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自己經歷了,發現也就那樣。

畢竟整天沒事做,也是挺無聊的。

“兩位師姐,現在公司的情況怎麼樣啊?”葉文昊在羣裏面發了一個消息。

老半天之後,孫雅靜纔回複道:“一切都好,就是有點忙。”

“那師姐你就去忙吧。”葉文昊笑着回覆。

【技能點+1】

“葉老闆你這就過分了哦,不應該問問要不要你回來幫忙的嗎?”孫雅靜回覆。

“問了也是裝裝樣子,我葉文昊不做那種虛的事情。”

然後,就沒有回覆了,想來是去忙了。

葉文昊閒着蛋疼,打了兩把王者也不見望雯瑤上線。


正當葉文昊準備看點小電影的時候,手機響了。

“喂,爺爺,您老怎麼突然想起你孫子來了啊?”葉文昊笑道。

電話那頭傳來了蒼老但是慈愛的聲音:“我回來老家了,準備住上一段時間。文昊啊,你不是放暑假了嗎?有沒空回來啊?”

“好啊,我問問我爸媽什麼時候休息,到時候一會回去看看你們。”

“好好好……”

爺爺突然又說道:“文昊,是不是你對你二伯家說了什麼?”

葉文昊臉色一沉:“是說了一些實話。”

葉文昊就將事情經過都說了一遍,沒有誇大渲染,就只是實事求是。

葉文昊的爺爺聽完之後嘆了一口氣:“你二伯一家確實是混賬東西,不過文昊啊,他們現在正在村裏面胡說八道,想要將你的名聲唱臭,你得回來澄清一下。”

“爺爺,清者自清,我沒什麼需要澄清的。而且,我還真的懶得去理他們。”

“不行!你不在乎你的名聲,你爺爺我在乎!你是我們老葉家第一個大學生,以前外面的人都在說你的好,以後也只能說你的好!”葉文昊的爺爺很嚴肅的說道。

葉文昊知道,自己的爺爺在這一方面卻是會很較真。

其實農村的老人都會很注重名聲這種事情,因爲老家的那些人,但凡是說起某一個人的時候,都會說是誰誰家的。這麼一來,說的就不是某一個人,而是某一家人。

很多以訛傳訛的事情被傳開了之後,老家的人他們沒有分辨事情真假的能力,所以就會選擇相信。

然後每當說起某個人某一家的時候,都會帶着有色眼鏡。久而久之,那一家人就會天天被人說壞話,被戳脊梁骨。

這種事情在老家是屢見不鮮。

葉文昊怎麼說也是在老家生活了十幾年的,可以說是深諳這些套路了。

“好,我回去把這事解決了。”葉文昊雙眸一冷。

本想着將葉大河他們罵走就算了,但是沒想到他們還不依不饒了起來。真他孃的當老子欠他們的了?

想讓我的名聲變臭!

老子就讓你們在老家徹底擡不起頭來! 次日,葉文昊就開着車載着自己的父母往老家去。

葉文昊特地給自己的爺爺奶奶,還有大伯等一些親戚備上了好禮。但唯獨就是不給葉大河他們一家準備。

葉文昊已經不把他們當做親戚了。

路程接近兩小時,等到了老家的時候,葉文昊看到了自己的爺爺奶奶一起站在門口等着自己。

他們不知道自己幾點鐘能到,但是就這麼等着。

一如以往葉文昊去縣城讀高中那會,因爲是全封閉學校,葉文昊一般只能一個月回一次家。每次回家的時候,爺爺奶奶都會在門口等着。

只不過現在看來,自己的爺爺奶奶蒼老了許多。

“爺爺奶奶!”葉文昊搖下車窗,很高興的喊道。

這一刻,兩位老人臉上都綻放出慈愛的笑容。

“文昊啊,我還以爲你們坐大巴車回來啊。”葉文昊的爺爺葉仲泉微微弓着背,對着葉文昊的招了招手。

葉文昊將車停在院子裏:“爺爺奶奶,這是我買的車,你孫子我厲害吧?”

葉文昊的奶奶伸出雙手拍了拍葉文昊的肩膀,看着她最疼愛的孫子,笑道:“厲害厲害,我們文昊最厲害了。”

“哎喲,你們還買這麼多東西幹嘛?”葉文昊的奶奶是真的心疼錢,而不是做做樣子。

“奶奶,這是特地給你買的,可以看視頻的音樂播放器。你不是經常去跳廣場舞嗎?帶着東西去,很方便的。”葉文昊笑道。

奶奶眉開眼笑:“這東西我不會用啊。”

“沒事,我教你。”

就在這時,楊春嬌領着一幫人走了進來。

“喲,這是誰來了啊?還開着轎車啊?真是成功人士呢。”楊春嬌陰陽怪氣的說着話。

在其身邊,是濃妝豔抹的葉璇,和兩個染着紅毛和黃毛的男子。這兩個男子就是葉璇的弟弟,大的叫葉威,小的叫葉勁。

都是出了名的混子,但他們卻沒有以此爲恥,反倒是覺得很是光榮,覺得是他們混出名頭了。

除此之外,就是一些三姑六婆了,都是鄰里或者是親戚。

最佳惡毒女配 ,所以特地前來看看。

葉文昊瞥了楊春嬌一眼,然後就提着禮物走到人羣中。

“叔父您老身體硬朗啊?這是我特地給你買的,強身健體。”

“姑婆,這麼多年你是一點都沒老啊,這是特地給你挑的。”

“三姑,這是給你小孫子的,恭喜姑姑晉升爲奶奶啊。”

“……”

葉文昊像是變魔法一樣,從車裏不斷的拿出禮物出來。幾乎是把在場的每一個親戚都給安排的明明白白的,這讓這些本來是看熱鬧的親戚們,一個個都喜笑顏開,開始對葉文昊讚不絕口。

看到這一幕楊春嬌幾個人都蒙了。

道藏美利堅

這些不都是自己拉來的隊友嗎?怎麼感覺現在都變成了葉文昊的隊友了?

