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萬靈搖了搖頭,道:「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藉助崑崙派的力量了?我姐三年前嫁出去之前,就是我們馭獸宗年青一代最強者,連我也難以望其項背!三年了,雖然她已嫁做人婦,但實力肯定還在我之上!我是要我親姐幫我,可不是要我姐夫幫我,引狼入室的道理,我難道不懂嗎?」

「咳咳……」

聽到這話,陳天龍忍不住有些汗顏。

他本以為是牧萬靈想得太簡單了,沒想到是自己想錯了。

牧萬靈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不然當年在傭兵大賽上,也不會看重他的潛力忽然化敵為友,以少宗主的身份和他結交。

自己實在是多慮了。

「行,久聞崑崙三劍,威力驚人,不知今天有沒有這個榮幸見識一二。」

陳天龍點了點頭,應了一聲,接着便不再多言,和牧萬靈一起,繼續向前方趕去。

牧萬靈來之前顯然已經聯繫過了他的姐姐牧超神,也知道牧超神的準確位置,所以領着陳天龍始終向同一個方向趕去。

而很快,牧萬靈便掏出手機,臉上露出了雀躍的神色。

「到了,我姐就在前面!」

…… 他們走後,齊老就過去坐在陸容面前,看着陸容欲言又止。

陸容頭也沒抬,一邊吃,一邊淡淡開口:「有什麼想說的,直接說吧。」

齊老乾笑兩聲,「丫頭,是這樣,以後我打算在陽城待下去了。」

「不行。」陸容乾脆拒絕。

齊老緊接着道:「晚了!我已經讓我的主治醫師過來陽城了!他下午到。」

陸容的臉瞬間黑了下來:「……」

徐福一把捂住了臉,他就知道會是這樣。

陸容放下筷子,往後一靠靠着椅背,無語的盯着齊老。

緩緩開口道:「齊老,你年紀不小了。」

「我知道啊。」

陸容:「那你能不能別任性?」

齊老:「嗯……」

他小聲嘀咕道:「人老了,找個自己願意待的地方很正常吧?京都哪兒有陽城有意思?」

齊老說的輕,但陸容聽的也清楚。

她抬手按了按眉心,直截了當道:「齊老,就算你在陽城等到我高考,我也不一定會去京都上大學。」

齊老一下子頓住。

徐福見狀,連忙打圓場道:「以後的事情還遠著呢,先看眼前,先看眼前。」

齊老嘆口氣:「對,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行,那先來說說眼前的事。」陸容道,「陸家是怎麼回事?」

