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們二人驚恐的發現。這女人居然在自己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消失在他們面前!

怎麼會有這麼快的速度!

好歹也算是休養生息了,這麼多天顧久檸的狀態,雖然還沒有達到最佳,但對付這兩個人已經綽綽有餘了。

乾淨利落的兩聲,這兩個人撲通一下倒在了地上,不過在此之前顧久檸眼疾手快的接住他們的身體,沒有讓他們發出太大的聲響。

為了以防萬一,她還特意撒下了迷藥,沒有到明天一大早這兩個人是絕對醒不過來的。

牢房瞬間陷入了安靜,顧久檸清清嗓子看著外面滲透進來的月光,繼續開口:「這兩位小哥真是沒勁,怎麼都不和人家說說話呢?那我就睡覺吧……」

一邊說她還像是小聲抱怨,一會兒聲音逐漸的安靜下去,那外頭依然發出一陣聲響但並沒有人進來,也沒有人察覺異樣。

撥了其中一個人的衣服套上去,這邊她也盡量將自己的臉擦乾淨,身上那些難聞的味道一時間也只能靠那戒指裡面的香料遮蓋住。


但是如果香料太濃重的話,肯定會引起別人的注意,所以顧久檸只是稍稍遮掩了一下便沒有弄太多東西。

她還不知道外面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當初進來的時候也被蒙住了眼照,這一出去幾乎就是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怎麼樣才能以最快的速度逃出去,又順利找到方向,又怎麼能夠逃得過外面那麼多人的眼睛,這才是個問題。

況且她還不清楚這牢房外面有沒有人看守著,看著一個生面孔出來,那肯定會引起他們的警惕,萬一自己敗露,卻不知道這麼多人衝上來自己有沒有能力對抗。

既然如此,那麼萬萬不可輕舉妄動,顧久檸小心翼翼的打開牢房的門,同時也拿走了他們身上的鑰匙,當然也不會忘記鎖上門。

這牢房之外還有一個長長的迴廊,卻不知道這裡到底是個地下道還是一幢地上建築,不過按照這外面的聲音應該會是在室外。

順著這一道長廊向外走去,顧久檸每天都會坐在牢房中,看著從那裡面的人走進來,就好像是看到了自由。

被關了這麼多天,若是在這一刻沒有任何心理波動的話,那是不可能的。

她以為這麼久了,這些已經習慣了終日一個人待著的日子,卻沒有想到當這樣的日子要結束的時候,心中卻還是不免要有一次忐忑。

這些日子以來到底是什麼支撐著自己,沒有精神崩潰連她也說不清楚,有的時候她會做夢——

夢到女兒的笑臉,夢到徐瑩瑩和自己吵架,當然也會夢到他。

可無論是夢到誰醒過來的時候,這些夢境都會一點一點在自己的腦海中變淺,等到自己再想要回憶的時候,這些橋段已經會消失在腦海當中。

然後再反覆的夢見反覆的忘記到現在,他只能記到一個有些模糊的輪廓,卻不能再想起具體的事情了。

這些暗無天日的日子裡,自己到底有沒有期盼過有人能夠打開地牢的門,發現自己被關在那裡,她不知道。

也許是有的吧……

可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每一次進來的人都沒有讓她有任何的驚喜,眼中不過是無盡的黑暗,漸漸的她便已經沒有這樣的期盼了。

既然靠別人靠不住的話,那還是好好的靠自己吧,也只有自己的力量才是最為強大最為可靠的。

一步一步的向外走,顧久檸走得很慢。

在這裡她估摸著也關押了十日了,從一開始自己根本就睜不開眼睛,到現在能夠看得清楚入眼的每一處,這其中到底有多麼的痛苦,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剛拿開眼罩的時候,自己的眼睛疼的不像話,她知道此刻外面的光線很強烈,但是他壓根就不敢睜開眼睛,因為她知道若是睜開那麼自己這雙眼睛那就徹底不要了。

所以她忍著巨大的衝動生生的把這一股慾望給壓了下去,慢慢的給自己回復的時間。


也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視覺出了問題,聽覺就變得尤其的敏銳,這些天外面的動靜自己聽的一清二楚。

幸好自己還有醫術傍身,也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什麼樣的情況,不過就是短暫性的失明而已,所以才如此。

