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蘇陽讓蔡敏敏和小詩詩在四合院裏等着,自己藏了起來,他要看看三個老婆回到家之後沒有發現自己,而是看到有兩個陌生女人坐在家裏會是什麼反應。

那邊,封思瑤、慕婉瑩和崔迪在接到蘇陽的電話之後激動萬分,前前後後算下來,她們已經有一個月沒有和蘇陽見面了,聽說蘇陽要回來,她們馬上放下手頭的一切往四合院趕。青花大學距離四合院不到十分鐘的車程,所以蘇陽剛藏起來,就聽到外面傳來崔迪的大喊聲:“老公,老公,四合院的門怎麼開的,是你已經提前回來了嗎?”

緊接着是一聲慕婉瑩的大喊聲:“啊,你們倆是誰,爲什麼在我們家?” 顯然是他們已經發現蔡敏敏和小詩詩了。

蔡敏敏和小詩詩初來乍到,而且他們知道在這三個女人裏面有蘇陽的正妻,自然不敢胡亂說話,於是他們指着蘇陽藏身的地方瘋狂向三位女人打手勢。

封思瑤、崔迪和慕婉瑩都是聰慧無比的女人,馬上就明白這兩個陌生女孩是蘇陽帶回來的新老婆,而蘇陽就藏在這兩個女孩指示的方向。於是崔迪躡手躡腳的來到蘇陽這邊,然後哇的出現在蘇陽面前,把蘇陽嚇了一大跳。

“哎,小迪,你要把我嚇死了。你怎麼發現我在這裏的?”

崔迪激動極了,一個跳躍就撲在了蘇陽懷裏,一邊親吻蘇陽一邊說:“壞老公,剛回來就想欺負我們。哼!你二老婆我的聰明才智你是知道的,就你這點兒鬼把戲還想瞞得過我們的眼睛。趕緊老實出來,把這兩位小妹妹介紹給我們。”

蘇陽忍住內心的悸動,抱着崔迪來到剩下的四個女人面前,把他們彼此一一介紹給對方認識。都是蘇陽的女人,都受到神豪系統的影響,那彼此之間相處就不會有任何問題。當得知蔡敏敏還是個小處女的時候,其餘四人一致決定今晚就由蔡敏敏來陪蘇陽睡。蔡敏敏不好意思的推辭了一番,可其餘四人堅持這麼安排,她只好無奈的接受了,其實她也不是真心推辭,而是出於女孩子的嬌羞。

當天晚上,蘇陽就感受到了蔡敏敏完美的身軀,一番雲雨不在話下。雲雨之後,蘇陽躺在牀上開始思考,經過在昆城的這一段時間,蘇陽覺得自己整個人有了很大的變化,特別是思想上的變化。現在神豪系統擁有的額度是100億,可以說蘇陽正常花銷的話,那這一輩子都不可能花完,所以錢已經不是蘇陽追求的東西了,他現在就想完成自己小時候的夢想——周遊世界。他決定把國內的事情處理一下之後,就帶着自己的老婆們去周遊世界。

第二天起牀之後,崔迪已經買好了早餐,蘇陽一家六口吃過早餐之後,蘇陽把自己的決定告訴了五位老婆,老婆們都沒什麼意見,表示生是蘇陽的人死是蘇陽的鬼,這一輩子就跟在蘇陽身邊,永遠不會離開。蘇陽聽到這話很感動,於是又摟着五位老婆睡了個回籠覺。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下午,起牀之後正好趕上王凱來叫他前往首富戰隊線下賽的賽場。

由於蘇陽老婆隊伍的壯大,原來家裏的那些車已經不能坐下這麼多人了,所以蘇陽直接緊急購買了一臺奔馳商務車,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前往國金商場。

