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看來,一切都像個笑話。

葉林的修為到底有多高,原來有天那麼高啊,腳踢聖人就像是在玩兒似的,深不可測到令人心生敬畏。

雖然身邊還有著一個同樣深不可測的年輕宦官,望著緩緩走向城牆,拾階而上,然後慢慢朝自己走來的葉林,呂天秀的膝蓋不受控制地跪了下去,似乎沒有留意到旁邊年輕宦官冷到不屑一顧的表情。

「怎麼說?」葉林在距離呂天秀還有十步的地方站定,先看了一眼那個年輕的宦官,而後望向跪在地上的人,「呂天秀,你打算主動退位還是逼我出手?」

「你知道我?」呂天秀從震驚中回過神來,但是依然跪在地上沒有起來。

「哎。」葉林輕輕嘆了口氣,幽幽道,「我應該早就知道是你的,雖然你後來化名呂秀元。」

「那你又是誰?」呂天秀追問道。

「我?」葉林想了想,只能回答,「一個平凡的人罷了。」

呂天秀卻不甘心,「那我為什麼在輪迴塔里沒有見過你?」

聞言后,葉林呵呵笑道,「那個時候,你會看我們一眼嗎?」

「是了。」呂天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任龍袍沾滿泥土。

那個時候,他肩披著璀璨的銀霞走進輪迴塔,躊躇滿志,確實目中無人。

南峪城的家族花了20萬輪迴積分給他購買了銀牌會員,一出生就會降臨在富貴顯赫的家庭,要的就是他扶搖直上,在這次異次元修鍊中一舉奪魁。

背負家族希望的他,確實一開始沒有將任何人放在眼裡,哪怕是黑火城的仙妙妙。

直到那個背著龍紋長劍的男子出現,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威脅。

誰能想到命運就是如此弄人,自己在異次元的世界里還沒有來得及發育起來,然後與那個背負龍紋劍的男子一決雌雄,就被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葉林給打敗了,而且敗的異常絕望。

真是嬸可忍叔不可忍吶。

「不!不!」絕望到頂點的呂天秀,試圖掙扎著站起來,他是這個異次元的皇帝,是現實世界南峪城的未來希望,顯赫的身世,決不允許他就這樣窩窩囊囊的投降。

「呼!」

純陽至聖火體的呂天秀心意一動,全身散發出可怕的熊熊火焰。

燃燒!

不是燃燒空氣中的火元素,而是燃燒自己的肉體!

見到這一幕,成神的葉林臉色也是微微一變。這是至聖火,應該是南峪城獨有的修鍊法則,當修鍊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可以焚毀一切觸及到的事物,不管是人是神。

雖然呂天秀的至聖火還遠未到火候,但是一旦釋放開來,估計整個京都都要化為灰燼,哪怕是水系元素的聖人都未必能夠滅得了。

葉林自然是能夠做到的,可是他又怕那個年輕宦官會纏住自己。

都說聖人之間是有感應的,但是當那名年輕宦官出手斷劍的時候,葉林還是無法準確感應到他的具體實力,因為此人的氣機一直飄飄渺渺,難以捕捉,實力有時候像一泓泉水,有時候又像是一望無際的大海。

這個人,自始至終都讓葉林忌憚不已。

當呂天秀全身的火焰越來越紅,紅到即將變成黑色的時候,他身邊的年輕宦官不僅耐住了近在咫尺的至聖火焰,還出人意料地朝前邁了一步。

年輕宦官一記黑虎掏心,然後就捏住了被至聖火焰包裹著的呂天秀的心臟,以太監獨有的聲調緩緩道,「有請呂天秀赴死。」

「你……」突如其來的變故,別說葉林感到意外了,就是呂天秀都是一臉的不敢相信。

他慢慢扭過頭顱看了過去,這是一個丰神如玉的俊美太監,只可惜面容太過白凈,缺少了一點陽氣,否則微微一笑,全身定會透著飄然出塵的氣息。

而此刻他的笑只能算是陰笑,笑得讓人背脊發涼。

「我……」呂天秀木訥地搖了一下頭,已經說不出話來。

其實他想說的是,「你怎麼看起來比我剛見到你的時候,又年輕了一些?」

這個年輕的宦官,一直都是大鴻王朝不易出的底牌——宦官老祖宗。

極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更沒有人知道他是誰?活了多少歲?姓甚名誰?

