道了。

越澤找對了地方之後就開始潛伏着,等待這些人的再次配藥,他沒有亂去任何地方,因爲他不敢錯過,一旦錯過,或許又是一天。

雖然之前給王聰注射的鎮定劑是二十四小時的,但是十二個小時之後,就有人開口了,說要去給王聰再次注射,因爲這個人情況特殊,所以不但要加大藥性,還要縮短時間。

馬上就有人去藥劑室裏準備鎮定劑,而這個時候,越澤就悄悄的跟了進去。

越澤看到一個藥劑師拿出注射器開始準備鎮定劑,當他準備好的時候,越澤就動手了,他將一瓶藥狠狠的砸向了外面。

啪啦的玻璃破碎聲讓衆人忍不住驚呼的站了起來!

“發生了什麼!”

“快點出去看看!”

“怎麼回事兒?全都給我精神點!”

當這些藥劑師亂作一團的時候,越澤迅速把那個鎮定劑的注射器給拿走,拿了一個新的注射器,找到葡萄糖輸液灌入一樣多的,然後放在了原處。

當那個走出去的藥劑師回來之後,想都沒想就拿着這個注射器離開了。

這些藥劑師都還在研究爲什麼會突然有東西碎在了門口的時候,越澤就悄悄的離開了。

“快點收拾乾淨吧,最近尊主的心情可是非常不好,我們還是儘可能的不要搞出事情驚動尊主,萬一惹得尊主大發雷霆,到時候誰都不好過!”

所有藥劑師都點點頭。

他們在共德拉是最底層的人,所以他們都需要小心翼翼的做人,小心翼翼的做事情。

對於他們而言,一點動靜都搞不出來纔是最好的生存狀態,他們不需要讓尊主注意到他們,因爲只要被尊主注意到,肯定是沒好事兒,他們早就已經習慣了這種生存狀態。

一羣雖然有思想卻沒有靈魂的人,淪爲了金錢的奴隸,他們會心甘情願在這裏做如此沒有地位的人,無非就是因爲錢。

如果生活在正常的社會中,他們雖然會得到一些地位,可是那種可有可無的地位加上那些並不足夠美好生活的錢是不能滿足他們的。

而這裏雖然沒有地位,但是他們得到的錢卻足夠他們以後離開這裏可以奢侈的生活。

這是這些人都有的一個天真念頭,還能離開這裏。

說天真,真的一點都不過。因爲這種想法的確是非常非常的天真,天真的讓人覺得可笑!

在這裏根本就不可能還有離開的機會,卓不羣是不會讓任何一個普通人知道他的祕密而活着離開的……想離開,除非是屍體出去,若不然就在這裏過一輩子。

這些藥劑師現在還沒有想明白,他們並不知道他們賺的這些錢永遠都沒有機會去享受奢侈。

越澤小心翼翼的返回關押王聰的地方,想看看自己動的手腳是否有效了,這是他現在最關心的事情。

被安排給王聰注射鎮定劑的藥劑師在兩個人的陪同下來到關押王聰的地方。

盛世宮名 ,已經換成了卞瓊,看來是秦淮八豔被要求輪流盯守,估計除了顧媚,佟小宛,柳如詩三個人身份高一些之外,其他秦淮八豔的幾個成員都要參與看守的事情。


藥劑師來到之後,卞瓊就給他們打開了房門,而被束縛的王聰也只是擡眼看了一下便知道來的人是做什麼的了。

這還真是夠要命的,因爲他纔剛剛感覺到藥效消失,這羣孫子可真夠警惕的。

藥劑師並不知道鎮定劑已經被換了,完全按照之前的形式給王聰進行了注射。

注射的途中王聰罵了幾句,可他馬上就感覺到了異樣,因爲給他注射的鎮定劑是強力的鎮定劑,所以之前注射到一半的時候,王聰就已經開始迷糊,可這次王聰並沒有這種迷糊的感覺。

王聰正在懷疑的時候,突然感覺到有人輕輕的用手指戳了幾下他的右肩,王聰扭頭什麼都沒發現,馬上意識到越澤跟着藥劑師進來了。

越澤是提醒他不要露出破綻。

王聰也提醒他道:“哎,你們這銅牆鐵壁的,就算是不用鎮定劑,我也出不去啊。”

王聰說話完全是爲了告訴越澤一定要提前趕在藥劑師出去之前出去,若不然連他也被關在裏面了。

越澤非常清楚王聰的意思,悄悄的潛離出去。

王聰也裝作鎮定劑起了作用,緩緩的閉上了眼睛,藥劑師見狀知道起了藥效,輕言道:“誰讓尊主那麼害怕你的能力呢,若不然我也不用那麼麻煩每天都要來給你兩次注射了。”

