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直接說魚麵包呢?阿黛爾表示那完全是下意識地回答,不過也沒騙人就是了。

聽到麵包的時候詹姆斯有些失落;不過聽到魚的時候,他的眼睛又亮了起來。

「魚好啊。」詹姆斯說道,「魚肉非常有營養。」

「是嗎?」阿黛爾都不太懂,「那好,等一下你可要都吃掉哦。」

「那沒問題,我現在感覺餓得能吃下去一頭大象!」詹姆斯回答道,但沒來由地,他感覺有些不妙……只是他四周看了看,似乎一切都正常。 表面上看,仙紋沒有為柳無邪帶來境界突破。

但是實際好處,要比連續突破十個境界還要妙。

改變的是柳無邪的資質,讓他擁有仙靈根。

一條仙靈根,足以甩開真武大陸九成九的修士。

加上真氣的變化,無形之中,柳無邪的戰鬥力,提升十倍不止。

突破一個境界,戰鬥力未必能提升十倍,一枚仙紋就做到了。

「我的肉身更加強橫了,就算是高級靈玄境,都敢搏一搏。」

柳無邪咧嘴一笑,恨不能出去找個人干一仗,試驗一下現在的戰鬥力。

僅僅是想想而已,失去仙紋,這枚六角棱形上面的光澤逐漸散去,像是一枚藍色的寶石,躺在柳無邪手心。

「煉製水系鎮御碑!」

手指一點,魔焰出現,開始打造鎮域神碑。

雙手並用,天罡神火也被柳無邪祭出,一起煉製。

水屬陰。

火屬陽。

配在一起,就是陰陽之力。

單獨煉化一尊鎮御碑,對柳無邪來說,都是一種挑戰。

如果這兩枚鎮御碑一起煉化,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一心二用,一邊是火元素,一邊是水元素,必須要達到平衡才可以。

