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陽龍槍在手,林陽更是勢不可擋。

而且剛剛得到的神遊步,也讓林陽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習得神遊步之後,林陽面對攻擊就能像是流水一般,絲滑地躲避,除此之外,更是能夠通過看似雜亂無章卻又暗含奧妙的步法迷惑敵人,趁其不備發出致命一擊。

就像如今,鐵幕金剛一直沒能打中林陽,於是憤怒高舉雙手。

而林陽卻是鬼魅一般出現在鐵幕金剛的身前,烈陽龍槍輕輕一刺,就把鐵幕金剛的弱點擊破。

喉嚨被貫穿的鐵幕金剛,瞬間失去了氣息,癱倒在地,屍首也逐漸乾癟,這就是暴靈丹的副作用。

鐵幕金剛已經死了,碧目蛟自然就更不用多說。

林陽只不過是腳步微動,就出現在了碧目蛟的身邊,還沒等它反應過來,林陽已經一槍將它削成兩段。

「怎麼可能!為什麼服用了暴靈丹之後,反而被你輕鬆斬殺!」

蠻山被林陽的目光注視,心中一顫。

要不是鐵幕金剛和碧目蛟服用暴靈丹之後的氣息讓他都感覺到窒息,他甚至都要以為自己的暴靈丹是不是山寨貨。

「你…你是地尊境!」

蠻山臉色蒼白,只想到了這一種可能。

林陽沒有回答他,只是渾身氣勢爆發。

「果然…」

蠻山一臉苦澀,早知道林陽是地尊境,他又怎麼敢起歹念呢。

只是世上沒有如果,蠻山的結局只有一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是否有可能是另一個世界的古老道統,現如今通過這顆星球的災變打出通道,穿梭而來,尋求傳承者,傳播道統?

這個想法太過天馬行空,讓夏清自己都忍不住苦笑着搖了搖頭,覺得有些太扯了。

「你們還留在這裏幹嘛,等著開席?」之前被夏清打飛的幾人,此刻掉了許多牙齒,每人的臉都高高的腫了起來,可是卻沒有離去,打出信號槍后,他們都在遠處盯着夏清,好像是等待援軍到來。

其中一人,一臉的怨毒,在見識到夏清的實力之後,他對所謂的密藏傳承,更加的期待和貪婪,如果不是自身實力不夠,他是說什麼也不會吸引其他人的,而是自己馬上獨吞佔有。

「我已經打出危機信號,所有人都會知道這裏的動靜,你跑不掉的,如果你現在把傳承交出來,我可以不告訴別人你獲得傳承的秘密。」那人竟還有閑情開口威脅。

「哦,誰說我要跑,你搖人了是吧,我就站在這裏,等著。」夏清微微一笑,言語之中頗為不屑,就那麼站在原地,竟真的沒有離開的打算。

「那好!」那人有些憤怒,同時有些失望,他內心還預想着,夏清懼怕之後將傳承交出來,那會節省很多麻煩。

時間就這麼一分一秒的過去,信號發出之後,很快就有人趕了過來,而且數量還不少。

夏清隨意的瞥了兩眼,還略感驚訝,因為被信號槍吸引而來的,不止一支小隊。

「是你!終於被我碰到了!」其中一人,趕來看到夏清之後,先是一怔隨即狂喜。

「俞炎?」夏清也挑了挑眉,隨後笑道:「你頭上的包,好了?」

此話一出,俞炎當即大怒,差點就要忍不住衝上去。

他額頭上的包,因為夏清,腫了兩次,此刻還沒有完全好透,時不時還會一陣刺痛,差點就留下了終生的傷痛!有破相的風險。

並且,他先前在聚會上被夏清打暈,丟盡了臉,這不但會被人嘲笑,還會影響到他在烈焰科技的地位。

可以說,他現在獲得這麼大的恥辱,全部都是拜夏清所賜,這幾乎成為了他活到現在最大的夢魘。

現在又被夏清調侃,他本來還算冷靜的心智,瞬間被憤怒和恥辱充滿。

「給我上,殺了這小子!」

俞炎似乎是他所在隊伍的隊長,其他三人,竟都是6級武者的層次,這支小隊的實力很強,並且全部都是異能者,他們都是來自烈焰科技,對俞炎馬首是瞻。

聽到俞炎發佈的命令,三人自然是一臉獰笑的摩拳擦掌,然後朝着夏清便是攻了過去。

三名異能者瞬間爆發出極為凌厲的攻勢,他們的異能都和火有關,一時之間,溫度升騰,火光四溢,強大的氣息四散而開。

面對三名強大的異能者,恐怕不管是誰,都要暫避鋒芒,不敢正面對抗。

可是,夏清不同!因為他擁有足夠的實力和自信。

見到三人衝來,他展開攻擊的姿態,腳步劃開,手掌握拳,然後沒有任何花哨的,一拳轟了過去。

「汲魂痛擊!」內心一聲低喝,他發動了這門成長型的強大武技。

汲魂痛擊,發動很是簡單,可以附加在任何攻擊之上,幾乎是隨心所欲,甚至可以疊加在武器之上。

夏清想要嘗試一下,這門武技的疊加方式和初始威力究竟如何。

「轟!」這一拳,直接與對手硬撼在一起,拳拳對碰之下,對手拳風上的火焰頓時潰散,其上灌注的所有力量瞬間爆發!

「咔嚓!」一聲脆響,那是手臂被折斷的聲音,那名異能者直接被這股力量的反震之力給弄得骨折了。

伴隨着對手的慘叫,提示聲頓時響起。

「叮,恭喜宿主成功對對手造成傷害,汲魂痛擊成功疊加,疊加層數+3」。

汲魂痛擊成功疊加了!並且疊加了3層!

