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莽撫掌大笑,「這也是我的願望,我已經有阿姒小妲,只缺妹喜了。」

「有前途,多努力。來來來,咱們今日開懷暢飲。」

是夜,王莽喝得酩酊大醉,小妲照料王莽,看着阿姒嬌羞地被王聚俊攔腰抱走,心中酸水泛濫,阿姒飄飄的長發和衣裙,惹得小妲暗罵不止,「你哪點比我漂亮了,哼。」

半夜時分,王聚俊阿姒再次纏綿,阿姒渾身酸軟,心花怒放,竭力奉迎。

床前明月光,地上鞋兩雙。舉頭望大象,低頭髮飛揚。

天光大亮,眾人在大廳用飯,阿姒容光煥發,伺候王聚俊飲食。「阿姒啊,人就應該勇敢面對生活,就像我講的小飛象的故事,勇敢飛象用自己的勇氣當作翅膀,超載滿滿的希望從不退讓,勇敢飛向那種滿希望的土壤,燃燒夢想,不投降,讓夢想發光發亮發燙。」

阿姒白了王聚俊一眼,「大清早的,就說這種渾話,別以為我不懂發光發亮發燙的分別是什麼?浪子,呸。」

王聚俊哈哈一笑,「唾液都這麼香,讓我嘗嘗甜不甜?」

阿姒臉色大紅。

王聚俊大笑,雙手在豐潤之地遊盪,「昨夜裏,我終於摘下老處之帽,可喜可賀。」

阿姒俏臉頓紅,小拳拳捶打王聚俊胸口。

這時小妲端著木盤從旁邊路過,輕咳一聲,王聚俊回頭,只見小妲妝容精緻,衣服纖薄,隱約可見白皙的肌膚和掩映的圓滿,幸好大廳中只有王聚俊和阿姒,不然這半遮半掩的風情不知誘惑多少人了。

小妲腰肢搖擺,香風陣陣,王聚俊一手抓着小妲的手,「小妲啊,這麼早就下樓了啊,這衣服跟沒穿一樣啊。」

「聽你在樓下說話,怕你口渴呢。」

王聚俊哈哈一笑,「你家哪的呀,你我本就該赤誠相見,不該有所隱瞞了?」

阿姒聽完,臉色一變,心中怨懟起來。

小妲臉紅,「你問這個做什麼?可現在不行啊,公子昨夜喝多了,這會兒胃痛,我給送熱粥去,着急呢。」小妲腳步不動,眼神如鈎,咬嘴回應着。

「我是說你我坦誠,我想知道你家住何方,來日好登門求親啊?」

阿姒咯咯咬着銀牙,甩手走開。

王聚俊頭也不回,「小妲,我得着個童謠,你來猜猜是什麼意思,大象鼻子長又長,長長鼻子晃一晃,嘩啦噴串大水花,打個噴嚏震天響。大象鼻子長又長,想夠天上圓月亮。呀,月亮落下了,落在小池塘,大象的鼻子去拜訪。」

小妲大羞,捂著王聚俊的嘴巴,「太羞人了,別說了。」

「好,那你好好回答我,你家住哪,不然我大聲的唱出來。」

阿姒冷哼一聲,登登登跑上了樓房。小妲害怕,「我得走了。」

王聚俊一把拉着小妲,攏在懷裏,「着什麼急,幾句話的事。不說,你別想走。」說着撫摸著小妲的細腰翹臀。小妲悶哼一聲,雙腿輕輕搖擺,王聚俊倒吸一口冷氣。

這時一旁一個錦衣的儒生正巧下樓,忙遮住眼睛,冷哼一聲,「有辱斯文。」反身回去,可又扭頭看了幾眼。

這時角落裏傳來一聲「嬌氣。」王聚俊回頭,不知何時那裏坐着兩個人。

一個大男人穿着紅邊的橙色深衣,臉上塗着白妝、胭脂,拿着本《論語》,一邊讀書,一邊由丫鬟喂飯,不時嫌棄桌子不幹凈、粟米有點涼、丫鬟說話聲音大了等等,極盡矯揉造作。

王聚俊看了這等陰柔男人,幾乎作嘔,慌忙側身,眼不見為凈。

小妲按著王聚俊的大手,「我說就是了,你別動手動腳,我是南陽人。」

王聚俊依舊撫摸,「南陽好啊,南陽多佳人,絕世而獨立,南陽在洛陽正南,地處咽喉要道。東入淮水,南進漢水,聯通江南諸郡,東南物產自此流通北中國,更兼人傑地靈,物產豐盈。人好地方更好。不,地方好美人更好。」

