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可好,這東西竟然用來對付自己了。

因果輪迴,報應怎麼就降臨到自己的頭上了呢?

這不公平啊!

元始天尊第一次有了想哭的衝動。 南意同學。

喊她名字喊得這麼一本正經。

台下的南意不自在地撓了撓發燙的耳尖,心底像是被戳了一下。

這麼正經的寧知許,也挺讓人扛不住的。

學校的全體師生淪為背景,少年眉目燦若星河,能容納天地萬物的眼眸里在她出現時便只裝得下她一人。

雖說是帶著稿子,但寧知許一字一句默背下來,說給她聽。

字字沉穩有力,句句皆擲地有聲。

「我是高一(三)班的寧知許,很高興能有機會當面給你道歉。」

聽到這像模像樣的開場白,全體師生深感欣慰。忍不住在貼吧里上傳這歷史性的一刻。

知道他這是要開始胡編亂造,南意嘴角仍不可抑制地翹起弧度,聽少年緩慢的話音。

「南意同學,因驚嘆於你的美貌,我心生歹念,頭腦衝動之下對你做了不好的事情。」

——那個關燈之後落在少女臉頰上的偷吻。未經公主殿下的允許,實屬該死。

「我多次無法控制自己的念頭,強行把你帶到門后施暴,現在回想起來我真是惡貫滿盈。」

——不管是誰帶誰去門后玩,總之,心思不正的那個,是他。

「我愧對學校的教導栽培,愧對法律道德。」

——嗯,拐著未成年小姑娘在他的破摺疊床上睡了。

…..

南意越聽越想笑,合著潤色半天的檢討書就是光天白日說瞎話。

這份檢討她給他念還差不多,明明這些『壞事』是她做的。

少年說完檢討的全部內容,倏然對著台下的小姑娘開口道:「南意同學,如果你可以原諒我,麻煩上台來。我想面對面地向你說一聲對不起。」

劇本里貌似沒這段吧?

莫名其妙被艾特的南意還沒反應過來他為什麼突然給兩人加戲,操場上的全校學生開始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千人吶喊,場面壯烈無比。

連楊勇都被這團結一致的氛圍感動了,手握著大喇叭跟著喊:對不起,對不起,原諒他,原諒他。十中一家人,不分你我他!

南意:……似乎全校都很中二,又很熱血。

迫於輿論壓力,南意硬著頭皮從台階上樓,偌大寬敞的主席台上只有他們。

她沒有麥克風,放心地直接問:「許爺,你搞什麼?戲過了吧。」

而面前的少年側過身,逆著光朝她伸出手,彎唇笑道:「南意同學,如果你原諒我的話,就握個手吧。」

「幼稚。」

嘴上笑話人,小姑娘卻聽話地把手遞過去,兩個手掌貼合瞬間,指尖試探著撓他的掌心:「差不多就得了。我們….」

剩下的話語淹沒在少年突如其來的舉動里。

少年五指收攏緊緊抓住她的手,伸手將人帶進懷裡,抱住。

一系列動作迅速連貫地像是提前預演過無數次。

撞進他的懷裡,南意的側臉隔著校服衣料貼住少年胸膛,聽他沉穩有力的心跳聲,以及他落在耳邊溫柔話語。

「公主殿下,以後不能去門后抱沒關係,許爺在全校面前讓你抱。」

群滿的話,可以先加我的qq號哈:1102168792。 身處混沌的黑暗之中,素雲天感覺自己可憐、弱小、又無助。

那些惡意和詛咒無時不刻在侵蝕着他的神識,即便素雲天並不是那股惡意攻擊的主要目標,仍然給了素雲天莫大的壓力。

黑暗中的交鋒依然在進行。

詛咒之音又問:「何以為是?何人認同?何人允許?何人肩負此惡?」

面對這個包含着所有黑暗質量的疑問,一抹清亮的鬨笑聲響起:「此乃拙問,不值一哂。不論這黑暗之中包含何等惡意,不論它是無辜、是良善、是邪犽、是魔祟,王者認同,王者允許,王者亦擔負此大千世界!」

「!」

黑暗又問:「王乃何人?」

下一秒,一道耀眼的金光自無邊的黑暗中炸起,濃稠的黑暗倏然破碎。

「王者,捨我其誰!」

一個修長挺拔的身形屹立於光芒正中,金光閃閃,令人目眩神移!

素雲天凝神去看,發現那名男子穿戴一身華麗的金色鎧甲,頭髮也是一頭扎眼的黃毛,唯獨一雙眼睛有着紅寶石般的瞳孔,攝人心魄,以至於那俊美而不失陽剛之氣的臉龐,都好似成了那雙眼睛的陪襯。

果然是吉爾伽美什!

