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個,克拉克才注意到,自己的體質已經不知不覺間變成了10點,這已經是一個成年人的身體素質了。

當然,對於巫師來說,血脈力量讓他們比一般的麻瓜身體素質要更強一點,況且還有各種魔法變形儀式,10點體質,也就不算什麼了。

「普威特先生,你來給同學們演示一下舞步咒。」

弗利維教授點了克拉克的名,他剛才走神了,這在只有二十幾個人的小教室里,是很容易被老師發現的。

克拉克不慌不忙的站起身來,用手裡的魔杖指了一下面前的木製小人偶。

「ta-RON-ta-LEG-gra(塔朗泰拉舞)!」

小木偶像是被上了發條一樣,在桌子上左右搖晃著。

「噢,看啊,克拉克同學為我們完美的展示了舞步咒,格蘭芬多加五分。」

克拉克矜持的點了點頭,但並沒有坐下,反倒是借著這個機會,發動起【教育】技能來。

「舞步咒起源於古義大利,具體的時間已經不可考了。

一名巫師發現當時在義大利南部的塔蘭托城一帶,出現了一種奇特的傳染病,會讓患者渾身抽搐,酸痛難忍,只有瘋狂的跳舞,才能得到治癒。」

有趣的故事娓娓道來,一掃課堂里因為午後陽光而導致的昏睡氛圍。

「在經過詳細的調查后,他終於發現,這種傳染病其實是因為被一種由名為塔蘭圖拉(tarantula)的蜘蛛所咬傷而導致的中毒現象。

而跳舞也只是因為當地人發現,大量的汗水可以排出體內的毒素罷了。」

「於是這名巫師用魔力模擬了這種奇特的毒素效果,發明了最初的舞步咒。當然,到了後來,模擬毒素的步驟因為太麻煩而被捨去,這道魔咒也因此可以對死物使用了。

但它最為有名的一次使用記錄,還是男巫扎卡賴亞·因諾森蒂的使用不當。

公元79年,他因濫用舞步咒,給維蘇威火山賦予了『舞蹈』的概念,而使得火山爆發,最終導致羅馬的龐貝古城和赫庫蘭尼姆古城被岩漿摧毀,至少有1500人喪生在這個魔咒下。」

「當然啦,要達到這種效果,需要的魔力可謂是驚天動地,所以我更願意相信這只是一個巧合,那時或許是正好趕上地震罷了,反正我使用舞步咒,最多也不過是讓一個小物件跳起舞來罷了。

對了,以上內容均來自於圖書館中一本名為《你可真是個小惡魔》的咒語術,上面記載的都是一些有趣的小惡咒。感興趣的同學可以去看看,不過得早點去預定,因為它經常會被人借走。」

【叮!你成功的使用『教育』技能,向對方傳授了一些奇特的知識,經驗+70】

哎,這教育技能用多了,學生也不再重視了啊,不過蚊子腿也比沒有強吧。

「啪,啪,啪。」

弗利維教授帶頭鼓起了掌,赫敏也拍的格外賣力。

「好啦,感謝普威特先生的解說,了解一個魔咒的前世今生,對我們理解並使用它,是很有幫助的,你們為什麼不把剛才的內容都記下來呢?」

課堂里響起了「沙沙沙」的寫字聲,然後便開始了兩人為一組的實操練習,一直持續到下課。

距離他們的期末考試,倒計時三十天! 姜寒酥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最後只能道:「那時,那時我們還不怎麼熟悉。」

其實那裡是不怎麼熟悉,在蘇白重生之前,他們根本就沒怎麼說過話,而姜寒酥對蘇白這種學生,心底也是有一種討厭的。

「初中那麼多同學,你有熟悉的嗎?」蘇白笑著問道。

「不過這樣也好,也幸虧你沒啥熟悉的同學,不然你要是跟哪位男同學玩的好的話,那我當時得多吃醋啊!」蘇白笑道。

「那時我心裡就只有學習嘛。」姜寒酥道。

「那現在呢?」蘇白看著她,眨了眨眼睛。

「不知道。」姜寒酥搖了搖頭。

有些事情不好意思說出口時,她要麼低頭不語,要麼就搖一搖頭,說一句不知道。

「真是的,說一句還有你會死啊?」蘇白沒好氣的說道。

姜寒酥抿了抿嘴,沒說話。

看著她犯難的樣子,蘇白覺得可愛,便伸出手在她臉蛋上捏了捏。

房間也沒什麼好看的,而且蘇白帶著她來到大廳后才想到自己被子還沒有疊呢,便想拉著她出去。

自己一個人住時,蘇白很少會去疊被子。

因為早上疊,中午或者晚上的時候還要睡,如此,為什麼要去疊呢?

只是有姜寒酥在不一樣,雖然心裡是這樣想的,但被姜寒酥看到這一幕,心裡總歸還是覺得有些不好意思的。

畢竟,這是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啊!