一直以來她都是裝著一副失明的狀態,這外面的人肯定也是清楚的,就算自己已經可以看見了也沒有在他們面前表露。

這樣一來也算是給了自己保險,就算是對她的身份起了一夜,絕對不會想到她是關在裡面的那個女人。

僅僅是這麼一條長廊而已,顧久檸角好像是走了很久很久,從第一天被抓到現在那麼久。

這裡還有另外一道門,不過並沒有上鎖,只是一道木門而已,要打開它實在是太輕易了。

然而相比於那一道鐵門這道木門卻更讓顧久檸覺得有著難以承受的重量。 第九百一十七章選擇

打開的到底是自由還是死亡,誰又說的清楚呢?然而此刻無論是什麼,她都必須要走過這條路。

月余以來,顧久檸瘦了不知多少,如此看她青筋暴起的手便也能知曉。

儘管如此,這些天她逐漸恢復了視力之後也在拿葯調養著自己的身體,雖然一時半會兒不能完好,但也在她預想之中。

想到一開始的時候,自己連稍微多走兩步路都覺得想吐,到現在能夠走完這麼長長的一段路面不改色已經很是不容易了。

但她的心跳的很快。


手緩緩的放上去,想象著門外面到底會是什麼,一邊也準備好了在最快的時間出最快的手。

但幸好,他們很大意,自己很幸運。

「吱嘎——」

陳舊的木門發出一陣蒼老的顫抖,與此同時這聲音對顧久檸來說尤其的刺耳。

有更多的光透進來,她微眯了眯眼,還好這些都不算是眼中,雖然有些刺痛,但很快又恢復好。

外面並沒有人看守,自己只看到遠處有一些人影閃爍很遠很遠,然而自己平時聽到的那些聲音卻又是那麼的清晰,彷彿就在外面而已。

這些都要歸功於她那被養起來的耳力,她原本就已經耳力過人了,這下更是風吹草動都能夠聽得清楚。

顧久檸以最快的速度關上了木門,與此同時甚至連想都沒有想下意識的就往左邊這條看起來稍稍有一些空間的路走去。

四周沒有人,但她走了一會兒,迎面便過來一隊士兵。

只在這個時候她的心瞬間提了起來,悄然攥緊拳頭,心中早就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然而他們卻只是越過了自己壓根沒有停留。

她還不知道這裡是什麼情況,也不知道他們的相處方式是怎麼樣的,但看著他們的表現顯然對自己一個人在這行走並不意外。

驀地舒了一口氣,顧久檸稍稍抬起頭繼續向前走去,只看到這遠處是一座軍營一樣的地方,甚至還有大門,原來她根本就不在軍營裡頭,而是被關在了外面的一處牢房。

看來自己當初出來的時候樣子的確是有夠落魄了,眼睛也看不見,虛弱得連站都站不起來了,所以秦夭對自己也並沒有那麼多警惕。

也許是因禍得福也讓她並感覺不到自己的威脅,所以也沒有派更多的人把守,起碼像一開始那麼嚴密就不會再有了。

也難怪這裡的人不多,只是時不時的有一些人在巡邏而已,不過要想從這出去她卻發現這身後居然是一片死路?

