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一直都是溫厚慈祥的長者,很少對人動怒,即便遇到一些蠻不講理的患者,甚至患者對他動手,也從不生氣,反而將心比心,換位思考,站在患者的角度思考問題。

這還是陸細辛第一次見他動怒。

她有些不解,眨了眨眼睛:「爺爺,說起來沈老夫人也不算大錯,不過是不喜歡我而已。」沈嘉曜母親還是很有修養的,只是疏離冷淡,並不刻薄。

這樣些許的小事,爺爺為何生這麼大的氣?

沈老夫人的行為,跟之前那些辱罵甚至想要動手的野蠻人比起來,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古澤眸色深沉,依然是那副仙風道骨的模樣,但開口說話的語氣卻透著深深的冷意:「那些人欺負我行,我能夠包容,但是欺負我的小細辛,絕不可能!」

尾音帶著森然的怒氣。

陸細辛先是一怔,而後心中盈滿了溫、軟的感動。

這才是有人呵護的感覺,這才是家人的感覺。

她濕、了濕眼眶,靠在古澤懷裡,聲音軟軟:「爺爺。」

真好,有人來給她撐腰了。

古澤看向陸細辛的眸中滿是心疼,這個傻丫頭,這是受了多少委屈啊。他轉向古元胡,清聲吩咐:「讓半夏過來,你和半夏留下這邊,護著點細辛。」

這怎麼行?

陸細辛瞬間坐直身體,臉上寫著不贊同,古元胡是爺爺的心腹,古家很多事情都是通過元胡叔調動,讓元胡叔到她身邊,爺爺身邊不就是沒人了。

更何況……陸細辛咬唇,眸間閃過一抹黯然。

出門在外,元胡叔代表的就是古澤,可以調動古家大半資源,古家是要留給景天哥和白芷的。 把三大爺收拾了一頓,何雨柱的心情大好,高高興興去上班了。

想起了那天楊廠長跟自己說的話,何雨柱先來了一趟楊廠長的辦公室。

「柱子,來,坐。」

楊廠長對何雨柱很熱情。

「謝謝領導。」

何雨柱說了一聲謝謝,也沒繼續客氣,就坐在了楊廠長指的位置上。

楊廠長面帶微笑,從辦公桌的抽屜里拿出了兩張十斤的糧票,遞到何雨柱的面前:「柱子,其實我早就開始關注你了,我覺得以你的能力當一個主廚有點屈才了。

所以,我打算升你當食堂主任,食堂里的大小事務都交給你打理,你覺得怎麼樣?」

楊廠長的話當然是半假半真,他一個廠長,怎麼可能很早就開始關注何雨柱一個主廚呢?

他一直都把何雨柱當一個廚藝不錯的廚子看待。

只不過前天去大領導的家裡,他才發現何雨柱這個人不但廚藝高超,而且很會來事,加以培養也許可以成為他的左膀右臂。

他說很早就開始關注何雨柱,不過是收買人心的話術罷了。

升何雨柱當食堂主任,也只是為了和李副廠長鬥法。

他察覺到李副廠長已經把人塞進食堂里了,劉嵐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只要升何雨柱當食堂主任,何雨柱站在他這一邊,他在這場鬥法之中的贏面會大一些。

何雨柱對此已經心知肚明了,他知道楊廠長的想法,但他還是決定接受。

首先,來到這個時代,有棵大樹好乘涼,找個靠山比較穩妥。

其次,從楊廠長帶他去給大領導做飯開始,他就已經無法置身事外了。

要是楊廠長被李副廠長擊敗,李副廠長肯定會認定他是楊廠長的心腹。

在這個年代,李副廠長固然不能把他開除掉,但是刁難他,隔三差五給他穿小鞋,這不是輕輕鬆鬆的事嗎?