到了商場之後,蘇陽他們坐在了首富戰隊親友席這邊。這次首富戰隊的對手是國內另一隻明星隊伍大佬戰隊,剛纔來的路上,王凱給蘇陽簡單的介紹了這支大佬戰隊,據說這隻大佬戰隊背後的老闆是阿麗巴巴和疼訊的公子爺,這次他們也會來觀戰。蘇陽看向了大佬戰隊的親友席,發現果然有幾個衣着華貴的少爺們,不過蘇陽也就是出於好奇看了看,因爲當年他還是個窮酸學生的時候,曾經無比羨慕這些人的財富,可現在蘇陽掌握的財富已經遠遠超出了這些人,再看向這些人時,只不過是滿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罷了。

沒做幾分鐘比賽就開始了,經過這段時間的磨合,首富戰隊已經成長爲國內最強的隊伍之一,另一隻最強的隊伍就是大佬戰隊。也不知道主辦方是不是故意的,首富戰隊和大佬戰隊隊員們離得很近。吃雞是個快節奏的遊戲,跳傘地點選擇與最後這支隊伍最終的名次有很大的關係,強隊一般都會選擇跳一些物資豐富的點,首富戰隊選擇的是G港上城區,而大佬戰隊選擇的是G港下城區。看到這樣的選點,現場的觀衆都歡呼起來,這兩個戰隊的打法都是以兇狠出名,現在都跳到了g港,那意味着在g港會爆發出一場激烈的對抗。

果不其然,在經過一番搜索物資之後,大佬戰隊率先向首富戰隊出手,先手將首富戰隊的一名隊員擊倒,慶幸的是首富戰隊的這名隊員被擊倒之後身邊有掩體,並沒有被對方補槍。在王凱的帶領下,首富戰隊發起反擊。大佬戰隊的成員們平時囂張跋扈慣了,而且他們自認爲是國內第一強隊,根本沒把首富戰隊的人放在眼裏,直接站在馬路上鋼槍,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就被首富戰隊團滅。 王凱這是第一次參加線下大賽,看到己方這麼輕而易舉的就將之前預設的最大敵人淘汰,他大聲激動的說道:“艹,還以爲是多強的對手呢,原來就這。媽了個巴子的,還他喵的跟老子們馬路對槍,活該第一個被淘汰。”

首富戰隊的隊員們也紛紛應和,“就是,剛開始還不講武德來騙來偷襲,沒想到就這麼輕易的就被咱們滅掉了。”

“凱哥,你說他們第一個就被淘汰,他們那大佬會不會噴他們?哈哈哈”

“上來就把這個大佬戰隊幹掉了,看來咱們這把吃雞的概率非常高,剩下的戰隊都是些臭魚爛蝦了。”

……

首富戰隊和大佬戰隊隊員的位置坐的很近,按照常理來說,隊員們在打比賽的時候都會帶着耳機,所以彼此之間應該是聽不到對方在說什麼的。但是,大佬戰隊隊員在被淘汰之後都氣急敗壞的摘下了耳機,臉色陰沉着盯着首富戰隊這邊的人,而這時候首付戰隊的隊員們又說出這樣一番話,無疑是火上澆油。

大佬戰隊的隊員勃然大怒,指着王凱罵道:“瑪德,現在真是什麼小癟三兒也能來打職業。都他孃的快30歲的人了,還來職業賽場上丟人現眼,這次只不過是你們運氣好,下局看,我們不把你們按在地上爆幹。瑪德,一羣窮逼,還好意思叫首富戰隊。” 這些隊員們本來就看不起除了他們以外的任何人,所以話語間可以說是極盡刻薄,而且聲音極大,就算是在場的其他戰隊的隊員們都帶着耳機,也把這話都聽在耳中。


王凱是個暴脾氣,而且對方攻擊的點恰好是王凱心裏最在意的一個點,他這一輩子最大的遺憾就是沒有在十幾歲的時候加入一個職業戰隊,而是等到二十多歲了纔來打職業。還有就是侮辱他,他也許還能忍一下,但是連帶着首富戰隊也一起受到了侮辱,這是他接受不了的。首富戰隊不是他的,而是蘇陽的,對方侮辱首富戰隊就是侮辱蘇陽。所以聽到這話,王凱直接火了,也不管現在正在打比賽了,直接摘下耳機往桌子上一伸,轉過身指着大佬戰隊的人說道:“你在說什麼?有種的再說一遍。遊戲裏打不過我們就來遊戲外面找存在感是吧?”

