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看到這數百個文件視頻后。

整個微博論壇上,所有網民們,全都炸鍋了!!

這!

這數百個視頻,竟……全都是,周澤韜……在私人別墅內……以及辦公室內,和各路女明星,模特,當紅藝人……等,各種苟合交歡……以及瘋狂嗑藥…………多人群遊戲……等各種瘋狂的犯罪視頻……!! 綠萍,從原主的記憶中,簡漫知道這丫鬟從她小的時候就一直跟着海蘭。

如今都是年過半百的人呢,難不成還在這個節骨眼兒犯糊塗?

將身旁的嬋兒喚了過來,說了些什麼,嬋兒連忙走不出去。

「娘,你放心,明天我絕對會把兇手給抓出來。」

第二日,海蘭是被一陣喧鬧聲給吵醒的。

出門時,正好看到綠萍被簡漫的人給抓住。

似是看到海蘭來了,她立刻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淚哭着,「海姨娘奴婢不活了,好人命不長呀,奴婢伺候了你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如今你卻讓王妃在奴婢的腦袋上扣上屎盆子,奴婢可真是心寒呀,還不如死了算了。」

綠萍一口一個奴婢,你的那叫一個凄苦。

可一旁的簡漫看着卻冷冷一笑,「老太婆,你這戲唱的可真好啊,怎麼不去戲班子唱呢,在這裏當個丫鬟實在是太可惜了。」

綠萍跟海蘭年紀一樣,真是快過半百的人,簡漫稱一聲老太婆並不為過。

可是那女人卻顯然不高興了,「王妃在胡說八道些什麼,奴婢根本不知。」

「不知,那好,嬋兒,你來告訴她。」

原來昨天晚上,簡漫故意讓嬋兒傳播了一個簡遠因為中毒而生病的消息,還特意說了,今天會在下人的房間裏面搜索毒物。

果不其然,作為兇手的綠萍立刻中招,害怕把自己給查出來的她連夜就想出門將手中的毒藥給處理了,結果前腳剛剛踏出門,後腳就被簡漫給抓住了。

「什麼毒藥,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這是什麼?」一把搶過對方的包袱。

包袱落在地上,敞開出了裏面的東西,那四五個藥瓶格外注目。

「如今人證物證俱在,還有什麼要說的?」

見着對方只會說出冤枉,簡漫臉色終於沉了下來,「來人把她拖下去,將他的兩隻手給砍了!」

看着這種人不動,她語氣一沉,「我是王妃,我的話你們聽不懂嗎?」

「喲,王妃還真是好大的火氣,通都不通報一聲,就想把府裏面的人給處理了,這也太不把老爺放在眼裏了吧。」

動手之時,一個令人作嘔的聲音傳了過來。

轉過頭去,只見簡夫人挽著簡遠緩緩地走了過來。

海蘭看到簡夫人,嚇得險些要站不住腳。

自從簡漫走後,她受了對方不少的欺負,這都形成條件反射了。

簡漫自然把這個情況收緊眼底。

「怎麼回事!」

「大人冤枉啊,奴婢是無辜的,昨日聽到王妃說老爺生病中毒,要查葯,奴婢害怕自己帶毒的救命葯會引起懷疑,所以想拿出去做個證明,誰知王妃竟然要砍奴婢的手,奴婢活了大半輩子了,還是第一次遭受這樣的奇恥大辱……」

