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天神梭,擁有穿破空間的能力,只要有著目的地的方位。就可以穿梭空間,這份威能幾乎能媲美世尊強者。

天之杭手中結出一道道印訣,打在破天神梭之上,頓時這長達十丈的神梭迅速縮小,最終變成了核桃大小,被天之杭收入手中。

做完了這件事,天之杭遙遙看向北方,那裡是流觴國的方位。他的仇敵許陽。有可能會在那裡。

「許陽,我來了……你肯定沒有想到。我會在短短的兩個月內,便完成突破,晉入玄皇中期吧?你和我的差距,已經進一步拉大。這北荒,就是你的埋骨之地!我要用你的頭顱,祭奠瓊妹的在天之靈!」

天之杭化身流光。向流觴國的方向快速飛去。

本來,操控破天神梭,速度會達到最快。但是破天神梭畢竟是聖器,每一次催動,對於玄力的消耗。都是極大。天之杭要保證自己,在面對許陽的時候,有著最強狀態,所以就靠本身飛行,沒有催運聖器。

***

帝宗秘境,後殿之中。

「匡長老,我來交任務啦!」一個動聽的聲音傳來,隨即一身綠裙的乾碧兒出現在匡衡長老面前。

和五年前比,乾碧兒的身姿更顯窈窕,原本的青澀少女,也漸漸成熟。她一顰一笑,既有成熟女子的嫵媚風情,又不失原本的天真爛漫,最能打動人心。

「哦,碧兒啊……」匡衡長老臉色微微一變,隨即恢復如常,呵呵笑道,「這麼快就完成了一次功勛任務,看來碧兒的實力已經越來越強了!快要晉入玄王級了吧?」

乾碧兒害羞一笑:「玄君巔峰,但就是抓不住那個契機……也許,還需要很長的磨練呢。」

在說話間,乾碧兒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隻黝黑的獸角,雙手遞給匡衡:「匡長老,麻煩您看一看,這是本次任務證明,厚甲巨犀的一根角。」

匡衡長老略略點頭,笑道:「不錯,就是這個。來……」他很快獎勵了乾碧兒三十點功勛值。

「謝謝匡長老!」乾碧兒甜甜一笑,同時珍而重之地取出了一隻小罐子,遞到了匡長老面前:「長老,這是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除掉了一窩玄君級的怪獸野蜂,尋到的野蜂蜜!每日服用一滴,能延年益壽呢!」

「啊,這麼貴重的東西,我怎麼能收?」匡衡長老連忙推拒。

「哎呀長老,您就收下嘛!不然,您就是不喜歡碧兒了!」乾碧兒撒嬌說道。

匡衡長老苦笑搖頭,他也不方便板著臉推拒,否則有可能讓乾碧兒生出疑心:「哈哈,好,那老頭子我就厚顏收下了! 燕堂春好 ,醜話先說下,我可不會因為這罐蜂蜜,額外照顧你功勛值的啊。」

「瞧您說的!」乾碧兒嫣然一笑,彷彿百花開放,「匡長老,還有一件事,想問您一下。」

匡衡神色不變:「說吧,什麼事?」

乾碧兒笑盈盈地說道:「我的飛翼壞掉了,想讓許長老……嗯,少宗主大人幫我修一修。不知少宗主什麼時候能回來啊?」

匡衡神色微微一動,呵呵笑道:「這可說不準,少則半年,多則一年吧。」

「這麼久?」乾碧兒嘟嘴說道,「那少宗主去了哪兒?接任務的時候,碧兒就盡量接那個地區的任務,然後聯繫少宗主,幫我修飛翼,嘻嘻。」

匡衡心中警兆生出,不過他畢竟是老牌玄皇,城府極深,哈哈一笑說道:「我倒是記得,少宗主臨走前跟我說過,有可能會去北荒的藏劍谷!碧兒你接任務的話,不如就接這一個斬殺劍奴,奪取劍胚的任務吧。」

「真有去藏劍谷的任務?太好了!」乾碧兒歡呼一聲,「匡長老,謝謝您!」

匡衡搖搖頭,笑著說道:「碧兒,少宗主的行蹤可是秘密,千萬不要向他人說起啊。」(未完待續。。) 北荒大地,流觴國,極寒冰眼下方的洞窟之中。

許陽屏住氣息,雙手雙腳緊緊吸附在洞窟側壁上,一點點向老鼉龍背後的洞口移動,就像一隻敏捷的壁虎。

這種看似在休眠之中的靈獸,必然有一定的預警範圍。一旦踏入其預警範圍,靈獸就會躁動醒來,向敢於打擾其休眠的人,傾瀉出它的怒火!