可是,即便如此,夏清還是忍不住苦笑,因為這武技的介紹沒有說錯,這初始力量確實小的可怕,他能明顯的感受到,汲魂痛擊似乎是疊加力量型的武技,但他剛剛發動,並沒有明顯的力量提升。

「再試試!」內心暗喝,他一個扭身,再度發動了汲魂痛擊。

「汲魂痛擊。」「汲魂痛擊。」「汲魂痛擊!」

他不斷變幻動作,接連改變了動作,一次又一次的發動了攻擊,可能是一拳,一腿,一肘擊,甚至是膝撞,都可以順暢的發動武技。

「汲魂痛擊成功疊加,疊加層數+3」。

「汲魂痛擊成功疊加,疊加層數+3」。

……

提示聲接連的響起,提示了汲魂痛擊不斷的疊加,短短一盞茶的功夫,便已經疊加了幾十層了。

直到這個時候,夏清才感覺到,發動這門武技的時候,力量增強了。

「果然強悍!」夏清驚喜。

這門武技,雖然現在還不強,但是疊加起來並不難,只要將對手造成傷害,便可以疊加,而且消耗極低,可以連續發動。

這不像霸王吼,因為是發動音波攻擊,不能連續發動,不然會對他自身有損傷。

汲魂痛擊的釋放,幾乎是沒有代價的,這就很恐怖了!

「再疊多一點!」夏清很興奮,想要再度發動攻擊,可轉過身後卻是無奈的停下了動作,因為,他的對手們,都已經倒下了,並倒在一邊哀嚎!

不遠處還未出手的那些人,直接都傻眼了!因為在剛剛的戰鬥中,即便是被圍攻,可人數弱勢的那一方,卻像是在玩弄,折磨。

「這人好強!」有人咽了咽口水,忍不住說道。

「而且還很殘暴!」另外一人也是小聲嘀咕。

因為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夏清明明可以輕鬆的擊敗對手,可他卻並沒有這麼做,反而是一次又一次的傷害對手,就像是在折磨一般,正常人哪能幹出這事!

他們自然不會知道,夏清這麼做是在為了疊加武技層數。

至於那俞炎,則是瞪大了眼睛,有些恐懼。

又一次,他又一次見識到了夏清的實力,這已經是他第三次敗北了!

如果不是他這次留了個心眼沒有貿然衝上去,恐怕此刻已經跟那些人一樣,倒在地上哀嚎了。

「這個小子到底是什麼來路,為何如此的難纏!!」俞炎喘著粗氣,內心瞬間升起一股無法對抗的無力感。

但是很快,他便是在暗地裏惡狠狠的按動了智能手錶,聯繫了某人。

夏清剛剛才疊了幾十層,此刻正意猶未盡,他看向其他小隊,一臉期待的說道:「你們上不上!」

那支小隊聽了他的詢問,極為有默契的退了幾步,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說什麼也不願意得罪眼前之人。

這人實力強就算了,關鍵喜歡折磨人,簡直有些變態啊,這要是落在他手裏,豈不是生不如死?

看到這樣的反應,夏清內心感到一陣失望,汲魂痛擊幾十層的層數,明顯是不夠的,如果面對強大的敵人,是起不到什麼作用的,所以夏清並不滿足。

而見眾人都有些退卻了,除了俞炎以外,先前打出信號彈的那人也急了!若是就這麼算了,那麼夏清身上的傳承,可就沒有機會搶奪了!

他先前想的是,其他隊伍趕來之後,夏清如此的囂張,定然會成為眾矢之的,到時候眾人混戰在一起,他便可以渾水摸魚,伺機奪取夏清身上的傳承。

哪知道,這小子的實力如此之強,一個照面,就把所有人震懾住了。

但越是如此,夏清越是強大,他的內心就如同火一樣在燒,因為這證明了傳承的強大!

「他的身上,有密藏傳承!」男子怒吼一聲,終於暴露了這個秘密。

此話一出,不少人都是瞳孔一縮,猛然鎖定了夏清,那場中的氣氛,也變得再度微妙起來,剛剛被震懾住的眾人,再度眼神火熱,蠢蠢欲動。 第410章

「我看你們現在連員工工資都發不出來了,談以後夠嗆。」

「既然如此,那我們何必還要跟你們公司繼續合作?」

鍾眉有些生氣:「如果不是你們集體中止合作,公司根本就不會這樣。」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

供貨商也不隱藏了,直言不諱道:「很簡單,讓唐氏集團返還那百分之五十的股份,讓天鴻公司成為一家獨立的醫藥集團。」

「只有這樣,我們才放心跟天鴻公司合作。」

鍾眉頓時明白了,望向人群里的趙龍。

「趙老闆,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吧,你還真是夠狠的。」

「為了要股份,你不惜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你這是商業犯罪你知道么!」

趙龍一臉不屑:「鍾小姐,你可不要亂給我扣帽子。」

「罷工是員工自己的意思,中止合作也是合作商自己的意思,你有證據說是我安排的?」

「明明是人家自己不信任你們唐氏集團,你怪我幹什麼。」

「你們唐氏集團家大業大,也不缺這家公司,為什麼偏偏要伸手來搶我們的東西?」

鍾眉咬牙切齒:「這是我們老闆的意思,你不爽你去跟我們老闆說啊。」

趙龍:「草,老子沒那個耐心。」

「我已經提醒你們了,既然你們不把股份交出來,就自己承擔後果吧。」

說著,他大聲吼了起來:「鍾老闆,你才剛剛接管我們公司,竟然就有錢買奢侈品,買豪車,過分了啊。」

「公司現在這麼困難,你居然還開兩百萬的豪車。」

「你這包得好幾十萬吧。」

Filed under: 動漫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