誰不想在喜歡的人面前多留下一點好印象呢。

只是姜寒酥並沒有被蘇白拉走,她走過去,幫蘇白整理起了床鋪。

因為床很大的原因,她便跪在床上,把每個地方都重新整理了一遍。

本來蘇白還覺得有些出糗,但看到這一幕,出糗沒了,心裡倒是一片溫馨。

在這個年代,能找到一個甘願為你洗衣做飯,甘願為你跪床整理被鋪的女孩兒,已經不多了。

重生后剛遇見姜寒酥,蘇白追她,心裡未免沒有帶點征服欲。

前世沒追到,自己今世有這個實力了,不論如何,這一世定要追到他。

那時的蘇白,是有帶著這樣一種情緒的,有三分是喜歡,有三分是彌補遺憾,有三分是因為執念,有一分,是因為征服欲。

但是當蘇白真正了解她之後,才拋棄所有,只剩下最純粹的喜歡了。

初始見面喜歡的一見鍾情,其實大多數都是見色起意。

但長久如此的喜歡,便是這個女孩兒其她的可愛之處了。

姜寒酥身上有很多殼,剝下來之後,才會知道她的優秀之處。

等她疊好被子走到蘇白面前時,蘇白削好了一個蘋果遞給她。

姜寒酥伸手去接,但是蘇白沒給她。

姜寒酥那雙漂亮的眸子里露出了疑惑地表情。

蘇白伸出手摸了下她那嬌嫩的紅唇,姜寒酥反應過來張開了嘴。

蘇白將蘋果放進了她的嘴裡。

只是蘋果太大,她的嘴又太小,因此只能咬住一些果肉,以免蘋果掉下來。

這一幕太過可愛,看的蘇白直接笑出了聲來。

姜寒酥咬了一口,然後用手接住蘋果,之後她便惱怒地瞪了蘇白一眼。

「好了,別生氣了,跟你開個玩笑。」蘇白拉著她在客廳里的沙發上坐了下來。

蘇白打開電視,然後將她再次抱到了腿上。

蘇白雙手環繞住她那纖細柔軟的腰肢,整個人都趴在了她的背上。

聞著她身上淡淡地沁香,真的很舒服。

可惜現在還無法將她娶回家,否則每天晚上都能摟著她入睡的話,那白天不管再疲憊,都會一掃而空吧。

世上有女子如良藥,可以治百病。

蘇白覺得姜寒酥就是這樣的女子。

起碼有她在,自己會開心會舒適,不會再覺得孤獨了,因此也就不會再去抽煙,喝酒也喝的很少了。

這或許就是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能給自己帶來的好處吧。

被蘇白抱了有一會兒后,姜寒酥道:「我要回去了。」

舒適的都快入睡的蘇白聞言醒了過來,他問道:「回哪裡?」

「要回家了,我是趁著雨停的時候來的,等下要是再下雨,就不好回去了。」姜寒酥道。

「你家裡現在不是沒人嗎?中午吃過飯再回去吧。」蘇白道。

兩人好不容易無外人的見上一面,蘇白怎麼會讓她現在就走呢。

而且她現在家裡也沒什麼人,一個人回去估計還是煮麵條吃。

反正無論如何,看著她一個人在家吃那種面,蘇白是忍不了的。

「是沒人,但是中午得回去給那些家禽餵食物啊!」姜寒酥道。

「那我就問你,是那些家禽重要,還是我重要?奶奶不知道什麼回來呢,你不留下給我做飯的話,我會餓死的。」蘇白道。

「你自己不是會做飯嗎?」姜寒酥問道。

「突然又不會了,而且我自己做的哪有你做的香啊?況且那些家禽餓一頓也沒什麼,你下午回去的時候再喂就行了。」蘇白道。

「要是被母親發現在這裡逗留的時間長了怎麼辦?」姜寒酥問道。

「這個還不簡單,你就說沒找到路,一路問過來的唄,再說了,看這天,等下肯定還有雨,你就說在半路上避雨也行啊!」蘇白道。

「這又是在欺騙母親呢。」姜寒酥道。

「行,那你走吧,反正你走了今天中午我是不吃飯了。」蘇白放開她,道:「餓死我算了,反正我餓死了也沒人在乎。」

說完,蘇白還揉了揉眼睛,假裝掉了眼淚。

小寒酥吃軟不吃硬,自己軟點說不定就能把她給留下來。

如果軟的再不吃的話,那蘇白就只有強留了。

反正無論如何,今天得讓她在這裡多待會。

這來了還沒有半個小時呢就要回去,這誰頂得住啊!

看著蘇白那滑稽的樣子,姜寒酥噗嗤一笑,她走上前去捏了捏蘇白的臉蛋,笑道:「我就知道我今天來了,就別想著上午能回去了。」

「什麼意思?」蘇白愣道。

「我還不知道你嗎?我今天來了,要是在午飯之前想回去,你肯定是變著法子不讓我走的,所以。」姜寒酥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所以我今天早上來之前,就給家裡的那些家禽多準備了一些食物。」

蘇白看著她笑了笑,然後一把將她給摟在了懷裡,惱怒道:「好你個小寒酥,連我都跟調戲了。」

……

書閱屋 「快!住手!拉住他!」無夜看到掙脫繩索后的暮槐,立即大喝道。之前被無夜在繩索上施加了靈力而被反捆著的暮槐不知突然哪來的一股子力氣,就在掙脫后突然發瘋似的往前衝去。

隨即無夜用兩隻手指運起靈力從劍身到劍尖將轉化成一縷閃電,再藉助陰沉沉的天空烏雲的力量,將閃電劈到暮槐前方。

「這是?竟然是「雷電引導術!」沒想到如今江湖上還存在這種功法?」孟子寒一驚。

被雷電差點劈中的暮槐立即往後退了三步,口中連連出聲:「不要嚇我!不要嚇我!我不是好惹的!」說完左搖右晃往雲景翎等人方向跑去。

「走!」雲景翎看也不看暮槐一眼,隨即大步往前走去,孟子寒和無夜兩人跟在後面為了再出剛才類似狀況,無夜索性直接將暮槐像拎小雞一樣拎了起來,不管暮槐怎樣掙扎,跟在後面走著。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