齊老頓時瞪大雙眼:「丫頭,這事兒怎麼那麼快傳到你耳朵里了?」

陸容嘴角一抽,「我說過,齊老,你別管陸家。」

「這不一樣!」

齊老說起這兒就動氣,「他們都那麼欺負你了,我得給他們個教訓!丫頭,這事兒你別管,什麼時候陸家真心實意的跟你道歉了,什麼時候才算完!」

齊老是為她好,陸容沒法說什麼。

但是……

陸容目光微動,若有所思的問道:「那你是不是忘了,他們是我的父母?」

「他們才不配做你的父母!」齊老氣的脫口而出。

徐福心裏一個咯噔,桌子底下的手連忙扯了扯齊老的衣角。

齊老反應過來,眼皮子跳了跳,補了句:「我是說,他們那個樣子,哪兒像為人父母的?」

陸容意味不明的看着他,哦了聲,又道:「我了解他們,他們不會像你想的那麼做。」

話落,陸容便起身,拿過搭在椅背上的外套。

「我去學校了。」

頓了頓,陸容道:「齊老,好好休息,才是你最應該做的事。」

陸容對齊老給她出頭,沒什麼意見,齊老想做便做,都隨他去,但現在齊老上了年紀,憂思太重對身體無益。

因為陸家動怒耽誤身體,不值當。

陸容最後看了眼齊老,轉身離開。

她走後,齊老轉頭問徐福,「你說,容丫頭是不是對陸家還有感情呢?」

徐福一噎,斟酌回道:「小姐心善,還念著往日的情分,也不是不可能。但我覺得,小姐還是更在意您一些。」

齊老這才舒坦不少,哼了一聲,「當初幫陸閔生,是我做過最後悔的事情。原本以為他是個好的,沒想到是我看走了眼。」

徐福去給齊老拿碗筷,回來給齊老擺好,道:「沒關係,現在還有糾正的機會。」

聽到這話,齊老沉默了下,眼底卻閃過些擔憂。

「但願吧。等會兒吃完飯,陪我去見下林校長,我要問清楚後面發生了什麼事。」

徐福又問:「齊老,那周少爺他們那邊該怎麼處理?您不回去,他們還會再來的。」

齊老隨意的說::「不見了。」

……

陸容去學校時,已經有些晚了。

路上遇見了不少人,但看她的眼神都不太對勁。

陸容沒在意,直接去了七班。

她一進班裏,所有早讀的人不約而同停下,同時向她看了過來。

溫安安連忙叫陸容,「同桌,快來!」

不遠處蘇夢和楊曉雯小幅度的朝陸容揮了揮手,得到陸容的回應,見她沒什麼異常才放心。

等陸容過來坐下了,溫安安小聲問:「同桌,你昨天怎麼沒來啊?」

陸容把包往抽屜里塞,漫不經心回道:「有點事,請了假。」

溫安安發現周圍的人若有若無的打量視線,糾結了下,豎起教材擋住,才開口道:「那你還好嗎?」

「……什麼?」陸容反應慢了半拍。

「就是……你是不是回去和你父母他們……吵架了?他們有沒有對你做什麼?」

天知道在陸容沒來的時間裏溫安安三個人到底腦補了什麼。

尤其在看到陸知涵跟沒事人似的,她們都要擔心死了,生怕陸容想不開。

陸容後知後覺的看向溫安安,心情有點難以言喻。

「你為什麼會這麼想?」

溫安安理所當然的說:「你發生的事要擱我身上,我肯定會忍不住跟他們干架的。」

說着,溫安安猶豫了下,小心翼翼的問:「所以,同桌,你被拐賣過,是真的嗎?」

不知道是不是陸容的錯覺,班裏似乎安靜了一瞬。

陸容面色極淡的嗯了聲。

溫安安頓時就有點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好半晌,她伸出手拍了拍陸容的肩膀,笨拙的安慰道:「沒事,都過去了。」

陸容莫名其妙的看着她,「我沒發生什麼。」

溫安安嘆口氣,「我理解。」

陸容:「???」

你理解個屁。

溫安安怕陸容難過,就轉了話題,轉而問:「那同桌,你怎麼會和林校長認識啊?」

陸容敷衍的說:「林校長和我的一個長輩認識。」

溫安安噢了聲,想到什麼八卦之魂忽然熊熊燃起,「那那個男人是誰啊?他是你哥嗎?他長的真的好帥啊!他和你什麼關係呀?」

陸容聽的腦瓜子嗡嗡的。

「他不是我哥。朋友。」

溫安安不相信,還想再問,但陸容已經把她腦袋按過去,讓她開始學習。

「你們肯定不是朋友。」溫安安嘟囔道。

陸容腦海里閃過連神機的面容,沒說話。

片刻,陸容低頭,皺眉,「我抽屜里東西那麼多嗎?」

怎麼連包都塞不進去了?

溫安安瞟了眼,不以為意的說道:「喔,是這兩天的作業。同桌雖然你沒來,作業還是要做的。」

陸容:「???」

這什麼喪心病狂的發言???

溫安安看着陸容,善良的說:「同桌你放心,卷子一張都不少。」

陸容:「……」

你是魔鬼嗎? 第1592章

要麼現在賠兩萬。

要麼就是日後賠六萬,甚至更多。

這對於一個大學生來說,就是一筆巨額賠償。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