大佬戰隊的隊員們看到王凱的表現,突然笑了,一邊笑還一邊互相說道:“誒,你看他急了,他急了。窮逼就是窮逼,自己就認準了自己是窮逼,哪怕咱們不指名道姓,他們都知道在說自己。”

“小兔崽子們,別以爲你們背後是阿麗巴巴和疼訊,就可以爲所欲爲,我們戰隊背後的老闆是誰都得罪不起的。你們最好管好自己的嘴巴,不然的話,你們會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 王凱站起來正好看到親友席上的蘇陽,他冷靜了一些,不想給蘇陽找麻煩,所以從準備動手變成了只是動動嘴巴。

可大佬戰隊的這些隊員們不吃王凱這一套,他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害怕,特別是大佬戰隊的隊長,和阿麗巴巴、疼訊的兩位馬少爺關係十分要好,他站起身來指着王凱的鼻子說道:“小臂崽子,別以爲自己很牛,也別以爲你們戰隊出錢買了國內幾個身價高的選手,就以爲自己有多麼了不起!我告訴你,在我們兩位馬老闆面前,你們這些人只不過是些笑話,只要老闆想,隨時都可以把你們買下來冷藏,讓你們的黃金年齡在小黑屋裏度過。我給你一個忠告,回去之後馬上把你們首富戰隊的名字改成屌絲戰隊,不然的話,你們這四個人就等死吧。”

是可忍孰不可忍,這番話讓首富戰隊的所有隊員都生氣了,雖然說這段時間蘇陽不在,他們跟蘇陽這個老闆並沒有太多的相處,但是蘇陽給他們的工資待遇都是很高的,而且對他們這些人很尊重,他們把首富戰隊當成家一樣的地方,現在對方這麼侮辱首富戰隊,他們一個個憤怒的站了起來。

眼看着首富戰隊和大佬戰隊的隊員們就要在比賽的舞臺上打起來了,主辦方趕緊派主持人過來阻止這場鬧劇。然而,派過來的主持人只知道大佬戰隊的背景,不知道首富戰隊的背景,而且這次的比賽大佬戰隊背後的兩位馬老闆都出了贊助費的,所以主持人根本不管大佬戰隊的隊員,而是上來警告首富戰隊的隊員。

“你們幾個如果再鬧事的話就取消這次的參賽資格,而且以後我們主辦方舉辦的比賽,你們都不能參加,現在給我老老實實的回到比賽臺上去。聽到沒有?”

聽到主持人的話,王凱雖然有些氣不過,但他還是忍住了,這次比賽是首富戰隊集訓以來參加的第一個線下賽,他不想因爲這些小癟三而導致不能參加比賽。

然而就在王凱想坐下來繼續參加比賽的時候,大佬戰隊的隊長又說:“切,窮屌絲們,現在知道什麼纔是真正的豪門戰隊了嗎?你以爲你們叫首富戰隊就能和我們大佬戰隊並駕齊驅了嗎?想多了,我們是全方位立體式的碾壓你,你們就是一羣臭屌絲組成的臭屌絲戰隊。”

這已經是直白的攻擊和辱罵了,王凱如果忍下來的話,那他就不算個男人,於是他直接揮拳向着這些大佬戰隊的隊員打了上去,剩下的三個首富戰隊的隊員也跟着王凱一起開打。

看起來好像是四打四,但是實際情況是首富戰隊四個隊員把大佬戰隊的四個隊員按在電競椅上打。雙方身體素質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大佬戰隊的隊員平時除了訓練就是跟着戰隊的兩位馬老闆花天酒地,可以說已經被酒色掏空了身體。而首富戰隊的隊員在蘇陽的要求下,每天訓練完比賽之後,還要進行半小時到一小時的健身運動。當初蘇陽設立這個規定的原因是想讓這些小年輕們不光能通過比賽掙到錢,而且還能擁有一個好身體,健康的身體纔是革命的本錢,沒想到居然在這裏派到了用場。

