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文軒乃是白家一位實權長老.修為也有聖帝六階.可是現在卻對一名破碎境修士……準確的說.是一名剛剛步入天帝境的小娃娃產生恐懼之情.

「此子.斷不能留.」

白文軒面上不由流露出一絲狠厲之色.

才剛剛步入天帝境.便有如此實力.那麼以後真的成長起來.又該達到何種地步呢.

所有人都認為.白無雙敗了.

甚至於白無雙必死無疑.

因為趙陽已經出手了.右手長槍刺出.左手神斧同時劈下.

而面對趙陽雷霆般的攻勢.白無雙卻沒有任何的還擊.似乎是已經放棄了.

然而.劇情到這裡再次發生反轉.

神轉折出現了.

白無雙身上的氣勢也陡得暴漲起來.很快便突破天際.

聖帝境.

白無雙竟然也在戰鬥中突破.晉入了聖帝之境.

白無雙已經修鍊數萬年.是白家年輕一代的第一天才.很久以前便達到大帝之境.一步一個腳印地修鍊.修鍊到了大帝巔峰.

如果白無雙煉化聖帝命格的話.早就可以突破聖帝境了.然而他沒有選擇那樣做.

因為他是天才.他是白家年輕一代的第一天才.他要憑藉自己的努力凝聚聖帝命格.

今日.他終於做到了. 趙陽和白無雙一起突破,趙陽突破天帝境,而白無雙突破聖帝境,


這個情形,可以說是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白無雙突破聖帝境,顯然比趙陽突破天帝境實力上漲的更多,

白無雙暴喝道:「小崽子,受死吧,」

白無雙手中長劍猛地刺出,一抹劍光劃過,攝人心魄,


咻,

頓時,無窮無盡地劍光覆蓋而下,直接將趙陽籠罩在內,旋即直接撕裂成了碎片,

一劍既出,趙陽,死,

先前的兩次天才爭霸賽,每一次趙陽都是一招將對手秒殺,而這一次他卻反被白無雙秒殺了,

這沒什麼好說的,

白無雙的戰力的確在趙陽之上,一招秒殺趙陽純屬正常,

「哈哈哈……」

白無雙仰天大笑起來,一劍在手,宛如亘古長存的戰神一般,

白無雙用事實證明了自己的妖孽,自己的天才,

最強大帝的封號,當之無愧,

「好好好,」

白文軒也忍不住大笑道,

白文軒笑道:「無雙,你的確舉世無雙啊,一劍斬殺了那個小崽子,『最強大帝』的封號,當之無愧,」

趙川的面色卻難看起來,

趙陽死了,,

趙陽死了,,

這怎麼可能,

趙陽可是平天聖帝看重的人,就這麼輕飄飄地死了,

趙川簡直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可不接受也得接受,因為趙陽就死在他的面前,事實勝於雄辯,

