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現在正如楊文君所言,若是鳳天凰真要下了撤退的命令,只怕妖族之中有所有生靈都將會全部反水,甚至連青翻海戰狂天等猛人,很有可能便會不顧一切的殺入魔族,那時自已將在妖族再無任何的話語權。

如果僅僅是大權旁落,鳳天凰倒真不棧戀,可是滿目望去,妖族卻並無一個可以撐起大局的後起之秀。

縱然青翻海戰狂天等妖族天才有著驚世駭俗的戰力,可是在這詭譎多變的亂世之中,戰力已不是最終的利器。亂世之間,權謀之中,卻真沒有任何一個可以扛得起大旗的妖族天驕,更無一位善變多謀之士。 「蘇平,你是在耍本座嘛?」

金吒怒目而視。

蘇平連忙搖頭……耍你,你想多了,老子才沒有空耍你那!

要不是怕打不過,老子一鎚子錘死你!

「金吒大人你聽我解釋,剛才確實是誤會,我不知道是您,還以為是哪個宵小之輩,跑到我司法天神府鬧事吶,所以這才衝動出手。」

「您要是一早報號,根本不會起衝突。」

金吒嘴角微抽。

他沒有報號嘛?

他不是一開始就亮明了身份了嘛!

這貨借口真爛。

不過金吒還是停手了,他其實也不想跟蘇平動手。

現在還不是跟天庭翻臉的時候。

金吒倨傲的道:「小小的一個司法天神,簡直膽大包天,我父乃是天庭掌握十萬天兵的一方大神,你區區小神,竟敢私自緝拿封神時期的大神,其罪當誅!」

「廢話少說,若是不想死的話,立刻將我父親放了,否則的話,今日我便揍請玉帝和西方諸聖,消了你的仙籍,打入萬劫輪迴之地,不得超生!」

「……」

蘇平眉頭一掀,他有些不爽了!

我擦,這是在威脅老子嘛?

老子堂堂司法天神,怎麼到你嘴裡,竟然成了區區小神了,太不把豆包當乾糧了!

另外放了李靖,開什麼玩笑!

他司法天神不要臉的嘛?

剛把人抓了,轉眼就給放出去,日後天庭諸仙怎麼看他。

他這司法天神還怎麼混?

不過不放人的話,這金吒顯然不會罷休,萬一再把如來給招惹來,那就完蛋了!

一個西方護道軍神已經很難對付了,這要是西方教的大佬親自來,還不弄死他。

自知之明,蘇平還是有的。

如來那種級別的存在,絕對不是現在的他可以對付的了的。

那位應該有準聖級別了吧!

【叮咚……】

就在這時,系統提示音的提示音響了起來。

【打卡任務,區區西方教護教神將,竟膽敢威脅司法天神,以下犯上,其罪當誅……請宿主立即將其緝拿,投入天牢】

【任務獎勵:天地之種】

天地之種?

這是什麼玩意!

不,不重要了,系統不會坑他。

以系統的尿性看,這天地之種肯定也是至寶無疑。

頓時,蘇平眼中灼灼放光。

本來,他已經不打算跟金吒一般見識了,但是怪只怪金吒這倒霉孩子太囂張了,系統都看不下去了,要收拾他。

既如此,他只能遵從系統爸爸的指示了。

「呔!」

當即,蘇平一聲怒喝。

一雙虎目射出逼人寒光。

「小小金吒,你放肆!」

「本神按天條行事,何錯之有?」

「托塔天王李靖,違反天條,當受天罰,而爾身為西方神官,竟然知法犯法,跑到我司法天神府邸胡鬧,簡直豈有此理。」

「金吒,我念在你年幼無知,不跟你一般計較。」

「速速離去,否則……」

「本司法天神代天巡狩,當天罰了你!」

蘇平的態度,一變再變,徹底把金吒搞懵逼了!

