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把媽媽拉走了,媽媽三步一回頭,朝我喊道:“小幽啊,你千萬不要犯傻,別給人騙了。”

大廳裏的賓客陸陸續續的走了,一場豪門訂婚宴就這樣不歡而散。

師傅被鍾景給勸走,說在外面等我們,李盛煊和孫慕楓,傲雪一眨眼就不見人了。

空蕩蕩的大廳內,就剩下我們三人。 我不知道兩人到底要幹嘛。

君無邪把我放在剛纔那個輪椅上,在我周身部下了一道結界,冰涼手指輕撫我的臉:“乖乖的,別亂動。”

兩人走到大廳正中,大廳水晶吊燈突然幻滅,四周黑漆漆,看不見任何景象。

只聽君無邪冷清道:“動手把,上次你設的局太次,這次想用什麼方法對付本尊?”

鳳“閉嘴,你以爲我還會輸給你麼?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哈哈,鳳子煜,你輸給我一千五百年了,你還不死心?”

突地,大廳內陰風陣陣,陰風不知從那裏冒出來,我冷的發抖,想縮成一團。

大廳正中,我看見一雙雙紅色詭異的眼睛出現,那些眼睛越來越密集,把中間的兩人圍成一圈。

君無邪張狂笑道:“原來你早就佈置好了,爲了引我入局,不惜用和小幽訂婚來做幌子。”

“小幽我會娶她,如果你不來,這一切將會順順利利,是你,是你破壞了我的訂婚宴,我人生中最重要的日子。”

“呵,執迷不悟,小幽是我的妻,你奪人之妻,還理所當然了?”

“不管如何,我今日一定要你死在這裏。”

鳳子煜一一聲令下。

黑暗中,突然出現的一雙雙眼睛,血紅詭異,散着幽深嗜血光芒。

下面太黑,我看不太清楚。那些詭異的紅眼睛密密麻麻的,越積越多,往君無邪方向攏去。

君無邪墨袍一甩,蕭寒叱道:“爲了殺本尊,連你駐守南陰宮的屍王影守都出動了,可謂下了血本!”

“今日,你必死。飛魂奪魄陣……殺。”

狂風大作,兵器劇烈響動。

我看不清下面的場景,伴着陰鬱的血腥氣息,無數的紅眼睛向君無邪涌去。

我和我姐一起穿越了 我看不到實體,這都是殭屍?君無邪一個人能面對這麼多殭屍麼?

打鬥很激烈,迸發出刺眼火光,藉着火光我看清楚了君無邪面對很多穿着盔衣鎧甲的古時侍衛,那些侍衛像變異殺不死般,源源不斷的涌進來,倒下又起來,起來又倒下,反反覆覆。

他們沒有情緒反映,不怕痛苦,甚至沒有發出半點聲音,哪怕被君無邪削成殘肢斷臂,只要靈魂不散,從一堆殘肢斷臂中站起來。

繼續戰鬥!

我很擔心君無邪,就算他在強,雙臂難敵四手,如何應對這源源不絕的殭屍軍團。

突地,我看見鳳子煜手拿着奪魂半月彎刀,朝君無邪背後刺去。

他動作快如閃電,勢如破竹。

君無邪毫無察覺!

我長大嘴巴想尖叫,可是出不了聲,心臟猛的揪住。

招財小醫妃:王爺乖乖入局 君無邪龍魂劍擋住鳳子煜的攻勢,瞬間轉過身,把他狠狠往後一推……

我背後滲出一身冷汗,好險。

兩人在半空中開打起來,地上的殭屍不能懸空,加入不了戰局,我心稍微放鬆。

黑暗中,看不清兩人的如何出手,火花閃耀,之間兩人動作快如疾風,收縮自如。67.356

不消一會,只聽叮一聲巨響,一串火花在半空炸開,火星蔓延。

鳳子煜被君無邪打下來,落在地上。

半空中,君無邪張開雙臂,狂傲不羈道:“鳳子煜,你非得一次又一次的證明,你是鬥不過本尊的。”

鳳子煜從地上站起來,殭屍軍團全部朝他跪下。

鳳子煜暴怒道:“滾,全部自殘,連君無邪都對付不了,留你們何用?”