許陽一點點移動,很快,距離老鼉龍,只剩下十丈了。

許陽抬起一隻手,悄悄向前爬了半步。

「哼,哼哼……」老鼉龍厚實的眼皮翻動,鼻孔中噴出了兩道寒流,碩大的頭顱換了個姿勢,然後繼續睡著了。

許陽無聲地抬起一隻手,捂住了臉——原因很簡單,這頭老鼉龍換的睡覺姿勢,實在是太差了!當然,這是對許陽來說。

對鬼皮了一下就無敵了 ,尚有一小半的空隙,可以讓許陽想辦法進入。

但是現在,老鼉龍的腦袋向側方移了一點。那黑黝黝的獨角,卻是將洞口完全遮掩住了,根本就沒有絲毫的縫隙!

「這該死的老鼉龍……」

許陽心中很鬱悶,如果不是打不過這頭靈獸,他肯定要讓這老鼉龍知道,佔道睡覺的行為是不對的。

而且,經過剛剛的試探,許陽已經知道了,老鼉龍的預警範圍,就是方圓十丈!他如果再前進一步,很有可能會驚醒這活了十萬年的老年靈獸。

許陽四肢攀附冰涼的岩壁,悄無聲息地退了回來,重新開始思索。

現在的情況很明顯,許陽想要進入洞穴,就不可避免地要經過老鼉龍。而老鼉龍敏銳的預警能力。也讓避開它變成了不可能的事情。

「既然無法避開……那就從另外一個角度來思考問題,」許陽思維運轉得很快,潛入的策略無法實現的時候,許陽便想到了另一個辦法。

***

沉睡著的老鼉龍,其實也擁有不輸於人類的智慧。

只不過,十萬餘年的沉睡。讓它的意識有些模糊,思維並不是非常清晰。或者說,老鼉龍本身也不願意徹底蘇醒過來。對它而言,天玄世界已經失去了適合它生存的外部條件,醒過來的話,只不過是清醒地面對死亡而已。

反而這樣渾渾噩噩地休眠下去,應該還能支撐個幾萬年的時間。

不過,這一次老鼉龍似乎感覺到了一絲異常。就在剛才,它遲鈍的感知。清晰地感應出,外界有動靜。

但是老鼉龍並沒有去管,或許只是風的流動罷了,只要不跨入它的十丈預警範圍,老鼉龍一動都不想動。

然而,下一刻發生的事情,卻讓老鼉龍不得不醒過來了。因為它感應到,有一個活動的東西。跨入了它的預警範圍之中!

仿若燈籠一般的巨眼,緩緩睜開一條縫。外界的景物,從模糊漸漸變得清晰起來。

老鼉龍終於看到,那個活動的物體到底是什麼了。人類,這是一個人類!

陡然間,老鼉龍的一對巨眼圓睜,喉嚨中迸出了一聲悶雷般的吼聲。就連洞窟四壁,都被震得微微發顫!

老鼉龍難以置信,這麼一個氣息弱小,僅僅相當於普通妖獸的人類,居然敢來挑戰它的威嚴?要知道。老鼉龍在十萬年前,可是至尊之獸級別的至強存在,即便這十萬年來衰退到了初階靈獸,那也不是區區一個普通妖獸級的人類所能對付的。

要給這個人類一個難忘的教訓,這是老鼉龍的第一個想法,隨即它那渾濁的思維中,想到了「吃」這樣一個動作。


雖然十萬年都沒有進食,但銘刻在老鼉龍靈魂深處的捕獵本能,卻依舊有著不可輕視的威力。

「噼噼啪啪……」

老鼉龍的身軀響起了接二連三的骨骼爆響,它張開利刃遍布的巨口,向眼前這個大膽的人類,一口咬了過去!