因此,為了自保,何雨柱也得站到楊廠長這一邊來。

「楊廠長,升我當食堂主任?這個不太好吧?我只是一個廚子,我可沒有管理整個食堂的能力。」

按照常規套路,何雨柱假意推託一番。

「怎麼沒有呢?你在食堂待了這麼多年,食堂的大小事務你都一清二楚。

現在正是需要你出力的時候,不可以拒絕。這件事情就這樣定下來了,好好做事吧。」

楊廠長也見慣了這種套路,很強硬的把這件事情敲定了下來。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我絕對不會辜負數千員工和楊廠長對我的期望。」

何雨柱不再推辭,接受了食堂主任這一職位。

楊廠長一聽這話非常滿意,尤其是後半句不辜負他的期望。

何雨柱果然是個聰明人,都不用點就知道該怎麼做了。

「人是鐵飯是鋼,食堂關係到幾千員工的飲食問題。你一定要認真對待,別出了什麼亂子。去吧,好好乾。」

楊廠長示意何雨柱可以回去了。

何雨柱回廚房也很低調,並沒有到處宣揚自己升成食堂主任了。

跟往常一樣,何雨柱依舊做好自己主廚的工作。

不過最近這些天,他可輕鬆多了。

主要是馬華開始掌勺炒菜,把他的大半工作給包攬了。

馬華也樂意包攬何雨柱的工作,這小子盼著掌勺已經盼了很久了,讓他炒菜他都不知道有多高興。

「嗯,這次炒的不錯,就是醬油少放了點。」

何雨柱夾起幾片大白菜嘗了一口。

有他在旁邊監督,馬華的廚藝穩步提升。

晚上下班了,馬華提溜著一個飯盒跑到何雨柱面前:「師傅,今天做菜剩了點料。」

「你不是正在談姑娘嗎?帶回去請姑娘吃飯吧。」

何雨柱沒要這個飯盒,他已經有很多天沒拿廚房的東西了。

他從大領導夫人、楊廠長那裡拿到了糧票肉票,他又不怎麼缺錢,幹嘛拿廚房的東西呢?

再者,他現在已經晉陞食堂主任了,必定會被李副廠長一脈的人盯著找毛病。

萬一帶飯盒回家,他們捉住機會借題發揮,說何雨柱身為食堂主任帶壞風氣,帶頭偷公家的東西。

這可就不光是把自己給坑了,還會坑到楊廠長。

因為何雨柱是楊廠長提拔的。

不管怎麼說,楊廠長對何雨柱不錯,有提拔之恩。

何雨柱干不出那種把恩人往死里坑的蠢事。

馬華都樂成狗尾巴花了,連連謝過何雨柱。

回家的路上,何雨柱去了一趟菜市場,買了點肉便回家了。

這個時候,天已經黑了。

在這個沒有什麼娛樂夜生活的年代,工人們下班都回家待著。

吃飽飯了,有孩子的監督孩子做作業,沒有孩子的捉緊時間造孩子,沒有孩子也沒有老婆的那就開啟手搖模式吧。

秦淮如以看看能不能從何雨柱那裡撈東西為借口,騙過她的婆婆賈張氏從屋裡出來。

秦淮如一路上東瞧西看,腳步走得很輕,像是在幹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輕車熟路來到四合院內一處比較隱秘的地方,一大爺提著一口袋子已經等候多時了。

看見有個身影靠近,又沒有燈光,一大爺也無法確認是誰,便出聲詢問:「是淮如嗎?」

秦淮如極不情願地走了過來,走到一大爺的近前,她又開始賣慘了:「是我,一大爺。真是太謝謝你幫忙了,我們家就快要揭不開鍋了。

幾個孩子都還在長身體,吃的又多,孩子的父親死的早,我一個女人養家真是太不容易了。」

秦淮如抽泣著,伸手去接一大爺手裡裝滿玉米面的袋子。

一大爺一下子就心軟了,從兜里掏出了一張十塊錢。

一大爺可是八級鉗工,工資九十九塊九,他有這個資本一砸就是一般人十天甚至半個月的工資。

一大爺捉著秦淮如的手,把錢塞進她手裡,接著說道:「我之前說的事你考慮得怎麼樣?你一大媽心臟不好,估計沒有多久好活了。

等你一大媽去了,你給一大爺生個孩子,我的工資全部都交給你。」

兩人的關係果然不一般。

一般人干接濟這種事情都是光明正大,哪裡會大晚上偷偷摸摸接濟呢?