臺上打的熱鬧,臺下看的着急。蘇陽他們這些觀衆坐着的親友席距離對戰臺有一段距離,所以沒有聽清之前發生了什麼事,等他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大佬戰隊的那幾個隊員已經被打的嗷嗷直叫了。

主辦方看情況不對,趕緊叫保安把人拉開。蘇陽和那邊坐着的兩位馬少爺也朝着臺上走去,他們要趕緊了解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凱子怎麼回事兒,怎麼還和這些人打起來了?” 蘇陽拉住情緒還非常激動的王凱,阻止了他繼續衝上去打大佬戰隊的隊員。

王凱看到拉着自己的是蘇陽,停下來說道:“老蘇,對方欺人太甚,罵我們首富戰隊是屌絲戰隊,那我們這些隊員都是窮屌絲。我實在氣不過,所以才衝上去打他們的,這三個小兄弟怕我吃虧,所以纔跟着我一起過去的。” 王凱並沒有過多的說什麼,他相信,只要他簡潔明瞭的把事情的真相說清楚,蘇陽會替他做主的。

聽到王凱的話,蘇陽臉色陰沉下來,對方確實欺人太甚,居然欺負到他蘇陽頭上來了,於是他拍了拍王凱的肩膀,又拍了拍剩下三個隊員的肩膀,然後說道:“兄弟們,對方這麼侮辱你們,你們打的好。但是隻是把他們打一頓並不能解決問題,他們反而會覺得咱們是理虧了纔會動手打人,那只有真正的把實力展現在面前,他們纔會明白到底什麼是首富戰隊。當然了,這是我這個老闆的事情,現在你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專心的參加比賽,其他的事情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

王凱對蘇陽是百分百信任的,聽到蘇陽的話,他狠狠的看了一眼還在哭爹喊孃的大佬戰隊,坐在電競椅上戴上耳機繼續參加比賽。其他三個小隊員看到蘇陽和王凱的表現,都跟上了王凱的行動。安撫好了自己的隊員,蘇陽把目光投向了大佬戰隊那邊。

這邊,大佬戰隊的隊員們都在和馬老闆們哭訴,當然他們嘴裏的自己肯定是沒有問題的,而是把一切責任都推在了王凱他們這邊。兩位馬公子是老人上人了,從來只有他們欺負別人的份兒,還沒有被別人欺負過,這次不光自己手下的戰隊被別人瞬間淘汰,而且戰隊的隊員還被對方戰隊的隊員打了個頭破血流。雖然受傷的是這些戰隊隊員,但其實馬老闆們的臉也被打腫了,他們可以說是被首富戰隊搞得顏面掃地了。 大佬戰隊一方背後是國內頂級富二代,而首富戰隊這邊是擁有神豪系統的蘇陽,這場衝突難以避免了。

“你就是首富戰隊的老闆?你是誰家的子弟,叫什麼名字,說出來看看。” 馬少爺怕蘇陽是自己父親那些好友的兒子,那要是和他起了衝突,恐怕後面會不好收拾,所以他這番話是試探一下蘇陽的底細。

蘇陽心裏對這兩位馬少爺的想法一清二楚,他笑了一聲說:“兩位馬少爺,你們不必如此謹慎,我根本沒什麼背景。我叫蘇陽,來自魔都,首富戰隊的老闆,首富集團的董事長。你們大佬戰隊侮辱我們隊員的事情,你們怎麼看,是不是要給我們一個交代?”