惡人先告狀,沒等簡漫上前,綠萍就已經顛倒了黑白。

「嘖嘖嘖,王妃還真是孝女啊,千辛萬苦才把你給叫回來,結果你老爺都沒來得及看一下,就詛咒老爺中毒生病,還真是看不得老爺好啊!」

簡夫人真是長了張好嘴,僅是一句話就點起簡遠的熊熊烈火,「簡漫,你個不孝女,當真是你在外面亂說我嗎?」

本來只是一個處理丫頭的事情,經過簡夫人一條瞬間變成了罵父親的大罪,海蘭害怕簡漫會因此受罰,能拉住了她的手。

「算了,我們回去吧。」

「不行,要是今天放了他們,明天還指不定會做出什麼樣的事情,這事兒必須嚴辦!」

話是對着海蘭說的,可簡漫的目光卻直視着簡夫人,眸里的寒冷不言而喻。

「嚴辦這件事情,你還想要嚴辦,你想怎麼辦?殺人還是放火,這打狗也要看主人,老爺都沒有怪罪你,你竟敢還在這裏膽大包天。」

「關你什麼事兒?」

「簡漫,敢對你的主母這麼說話。」

「我跟他這樣說話怎麼了,我身為王妃,特設你們免禮已經是最大的讓步了,你們竟然還得寸進尺。」

簡遠氣的鬍子一吹,「簡直是混賬,你真當你當了王妃,我就不敢打你了是吧,來人,還不快把鞭子請來!」

看着簡遠要動家法,簡夫人和簡容別提有多麼的高興。

一旁的海蘭嚇的直接跪在了地上,想也不想的抱住了男人的腿,「老爺,孩子這樣做都是為了我,而且你看在她孝順的面前,就饒她這一次吧。」

「呵,她孝順,都要把自己的親爹給詛咒死了還……」

聽到夫人的煽風點火,簡遠瞬間暴走,舉起鞭子就往下一打。

簡漫躲閃不及,啪的一聲,一個響徹雲霄的聲音回蕩在整個走廊。

預料的疼痛並沒有起來,睜開眼卻發現嬋兒擋在了面前。

白嫩的肌膚已經被鞭子抽出了血痕,疼痛讓她咬緊牙關,卻沒有讓她挪開半步。

「老爺,你看一個丫頭都能在你面前張牙舞爪了,以後誰還能夠……」

啪……

話都還沒有說完,臉上就火辣辣的一疼,夫人捂著臉,驚恐地望着面前的簡漫,半天說不出一句話。

「你要是再敢說一個字,我不介意把你的舌頭給拔了。」

「反,了簡直是反了,爹,簡漫根本就沒有把你放在眼裏,她竟敢當着你的面出手,簡直是罪無可恕。」

簡容也被這一幕嚇傻了,看着自己的母親被打,她連忙吼叫着。

混亂的聲音在耳邊此起彼伏,簡遠再一次舉起的手,可這鞭子還未落下,就聽見了一個磁性低沉的聲音。

「是誰敢動本王的王妃?」

那聲音毫無感情,清冷的如同一汪死水平靜毫無波瀾。

木途歸來的時候,就見地上跪着的女子個個淚不成聲,簡遠高舉着鞭子,一副要痛扁簡漫的模樣。

「你們在幹什麼?」

「王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是小人的錯,只不過眼下有些家事要處理,恐怕會讓王爺見笑,不如,請王爺到前廳稍等片刻?」

面對着一臉嘲笑的簡遠,木途歸正眼都沒有瞅一下,目光倒是直直的盯着簡漫。

那女子彷彿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哪怕是氣的眼圈發紅,也絲毫不讓淚水流下來。

「你,給我老實交代,膽敢有半句假話,立馬割下舌頭!」

被點到的人是嬋兒,還沒來得及站出來,一旁的簡容就插了進來,「王爺有事問我就可以了,一個丫頭知道些什麼?」

「本王要你開口了嗎?」 安靜的房間內里,一群大祭祀面目嚴肅。

王平坐在一角,眉毛也擰在了一起,充滿了無限擔憂。

主持會議的是安略樂牙部落的大祭司,他咳嗽一聲,緩緩道:「前些日子,海邊有四五個部落遭到了突然襲擊,有一群來自海外的白人佔領這些地方,並且已經初步建立了據點,那幾個部落都投降了,大家有什麼意見?」

說完這些,整個房間再次陷入沉寂,無一人回應。

隔了片刻,才有一個大祭司說話:「這是他們幾個部落的事情,和我們有什麼關係呢?」

「愚蠢。」王平心中嘲諷道。

接下來的時間內,不斷也有大祭司發言,大部分的話語都是漠不關心,放縱其之,在王平看來都是短淺的目光,簡直婦人之見。

其實想想也有道理,這幾年,許多部落都遭受了天災,收成不好,這不,許多大祭司準備下一年多祭祀一些,許多無辜的少女都要獻出自己寶貴的生命,鮮血灌溉在玉米地中,爭取下一年收成好一些。

而且各個部落之間齷齪之事不少,自己本身情況就不太好,哪裏有好心去幫助其他部落,一個大祭司一旦不能被自己部落謀福利,他的位置也就不報了。

再說,大家其實也沒有了相同的認同信仰了,除了唯一信奉的一樣,但其他方面並沒有什麼聯繫,所以,大部分都是隔岸觀火,甚至有些是看熱鬧,心中暗暗高興的局面,畢竟海岸邊的幾個部落實力還算中流,平日裏也發生過一些利益衝突。

這樣的方式構成,城邦制度,有好有壞,那就是西班牙殖民者無法迅速征服整片地方,需要一個個部落去征服。

剛開始王平還以為是大明來人了,後來才打聽到,不是大明,而是另一群人,紅頭髮,白皮膚,是自己從未看見的人種,據說手裏有能噴火的武器,隔着很遠的地方就能打死人。

王平對於他們所說的神器有一個懵懂的猜測,自己好像曾在史書見到過一些類似描寫。

屋中大大小小祭祀,差不多有數百個,眾人的意見無法統一,有幾個部落的大祭司旗幟鮮明地表示要對外人進行驅逐,不能污染了這片土地,打擾了玉米神。

雖然出發點不同,但是結果是類似得。

還有人創造性地提出建立一個聯盟,恢復以往的榮光……

但是絕大多數嗤之以鼻,王平把這裏類比中華,目前瑪雅是春秋戰國時期,不過更零散,以前有過大一統的時代,他自小受熏陶,理所當然認為只有大一統才是最好的體制。

而他了解到,以前這裏是有過一個統一的聯盟,不過時間過去了太久,消失在了歷史塵埃中。

整場會議並未達成什麼有效的結果。

王平自知代表的部落並不強大,而且自己資歷太淺,所以一言沒說,冷眼看着眾人的表現。

無疾而終!

王平吃着玉米餅,在暫時落腳的住宅里思考着事情。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他的直覺告訴自己,海邊而來的敵人絕對不是善茬,早晚有一天會和自己的部落碰撞上。

咚咚咚!

王平放下手中的玉米餅子,走到門口,打開。

「你怎麼來了?」

來着正是美鬢公,他手裏提着一壺酒,笑呵呵道:「找你有重要事情,有時間嗎?」

「有。」

「好,跟我去一個地方。」

王平一肚子疑問,跟着美鬢公來到了一個幽靜的住宅。

推開門,轉過幾個彎路,來到一間寬大的石頭修建的建築,比較恢弘。

嗬!

各個面孔都是剛才比較注意的。

都是認為要警惕,幫助海邊幾個部落,驅逐海外來人。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