接濟他人是善行,是好事,難道做好事見不得光?不過是他們心裡有鬼罷了。

提著肉回到四合院的何雨柱隱隱聽到了有一男一女在那個角落裡對話,不禁感到有些奇怪,於是朝聲音的發出點走了過去。 「前輩,您好人做到底,告訴我們這個雷炎果該如何服用,有什麼功效,如何?」薛牧遙上前施禮道。

碧眼火獅怔醒了過來,盯着洛天青看了半天才道:「這雷炎果,屬於上品靈果,雷火雙屬性,自然最適合這兩種體質的人或妖獸服用了,不僅能夠增加修為,還能改善體質,加強體內雷火的威力。我本來只具有火屬性,無意間在此發現了雷炎果,吞服過兩顆之後,我不僅修為從妖將初期攀升到妖將後期,火系法術威力大增,而且還具有一絲雷屬性,攻擊中帶有一絲雷電效果,同時自身對雷電的免疫能力也加強了不少。」碧眼火獅瞥了一眼薛牧遙道:「姑娘,你似乎是水屬性體質,你煉化之後,除了能夠增加修為之外,也能夠加強對身體的雷電的防禦能力。不過如果運氣好的話,還有一絲可能讓你的法力具有一絲雷電屬性,以後與人對敵時能夠起到麻痹敵人的作用。」

薛牧遙一聽這雷炎果如此神奇,心中自是歡喜不已。

「那我呢?」洛天青趕緊問道。

「你?」碧眼火獅眉頭微皺,「你的氣息讓我覺得很親近,多半是火屬性的吧,奇怪的是我卻偏偏聞不到一點點火焰的氣息,不過我想這雷炎果更適合你,只要你的體質氣息與雷炎果貼近,那麼獲得雷炎果中附帶的雷火屬性的幾率就更高。」

「那到底如何煉化呢?」洛天青繼續問道。

「雷炎果內蘊含的能量極其龐大,原本不是我等境界能夠煉化的,所以多半要先把他融入體內,慢慢煉化,這樣一顆雷炎果至少能輕鬆支撐你們兩人修鍊到元丹後期。你們只需要用自身靈氣包裹雷炎果,雷炎果會自動吸收你們的靈氣,感染你們的氣息,這樣你們再慢慢將其吸入體內煉化,一時煉化不了也沒關係,它會自動潛伏在你們的丹田內被元丹慢慢吸收。」碧眼火獅道。

「好的,薛姑娘,我們帶着雷炎果趕緊找個地方煉化吧!」洛天青道。

薛牧遙點點頭,碧眼火獅在此,還是小心為上。

碧眼火獅哪裏不知道二人對自己尚有防備,不敢就地煉化,也不介意,悠悠道:「友情提示一下,雷炎果一旦離開樹枝,靈力就會逐漸消散在空氣中,所以我勸你們還是趕緊煉化了吧,否則等你們找到地方,這雷炎果的靈力已經流失大半了。」

「這。。。」洛天青遲疑半晌,轉身對着薛牧遙道:「薛姑娘,既然如此,咱們倆就地輪流煉化吧,你先來,我來守護你。」

洛天青連續催促幾次,薛牧遙也不推辭,當即盤膝坐定,吐出一口靈息包裹住雷炎果,待靈息被雷炎果吸收后,緩緩引導雷炎果進入體內,化作一股精純的能量,瞬間流遍奇經八脈,絲絲雷炎遊走全身,刺激地薛牧遙渾身不住顫抖。

薛牧遙瞬間感覺一股驚人的靈氣簡直要將自己撐爆了,趕緊運轉玄功,一邊吸收靈氣一邊將雷炎果緩緩引導到丹田內,待雷炎果進入丹田內,元丹發出靈力將雷炎果吸引包裹住,將雷炎果封閉起來,靈氣不再四散開來,而是被元丹慢慢吸收煉化。

洛天青早已噴出一口靈息包裹住雷炎果,用自身法力封住雷炎果減少靈氣外泄,但不敢坐下煉化,只好守護在薛牧遙身旁,盯着碧眼火獅。

碧眼火獅趴在地上,默默運轉妖力療傷,一雙眼睛不時瞅著洛天青,鼻子努力嗅了嗅空氣。

「喂,年輕人,我跟你做筆交易如何?」碧眼火獅突然發話。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