顧久檸這才意識過來這應該不是軍營的前方而是後方。

就被建造在了一片懸崖的邊上,所以壓根就沒有退路,要想從這離開必須穿過這座軍營。

可若是自己不選擇往軍營裡面走的話,那麼遲早都會讓人發現自己不見了,等到天一亮就會有大量的人馬出來尋找,抓到自己只是遲早的事情而已。

所以要想從這裡安然離開的話,就必須在天亮之前穿過這所軍營,並且不會讓任何人發覺的出去。

光想一想都覺得不可能這軍營這般嚴密的把手,僅僅是在這後頭就已經時不時的有巡邏隊過來了。

顧久檸只能盡量的在這尋找著有沒有小路,卻注意到除卻這一座懸崖,若是想要繞開這座軍營,那就必須要進山。

可是山上的是情況她還沒有了解到裡頭有沒有人在看守著,又會不會有什麼兇狠的猛獸,這些都是未知數。

眼看著自己連懸崖越來越近,這邊上的守衛也越來越少了,那萬丈深淵一眼看不到底若是從這跳下去的話必死無疑。

她注意到關押著自己的是一個小木屋,這小木屋要出來居然還有一道長長的迴廊,也不知道是什麼作用,但是這四周都是一些廢棄的兵器,或許有更多,只不過都會往懸崖邊上丟。

別問顧久檸是怎麼知道的,這懸崖邊零零散散的躺著一些廢銅爛鐵,向來這下面也是有著無數的廢棄材料。

從這裡跳下去就算是命大摔不死也得被下面的東西給戳的千瘡百孔,哪裡還有活下去的可能。

時間不等人,她必須以最快的速度做出決定,若是再耽擱下去,天一亮那麼想要從這裡離開的可能就越來越少了。

軍營上的火光閃爍,這裡頭藏了多少的人,她還沒有一個大概的認知,若是一旦被發現以一敵百雙拳難敵四手,哪怕她有再多的毒藥也對付不了這麼多的人。

想到這裡顧久檸目光一橫,最終還是一頭跳上了懸崖邊上的斷崖

這一點高度還是難不到她的,更何況這裡這麼多的,廢銅爛鐵隨便找一個廢棄的半成品也能當作武器,卻不知道他們居然如此追求完美,有一點瑕疵都會扔掉。

目前自己也是分不清楚方向的只能看著頭頂的月亮大概的方向也就只能依靠自己的直覺了,希望上天也算是眷顧自己一把。

幸好自己平日里對藥理還算是有一些研究的,所以知道這裡並沒有什麼有毒的真奇異花,不過有沒有野獸就說不清楚了。

一般的毒舌顧久檸還是不怕的,畢竟他的戒指裡面有更多的解藥,這些蛇蟲鼠蟻傷不了她。

此時此刻他還沒有走出去多遠,所以也不敢拿出戒指裡面的油燈找路,只能依稀摸索著前進,幸好之前她已經習慣了黑暗面前並沒有任何的不適。

身上的盔甲還算是能夠給自己遮蔽一些顧久檸拿破布將自己的臉罩了起來,只露出一雙眼睛,也算是一道基本的防護了。


這裡比自己想象中的還要更加潮濕,一路上也有不少帶著刺的花花草草,若不是帶著這些防護,恐怕臉上已經多了不少的血印子,不過就算如此,手上也還是免不了的。

這裡漆黑一片,一直都沒有看見火光,看起來是沒有人在這把守。


顧久檸心中稍稍放心了一些,正打算拿出戒指里的油燈,卻也因為一時分神一腳踏空,沒有留意是個巨大的坡,直接滾了下去。 第九百一十八章尋找前路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顧久檸根本就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而是這邊只能用最快的速度穩定自己的身體,可是這個坡度實在是太陡峭了一些,她壓根就控制不住。

這周遭都是一些荊棘,可是眼下為了穩住身形,顧久檸只能盡量的抓住能夠抓住的灌木。

細嫩的手掌瞬間被灌木上帶著的自給自穿,巨大的下墜直接讓顧久檸抓著灌木的手向下劃去。

那些倒刺就這樣一個又一個的扎進了顧久檸的手掌,即便是這刺骨的劇痛卻也正好讓顧久檸的頭腦越發清醒。

不停地加大著自己的力氣,試圖讓自己的身形穩住,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也不知道滑下去多遠,顧久檸總算是停了下來。

雙手已經沒有任何知覺了,顧久檸稍微看了一下已經是血肉模糊。

然而她下意識的打量起周遭的情況,卻也沒有發現任何的光亮,更沒有聽到別的聲音,這才舒了一口氣。

幸好手上的戒指還在。

艱難的從戒指中拿出油燈,總算是對這周圍的情況有了一個基本的認知,看來自己是掉進了一個巨大的灌木叢,也難怪剛剛為什麼總也停不下來。

現在自己也不知道滾到了哪裡,不遠處是一個小小的水坑,看來這些天下了不少的雨才形成了積水。

這四周都是參天大樹,也算是遮掩住了她的身形,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哪了,他們就算要找到自己也得要費一番功夫吧?

幸好戒指裡面還有一些傷葯,顧久檸原本是在手上裹了一層破布企圖要起到一些防護的作用,然而此刻好像是弄巧成拙了一樣。

傷口和破布黏在了一起,血肉模糊之下早就已經分不清哪個是肉哪個是布了。

好在這灌木叢上的倒刺並不長,只是傷到了皮肉沒有傷在骨頭,要是不小心劃到了哪根手筋,自己這雙手可算是廢了。

忍痛也算是顧久檸的一門本事了,知道這雙手只是看著可怕,實際上並沒有什麼大礙,顧久檸也算是鬆了一口氣,緩了一下之後便打算將那破布撕扯開來。

「嘶……」鑽心的疼痛朝自己襲來,顧久檸還是沒有忍住,倒吸一口涼氣,看著那手上沙子還有倒刺樹葉破布都混在一起的樣子,實在是有些沒眼看。

自己這一回可算是受了苦了,一個月以來的遭遇,這輩子都不想要再經歷一次了。

不知道為什麼,月光還是透過了密密的樹葉斜斜地照射下來,在地上形成了斑斑駁駁的印記。

顧久檸看著那時不時的晃動一下的樹影,卻莫名的湧上一股心酸的感覺。

兩隻手用自己的膝蓋墊著,起碼也能讓她稍稍緩解一下疼痛,想到待會兒要往上面倒葯的感覺,自己就覺得頭皮發麻。

或許是夜深人靜,或許是好不容易逃出了關著自己那麼久的地方,頗有一些感慨,顧久檸突然想起了之前徐瑩瑩死活要跟著自己的場景。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