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話音還未落。突地,林東清晰的聲音卻再度傳了過來:「雲長老,那既然這樣的話,我這兒還有四張,您也一併給我解決了吧。」

「額……」

此言一出,包括雲澤天在內,都是一愣。看著林東手中如同變魔術一般的變出四張符咒,和之前那個疊加在一起,有些愕然的說道:「五張?」

「五張?!」

霍剛幾人更是震驚!尋常人能夠有一張就已經是了不得的事情了,這小子竟然有五張?!靠!這小子到底是什麼妖孽轉世?

不過林東倒顯得很不在乎,當初能夠得到這五張符咒,也是多虧了魂祖的幫助。不過這話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當即聳了聳肩膀說道:「恩,麻煩雲長老了。」

「哈哈哈!你這小友還真是讓老夫驚訝啊!好好好!有這五張符咒倒是可以保你在藏地山莊一行中,平安無事了。哈哈哈!」

說著,雲澤天手上拂過一道青光,縈繞在五張黃色的符咒上。只是片刻,原本黃色的外表盡數退去,變得如同剛剛拿到破域一般,通體漆黑。

而霍剛幾人的眼中自是無一例外的閃過羨慕的神色。這一次就連雲澤天都說了,行路艱難,要比以往困難的多。有一張破域也將剛剛夠提升一層的安全級數。

但林東卻一下子多了五張,手上的破域比他們手上加起來的還要多。

「好了,關於這次前去的艱難,我已然告訴了你們。現在說一下你們這次的任務,每一次藏地山莊開啟之時,都會隨之出現七色菱花。這七色菱花是煉製七色丹的藥引。所以你們這次的任務就是帶回七色菱花。只要完成任務,自然會獲得宗門所獎勵的3000道德點,以及參閱問天決的機會。」


「七色菱花,獎勵!」

所有人聽到這個都是為之一振,這七色菱花他們倒是聽說過。七色丹也聽說過,是靈胎境的修士晉級靈嬰境的關鍵之物。

「那不知這七色菱花長成什麼樣子?」

刷!

林東的疑問聲剛剛響起,豁然!一束束青光射入五人的腦海中。每個人的記憶里好似根深蒂固了七色菱花的樣子,花開七色,赤橙黃綠青藍紫。

不過林東更驚訝的是,雲澤天剛才的手段,自己竟然是沒有升起絲毫反抗的想法。

「好厲害。」

這個念頭從林東的腦海中一閃而過,雲長老卻將雙眼在再度閉上,隨手這麼一揮。林東急速向後倒退,而原本半開的房門在完全敞開之後,又迅速關上。發出吱呀的聲響。

「額……」

這一手可不光是讓林東震驚了。而是驚駭啊。這可不得了了,自己從倒退到站在霍剛他們身邊,不過是一眨眼的時間。

「好了,該說的老夫都已經和你們說了。你們且離開吧。」

茅屋內悠悠的傳來雲澤天的蒼老聲音,似近似遠,飄忽不定。

而另一邊,霍剛幾人則是面色陰晴不定的起身,盯著林東離去的方向,沉默不語。

「霍師兄,現在怎麼辦?」

霍剛沉悶不語,良久才突然出聲說道:「這筆賬暫且記下,不過林東那幾張破域,不管用什麼辦法一定要給我拿過來。那是咱們保命的關鍵。」

「可是他手上的那個黑龍捲軸……」

「哼!既然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我覺得有必要和上面的說一下了。他們應該是不會幹看著林東這麼猖狂。我兄弟盟的死亡貼可不是那麼容易就發的。從建立兄弟盟到今天,從來就沒有失手過。這一次也不例外。」

「好!」 劉封沉默的看着這個女子。

第一眼,確實驚豔,震撼人心,內心深處都有種不自主的悸動,不過劉封意志畢竟磨礪頗多,精神力也十分強悍,很快就適應了這個女子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動人心魄的吸引力,開始以平常心處之。

這個女子雖然沒有說來自何處,但是言語間的意思卻已經表明了,她來自更高級大陸。

而且,這個更高級,顯然不是三級和介乎於三、四級大陸之間,而是真正的四級大陸。

來自四級大陸的女子,看年紀比自己還要小一些,但是修爲卻連自己都看不穿,而且,這個女子對於分光烈芒梭的瞭解,可能並不比自己少。

“你來自碎星域,天道大陸?”劉封看着她,冷不丁的問道。

“你怎麼知道?”紅衣女子大吃一驚,反問道:“你竟然知道碎星域,知道天道大陸?”