阿姒又返回了,心道,「絕不拱手讓人。」果斷坐在一邊。

王聚俊一手抬起小妲的手,陽光下,晶瑩透亮,不停摩挲,「這手又白又嫩,豐潤溫和,膩滑輕盈,人也飄逸靈動,想必榻上千姿多嬌、溫如火爐、嫩而彈人,必是熱情爛漫啊。」

小妲臉色紅透了,阿姒鼻孔出氣,重重一哼,一碗粥就潑在了地上。

小妲害怕,急急扭身抽手離去,行走幾步,扭頭再看,王聚俊正在輕嗅雙手,一時羞赧,脖下都紅了,急急拎着裙角逃上二樓。

王聚俊高喊,「今夜來我房中如何?我給你個禮物,一隻大象。」

小妲差點踩空台階,三爬兩爬逃了回去。阿姒眼睛帶着霧氣,趴在了桌上,雙肩聳動。

大廳中人影漸多,眾人齊齊側目,有人暗啐,有人暗罵,王聚俊不以為意。

王聚俊摟着阿姒,阿姒抬頭,雙眼通紅,阿姒不滿,嘟嘴扭頭,「大騙子。」

王聚俊回過神來,雙手樓上纖腰,「怎麼了?小美人。」

「哼,當着我面勾搭人,你就是提上衣褲就不認賬的渾人。」

「哈哈,哪能啊,阿姒小妲就該同侍一夫,來,我給你個禮物。」

「我才不要大象。」

王聚俊哈哈大笑起來。 有生以來,于禁從未這麼近距離地直面死亡,而此刻,死神正向他走來。

只要黑衣人手上略一用力,伴隨著咔嚓一聲響,他就一命嗚呼了。無盡的絕望向他襲來。

他能做的,惟有閉目受死。

冥冥之中,忽地感到扼他脖子的手鬆了一下,不由睜開了眼睛。

黑衣人收回手,淡淡道:「給曹孟德個面子,今日饒你不死。你去吧!」

于禁一怔,喜極而泣,撲地拜道:「多謝活命之恩」,連拜數下。

黑衣人也不理他,衣袖一揮,絕塵而去。

就這麼走了?于禁有些想不明白:若說此人是張綉請來的幫手,他怎不入宛城去?若不是,那他定是途經此地,但緣何會助張綉呢?

百思不得,其解。于禁揺搖頭,轉身欲走。

忽聽得城頭一聲喊:「且慢!」

于禁舉目,見是張綉。怒道:「張綉小兒,欲待做甚?今日有高人助你,我認栽便是。難道還想趕盡殺絕不成?」

張綉微微一笑道:「絕無此意。我有兩件禮物要送與曹丞相,煩請於將軍帶到。」

于禁面露狐疑之色,猜不透這張綉葫蘆里賣的什麼葯。道:「拿來吧,幫你帶到就是。」

城門開處,兩騎飛馳而出。至於禁身前,翻身下馬,各托個兩尺見方的木匣於他,還上著鎖。

于禁接過,手一揮,撤軍而歸。

于禁在宛城之下殺敵之事,早有人告之於操。

曹操率諸將而出,迎住于禁。

于禁飛身下馬,單膝跪地,拱手拜道:「丞相,我宛城戰敗,懇請賜罪。」

曹操下馬,扶起于禁,道:「是我錯怪將軍了。走,到營帳中去說。」

曹軍營帳內。于禁備言青州之兵肆行劫掠,大失民望,某故殺之。

曹操道:「不告我,先下寨,何也?」禁以前言對。

操道:「將軍於匆忙之中,能整兵堅壘,任謗任勞,勇拒強敵,何以加茲!」乃賜以金器一副,封益壽亭候,責夏候惇治兵不嚴之過。

于禁謝過,道:「丞相,非我誇口,那宛城張綉,我並不懼他。只是此次攻城,有一黑衣人助他,破了我的【萬羽千鴉陣】,還險些取了我性命。還說看在丞相面上,方才饒我不死。」