水元素太強,就會影響火元素,將其打壓下去。

火元素太強,水元素就會不穩,想辦法超越。

吸收仙紋之後,柳無邪的真氣堪比高級靈玄境,強橫的一塌糊塗。

雙手不斷的結印,大量的材料溶解,進入鎮御碑當中。

鎮御碑可以是任何形態,煉製金御碑的時候,則是一枚長劍。

煉製水御碑的時候,則是一滴海水。

而火御碑,則是一團火焰。

以天罡神火為基礎,煉製出來鎮御碑的形態。

不知不覺兩天過去,鎮御碑的形態逐漸出現。

接下來是刻畫紋路,數之不盡的靈紋,融入鎮御碑之中。

天罡神火不斷閃爍,釋放出恐怖的火焰之氣,周圍的礁石都被烤化了。

水御碑同樣如此,發出強橫的潮汐之力。

周圍的海水,隨着潮汐之力而改變,巨浪襲來,拍打着礁石,欲要將水御碑吞噬進去。

這枚水御碑一旦成功,肯定會吸引周圍大量的水系海獸。

第三天的時候,鎮御碑徹底成型,虛空上出現兩道神龍。

分別是水龍跟火龍,相互糾纏在一起,兩股截然不同的力量相互碰撞,引來陣陣雷鳴之聲。

一層層烏雲聚集在小島上空,雷電閃爍。

一條條雷蛇,欲要毀滅火龍跟水龍,不允許它們存在這個世界上。

「收!」

大手一招,天罡神火還有一滴湛藍色的水珠落在柳無邪左右手,一手一枚。

落下的那一刻,恐怖的元素之力,湧入柳無邪體內。

心宮還有腎宮蠢蠢欲動,欲要將其吞噬。

「準備煉化!」

柳無邪不敢遲疑,迅速將其注入身體之中。

天罡神火直奔心臟而去,湛藍色的珠子,則是直奔腎宮而去。

心屬火,腎屬水。

進入體內的那一刻,柳無邪沉澱心神,太荒吞天訣開始運轉。

周圍的空間不斷塌陷,大量的法則還有靈氣,進入心宮還有腎宮之中,幫助開闢筋

脈。

火域碑進入心臟的那一刻,整個胸腔傳來一股劇烈的痛苦,痛的柳無邪險些暈過去。

「好痛,太疼了!」

柳無邪深吸一口氣,這個時候決不能分神,必須要全力以赴,打開心宮跟腎宮,不得出現一絲馬虎。

一旦失敗,後果不堪設想。

水域碑進入腎臟,沒有什麼感覺,像是一滴水流,進入體內,那種感覺很舒服。

跟心臟形成兩個鮮明的對比。

一個熾熱,一個陰柔。

心神一分為二,調動太荒真氣,跟上次衝擊肺宮一樣,打開裏面的門戶,將兩尊鎮域神碑送入其中。

得到仙紋的改造,太荒真氣要比之前強橫數十倍,化為一道鋼鐵洪流,同時沖向心宮跟腎宮。

「轟隆!」

真氣衝擊形成一股駭浪,震得柳無邪身體亂晃,仗着自己肉身強大,如若不然,必定四分五裂。

鮮血順着柳無邪嘴角溢出,沒有後退,繼續調動真氣。

兩大門戶已經顯露出來,後面就是浩瀚的宇宙。

只要打開,天地五行顯現,柳無邪則能調動五行之力,形成五行大循環。

時間不等人,拖得越久,對柳無邪越加不利,盡一切可能,在短時間內,將其打通。

這一次調動的真氣,要比剛才還要強橫幾分。

「轟隆隆……」

真氣發出雷鳴般的聲音,穿梭在筋脈之中。

更可怕這些真氣之中,蘊含一絲仙紋的能量,散發出淡淡的金色光澤。

身體中的每一個細胞彷彿都活了過來,而,太荒吞天訣,在這個時候,猛然跳動一下,吞噬周圍的靈氣,速度更快了。

這應該是煉化了仙紋的效果,導致柳無邪的太荒吞天訣也跟着一起晉陞。

還有天道神書上,已經出現一道仙紋烙印。

「給我沖!」

柳無邪一聲厲嘯,真氣猶如咆哮的海水,一浪高似一浪,衝過柳無邪的筋脈,抵達心宮跟腎宮兩處。

意識沉入身體內部,觀看兩大門戶的變化。

門戶上面出現許多奇奇怪怪的紋路。

例如心宮,門戶上則是一朵朵火焰。

腎宮上面,則是一道道波紋,像是浪花一樣,不斷的翻騰。

「蹦!」

「咔嚓!」

這一次撞擊,力道要比剛才還要強橫十倍左右,柳無邪的身體,直接倒地不起。

鮮血狂噴,連毛孔都在溢血。

兩大門戶傳來咔咔聲,出現大量的裂痕,終於迎來一絲曙光。

「繼續!」

直接坐起來,柳無邪沒有時間休息。

趁熱打鐵,一鼓作氣將門戶打開。

調動僅存的三分之一真氣,如果還不能成功,將非常的麻煩,柳無邪的真氣,已經所剩無幾。

太荒真氣化為金色神龍,同時穿梭兩條筋脈。

拿出大量的靈石,丟入太荒世界,一邊衝擊,還要恢復真氣。

接下來全靠天意,柳無邪也沒有辦法了。

「昂……」

柳無邪身體內部,傳來陣陣龍吟之聲。

更可怕是柳無邪的頭頂上,出現一道道神龍虛影,非常的逼真,就跟真的神龍一樣。

而在島嶼周邊,聚集許多奇奇怪怪的海獸,他們盤踞在大海邊緣,不敢登陸島嶼。

整個島嶼,

出現龍吟虎嘯的局面,伴隨着陣陣雷雲,宛如一幅末日景象。

周圍的海水,不斷的咆哮。

聚集在岸邊的海獸,起起伏伏,時而露出水面,時而沉入水底。

兩座大門,被強橫的神龍之力給撞開,裏面的世界,陡然出現。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