只是每代帝王知道他姓大,大小的大。

這個姓氏也少見,「天」字少了一橫。

鴻崇帝還是小孩兒的時間就見過他,那時候他還是個中年人。等到鴻崇帝逐漸變老了,這名宦官卻返老還童了,變得越來越年輕,直到現在看起來二十來歲的樣子。

在鴻崇帝的理解里,這名宦官應該與國同歲,這才慎之又慎、小心翼翼地將其請了出來,幫忙徹查京都刺殺葉林事件。

年輕宦官很輕易地就查到了天子呂天秀身上,並發現這個膽大妄為的太子,小小年紀竟然已經做到了隻手遮天,挾滿朝文武,將一國皇帝架空。

不得不說,他挺賞識他。

於是,與國同歲的宦官老祖宗與當時還是太子的呂天秀做了一筆交易,然後幫助他謀反篡位。

這也是呂天秀至死都一臉愕然的原因,「交易還未完成呢,你怎麼就變卦了。」

——

在輪迴塔的現實世界,所有人都是意識降臨,肉身還是會待在塔內。

每個人降臨異次元,只能在裡面待100年時間。

無論是滿了100年還是中途被殺,或者是自願提前返回,所有人都會在同一時間醒來,而現實世界都只是過去了一天而已。

因此,呂天秀雖有不甘,還是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這種死亡一點都不可怕,只是會可惜。

感覺時間僅僅是過去了一秒鐘,異次元的種種,彈指一揮間便成了過往。

輪迴塔內,呂天秀猛地一下睜開了眼睛,周圍依然是影影綽綽,人頭攢動。

大家都醒了,都回來了!

他努力地睜大了眼睛在人群中搜索,看到了那襲紫衣,妙曼的倩影,是仙妙妙,她踮著腳尖在人群之中看了又看,像是在尋找什麼人。

然後就是一身白袍如雪的龍紋劍男子,正朝塔外徐徐走去,還是那麼的深不可測……

不少人都朝輪迴塔的出口走去……

但面孔無疑都是陌生的。

可是——

誰是葉林? 到了晚餐的時候,哈利已經完全想通,並且為自己剛剛的想法感到羞恥,因此,在吃晚餐之前,哈利又十分熱情的給了赫敏和羅恩一個大大的擁抱,然後又鄭重其事的祝賀了一聲。

「我,我還以為你生氣了呢。」見到哈利這個樣子,羅恩鬆了一口氣,也開心的回抱了一下。

「我也以為。」赫敏也伸手抱了一下哈利,然後揉了揉哈利的頭髮,笑着說道,「剛剛我看你那麼冷淡,我還以為你嫉妒了呢。」

「哦,我,不,我沒有……」哈利有些結巴的說道,眼神四處亂瞟,「我,我只是想到提耶拉了……」

哈利有些心虛的說道。

「是啊……」赫敏說道,「如果提耶拉還在的話……這個級長一定是他的……」

「嗯。」羅恩也點了點頭。

哈利和羅恩還有赫敏似乎又恢復到了以前的那種相處態度,開開心心的來到了位於地下室的廚房,找了個位置就座。

小天狼星,盧平,唐克斯和金斯萊沙克爾已經到了,哈利給自己還有羅恩和赫敏各倒了一杯黃油啤酒後不久,瘋眼漢穆迪也腳步沉重地走了進來。

「哦,阿拉斯托,你來了我真高興。」瘋眼漢脫掉身上的旅行斗篷時,韋斯萊夫人高興地說,「我們好長時間一直想問問你……你能不能看看客廳的那張寫字枱,告訴我們裏面是什麼東西?我們一直不敢打開,生怕那是個特別討厭的傢伙。」