說完,藥劑師把所有的“鎮定劑”都注射乾淨,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就轉身離開了。

“他又該睡了,你也能輕鬆一下了。”藥劑師離開之前對卞瓊道。

卞瓊笑了笑:“我可沒有那麼有福氣,陳沅沅馬上該過來接替我了,我的值班時間到了。”

“那就只能期待這個頑固的傢伙早一點服從尊主的安排,你們就不需要那麼累了。”藥劑師道。

卞瓊卻苦笑一聲:“這傢伙不配合尊主的安排,我們還有點用處,如果這傢伙答應了尊主的話,我們恐怕連這點用處都沒有了。” 卞瓊這話聽起來似乎是自嘲,可是卻飽含了秦淮八豔對未來在共德拉地位的擔憂。

不只是卞瓊一個人有這種感覺,即便是顧媚都有這種危機感,別看她在尊主面前還有一定的重要地位,她都擔憂。

連顧媚都有所擔憂,秦淮八豔其他人自然是更加的擔憂了,卞瓊現在說出這種話,完全是因爲對未來看不到希望。

雖然只是無意之間的吐槽,卻讓王聰和越澤聽出了秦淮八豔的擔憂,這是王聰希望看到的,若是共德拉的內部發生這種不愉快的話,那對任何一個反對共德拉的人而言都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藥劑師告辭之後卞瓊檢查了門是否鎖好了,陳沅沅很快就趕過來和卞瓊交替。

在陳沅沅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得出來,卞瓊的擔憂不只是個人原因,陳沅沅也一樣完全沒有心情。

“他有什麼想法沒有。”陳沅沅見到卞瓊之後的第一句話就是打聽王聰的情況。

卞瓊搖了搖頭:“一直都沒說過什麼,藥劑師剛給他注射了鎮定劑,他已經睡了,你不用那麼累心的盯着了,鎮定劑的藥效很強大的,估計他一時半會還是醒不過來的。”

“那我也要小心一點,誰知道這傢伙會不會突然搞出什麼麻煩來。”陳沅沅道:“如果我們這次連他都看不住了,尊主估計是沒有心繼續留着我們了,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爲妙。”

“沒辦法,誰讓我們做了那麼多沒用的事情呢。”卞瓊無奈的嘆息一聲:“我先走了,你自己可要留意。”

“放心吧。”陳沅沅道:“我會非常小心的,現在恐怕也沒有人能在這裏搗亂了。”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卞瓊說完便離開了。

陳沅沅聽了聽房間內沒有任何聲音,心情也平靜的很,安靜的站在門口,目光無神也不知道心裏究竟再想些什麼呢。

越澤小心翼翼的守在一旁,一言不發,不讓陳沅沅察覺他的存在。

他知道現在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等待,耐心的等待,一直等到合適的時機。

大約一小時之後,再次有人出現,這次來的人也是要給王聰打針的。

只不過這次的針不一樣,這次給王聰的輸液可不是鎮定劑,而是在王聰鎮定劑起作用之後給他輸入一定的複合氨基酸。

雖然共德拉不給王聰進行任何進食,但是卻也擔心王聰會因爲不能進食而身體機能衰減,造成不良的影響,所以要在王聰的鎮定劑藥效最有效的時間內給王聰進行復合氨基酸的輸液。

因爲氨基酸是人體生命運動中所必須的基本物質。

共德拉對王聰算是非常的照顧,同時給他進行兩種氨基酸的輸入,一種是植物複合氨基酸,一種是動物複合氨基酸。

植物型複合氨基酸以天然高蛋白植物爲原料,是利用一種先進的生化工程技術從植物中提取的。而動物複合型氨基酸是以各種高蛋白動物體爲原料的。

只要有這兩種氨基酸的攝入,王聰的身體就肯定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哪怕是不吃飯也沒有關係。

醫院經常給不能進食的病患使用的營養液其實就是複合型氨基酸,這時候共德拉把這個東西用在了王聰的身上,也算是很聰明的一種做法吧。

越澤看到有人給王聰注射營養液,心中也忍不住暗笑,這個可就厲害了,有了這個就等於有了能量,而王聰也可以利用這一晚的時間休息,體內沒有持續的鎮定劑注射也能讓王聰恢復精氣神。

越澤已經看到了希望。

現在他希望的就是王聰也可以耐心下來,只要王聰耐心下來,一切麻煩都不是問題。

王聰的問題解決之後,越澤就準備開始尋找出入口。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