曹操「咦」了一聲,道:「那人怎生模樣?說來聽聽。」

于禁道:「約莫二旬不到年紀,濃眉,深眼,挺鼻,骨骼清奇,有種一塵不染,自天而降的感覺。使一柄金黃色的古劍。」

曹操「哦」了一聲,道:「是他?」

于禁追問道:「丞相識得此人?」

曹操「嗯」了一聲,道:「他便是【長安王】莫千峰。欲成就王圖霸業,此人倒是一大勁敵。」

于禁點頭,道:「此人確是厲害。恐那號稱天下第一的呂布,也敵他不過。」

諸將紛紛表示認同。

于禁想起一事,道:「丞相,張綉托我帶給你兩件東西,」令兵士取來。

曹操見了,皺眉道:「張綉著實可惡!前日令人送來我兒曹昂的人頭,痛煞我心。今日之物,也定是誰人首級。砸開來,讓我瞧瞧。」

許褚伸手,將鑰匙拽落,打開兩個木匣。

眾將近前一看,倒吸一口冷氣,果是兩個人頭:其中之一是曹安民,另一個卻是個女子之頭,乃是鄒氏。

曹操見了,哈哈大笑起來。。 劉劍飛在向谷幽蘭請假前往系統主城之前,曾經專門跟谷幽蘭談過一次。這一次,應該說,兩個人談話的氣氛,還算是比較平和的。通過上一次兩個人之間的那一痛劍拔弩張之後,谷幽蘭心中的怒氣,也總算是消了不少了。而且,她對於劉劍飛所表現出來的那一種非要替自己報仇的精神,也是挺感動的。

是的,畢竟,劉劍飛只是只是一個自己所雇傭的礦工而已,儘管,她授權他成為自己基地的護衛,可是,他畢竟只是一名礦工,是自己的一個僱員。

正是這樣的一個僱員,卻能夠表現出來如此的責任心,儘管自己的基地受到如此嚴重的破壞,跟他的擅自離開崗位,有著一定的關係,可是,那卻並不是最根本最重要的的。她也曾經對劉劍飛說過,就算是劉劍飛在場,那最後的結果,也是差不多的!

自然,她還並不知道,劉劍飛身邊的那一個美女保鏢娜塔莎,居然還能夠將手中的那一把狙擊步槍進行變形,不然的話,谷幽蘭非把劉劍飛給剮了不可!要知道,那一把狙擊步槍一旦在變形成為馬克沁重機槍之後,憑藉著那瘋狂的吞彈量,每分鐘6000發的子彈暴雨,足以將那來犯者部隊,給掃射-精光。

哪怕是,對方已經成功地研製出來了初級戰車!可是,畢竟數量並不是很多!面對著那每分鐘6000發的瘋狂掃射,就算是戰車,也扛不了多麼長的時間!

雖然說,那一種馬克沁重機槍揮金如土,絕對是燒錢的玩意兒,可是,她谷幽蘭這點兒錢還是有的,特別是在當時的那一種生死存亡的情況之下!而劉劍飛自然也早就想到了這一點兒,所以,他也根本並沒有對谷幽蘭提及這一件事情。不然的話,他要想再得到谷幽蘭的諒解,那自然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了。

―――――――――――――――――――――――

「谷領主!我想向你請三天,去系統主城走一趟,有點重要的事情要辦!」劉劍飛正色向著谷幽蘭說道。

谷幽蘭聽后,眨動了一下她那修長的眉毛,然後淡淡地說道:「哦?去系統主城?是為了公事啊,還是為了私事啊?若是為了公事的話,我倒可以考慮。可是,若是為了私事嗎,免談!」

劉劍飛想了一想,自然是在這個時候,不能忤逆自己的這一位好不容易才哄過來的衣領父母,於是,他嘿嘿一笑,接著說道:「這個,呵呵,谷領主,我自然是為了公事去的!唉,你想啊,我想在咱們的基地里站好崗,又想找機會尋風雲同盟給你報仇!這個,這個可是需要錢的!而且,錢少了,也根本不行!可是,我的遭遇你也知道了,我原本從你那裡預支的那些工資,早就在被控制住的時候,被洗劫一空了!而你又不肯再借錢給我!於是,我只好去想別的辦法,去弄點兒錢了!嗯,其實就是這麼簡單。」