昊天聖帝拍了拍趙川的肩膀,長嘆一聲,久久無言,

這是老朋友給予的安慰,

昊天聖帝知道,趙陽之死必定令趙川失落之極,趙陽的天賦潛力擺在那裡,如果真的成長起來,未必不能逆天,

可是如今,卻沒有那樣的機會了,

趙陽死了,

這個結果很驚奇,但是仔細一想,卻又比較符合常理,

畢竟,趙陽僅僅是一尊破碎境巔峰修士,或者說剛剛突破天帝境的渣渣,如果連白無雙都能夠打敗,那就真的逆天了,

卻說另一邊,趙陽的靈魂回到了黑暗空間,

趙陽嘆了口氣道:「那頭賤驢竟然突破了聖帝境,真是令人沒有想到,」

黑暗空間中,至尊神雷幻化成一名金袍邪氣青年,笑著開口道:「怎麼,沒有信心了,」

趙陽沒有急著凝聚肉身,而是就地盤坐在黑暗空間中,一臉的垂頭喪氣,

趙陽無奈的道:「我能怎麼辦啊,那頭賤驢突破了聖帝境,實力大增,我就算涅槃重生之後,也干不過那頭賤驢啊,」

惆悵,真心惆悵啊,

雖然趙陽突破了天帝境,戰力達到聖帝境三階左右,

但白無雙卻突破了聖帝境,戰力已經超越聖帝境三階,


按照雙方的戰力對比,趙陽打不過白無雙,

至尊神雷道:「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啊,」

「那好吧,」

趙陽跟至尊神雷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道,

當你實力弱小的時候,必須得接受妥協,這個世界的規則便是如此,

趙陽運轉起《無敵涅槃神功》,很快肉身便恢復了出來,與此同時,還凝聚出了一枚晶瑩剔透的天帝命格,

一般天帝強者的天帝命格,只有黃豆粒大小,

但是趙陽的天帝命格,卻有一顆西瓜般大小,其中蘊含的規則與力量,是普通天帝強者的N多倍,

估計古往今來,這算是神界最大塊頭的天帝命格了,

心意一動,趙陽的身形便出現在了外界,出現在了那座擂台之上,

此時,白無雙正是得意洋洋呢,卻是眼前一花,突然看到了趙陽,就這麼憑空出現在了擂台之上,

白無雙馬上緊握手中的聖帝神兵,冷喝道:「小崽子,你究竟是人是鬼,別裝神弄鬼的,」

趙陽這一出現,引得一片嘩然,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望著趙陽,這貨不是已經死了嗎,

肉身靈魂都被白無雙那一劍,徹底撕扯成了碎片,怎麼一轉眼又活過來了啊,

「這……」

白文軒震驚無比,旋即猛地轉過頭看向趙川,

話說趙川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兒啊,

只是他心中隱隱有了一些猜測:「這小子是命運虛無者,果然不簡單啊,這是要逆天的節奏啊,」

雖然不知道神馬情況,但是趙陽沒死,趙川還是挺高興的,

「喂,有話好好說,別這麼緊張嘛,」


趙陽笑嘻嘻的朝白無雙擺了擺手道,

趙陽死而復生,並且活蹦亂跳的憑空出現,白無雙哪裡能不緊張啊,

白無雙冷哼道:「小崽子,少用花言巧語矇騙本少,既然你沒有死,那咱們再戰上一場,」

再戰上一場,

趙陽聞言眼皮跳了跳,戰你妹啊,

他可不是白無雙的對手,至少目前不是,

趙陽笑著說道:「別介啊,無雙大少,本少甘拜下風了,本少並非你的對手,」

趙陽如此老實地認輸,反倒是令白無雙一愣,一時有些反應不過來,

在他的心裡,趙陽一直是詭計多端的形象,一直是小人的形象,好像不會如此光明磊落啊,

趙陽笑道:「無雙大少,雖然本少自認為並非你的對手,不過本少卻是有一個問題,要問白文軒長老,」

「問我,」

白文軒聞言一怔,旋即心中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

不過大庭廣眾之下,他也不太好迴避趙陽的問題,只好硬著頭皮道:「趙陽,你有什麼問題儘管問,」

趙陽笑了笑道:「是這樣的,咱們這個『大帝挑戰賽』是針對大帝強者舉辦的,按照規則只有大帝強者才能夠參加,而白無雙卻是聖帝強者,這是否有些不太公平呢,這存在著境界壓制啊,」

「嗯,」

白文軒皺了皺眉頭,沒想到趙陽竟然會提出這樣的問題,

白文軒認真想了想,旋即說道:「這好像沒什麼問題吧,無雙報名參賽的時候,還是一名大帝巔峰強者,只不過一直到跟你對戰的時候,方才突破聖帝境,如果因此而取消了他『最強大帝』的封號,才是真的不妥吧,」

從表面上看,白文軒說得似乎很在理,不過白文軒的話卻是有漏洞的,

趙陽調侃道:「白長老,你這話可就不對了吧,即便到了現在,我依然有資格參與『大帝挑戰賽』,白無雙卻沒有資格了吧,他已經是聖帝強者了,當他是大帝巔峰強者的時候,肯定不是我的對手啊,」

簡單來說,當白無雙只是大帝巔峰強者的時候,並不能敵得過趙陽,也拿不到『最強大帝』的封號,

而白無雙之所以最後擊敗趙陽,完全是因為突破到了聖帝境,藉助境界壓制打敗了趙陽,

否則的話,『最強大帝』的封號一定是趙陽的,

如果把『最強大帝』的稱號頒給白無雙,頒給一尊聖帝強者,好像的確有些不合適,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