那些跪在地上的殭屍,聽見鳳子煜的話,身體爲之一震,壓低頭拔出自己的佩劍,對準自己的脖子……

我嚇的不敢在看,閉上眼睛。

君無邪落在地上,冷笑道:“知道本尊爲什麼沒有殺你麼?”

大廳一片死寂,沒有任何聲音。

“呵,夜冥妄想統一冥界,他的地盤本尊看不上,留下這些不死殭屍去奪,除了小幽本尊不會讓步,陰冥界你想要什麼,本尊都不會插手。”

“閉嘴,你知道我活了這麼久,到底是爲了什麼。”

君無邪蕭然轉身,蕭寒玉面離鳳子煜很近很近。

兩人近在咫尺,眸中蕭殺之氣,一觸即發。

君無邪脣齒寒笑,眼眸殺氣漸重:“鳳子煜,別以爲我查不到,地獄場是你布的局,就連東方會所也是你名下的產業,擂臺上死的打手,都被你訓練成殭屍傀儡,什麼六道幻境,什麼仙人傳說,都是你招兵買馬的煉製殭屍軍團的藉口,甚至那些富二代,爲了他們家族的錢財,你不惜把人攏給過來,在東方會所做掉。

“六道幻境甚至有密道進入我北冥之地,你養的那隻狐狸把我的孩兒困了上千年,導致他現在無法長大,這筆帳我遲早會給你算。”

我聽見君無邪的話,整個人都驚了。

東方會所是鳳子煜的產業,六道幻境是他布的局?

怎麼可能?

那他的背景是有多大,發生這麼多事居然還能安然無恙站在這裏。

我有點懵了。

鳳子煜冷冷看着君無邪,不說話。

君無邪繼續道:“還有,你妒忌李盛煊和小幽走的太近,誘李盛煊簽下生死狀,埋下殺局,就因這個殺局,讓你的六道空間全部毀壞貽盡,也差點害死小幽。你口口聲聲說你愛她,你知不知道在東方會所,她差點死了好幾回。”

“閉嘴,我不會傷害她,有些事情已經脫離了我的掌控。”

“對,有些事情是脫離了你的掌控,你萬萬沒想到夜冥的左護法會借你的東方會所,在裏面大肆挑選屠殺美人,煉製美人陰魂,來拉攏賄賂我北冥我元老重臣。你敢說,你不知道?”

“就因爲他首要對付我,所以你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想讓小幽的師傅去對付他,卻沒想天師早就在暗查地獄場。”

鳳子煜暴怒道:“閉嘴,你爲了遊說小幽離開我,不惜誣陷我。”

聽到這裏,我除了震驚,還有不可置信。

看着纖塵不染,純潔無瑕的美少年,居然如此的黑心殘忍。

我想不到,真的想不到!

鳳子煜拼命向我解釋:“小幽,你相信我,這不是真的,他說的都不是真的。”

“鳳子煜,本尊奉勸你一句,人在做,天在看,你僞裝成純潔無害的樣子,以爲別人就不知道你做過的齷蹉事嗎?給小幽下了忘魂術,她就會愛上你?別做夢了。” 他像被人扯掉最後快遮羞布,鳳子煜幾近在崩潰的邊緣:“閉嘴!”

他手中半月飛刀飛嘯而出,不到兩米距離被君無邪龍魂劍壓制住。

君無邪走到他面前,血脣含笑,節骨分明的手指,指着自己的心臟位置,對鳳子煜輕狂高傲道:“小幽是我的,你奪不走她。”

說完,他轉身一步步朝我走來。

黑暗中,一道暗光從大廳正中間射過來,映着他紅脣帶笑,風華萬千走到我面前,把我抱起:“娘子,久等了……”