吉爾伽美什本是Fate世界裏的英雄王,不應該與斗羅大陸的世界有什麼交集。

但這個宇宙不科學的事情有很多,素雲天此刻暴露在這處空間之內,只是本能地想要躲一躲。

然而,那位金閃閃的王者第一時間發現了他。

金色的王笑道:「不知道是從哪個世界過來的小鬼,竟然能在此世全部之惡中保持清醒。」

素雲天無奈,訕訕道:「我只是路過打醬油的,大王您大人有大量,就當做沒看見我好嗎。」

在素雲天的印象中,金閃閃吉爾伽美什可不是好相處的角色,這位人類最古的英雄王喜怒無常,很難伺候。

但此時的吉爾伽美什,並未表現出過多的傲慢和驕矜,反而是盯着素雲天看了看,輕輕嘆息:「可惜你命不久矣,很快就要死了。」

聽到吉爾伽美什的話,素雲天不由一陣黯然。

他從小體弱多病,剛才在面對「此世全部之惡」時,又在精神上受到了衝擊。

就連素雲天自己都不知道,還能不能醒來。

他還有機會和大哥素雲濤一起,去庭院裏給枇杷樹澆水嗎?

想到這裏,素雲天不由感到格外的悲傷。

——他還不想死。

「然而,抑制力既然讓本王遇見你,便不會坐視你的凋亡,因為你,亦是王的子民!」

吉爾伽美什爽朗大笑:「活下去吧,在異世界茁壯生長,讓本王也一起看看,那究竟是怎樣的天地!」

吉爾伽美什的周身再一次光芒大綻,金色的豪光直直地籠罩在素雲天的身上。

……好溫暖,彷彿四肢百骸的充滿了力量。

素雲天感到一股發自內心的喜悅,覺得自己好似泡在熱水裏一樣,舒服地快要融化了,連意識也軟綿綿的,很快匯入了金色的靈子當中。

在他漸漸失去知覺之際,耳邊再次有聲音迴響。

那是一個頗為低沉的,甚至是有些魔性的聲音——

「不必怯懦,契約者喲……所謂主從便是使命的交換,汝拯救生命,吾返還生命,這一切如同光與影……」

「吾,即為哈桑中的哈桑……」

聽到那個低沉的聲音后,素雲天竟然感到莫名的安心,再一次放開了內心的戒備,全身心地融入濃郁的靈子——或者說「魂力」當中。

在水晶球以外的真實世界,一道金光以素雲天為中心,拔地而起,衝破了素雲濤家的天花板,直上雲霄!

「小天!」

正在院子裏給枇杷樹施肥的素雲濤心膽俱裂,連忙扔下鏟子向素雲濤跑來。

距此20里的諾丁城外,一名衣着華貴的俊美公子哥停下腳步,望向諾丁城中那道衝天的金光,俊美的臉龐上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竟然是天使……不可能,這個世界怎麼可能還有天使武魂!」

天使武魂是神賜武魂的一種,其中六翼天使武魂,乃是這片大陸上最為強大的武魂。

俊美少年很清楚,這個世上,只有一個家族才擁有天使武魂,那就是歷代武魂殿殿主!

諾丁城內,怎麼可能出現天使武魂覺醒的反應?

這不可能!

「來人,速去城中探明那道金光的情況。」

少年雖然內心震驚,仍是裝出十分平靜的樣子,派出了隊伍中的斥候。

「其餘的人,就地紮營,等候消息。」

「是!」

跟隨少年的扈從和魂師們轟然響應,他們人數眾多,可見少年的身份極為不凡。

諾丁城內的一隅,那道金光在衝上雲霄之後,並未有一絲一毫的衰弱,反而愈加耀眼奪目。

炫目的光線當中,素雲天緩緩睜開了眼睛,露出一雙紅寶石般的眼眸。

金色的短髮在隨風搖擺,原本披在身上的大衣,早就因魂力的衝擊化為齏粉,露出白皙的臂膀和胸膛上深紅色的神紋。

素雲天的身前,雙手托著一柄金色的奇形鑰匙,背後則是生出兩對翅膀。

這就是他剛剛覺醒的武魂?!

不遠處,素雲濤目睹着眼前這一切,已是瞠目結舌。

……原本沒有武魂的弟弟,竟然在11歲的這一天,覺醒了!

素雲天雙手捧起的金色鑰匙,乃是傳承自英雄王·吉爾伽美什的「王律之鍵」,也就是開啟「王之寶庫」的鑰匙。

至於他背後那兩對翅膀,一對是純白色的羽翼,另一對是黑色羽翼,兩對翅膀在魂力的波動中緩緩扇動,攪起一陣陣魂力的漩渦,令此刻的素雲天擁有了別樣的魅力。

素雲濤張大了嘴巴,因為他發現,自己的弟弟竟然覺醒了雙生武魂!

其中一個還是全大陸最為強大的天使武魂!

素雲濤的內心涌過狂喜,但生性謹慎的他,馬上就意識到了「雙生武魂」,尤其是「天使武魂」所伴隨的巨大危險!

武魂殿內部有傳言說,只有武魂殿歷代殿主才有可能覺醒天使武魂,那小天的四翼天使武魂又算什麼?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