「沒問題,莫麗。」穆迪那電光般的藍眼睛滴溜溜往上一轉,死死盯着廚房的天花板。

「客廳?」他粗聲粗氣地說,兩個瞳孔縮小了,「牆角的寫字枱?啊,我看見了,是的,是一個博格特。需要我上去把它弄出來嗎,莫麗?」

「不,不用了,我待會兒自己來吧。」韋斯萊夫人眉開眼笑地說,「你喝點酒吧。實際上,我們在搞一個小小的慶祝活動?」

她指了指鮮紅色的橫幅,「家裏第四個級長!」

然後韋斯萊夫人揉了揉羅恩的頭髮,慈愛地說。

「級長,哦?」穆迪低吼道,那隻普通的眼睛望着羅恩,那隻帶魔法的眼睛滴溜溜一轉,從腦袋裏朝旁邊凝視着。

哈利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似乎那眼睛正在望着自己,他轉身朝小天狼星和盧平看去。

「好啊,祝賀祝賀,」穆迪說,仍然用他那隻普通的眼睛盯着羅恩。

看得羅恩心裏一陣發毛。

不過正好這時候他爸爸和大哥回來了,他也終於找到能無視穆迪那股凝視的借口。

韋斯萊夫人喜氣洋洋,甚至沒有埋怨他們把蒙頓格斯也帶了來。

蒙頓格斯穿着一件長長的大衣,上面東一塊西一塊鼓鼓囊囊的,顯得很奇怪,而且他還不肯把大衣脫下來跟穆迪的旅行斗篷放在一起。

「好了,我想我們可以舉杯了。」每個人都拿到飲料后,韋斯萊先生說,舉起了他的高腳酒杯,「祝賀羅恩和赫敏當選格蘭芬多的級長!」

大家都舉杯祝賀,然後熱烈鼓掌,羅恩和赫敏高興得滿臉放光。

「我自己從沒當過級長。」大家都湊在桌子跟前取食物時,唐克斯在哈利身後興高采烈地說,今天她的頭髮紅得像西紅柿,一直拖到腰際,看上去活像金妮的姐姐。「我們學院的院長說我缺乏某些必要的素質。」

「比如說什麼呢?」正在挑一個烤土豆的金妮問道。

「比如不能夠循規蹈矩。」唐克斯說。金妮哈哈大笑。赫敏似乎不知道是不是也該笑一笑,便採取個折中的辦法,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黃油啤酒,結果被嗆著了。

蒙頓格斯似乎有什麼話想要和喬治或者弗雷德韋斯萊說,但是一看見哈利就停住話頭,不過弗雷德眨眨眼睛,示意哈利過去。

「沒關係。」他對蒙頓格斯說,「我們可以信任哈利,他是我們的資助人!」

「看看蒙頓格斯給我們帶來了什麼。」喬治說着攤開手掌給哈利看,那上面是一堆枯乾的黑豆莢般的東西,雖然一動不動,卻發出輕微的嘩啦嘩啦的聲音。

「毒觸手的種子。」喬治說道,「我們的速效逃課糖要用到它們,但這是一種c類禁止貿易物品,所以我們一直很難搞到。」

「這麼些給十個加隆吧,頓格?」蒙頓格斯說道,「這可是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的!」

他那鬆弛的,充血的眼睛拉得更狹長了。

「對不起,小夥子們,低於二十我絕不出手。」蒙頓格斯說道。

「抱歉,蒙頓格斯就是喜歡開點兒小玩笑。」弗雷德對哈利說。

「是啊,他最精彩的一個玩笑就是一袋疙瘩羽毛筆要價六個西可。」喬治說道。

「小心點兒。」哈利輕聲提醒他們。

「怎麼啦?」弗雷德問道,「媽媽忙着跟級長羅恩情意綿綿地說悄悄話呢,我們沒事兒的。」

「可是穆迪可能在用眼睛盯着你們。」哈利指出這一點。

蒙頓格斯緊張地扭頭看了看。

「說得對。」他嘟噥道,「好吧,小夥子們,十個就十個吧,只要你們趕緊把它們弄走。」

「謝謝你了,哈利!」弗雷德高興地說,蒙頓格斯已經把口袋裏的東西都倒在雙胞胎伸出來的手裏,然後匆匆走過去取東西吃了。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