反應過來之後,他悟了。

這個該死的蘇平,就是在耍他!《重生敗家子宋三喜》第962章 吃飽飯,她自己拄著拐杖,問黃鶯:「老爺和三哥呢,外頭有沒有什麼消息傳來?」

黃鶯搖頭:「老爺和三公子一大早就進宮了,還沒回呢。外頭倒也沒傳什麼不好的來,姑娘且安安心,陳王已經被關起來了,沒事了。」

姜寧哪裡是關心這個。

正想著呢,前院一個婆子進來,說宮裡來了內侍,傳陛下口諭,接她和小郎君小娘子進宮面聖。

姜寧有點警覺。

這時姜翊急匆匆跑進來,說道:「三妹妹,快些準備吧,是宮裡傳呢,沒錯的。」

「三哥哥從宮裡來?」

「是的,父親擔心你害怕,特意讓我回來,送你和兩個孩子進宮。」

姜寧聽說,只得讓乳母丫鬟給兩個孩子換衣服,準備起來。

雖然他們是皇帝的孫子,但皇家與尋常人家並不相同,見皇爺爺,也還是面聖,總得穿的得體。

姜寧低頭看看自己,她倒是不用換。

自從和離回到姜家,也不知是為了安慰她,還是討好她。不僅林紫紫隔三差五朝她屋裡送吃穿用的,姜若白更是時常命人送料子來,給她和兩個孩子做衣服。

她的新衣服多的穿不完。

料子,刺繡都是頂好的,隨便穿一身出去,也不可能不得體。

何況,她對皇帝也沒幾分真正的敬意。

這個老李頭,以前瞞著她真實身份,還算計自己跟他兒子懷了孕。心眼多的要命,她也不想盛裝打扮面聖。

她最窮的樣子,老李頭又不是沒見過。

還費那個事。

兩個孩子收拾好后,分別由乳母抱著,跟著車馬進宮。

在路上,姜寧問:「三哥,現在宮裡怎麼樣,陛下為什麼忽然要傳我和孩子進宮?」

「也許是想兩個孩子了。沒事,現在外頭的叛逆都肅清乾淨了,宮裡也都恢復正常。只是陛下心情不大好,想見見小孫子孫女,也是人之常情。」

姜寧若有所思。

到了皇宮,姜翊把姜寧從馬車裡抱下來,放到輪椅上,他推著姜寧,讓乳母抱著孩子跟在後頭。

走進望仙門,穿過幾道門,來到皇帝的飛霜殿,卻看見煜王李泓遠,從另一個方向走來。

姜寧朝他看了眼,猜測他應該是從錦貴妃那裡來。

昨夜他離開的時候,身上臉上都帶著血,臉色也有些沉鬱,但現在他換了身月白長袍,白玉束髮,依舊是乾乾淨淨漂漂亮亮的樣子。

神情也很平靜。

李泓遠也立即看見了他們兄妹倆,和兩個孩子。

他走過來。

姜翊行禮:「下官見過殿下。」

「免禮。」李泓遠抬了下手,看向姜寧,「怎麼把孩子帶進宮?」

「是陛下傳召。」

「哦。」李泓遠點點頭,沒有再問什麼,讓門口的太監進去回稟,「沒看女人孩子在門口站著,冷著了你負責?」

太監哪裡負得了責,趕緊進去通傳。

片刻后,太監出來,笑道:「陛下傳煜王殿下,姜寧和小皇孫們覲見。」

沒有傳姜翊。

姜翊才當官,只是個翰林院編修,還沒到隨時可以見陛下的層次。看著妹妹進去后,便轉身去忙。 「啊,救我,救我。」滑鏟男哀嚎道。

公幻影虎比母幻影虎體型要大一圈,力量和速度方面也要強出不少,滑鏟男根本不少它的對手,只能向同伴求救。

「畜生,給我死。」胖子男趕緊拔刀沖了過去。

見胖子襲來,幻影虎立即鬆開了口中的滑鏟男,然後轉身朝胖子撲了過去。

剛才被母虎伏擊胖子本來就受了點傷,現在面對實力更強的公虎,他怎麼可能是這隻凶獸的對手,只一擊他就被幻影虎拍翻在地。

這下輪到胖子哀嚎了,但他的哀嚎沒有任何用處,因為滑鏟男根本沒時間救他,滑鏟男自己能不能活下來都還是個未知數。

此刻滑鏟男正躺在地上,他渾身是血,胸口已經爛了一大片,左臂也被咬斷了,看樣子命不久矣。

「幻影虎是七品妖獸,我們對付不了,快走。」燕翎羽道。

「嗯。」韓凝薇點了下頭,旋即和燕翎羽悄悄離開了這裡。

在狂奔了十幾分鐘后,兩人停了下來。

「情況有些不妙啊,繼續往前可能會碰上搜捕咱們的人,而且看剛才那兩人的服飾,不太像是邵武城的軍人,倒像是宮裡的侍衛。」燕翎羽道。

「他們是瑞王府的人,這兩人胸前都有個小小的瑞字,如果我猜的不錯,前幾天那艘飛艦里坐著的應該就是姚弘業。」韓凝薇道。

「姚弘業嗎,那可麻煩了呀,這傢伙有破空境修為,咱兩聯手也打不過。」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