聽到了這裡之後,谷幽蘭冷冷一笑,然後說道:「哼哼,你還好意思再說呢!你欠我的那些錢,我不找你討要也就罷了,你還想怎麼著,還想再從我這裡拿錢啊!虧你怎麼想來著!」

「得得得!」聽到了這裡之後,看到谷幽蘭又有些急,劉劍飛急忙叫停,然後說道:「呃,這個,呵呵,谷領主,莫急,莫急!我哪裡敢再跟你討要一分錢啊!嘿嘿,這還不都是你自己提出來的嗎?其實,說真的,就算是你真的想再借我錢,我也不敢再要了!不信的話,你就試試!其實我這個人,還是很好面子的!特別是女人的錢,你說我這麼一個大男人,怎麼好意思,老是向女人伸手要錢花呢?你說是不是啊?」

「你~~~你給我滾!就是耍貧嘴有本事!切!」面對著劉劍飛如此死皮賴臉的表現,谷幽蘭氣得幾乎要哭了!

―――――――――――――――――――――――――

隨後,劉劍飛正色道:「我說谷領主,有一個問題,一直都在困擾著我,你能不能跟我說一下,那就是,那個風雲聯盟,為什麼老是盯著你不放呢?給我的感覺,就好像,你們之間有著世仇一般。」

聽到了這裡之後,谷幽蘭沒有作聲,沉吟了一會兒之後,道:「這個,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再跟你解釋吧!現在,你只需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說到了這裡之後,谷幽蘭再一次看了劉劍飛一眼,然後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接著說道:「哎,對了,我還忘記了,你那什麼,你那所謂的那幾天,被控制起來,究竟是什麼一回事情啊?我看你還說的有聲有色的,不會是在蒙我吧?」

聽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可不樂意了,想了一想,然後說道:「這個,谷領主,你怎麼會這樣說呢?我怎麼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呢?我就算是再沒有出息,可是,咱們也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漢啊!而作為男子漢,就應該一言九鼎!絕對不會做出那一些讓人所不齒的事情來的!」

一看到劉劍飛真的急了,谷幽蘭微微一笑,然後道:「你幹嗎這麼急了眼啊?俗語說得好,不做虧心事,不怕鬼叫門啊!那個什麼,既然如此,那麼,你就好好地對我說一說,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情,不就得了嗎?還用得著在這裡跟我乾瞪眼睛嗎?」

劉劍飛心下一想,覺得就算是自己將那一段的真實的經歷說給她,那倒也無所謂,不然的話,好像真的會引起她的誤會呢!於是,想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無奈地向著谷幽蘭攤了攤手,然後說道:「其實,是這麼一回事情……這個,谷領主,其實,我早就想前往系統主城去探察一番,看看那裡究竟有沒有什麼好的發財之道?可是,我又一直都沒有時間,因為正常的時間,都在礦場之上盯著呢——這也足以說明,我舞刀飛劍其實真的是一個忠於自己職守的人啊!——可是有一天,在下班之後,我突然之間心血來潮了,於是,便決定立刻前往系統主城……」

聽到了這裡之後,谷幽蘭故意輕咳了一聲,然後說道:「我想,你最好只說最主要的事情,而至於那一些枝枝節節的,還是不必細說了吧!時間可是都非常的寶貴的啊?!」

聽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先是一怔,然後訕訕地笑道:「好吧,好吧!呃,這個,於是呢,那天下班之後,我一時間心血來潮,於是,便從咱們的基地出發,打算前往系統主城!我說谷領主,唉,你是富人,你是不知道,作為窮人,那一種對於金錢的嚮往是多麼的強烈啊!你知道嗎?對於窮人來說,沒有錢的日子,那簡直就不是人過的生活啊!唉,這輩子,我可算是真的窮怕了,若是有來生的話,我說什麼也不願意再托生成一個窮人了……」

「打住,打住!怎麼回事情?怎麼說著說著,又跑了調了呢?我說舞刀飛劍,你若是再這麼著的話,我可要走了,我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呢!」谷幽蘭說著,已經真的站起了身來了!

「別,別駕啊,你看,你怎麼又跑了調了呢?唉,也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了,自從被控制住之後,我這腦袋老是集中不起精神來,或許是被撞客著了吧!啊,谷領主,你能不能替我找一個人看一下,據說有人可是專門解決像我這樣的問題的~~~」

谷幽蘭聽到了這裡之後,早已經變了臉色了,站起了身來,便急急地往外走去。看到了這裡之後,劉劍飛馬上正色道:「哦,哦,谷領主,真是對不起!那個,我也真的不是故意的——好了,好了,現在,書歸正傳!」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