聽到蘇陽的自我介紹之後,兩位馬上也互相對視了一眼,都從對方眼神中看出了疑惑,顯然他們倆誰都沒有聽說過蘇陽這個名號,甚至連蘇家都沒有聽說過。於是,阿麗巴巴的馬大少爺陰陽怪氣的說道:“既然你這麼實誠,那我們也不爲難你。就這麼說吧,我們的隊員罵你們的隊員,那肯定是你們隊員有問題,要道歉的話也肯定是你們給我們道歉。還有,比賽都是我和我二弟贊助的,只要我跟主辦方說一聲,你們馬上就會被趕出比賽場地,你明白是什麼意思嗎?”

疼訊的馬二少爺接着說道:“我大哥說的太委婉了,我怕你聽不懂,我來給你翻譯翻譯我大哥的話。我們大佬戰隊不光是國內實力最強的吃雞隊伍,而且還是國內最有錢的隊伍。我們兩兄弟對你這個戰隊叫首富戰隊不是很滿意,你這屬於虛假宣傳呀。你這不就是個窮屌絲戰隊嗎?我們雙馬組的隊伍都不好意思叫首富戰隊,覺得太招搖了,就你這個小屌絲組的隊伍也好意思叫首富戰隊。你是不是以爲家裏有幾十億就算有錢啦?我告訴你吧,我一年的零花錢都不止這點兒,你老老實實的給我和大哥道個歉,讓你那些隊員給我們隊員道個歉,然後把你那戰隊名兒改成臭屌絲戰隊,今天的事就算了了。”

這兩位馬少爺的話一個比一個說的狠,他們倆都不認識蘇陽,那說明蘇陽不是國內最有錢的那一圈兒人裏的,那他們就隨便怎麼打擊侮辱蘇陽都好,因爲他們比蘇陽有錢,在這個金錢爲上的社會,有錢的就是爺爺。

蘇陽沒想到這兩位馬少爺如此的猖狂,蘇陽心想:你們再怎麼有錢也不過是富二代而已,錢都是你們老子辛辛苦苦掙的。而我可是擁有神豪系統的人,我只要不停的花錢就能掙錢,你們居然在我面前炫富,那我就讓你們看看什麼是真正的有錢。

既然都決定了,那蘇陽嘴上就不會客氣:“二位,看來是覺得吃定我了。我今天還就告訴你們了,我這首富戰隊絕對名副其實,別說這小小的比賽是你們贊助的,就算所有的吃雞比賽都是你們贊助的那也無所謂,我可以出更多的錢贊助。當然啦,到時候我不會禁止你們的隊伍參賽的,我會大發慈悲的給你們留一個名額的。”

“呦,真以爲自己是個有錢人。你難道沒聽說過阿麗巴巴和疼訊嗎?這吃雞遊戲是我們家公司代理的,你明白嗎?我看你小子就是沒見過世面,覺得自己有兩個小錢兒就是人上人了,今天我們哥倆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纔是真正的富豪。” 兩位馬上也也沒想到,居然還有人在他們臉上說自己更有錢,這簡直是對他們的侮辱。

一場鬥富大賽馬上展開了。鬥富的第一步自然就是比自己身邊的女人,兩位馬少爺把這兩天玩的女人叫到了身邊,蘇陽一看,居然是現在霓虹國最火的吉澤暗步和小野結衣。

“怎麼樣?我們玩的可是霓虹國最火的女星,這可不是花錢就能玩的女人,還得有實力和地位,你懂嗎?” 兩位馬公子自然是非常得意,靠着父輩的影響力,他們在霓虹國的影響力也可以說是如魚得水,這些當紅的日本女星都要仰仗兩位馬公子父輩的勢力才能發展,所以她們不管願不願意,都得陪着兩位馬公子玩。

蘇陽非常不願意把自己的女人物化來作爲比較的對象,但是既然對方都這麼騎臉了,他如果不給點反擊的話,那豈不是會讓對方認爲他慫了?於是蘇陽把封思瑤叫到身邊,然後自信的說道:“兩位馬少爺,我是個愛國的人,肯定不會找霓虹國的妹子,這是我從大學時就戀愛的女朋友了,現在是我老婆。我覺得不管讓誰來評判,她都比你們身邊的女人長得漂亮,身材好,你們應該不會昧着良心說我老婆比不上你們身邊那兩個霓虹國女星吧。”

