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獲取他們犯罪的證據,不惜親身歷險。

不過以後這樣的事情就不要再做了,太冒險了。

遇到這種事情,你可以來找我們,向我們揭發。

我們是人民的警察,打擊犯罪是我們的職責所在,我們不能讓人民去冒險。」

警官對欒冰然的膽略和勇氣高度評價,同時也批評教育了她,說以後不可以做這種事情。

欒冰然一臉的懵逼!她做了什麼?

她什麼時候成了巾幗英雄呢?

為了搜集那些人犯罪的證據,不惜親身歷險,她有做過這麼偉大的事情嗎?

就挺懵的,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幹了這麼厲害的事。

讓她更懵的事情還在後頭,她被授予了錦旗,被獎勵了幾十萬獎金。

欒冰然帶著那面錦旗一臉懵逼回到家裡。

本想告訴葉曉她的神奇經歷,沒想到葉曉先開口問她:「驚喜嗎?拿到了一面錦旗和幾十萬獎金對吧?」

「你……你怎麼知道?」

欒冰然被驚得瞪大了眼睛,滿臉不敢相信。

葉曉怎麼會知道這些呢?難道……

欒冰然忽然就想起了許多事情,葉曉故意帶她去找李姐,說要賣她的腎。

然後又說讓她配合演一場戲,帶著她去銀行和房管局。

難道這一切都是葉曉布的局?

想明白的前因後果,欒冰然特別生氣,指著葉曉一頓臭罵:「余歡水,你也太過分了。

這一切都是你設計安排的是吧?帶我去賣腎跟那些人搭上線,然後調查他們的犯罪信息。

你這是在利用我,你知不知道我當時面臨的情況有多麼危險嗎?

我的腎隨時都有可能被人取走,我的命隨時都有可能會丟掉。」

想明白了罪魁禍首原來是葉曉,欒冰然表現得特別憤怒!

「我再告訴你詳細一點吧,你猜到了一些,但不完全準確。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被李姐的人綁走了,後來又有一伙人黑吃黑,準備把你搶走對吧?

知道你為什麼會那麼搶手,被那麼多人盯上嗎?

還記不記得那天我帶你去了房管局和銀行,我說了讓你配合我演一場戲。

那天有人在跟蹤我們,我故意把公文包留在小吃店裡讓他們看。

公文包里裝的是我把所有財產轉移給你的假記錄。」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葉曉打算讓欒冰然了解一下內情。

「你好卑鄙啊!我那麼信任你,你設計坑我。

怪不得他們都想綁我,原來是你搞的鬼。」

欒冰然更生氣了。

怪不得那些人要綁她,原來那些人以為葉曉的遺產在她的身上。

被欒冰然指著鼻子一頓痛罵,葉曉並沒有生氣,面帶笑容反問了欒冰然一個問題:「這不就是你想要的嗎?

如果不是我有錢,你會給我提供什麼臨終關懷服務嗎?

來到我家的那一天,你說自己很熱,故意在我的面前脫衣服,你不是在勾引我嗎?

半夜抱著枕頭來敲我的門,哪個正經的姑娘會半夜抱著枕頭去敲一個男人的房門呢?

從一開始,你不就是奔著錢來的嗎?

我這是在滿足你的願望,幫你賺了幾十萬,說起來,你不應該感謝我嗎?

至於你冒的那些險,聽說過一句話沒有,富貴險中求!」

葉曉的一番話讓欒冰然瞬間啞火了。

欒冰然似乎是被葉曉說中了什麼,有些心虛,不敢反駁。

葉曉用平板電腦打開了臨終關懷公益組織的網頁,把裡面的志願者照片給欒冰然看。

「你說說看,你們一個搞公益的慈善機構,志願者都是一些年輕漂亮的姑娘,這合理嗎?

我早就已經調查過你們了,說是慈善公益組織。

其實就是掛著一個做公益做慈善的名頭,接近一些有些錢,又沒有親人的絕症病人。

對他們噓寒問暖,等他們死了,順勢繼承他們的遺產,我說的對嗎?」

欒冰然低著頭不說話了。

因為葉曉說的都是對的,她根本無法反駁。

她當初接近葉曉,也是出於這個目的。

「你來到我家裡見面的那一次,你跟我說,錢不錢都無所謂,你就喜歡做有意義,能為社會做貢獻的事情。

我這不就滿足你了嗎?協助警方端掉了兩個犯罪組織,多麼有意義的事情,為社會做了多大的貢獻。

而且你還賺到幾十萬了,你的夢想實現了,錢也賺到了。」

欒冰然的本性倒也沒有多壞。

在電視劇里,她接觸余歡水的動機不純,但也沒有做傷害余歡水的事情。

她陪余歡水吃喝玩樂,滿足余歡水的心愿。

她動機不良是真的,對余歡水好也是真的。

所以葉曉整她並沒有整得多厲害,讓她獲得了光榮的錦旗和幾十萬獎金。

她要付出的代價就是置身險境,被兩個犯罪團伙互相爭奪。

欒冰然沒有想到,這麼久以來,葉曉一直都是在配合她演戲。

她以為葉曉沒有發現她的身份,其實人家早就看穿她了。

「對了,我已經把你所在的組織舉報了,你們的生意以後大概率是做不下去了。

你不是說你自己是找不到好的工作才接觸這個組織,想通過這個組織認識有社會地位的人,以便找到更好的工作嗎?

現在你賺了幾十萬,已經可以去做一些小生意或者你想做的事情了。

希望你以後不要再幹這種事情了,博得絕症病人的好感,出賣色相拿到別人的遺產,是在打擦邊球,在法律的邊緣試探。」

欒冰然想了很久,最後對葉曉說了一聲謝謝就離開了。

聽完了葉曉的話,她發現自己是該謝謝葉曉。

葉曉坑了她,但幫她賺了幾十萬,讓她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欒冰然離開后,葉曉打了另外一個女人的電話——甘虹。

葉曉同樣有一份大禮要送給甘虹。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

……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是啊是啊,聽說羅傑一向對恐怖片很苛刻的。」

「呵,那是因為他當年作為恐怖片編劇太失敗,才轉行影評人。」

「看這個,看這個,這是羅傑·艾伯特的評價,《鬼影實錄》讓我非常喜歡的一點,就是它的沉默與等待,遠比粗暴的切割和鮮血更加聰明,看似什麼都沒發生,卻給人帶來深入骨髓的恐懼,哇,真好。」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