“我不僅僅知道這些,我還知道你是天道盟的人!”劉封以一種肯定無疑的語氣繼續說道。

“你竟然還知道這些,你是什麼人,難道也是來自天道大陸的?”紅衣女子皺起眉頭:“應該不會,這個計劃千年前就已經被否定了,沒人會再注意到這個小地方,我都是因爲一些意外才到來這裏的。”

劉封自然不知道這個女子的身份,也不知道她來自何處,剛纔的幾句話,都是純粹念頭一轉,隨意試探的而已。

沒想到,這個女子竟然立即就露了陷,透露出了一些重要信息出來。

她口中的計劃,應該就是千年前應龍子來此地追尋九劫寶藏的的事情,當年這一夥人在途中出了意外,除了應龍子意外全部身隕,之後的時間裏,再沒有任何天道盟的人到來此地。

沒想到,過去了數千年之後,又一個女子到來了,而且這個女子,看起來似乎還有些稚嫩。

雖然她口中一直自稱“姑奶奶”,裝模作樣,一副霸道之極的模樣,但是“稚嫩”,纔是劉封給這個女子的第一評價。

“我知道了,你是當年那些人留在這裏的後人。”紅衣女子皺着眉頭想了一陣,突然間似乎想到了關鍵之處,跳了起來:“你一定知道這裏很多的事情,特別是那件九劫的寶物對吧?嗯嗯,姑奶奶我現在決定了,收你做我的小弟,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助手了。”


劉封微微一愣,從頭到尾,自己也沒有表現出半點和這個女子是一路人的意思啊,怎麼這個女子突然就要自己做他的助手,還要收自己做小弟?

而且,這個女子說了不算,竟然直接就漂到了劉封身邊,高聲說道:“認了大姐,你怎麼也得先告訴我你的名字吧!”

“抱歉,我沒興趣成爲你的小弟。”劉封冷漠的退出幾步:“而且你口中的寶物,我不知道是什麼,也不想攙和。”

“哼,我看你是想要獨霸那個寶物!我可告訴你了,你敢拒絕姑奶奶,下場就和那幾個奇形怪狀的人一樣。那幾個人,你肯定也認識,其中有一個傢伙,陰陽怪氣的,精神力還很強,不過姑奶奶我根本不怕這種只會偷襲暗算的本事。”紅衣女子重重哼道:“空口說白話,看你也不會信!那幾個傢伙的人頭太難看了,又髒又噁心,姑奶奶我可不會隨身帶着,現在就掛在海面的船頭上,你自己去查證!”

劉封心中猛抽了一口涼氣。他知道這個女子說的就是大魔主三人,而她竟然殺死了大魔主三人!

雖然劉封看不穿這個女子的修爲,但是他對自己有着絕對的信心,然而這個女子竟然能殺死大魔主三人,他不得不對此重新作出評估。

只此一點,就可以確定,這個女子要不修爲強大到超出想象,要麼有着極爲厲害的隱祕手段,這隱祕手段,甚至能夠把大魔主都一舉擊殺。


“哈哈,知道怕了吧!”看見劉封沉默,紅衣女子笑道:“反正你也是他們的後人,你本來就屬於天道盟,現在成爲我的屬下,是你的榮幸!”

這個女子很強大, 擁有極爲隱蔽的手段,可以把大魔主這樣的強者一擊必殺。

這個女子有些狂妄,喜怒無常,絕對不會介意殺幾個人,但是心機並不深,行事比較稚嫩。

這個女子言語飛揚跋扈,即便是在天道大陸,身份也應該不低。

更重要的,這個女子必然已經掌握到了關於分光烈芒梭的一些重要信息,甚至可以知道芒隕和神兵本體之間的奧妙。

“抱歉,我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我只是路過此地。”飛快的在腦中中得出了這些結論之後,劉封立即作出了決定。

紅衣女子笑吟吟的指着劉封手中的金屬片問道:“這是什麼?”

“我路過此地,看到有金屬光澤,所以過來查看一下,正好撿到這個東西。”劉封繼續捏造謊言。


紅衣女子皺起了眉頭,眼神在劉封身上瞟動,似乎有些相信了。

然而下一刻,她又叫喊出聲:“你騙我!你知道天道大陸,知道碎星盟,又正好出現在這裏,手中還有神兵的碎片,事情根本不可能這麼巧。”

她兩道柳眉都豎起來,眉心緊縮,怒不可遏的模樣。

不過,即便是發怒的模樣,也一樣動人,身上總有一種難言的魅惑之力。

“信不信由你,反正我是要離開了。”只是這股魅惑之力,劉封直接就無視了,他本也沒打算這個女子會相信自己,拋下這句話後,轉身就走。

“給姑奶奶站住!”紅衣女子咆哮起來:“姑奶奶要收你做下屬,你竟然敢走,不想活了是吧!”