這一撲一咬,速度快捷無倫!那人類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攔腰咬中,隨後就是咔擦一響!


「……嗯?好像有些不對勁……」

老鼉龍多年未沾腥味的大口之中,傳來的不是血肉的鮮美感覺,反而像是泥土的味道。有一瞬間,老鼉龍甚至在想,是不是它太久沒有進食,忘記了血肉應該有的味道?

喉中衝出一股寒流,老鼉龍將口中咬著的物體,噴了出去。它的眼眸,立刻眯成了兩隻危險的豎瞳!

噴吐出去的東西,果真是泥土,其中還有著幾把發黃的稻草!那個該死的人類欺騙了它,這只是一個傀儡假身!

老鼉龍回過神來,立刻感應到背後風聲響動,那個人類的真身,撐開了一對奇怪的翅膀,向它背後的洞穴快速撲去!

想也不想,老鼉龍的一條鋼鞭一般的長尾,凌空抽擊,空氣中發出震顫的爆音!隨即一股微弱的力量,轟擊在鋼鞭長尾之上,那個人類藉助這股反推力道,反而加速衝進了鼉龍背後的洞穴之內!

「昂……」

老鼉龍暴怒,這個人類,顯然是在戲耍它,這是對曾經的至尊之獸的最大侮辱!

以老鼉龍的龐大身軀,絕無可能鑽入那個只有它一根角寬的小洞穴。它唯有轉過身,張開巨口,憤怒地向洞穴之中吐出一股純粹之極的寒冰氣柱!

寒冰氣柱擁有可怕的寒力,快速聚攏洞窟之中的水汽,將那個小型洞穴的穴口,徹底冰封!這一層冰封的厚度,達到了十丈之多,足以看出老鼉龍心中的憤怒。

而在小型洞穴之中,許陽卻是擦了一把冷汗,臉色有些蒼白。

剛剛他利用傀儡之術,誘使老鼉龍去撲咬他的傀儡假身,暴露出了鼉龍背後的小型洞穴!趁此機會,許陽高速沖入了洞穴之內,這只是第一步。

下一步,惱羞成怒的老鼉龍,回頭噴出一口濃郁的寒氣,這才是最要命的。許陽疊加秘術、五重天宮全部開啟,卻如摧枯拉朽一般,被那寒流氣柱,徹底摧垮!然後許陽靠著金剛法體硬撐,這才撐過了寒流的侵襲,沒有被冰封。(未完待續。。) 饒是如此,許陽依舊感覺渾身冰寒徹骨,受到了不輕的凍傷。靈獸就是靈獸,哪怕只是初階,也有著巔峰玄皇、無敵玄皇都不可能比擬的威勢。

看著被寒冰堵得嚴嚴實實的洞穴入口,許陽搖頭苦笑,看樣子,從這一側是很難出去了,只能寄希望於洞穴之中另有出口。

這是一個橫向的洞穴,呈現出圓柱形,彷彿自然形成。洞穴周遭四壁,都是冰涼不化的堅冰,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

許陽再度取出那十二顆夜明珠,懸浮在頭頂。 相府鬼妃 ,向洞穴深處緩緩走去。

越往洞穴深處行走,溫度也就越低。到了後來,許陽的臉上、身上,都覆蓋了一層細碎的冰渣。他撐開的玄力防護,也無法起到隔絕嚴寒的作用。這種感覺,就像是一個冰極世尊,散發出強大的冰寒威勢,令人難以承受。

到了後來,許陽只能撐開離火天宮,一圈赤紅色的火焰,從他的周身噴薄而出,這才算是驅走了寒意,得以繼續前進。

終於,許陽走到了寒冰洞穴的盡頭。

視野驟然開闊,許陽看到洞穴盡頭的樣子,以他的定力,都不由愕然!