楊春嬌當即冷笑一聲:“別以爲你現在送點東西就可以掩蓋你對我們不敬的事實!幾天前在你家,你是怎麼對我這個二伯母說話的,我都和大家說了。讓大家都看清楚,你這個所謂的大學生到底什麼面目。”

葉文昊依舊沒有直接理會楊春嬌,而是對自己的爺爺奶奶說:“爺爺奶奶,你們先進去,我一個人處理就好。”

葉文昊的奶奶是有些擔心的,但是葉文昊的爺爺卻十分放心,就憑葉文昊將在場這麼多親戚安排的明明白白這一點,爺爺就知道自己的孫子完全有能力處理這件事情。

“走吧,讓文昊自己處理就行。”爺爺轉頭對葉文昊說道:“文昊啊,以理服人。”


“好的,爺爺。”

葉青城和陳麗梅見老頭這麼信任自己的兒子,心裏也高興。

等到自己的父母他們都進去裏面之後,葉文昊這纔看着楊春嬌。

“聽說你這些天啥事沒幹,就在村子裏面捏造是非,要唱臭我的名聲?”葉文昊淡淡的說着,不緊不慢的拿出香菸點了起來。

這一幕讓葉威葉勁兩人十分惱火,葉威獰笑一聲:“還抽起了煙?真夠拽的啊!老子在外面混了這麼多年都沒你拽,要不要老子現在全村第一混子的名頭給你算了?”

葉文昊吐了一口菸圈,眯着眼睛看着葉威:“說你混,都對不起混這個字。你那也就是嚇嚇小朋友,真正混社會的你見過?你手底下又有那一個膽敢動刀子捅人的?”

葉威被嗆了一下,當即暴怒:“艹!你看不起誰?我告訴你葉文昊,你別逼我,小心老子現將你的車砸了!再叫人陰你三刀!”

葉文昊急忙擺出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哎呀呀,我是你堂弟你都要這樣對我?要砸我的車不說,你還要叫人陰我三刀?你還是人嗎?啊?你這個人還有人性嗎?”

葉文昊近乎是大喊的方式說出這幾句話的,在場的所有人都聽見了。

“你看看你兒子,你還好意思說我什麼不懂得尊敬你?你的兒子連人性都要沒了,你怎麼解釋啊?”

衆人聞言紛紛點頭。

“是啊春嬌,你兒子這樣說話實在是太過分了。”

“可不是嘛,怎麼說也是堂兄弟,怎麼像個仇人一樣?”

“要我看來,文昊就是一個很懂規矩的人,春嬌你之前說的那些是不是都是你胡編亂造的啊?”

“肯定是了,就現在的情況來看,我怎麼都不相信文昊會無緣無故對你們不敬,肯定是你們做了什麼對不起人家文昊的事情。”

衆人一言一語的說着,楊春嬌幾個人臉色都變了。

楊春嬌扯着嗓子大喊道:“你們是不是拿人手短啊?我之前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千真萬確!這小子明目張膽的說看不起我們,還說我們一家貪慕虛榮死要面子,最後還叫我們滾!”

“你們摸着良心說,我們幾個人跑了上百公里去他們家,結果一口茶都沒有喝就被他給趕出來了。他這樣就有人性了嗎?”

“就是!你們一個個的都什麼意思?現在手上提着這小崽子送的東西,就一個個睜着眼睛說瞎話了是吧?!”葉璇也加入了進來。

“誰再敢胡說八道,老子絕不放過他!”葉勁瞪着眼珠子看着衆人喊道。 衆人看着葉勁這個樣子,一個個都往後縮了縮,小聲交流着什麼。

終於,葉文昊的叔父走出來,看着葉文昊的笑道:“文昊啊,我就先回去了,改天一定去我家喝茶啊。”

“好,叔父慢走。”

有人帶頭,其他人就紛紛都和葉文昊告辭。

不過他們走的時候,都是三兩紮堆,紛紛討論着什麼。


“楊春嬌這一家人沒救的了,你們看看他那兩個兒子都是些什麼人?”

“害,我們也真的是輕信了楊春嬌的屁話,竟敢相信文昊真的是那樣的人。現在想想,真有點對不起文昊了。”

“可不是嘛,文昊可是大學生啊,還是一本大學生,怎麼可能是壞人?”

“就是,就算是文昊說過那些話,那也是楊春嬌一家人做了什麼不要臉的事情。”

“他們家,不要臉的事情做的還少嗎?我那兩塊地啊,都快被她們給霸佔過去了。”

“……”

楊春嬌四人臉色徹底拉了下來,也都原形畢露,一個個掐着要對着那些人痛罵起來。

搞得他們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一樣,殊不知他們這樣更惹人厭。

而葉文昊呢,從頭到尾也就說了幾句話而已。就徹底解決了楊春嬌幾個人花了好幾天時間給他造成的麻煩,除了送了點禮物之外,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

這是什麼,這才叫手段。

楊春嬌到底只是一個村野潑婦,怎麼可能鬥得過葉文昊?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