我眼淚一下就涌出來,抿着脣在顫抖。

君無邪抱着我,一步步走到大廳門口,咯吱一聲,門自動打開,君無邪卻久久沒有移步。

待他身上的血腥味沒那麼重時,他才抱我出去。

我終於知道他爲什麼經常穿黑色,他是鬼王,見慣了血腥殺戮,黑色不顯,血跡乾枯了後看不出來。

大門口,我爸爸媽媽,師傅和鍾景,李盛煊她們全部圍上來。

師傅看見我沒事,鬆了一口氣。

媽媽和爸爸圍了上來,不知道外面師傅和媽媽溝通的,媽媽眼睛紅紅的,明顯哭過。

我注意到外面還有一排排的警察圍住,李盛煊和孫慕楓對我嘿嘿一笑。

李盛煊解釋道:“我怕鳳子煜太固執,不放人,所以給陳哥打了個電話。局子裏的人都出動了。”

我媽媽紅着眼睛說:“唉,你要是不喜歡小煜你就早點和媽說,不然媽也不會答應這事了,回頭我們搬家把,你爸和我都把工作辭了,咋們不用看別人臉色過活。對了,你怎麼能收你師傅的五百萬呢,這麼大的數字,你也不怕雷劈了。現在倒好,大病一場……”

爸爸打斷我媽的話:“行了,秀華你就少說兩句了。”

原來是媽媽知道了師傅給我五百萬這件事,難怪一下就想開了。

君無邪聲音冷清,面無表情道:“我要帶小幽去治病,對不起。”說完,抱我朝停在路邊的跑車走去。

媽媽在後面大喊:“唉,我說你這個年輕人,就這麼走了,叫啥啊,家住那啊,幾口人,今年多大……”

爸爸在囑咐道:“小幽,得把身體養好,三天後回家,你師傅說了,養三天就能下牀活動了,平時多活動活動脛骨,你這身子就的躺的太久,躺出病了。”

李盛煊有點不甘心,衝君無邪問:“喂,你真的是小幽老公,開玩笑把,從來沒有聽說她結婚了啊。你別把人帶走!”

君無邪冷冷的一言不發,像沒聽見般,打開車門把我放進去,幫我係好安全帶。

他把我送到學校旁邊的房子裏,從地下停車庫一路抱着我上樓,放到牀上。

我說不了話,他面色冷駿,全程沒有開口說話。

重生棄少歸來 其實我很想問他,有沒有傷到那裏。

他把我放下後打了個電話,說是讓什麼醫生上門給我看看。

進了廚房搗鼓了一會,好像在煮什麼。

煮好後接着進房,他把外套脫掉,赤粿上身進了浴室,浴室裏傳來嘩啦啦的水流聲。

洗好後,他披着寬大浴袍出來,頃長身材映着燈光,瑩白肌膚上滲着水珠。健碩胸部和平坦小腹一露無疑。

他坐到我牀頭,手指順了順我的頭髮,輕聲的問我:“餓嗎?可有那裏不舒服?”

我搖了搖頭,淚眼朦朧看他,很想跟他說我什麼都記起來了,可是出不了聲。

我眼中的淚花越積越多,沿着眼角流下來。67.356

他俯下身吻幹我的淚珠,在我耳邊低聲喃呢:“我以後在也不會離開你半步,不會讓你陷入任何危險中。”

我手指顫抖了一下,淚水更加洶涌。

門外,有人敲門,他快速換上衣服,去開了門。

是上次給我看高濃度氰化氫中毒的小老外,叫詹姆斯,後面跟了位笑着很甜的小姑娘。

護士小姑娘對我說:“詹姆斯先生說給您做個全身檢查,上次你不說一聲就走了,他說您太不愛護身體了。”

他給我全身檢查完後,帶着小姑娘離開房間,不知和君無邪說了些什麼。

君無邪把他們送走後。進廚房端了碗粥回來,細心的餵我,和那天早上是一個味道。

他居然會做飯!

