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自己兒子的慘樣,今生只能坐輪椅,他頗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仇恨姜天,他不敢。

心裏的仇恨一股腦的朝着古妍散發出去了。

「古妍,古家,你們該死,該死。」

狗屁帝都第一美女,比當年的蘇虹差遠了,好好的嫁給姜天不好嗎?恐怕你現在已經是這個世界上最尊貴的女人了。

偏偏跳脫,搞風搞雨。

現在好了,現在還來禍害自己的兒子。

古妍,古家,你給我等著。

姬昌走了,姜天此時也陷入沉默,古妍,五年前,這個讓他付出一切的女人,甚至他以為他會跟她結婚,會生活在一起,甚至白頭到老,但是最後了,在自己被姜家陷害,被上官雪兒設計,被逐出姜家,自己第一個找到的就是她,沒想到她居然選擇了背叛自己。

下毒。

差點讓他當場死亡。

要不是葉曦,他甚至懷疑自己已經死了。

一旁的蘇浩東哪裏看不出來姜天此時沉重的心情,對於自己這個外孫,五年前發生的一切,他們也都是知道的。

可以說,在他回來的那一刻,都不是秘密。

蘇浩東深吸一口氣說道:「姜天啊,不要傷心,一切都過去了,我雖然不是你的母親,但是娘舅如母,你母親不在了,我就是你的半個母親,聽我一句話,你現在已經有葉曦和兮兮了,他們也馬上就要來了。」

「再說了,現在的古妍和古家恐怕一點都不好受,報仇,殺了他們簡直是便宜他們了,人生中最大的懲罰。」

姜天點點頭說道:「舅舅放心,我沒事的,其實對於這個女人我早就放下了,甚至對於當年她的背叛我也放下了,要不然,她和她的古妍還能存在嗎?」

「你說的對,我現在有葉曦,有兮兮了,她當年既然選擇了背叛我,那麼現在,我想我不收拾他們古家,有的是人收拾他們古家,再說了,姬雷的雙腿殘廢,以後只能坐輪椅了,你想姬昌會放過她嗎?」

。 第二十八章迎難而上!

夜深了。

被困窘在地牢裏的嬴政與蒙恬卻是沒有半點睡意。

一切都顯得冰冷而無聲。

以往能夠吸引他們的種種現代化傢具,此刻卻顯得極為扎眼。

二人沉默著,癱坐在天窗下。

誰也不吱聲,只是抬起頭,默默地望着天窗外的那一方夜色星空。

面無表情。

良久。

「寡人乃天下罪……」

鐵頭娃嬴政不悲不喜地望着自己的頭號小弟蒙恬,下意識地喃喃道:「蒙將軍……」

蒙將軍?

將軍?

蒙恬忍不住渾身打了一個冷顫。

面無表情的臉上顯出幾分苦澀與無奈。

「陛下……」

「號令天下兵馬的虎符已經沒了。」

「就連我大秦數百萬的將士也已經輸給了蘇島主……」

「既孤家寡人,又已經賣身為奴。」

「老臣哪裏能當得上『將軍』二字。」

這位曾經的秦國大將軍心有戚戚道。

聞言,嬴政平靜的臉色終於化作了幾分落寞唏噓。

這下子……

真的玩大了。

賭狗沒一個有好下場!

「茫茫大海,區區小島。」

「沒想到寡人竟會折戟在此!」

「尋仙……」

「尋仙一夢,到頭來卻是落得如此境地。」

「寡人愧對列祖列宗吶!」

嬴政的臉上罕見地露出幾分懊惱與悔意。

冰冷的月色透過天窗,灑在二人蒼白的臉色上。

這對輸光了所有的大秦二人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落魄得一塌糊塗。

當然了,他們並不知道的是……

同樣的深夜裏,難以入眠的卻不止他們,還有某位大帥比。

比如……

在麻將桌上大殺四方的蘇風。

手裏握著大把大把的欠條,吹着又咸又濕濕的海風,蘇風和大牛二人一言不發地站在海島邊的港口上,等待着核動力自動潛水艇的到來。

就在賭局剛剛結束的半個小時之後,大牛腦海里的無線電裝置收到了來自於潛水艇發送的信號——已經有大批大批的海船往蘇風島的方向行進,距離不過一百海里,按照當前速度估算,最遲明天中午之前,秦始皇嬴政的幾十萬小弟就要登島了。

在收到這個消息之後,蘇風思來想去了很久……

與其坐以待斃,不如率先出擊。

理所當然……

他決定帶着手上這些欠條,先去碰一碰那幾十萬小弟。

看看怎麼個說法。

很快……

皎潔的月色倒映在海上,原本平靜的水面逐漸泛起了一陣波瀾。

形狀如黑鯨般的自動潛水艇,從海底緩緩上浮,顯露出橢圓形的半層甲板,一點點靠近碼頭。

來不及解釋!

隨着潛水艇艙門蓋的打開,大牛一把拽著蘇風高高起跳,縱身一躍!

只聽見『嘭』『嘭』兩聲沉悶的撞擊,潛水艇已經沉入了水底。

遠在一百海裏外。

茫茫的大海上飄浮着無數艘海船,如同巨大的船陣般破浪前行,陣尾處翻湧的巨濤,更顯幾分磅礴。

整個碩大船陣的前方,是一艘長約百丈的巨大海船,看樣子應該是整個船隊的旗艦無疑。

幾十隻巨大燈籠掛滿了整個旗艦船的甲板與桅杆,一面鐫刻有碩大『秦』字的黑旗在夜風之中獵獵作響。

顯然,如此龐大的船隊……

正是尋找始皇帝嬴政的大秦船隊無疑。

船頭甲板的黑旗之下,兩名黑衣中年人負手而立。

面無表情地望着海面外的夜色。

他們的身後正躬身站着一群身披黑色甲胄的大秦士兵。

「李丞相。」

「這茫茫大海之上,我等已經足足飄蕩了十數日有餘,卻遲遲未見陛下的消息。」

「觀之今夜星象,只怕依舊一無所獲吶!」

那名身形偉岸高大的中年人沉聲而道。

此話一出,身旁留着兩撇小鬍子的李斯就感到了些許不對勁。

他下意識地挑了挑眉頭……

望向身旁人的眼神里,不禁多了幾分冷峻審視。

「趙府令。」

「還請慎言。」

「陛下乃天命所歸!」

「你究竟想要做甚!」

被李斯成為趙府令的自然只有一人,那便是以一己之力更改遺詔,扶了爛泥秦二世胡亥上位的大太監——趙高。

趙高之所以叫做趙高的原因……

第一因為他得到了嬴政的信任,賜下了趙氏的姓氏,第二因為他的身高真的很高。

此時的趙高,乃是大秦的中車府令。

也就是……

古代執掌乘輿之官。

簡單來說,就是泊車小弟,或者叫司機。

只是輕輕試探性地問了一句,趙高心裏便已經有了些許微妙的變化。

「李丞相。」

「趙某可沒有什麼齷齪的心思。」

「只不過……」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