看着光彩照人的封思瑤,兩位馬少爺感覺自己要窒息了,別看他們玩的是女明星,但這女明星是霓虹國的,霓虹國的女人身高都比較矮,跟咱們華國的女人比起來,不管是身材還是臉蛋都沒得比。再加上封思瑤算是極品中的極品,這兩個霓虹國女星根本沒得比。但他們不可能就這麼認輸的,於是他們說:“小子!我承認你老婆確實比我們身邊的女人要漂亮的多,但是你已經結婚了,那就意味着你一輩子都得守着這個女人,不可能再出去找別的女人。而我們沒有結婚,還可以隨便換着玩兒別的女人,你有的比嗎?”

“哈哈哈!”蘇陽要笑死了,他沒想到對方就找了這麼個藉口來掩飾自己的失敗,他也不藏着掖着了,直接把自己剩下的四個老婆也叫到了身邊,然後一把把自己的五個老婆抱在懷裏說道:“兩位馬少,讓你二位失望了,我可不是隻有一個老婆,我有五個老婆,而且我這五個老婆各有各的特色,都是絕色天仙。對了,還要告訴你們,我這些老婆根本不介意我再找別的女人,所以從理論上來說,只要我吃的消,我就可以找無數個女人做我的老婆。”

兩位馬少爺這下徹底傻眼了,他們一人摟着一個,而蘇陽一個人就摟了五個,而且這五個女人可以說都是極品大美女!這還有什麼好比的,女人這方面是沒法比了。於是他們開始比財富。

“小子,女人多有什麼用?女人要花錢養的,這個社會說到底還是誰有錢誰牛逼。我就這麼說吧,我所擁有的財富是你奮鬥100輩子都得不到的,你不是認爲你的首富集團很牛逼嗎,那我就讓你的首富集團虧到底掉。” 兩位馬家少爺說完這話之後,就撥通了自己父親公司裏財務部門的電話,讓財務部門從股市上入手,把蘇陽的首富集團搞破產。

他們的話蘇陽都聽在耳中,於是蘇陽直接給掌管着首富集團的崔建國打了個電話過去,告訴他有人要從股市上對首富集團下手,讓他做好準備。然後蘇陽直接往首富集團公司的賬戶裏打了100個億,這是他現在神豪系統額度能拿出的所有錢,同時他告訴崔建國,要是錢不夠就馬上跟自己說,現在系統升級可以有更多的錢。但蘇陽覺得這100個億就差不多了,這兩位少爺雖然說是華國最頂尖企業的少爺,但是他們畢竟只是少爺而已,能動用的財富有限,動多了他們家老爺子會插手的,而一旦他們家老爺子插手的話,就不會任由他們胡作非爲。

掛斷電話之後,蘇陽查看了一下自己的神豪系統。

【神豪系統】

【姓名:蘇陽】

【年齡:25】

【個人財富;111億1100萬】


【當前系統額度:1000億】

【等級:lv6】

“系統獎勵心願一個,只要宿主發出心願,神豪系統會盡力滿足,隨時可兌現。”

看着系統額度的那1000億,蘇陽忽然覺得索然無味,現在錢在他眼裏已經是一個數字了,已經花不完了。這個心願倒是蠻有趣的,蘇陽覺得自己要好好想一想該許個什麼心願。

但是,兩位馬少爺並不給他這個機會,他們這時候正在全力諷刺蘇陽,他們覺得自己已經勝券在握了,兩大最頂尖的公司出手,蘇陽那個小小的首富集團肯定撐不過五分鐘。“小子,你馬上就要破產了,不知道你破產之後,你的五個老婆會有幾個跟着你。我估計你破產之後想要活下去,那就得到大馬路上去要飯,你放心吧,如果我在馬路上碰到你的話,我會大發慈悲的給你一些錢的。”


“呵呵!你們知道嗎?你們所依仗的那些東西,在我眼裏只不過是笑話而已。你們擁有的財富是有限的,而我的財富是無窮的。跟我鬥富,那就是自取其辱。” 蘇陽雲淡風輕的說着。

兩位馬公子以爲蘇陽已經被嚇傻了,“小子!你怎麼盡說胡話呢?你要是這麼有錢的話,我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你呀。行啦,別裝了,趕緊收拾收拾準備去討飯吧!”