說話之間,她已經朝着劉封衝了過來。

她和劉封的距離,原本有幾十丈,在海水之中,又有分光烈芒梭的能量波動干擾,即便是對話也有些難度,要移動身形,更是難上加難。

即便是劉封,已經適應海水的環境,要移動幾十張的距離,也要好幾息的時間。

然而紅衣女子這句話一說完,她就突然出現在了劉封的眼前,甚至她的身形出現之後,聲音才傳到劉封的耳中。

一句話,就是她的身形很快,快到出乎意料。

女子出手,寒光在手中閃現,眨眼而逝。

“劉封”的身形,在寒光下直接就消散開來。

劉封一直都有戒備,女子的速度雖然很快,但是他也不慢,留在原地的,只是一個虛影。

回頭看着,自己原本的位置留下兩道巨大的水縫,元氣波動在水縫中震動,久久不散。

可以料到,如果剛纔自己完全無防備被這一招擊中的話,必然凶多吉少。

“哼,能躲過我第一下,速度不賴嘛,不過光有速度可不行,我更有興趣收你做下屬了。”紅衣女子似乎並不意外劉封能過躲開自己的第一下,她哈哈笑道:“我會十招之內抓住你,讓你乖乖跪下叫我主人。想想你叫姑奶奶主人的感覺,那真是不錯呢。”

這個女子,不僅僅喜怒無常,而且心狠手毒,一出手就是取人性命。

劉封看向這個女子,有些窩火和憤怒,不過聽到她這句話之後,劉封卻是心念一動,嘴角涌現出來了一絲冷笑。

“要是拿不住我,你又怎麼辦?”劉封冷聲問道。 半日後,林東再次回到外門山峰。頂+點小說www.23WX.cOM根據那個黃長老所說,他們還有兩天的時間才出發。

而今天,林東為的就是去找常天野。雖然心中已經隱隱有了幾分猜測,但林東還是想親自證明一下。

「柳元師兄!那個,林東來了!」

伴隨著一聲驚呼,原本安靜的平台轟然間熱鬧起來。已經歸順於柳元的幾個中等國弟子,面色不安的從各自的山洞中出來。

然後是常天野,最後才是柳元。

看著那個有些氣喘的小弟,柳元面色平靜的問道:「林東來了?在哪兒?」

「就在山腳下,已經快上來了。」

「哦。」

柳元緩緩的點了點頭,又突然轉頭對著常天野說道:「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這次林東可能是因為你吧。」

聞言,常天野身體一震,臉上閃過幾許猶豫之色,終是點頭說道:「恩,柳元師兄說的對。前些天林東曾經給我發過一次信息。只是我沒有回,這次來應該是為了我。不過柳元師兄放心,我既然已經歸順於你,那林東又不知死活的挑釁兄弟盟。我會站好隊的。」


「呵呵,好!我倒是想要看看林東信任的小弟叛逃他的敵人時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說罷,柳元拍了拍手道:「既然林東現在是整個問道宗的名人,大家這麼干看著也不太好。倒不如給他來點兒彩頭怎麼樣?」

「什麼彩頭?」

柳元再度轉頭對著常天野,似笑非笑的說道:「你已經下定決定要歸順我了是嗎。」

「這個是自然!」

「好,那既然如此的話……」說到這裡,柳元話鋒猛然一頓,接著說道:「那就讓林東好好的心疼一下。」

「啊?」

常天野心底一震,不顧不好的預感從心頭升起。剛想要說什麼,另外幾人已經猙獰著撲了上來,一把將之撲倒在地。二話不說就是一陣的拳打腳踢。

直到常天野的整張臉被柳元踩在腳底,林東正好徒步走上平台,看到這一幕。

啪啪啪!

看到林東的出現,柳元滿臉笑意的拍手迎道:「哈哈哈!剛才就聽手底下的小弟說,林東這個大紅人出現了,如今一看,果然如此。怎麼?幾日不見,林東你還是那麼猖狂。聽說最近那個下等內門弟子霍剛都在你的手底下吃了虧。嘖嘖嘖,林東你果然是不同凡響啊。哈哈哈!」

對於柳元的話,林東並沒有回答。而是將目光鎖定在了常天野的身上,眸中閃過了幾分冷意。

感受到林東目光所指,忽的,柳元更是猖狂的大笑道:「哦!忘了和你說了,你這個小弟最近也投在我的麾下。哈哈哈!只是你知道的,新收的小弟嗎,總是要教育教育的,要不然跟著前任主子錢落下一大堆的噁心。那就不好了,是嗎。」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