我很意外,不感動是假的,沒想高高在上的鬼王大人,有日會給我煮粥。

夜晚,他抱着我入睡。

夢鄉里,他帶我來到一處溫泉,四周漆黑,除了溫泉飄灑的白霧,映着朦朧殘月,看不到一絲光線。

這處溫泉我從來沒有來過。

我站在溫泉邊緣,覺得能說話了,無力的四肢也恢復了,轉身擁抱他,把臉埋進他的胸膛裏,悽悽嗚嗚的大哭起來。

他被我嚇住了,冰冷的手輕拍我的背部,問道:“怎麼了,是不是那裏不舒服了?”

我搖頭,拼命的哭泣,什麼都說不出。

他把我的頭擡起來,手指抹乾淚珠,鳳眸鄙夷,紅脣嫌棄:“真醜!”

我嘟着嘴,惱怒的瞪他:“都嫌我醜了,那你還找我?”

“本讓你去禍害鳳子煜的,不料那廝不會照顧人,怕他把你弄死了,回頭還要爲夫收屍,爲夫就勉爲其難的把你找回來把。”

“你……”

我氣的牙癢癢,朝他胸膛狠狠垂下一拳:“明明就不是這樣,你騙我,說,快說你愛我。”

他雙手負後,一派高傲,自命不凡:“本尊掌管界間千年,乃萬鬼之王。豈會因你這個凡人動心。”

他居然這樣回答我。

我怒了!

本來想告訴他,我全部都記起來了。

結果……

他單手把我摟進懷裏,薄脣淺笑,在我嘴脣上印上淺吻:“怎麼?生氣了?”

我斜了他一眼,嫌棄的把嘴脣印記擦掉:“哼,你還說。”

“爲夫喜歡你很久了,鳳子煜善於佈局,爲夫爲了你躲避他耳目布了很大一個局,早他一步得到你,所以……學校後山墓地裏,你有沒有怪我?畢竟沒有爭得你同意。”

說道這裏,他突然嘆了一口氣,緊緊抱着我:“不過沒關係,你想起來後會原諒我的。”

我安靜的待在他懷裏,細聲的說道:“我不怪你,因爲我全部想起來了。”

他猛地一下把我推開,擡着我的頭,不可置信的問道:“你說什麼?” 君無邪鳳眸斗大,顯然是還沒有從剛纔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我就這樣看着他,嘴角盪漾,突地,他抱着我跳入溫池中,大嚇我一跳。

入池後,他抱着我,把我緊緊抵在溫池壁上,瘋狂的吻我,舌尖撬開我的牙關,瘋狂吮吸着,與我舌尖共舞。

我緊緊攀附着他,唯恐他放手,把我落到池子底,因我不識水性。

他手指急躁的在我身上四處遊離,一顆顆的解開衣服鈕釦,從上身剝下,漂浮在水面,身上衣物很快被他剝離乾淨。

我很緊張,想把他的手拿下,拼命搖頭:“不要。”

君無邪眼眸慾火明顯,如洪水野獸般,他急躁的親吻我的耳垂。

我身體一陣顫麻,池水很深,我差點不穩落下去,又迅速盤上他的腰身。

他低沉的嗓音在我耳邊曖昧說:“給我,小幽,爲夫太想你了。”

我想把他推開的,他今天大戰殭屍,還和鳳子煜打鬥,不知道他有沒有受傷……

君無邪彷如知道我擔心的事情,輕撫我上身的蓓蕾,引起我一陣輕顛。

他在我耳邊低聲喃呢:“小幽,爲夫太想要了,陰陽結合會治癒爲夫外傷,還會提升爲夫修行。”

“唔……”

他不顧我的意願,伏在我上身前,親吻柔弱的花蕾。

我羞紅了臉,澀臉上紅霞瀰漫,雙手緊緊抓住他精壯的腰身。

他迅速把我內內一一退下,抱着我放在水池邊緣。

在次瘋狂迷亂的親吻,吻的我幾近窒息,汗水沿着額頭落到水池,手指狠狠抓着他的背部,劃過一道道傷痕。

情到深處,我雙眼朦朧離迷,嬌柔伸吟了。脖子,額頭,後背瀰漫細細汗珠。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