就在這時,兩位馬公子的電話響了,他們以爲是來報喜的,接起來之後聽到電話裏傳來的聲音都傻眼了。電話裏的人告訴他們,蘇陽的首富集團是一個巨無霸公司,不管他們投入多少錢來搞首富集團的股價,首富集團都應對自如,他們失敗了。


兩位馬公子陷入徹底的呆滯,他們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蘇陽真的比他們有錢。而蘇陽卻看都不看他們一眼,已經碾壓式的勝利了,跟這兩個手下敗將也沒什麼好說的。 秦國。

京都,紫禁之中。

御書房。

當今聖上端坐於雕龍披黃的大椅上,神情嚴肅,眸光莫名。


其旁侍立的小太監,眼觀鼻口觀心,大氣不敢喘。

今兒個聖上似乎並不是很高興。

趙信從未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成爲皇帝。

可事實由不得他不信!

一覺醒來,趙信便發現自己成了這秦國的九五之尊,一國帝王。

兒時曾也有不切實際的幻想,成爲皇帝,三宮六院七十二嬪妃,掌天下人生殺大權。

率土之濱莫非王土,普天之下莫非王臣!

按理說,成爲皇帝,趙信應該高興,但他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因爲整理完前身記憶的趙信,震驚地發現自己竟然穿越到了小說之中!

他不高興的主要原因是——這本小說他看過!

小說中的秦帝,是個反派,且是個大昏君。

劇情中,秦帝也叫趙信,作爲反派的他,肯定不是弱智,心中也懷有一腔報復。

剛剛繼位,因難以於文臣集團中奪下執掌朝堂的大權,只得重用宦官。

宦官是皇帝的家奴,忠心可靠,這是昏君的初衷,也是秦國走向滅亡的原因之一。

宦官想要專權,奸臣權相自然不肯放棄手中權力,宦官與文臣兩大集團鬥得是天昏地暗,弄得朝堂上是烏煙瘴氣。

朝堂的不作爲,導致貪官污吏衆多,又時值天災不斷,逼得吃不飽的百姓們揭竿而起,以致烽火亂世。

在這種背景下,小說的主角一步一個腳印地憑藉主角光環,混跡朝堂,左右逢源,終得領兵之權,南征北戰顯威名。

威震四海的主角,憑藉個人魅力及各勢力的擁護自立爲王,並最終打倒了反派大昏君,東征西討,成就了一番霸業。

看小說時,趙信恨不得代替遭遇各種磨難的主角,直接武力幹掉大昏君。

讀者看小說,帶入的自然是主角,哪怕這反派的名字與自己相同,也不過只是個反派罷了。

ωωω тTk дn ¢○

趙信卻不曾想,自己有朝一日會成爲這個昏君大反派。

小說中的狗血劇情很多……

例如昏君有個賢良淑德且容貌堪比仙女下凡的皇后,然昏君因這是太后欽定的婚姻,逆反心理下愣是從未碰過皇后一根汗毛。

至於昏君寵信的淑妃,則是個淫毒狠辣的貨色,不但與宮內未淨身完全的大太監私通,待得主角進入朝堂後,更是與之眉眼傳情,曖昧不斷。

後來主角進入朝堂,升官坦途,亦少不得此女在昏君耳邊的枕邊風。

待主角自立後,此女與主角里應外合,其家族也是傾力幫襯,一心想要搞垮昏君的統治。

最後,此女更是心狠手辣地將昏君百般折磨後扔入了糞池!

……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