在洞穴盡頭,是一個巨大的球形空間,直徑足有數千丈!在球形空間的內壁上,有著一個個孔洞,顯然,每一個洞孔,都代表著一條寒冰洞穴,和許陽費盡心力鑽進來的洞穴是一樣的。

這些洞孔雖然令人驚訝,但最為讓人驚愕的,還是球形空間內部,那懸浮著的一團銀灰色氣流。

那一團銀灰色氣流,滾滾運轉,其中蘊含著精純無比的冰極力量。哪怕只是看一眼,都有一種後頸發涼的錯覺。

「沒錯了,這就是冰極屬性的極盡能量,零界寒氣!只不過,沒想到它已經發展到了這種規模……」青銅板拼字說道。

「這種規模很大嗎?」許陽驚訝地說道,他能看得出。這團所謂的零界寒氣,直徑只有一尺左右,算不得多大。

「小玄子,零界寒氣可是有著壓縮特性的,它在聚攏的過程中,還在不斷地凝實壓縮,所以增漲很慢。這麼大一團零界寒氣,估計要經過幾十萬年的積累,才有可能。」

許陽心中有些驚駭。怪不得他一路走來,感覺寒流令人難以抵擋,原來這團零界寒氣,已經成長到了連青銅板都為之驚嘆的地步。反觀許陽曾經遇到過的雷劫珠、赤極天炎,都沒有這種可怕的威能。

「也好,它的威力越大,我構築的第六重天宮,也就越強。」許陽看著那急速自轉中的零界寒氣。深深吸了一口氣。

一尊鼎爐,從許陽的頭頂飛出。向那一團零界寒氣,小心翼翼地靠近。

至尊熔爐現在已經有了五種不同的顏色,強度也大有提升。但是,這尊熔爐也無法抵禦刺骨的嚴寒,剛一離體,就有一層白霜。浮現在熔爐外壁上。

僅僅是向前推移數丈,至尊熔爐的外壁就已經覆蓋上了一層厚厚的冰晶,鼎爐傳來了不堪重負的凍裂聲。許陽暗暗吃驚,連忙吞下了一顆「碧水養極丹」。

碧磷妖果煉製出的寶葯,有著緩和極盡能量的妙用。在許陽吞下丹藥之後。至尊熔爐放射出五色光華,外圍的冰晶裂開,紛紛向下方墜落。

許陽能看到,這些冰晶之中,也有著一絲絲的雜質,顯然是從至尊熔爐之中洗鍊而出的一點雜質。

只不過,這第六次洗鍊的過程才剛剛開始,真正的考驗還要到後面。

在一層柔和碧光的籠罩下,至尊熔爐向著那一團零界寒氣,緩緩逼近,受到的寒流壓制,也愈發強烈。

在接近零界寒氣丈許的範圍時,急速自轉之中的零界寒氣,忽然有了變化!一絲微小的銀灰色寒氣,從零界寒氣的球體之中飄拂而出,向著至尊熔爐纏繞過去。

這一絲微小的銀灰色寒氣,在脫離零界寒氣的球體之後,陡然膨脹,很快化作了一條水桶粗的寒氣,將至尊熔爐,整個吞沒了進去!

許陽眼前一黑,至尊熔爐與他心神合一,現在他的靈魂都有一種被冰封的錯覺!他咬牙堅持,默念不動明王口訣,如一座雕像,穩穩地盤膝而坐,忍受著那道水桶般的寒氣的洗鍊。

「很好,」青銅板不驚反喜,打字道,「如果是經過高度壓縮之後的零界寒氣,你壓根就不要想去洗鍊。現在有一絲壓縮寒氣被吸引了出來,化作了本來面貌,這樣的零界寒氣才適合你洗鍊爐鼎。」

許陽無暇分心,不過他也明白了青銅板的意思。高度壓縮的零界寒氣球,是碰都不要碰的可怕東西,那是這一處極寒冰眼,數十萬年,甚至更長歲月的積累,一旦爆發,就連世尊強者都不敢面對。

隨著那水桶粗的零界寒氣的洗鍊,至尊熔爐被剝離出一絲絲雜質,整體越發變得晶瑩澄澈,彷彿彩色水晶雕琢而成。

「好,現在就該以心神刻印爐鼎上的冰極符文,做到第六次神器合一。」許陽舒了一口氣,一縷藍色的心神力量,延伸而出,沿著至尊熔爐的外壁蜿蜒爬行。


許陽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努力修鍊的時候,流觴國的極寒冰眼險地,也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身穿藍底白雲袍服,面容冷漠的天之杭,緩緩飛行到了此地。他的身後,還跟著幾個仙盟分部的普通弟子,他們都是負責監視這個險地的人。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