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間,秦凡猛地睜開雙眸,大喝出聲道:「識海境,識字印凝聚,」

嗡,天地仿若都因為秦凡這聲凌厲暴喝聲,而顫抖起來,發出轟鳴,

與此同時,聚攏於秦凡周身的無窮天地靈力,仿若受到了天地之中某種奇異的牽引一般,

天地靈力緩緩地在虛空中凝聚而成三股不同顏色的『識』字印,而後停滯於虛空中且靜止不動,

秦凡見到這虛空中漂浮的三股奇異的『識』字印,在心中暗忖道:「嗯,這便是識海境所凝聚而出的『識』字印么,」

旋即,秦凡哈哈大笑道:「哈哈,既然識字印已成,那麼靈魂火焰,給我祭煉,」

秦凡在見到虛空中三股虛無印記的搖曳,其臉龐上也浮現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

喝,秦凡再度大喝一聲,釋放開腦海之中的靈魂力量,化作一道靈魂火焰,朝著虛空中漂浮的三道奇異的印記包裹而去,

突然間,秦凡冷哼道:「哼,想逃,給我煉化……」

話說,在感受到靈魂火焰的致命威脅,虛空中懸浮的三股印記仿若是受到驚嚇的孩童一般,在營帳內瘋狂逃竄,

這時候,秦凡的嘴中發出一聲冷哼,眼神中一股無名火焰湧現,

秦凡再度釋放出腦海中的靈魂火焰,控制它們,朝著那三股印記再度包裹而去,

但是,秦凡眼前這無上的『識』字印仿若擁有生命一般,伴隨著秦凡靈魂火焰的煉化,

嗤嗤嗤……

此時,彷若烈焰炙烤乾柴一般,帳內不斷回蕩著嗤嗤的聲響,

隨著,秦凡不斷用靈魂火焰進行祭練,三股無上的『識』字印竟然齊齊發出驚聲怪嘯,

其嘯聲中滿是凄嚦及慘烈還有痛苦和煎熬,使得整處營帳內都是響起陣陣嗚嗚之聲,恐怖無比,

然而,秦凡這一煉化便是又耗費了整整三天的功夫,

此時的秦凡臉色略微蒼白,嘴唇乾裂無比,連其烏黑髮絲都呈現乾枯狀,

但是在虛空中那道由靈魂凝聚而成的火焰,其中的紫色光澤竟然變得愈發精粹,

而且,被包裹於其中的三股無上的識字印也在先前的火焰色化作一道近乎虛無識字印的存在,營帳內響徹的驚聲唳叫也是變得微不可覺,

秦凡緩緩睜開眼眸來,凝視了一番被靈魂火焰包裹其中的三股靜止不動的識字印,

這時待到秦凡察覺沒有絲毫紕漏過後,不由得大鬆了口氣,

秦凡大聲喝道:「識字印,凝聚,」

旋即,虛空中那三股靜止不動的虛無識字印,仿若是剎那間具備了靈智一般,

隨著,秦凡的暴喝出聲,直接朝著秦凡的意識腦海疾馳而去,而後化作一道虛無,消失不見,

但是在秦凡的意識腦海中,卻突兀出現了那三股識字印的虛影,

此時,這三股識字印漂浮於秦凡的意識腦海中,

伴隨著秦凡的意識波動,沉沉浮浮,倒是顯得安靜無比,

「嘖嘖,奴神訣第二重境界識海境已大成,」

秦凡將在虛空中漂浮的那朵由靈魂凝聚而成的火焰收入意識腦海中后,不由得長長舒了口氣,

此時,秦凡會心一笑,便搖搖晃晃站起身來,摩拳擦掌了一番,

奴神訣雖然不是攻擊武技,但是較之攻擊武技,卻是遠勝,

秦凡光是想想有朝一日,自己控制數武者,隨自己心意,在戰場之上縱橫拼殺,其內心便是興奮不已,

「嗯,雖然奴神訣第二重境界識海境只能夠控制三個人,但是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已經足夠……」

秦凡在心中如此的安慰一番自己,

靈魂控制秘技,奴神訣,

第一重境界,凡塵境,可控一人,

第二重境界,識海境,可控三人,

第三重境界,天闕境,可控數十人,不超過一百人,

第四重境界,帝淵境,可控數百人,不超過一千人,

第五重境界,尊靈境,可控數千人,不超過一萬人,

第六重境界,神魂境,可控數萬人,具體多少未知,根據修鍊者境界來定奪,

總而言之,神魂境達,萬魂皆縛,掌控永生,奪其造化,衍其生機,

……

「嘖嘖,就你了,那個姓凌的武者,你便是我修成奴神訣第二重境界識海境的試驗品吧,」

秦凡微微沉吟了一番,打算不再顧慮其它,直接進入仙蓮冥芝,將那姓凌的武者給召喚而出,

話說,秦凡選擇這凌姓武者當做奴神訣第二重境界識海境的試驗者,在心中也是思慮再三的,

畢竟,這凌姓武者在天靈池秘境中可以率先幫助別人攻擊秦凡之人,

秦凡對他倒是沒有什麼好感,


因此,秦凡就先拿這凌姓武者做試驗品了,

秦凡對於那青劍宗的供奉黑綾,卻是著重思慮了一番,

這奴神訣雖然是靈魂控制秘技中的無上秘技,

但是,仍然對被控武者的靈魂境界有所要求,

如果,施展秘技的武者與被控制的武者之間的靈魂境界差距過大,施展秘技的武者就會遭到強烈的靈魂反噬,

不僅無法成功控制,反而會讓施展秘技武者的靈魂大損,實力大降,

秦凡雖然是第三次使用這靈魂控制秘技奴神訣還是盡量小心謹慎為好,

因此,秦凡對於那青劍宗供奉黑綾,也是只能夠暫時無奈選擇放棄,

再者,奴神訣的第二重境界識海境可以控制三個人,而控制那黑綾是遲早的事情,

此時,那凌姓武者剛一自仙蓮冥芝的空間中被召喚而出,便立刻醒過來,

旋即,他的手指了指秦凡所在的方向,口中怒吼道:「啊,你是……」

其身體都不斷地輕顫,好像隨時會暴走一般,

「哼,我是秦凡,」

秦凡冷哼一聲,卻是比那凌姓武者快上一步,手中突兀出現的一柄利劍,而後想也不想便是朝著那凌姓武者的面門直接攻擊而去,

而且,此時的凌姓武者閃避不及,直接被秦凡手中的利劍擊中,撞在了帳內桌子處,濺起了一抔殷紅血液,而後便是又沉沉昏迷過去,

「識字印,現,」

秦凡緩步走到那凌姓武者的身側,直接閉目盤坐,使得自己的精神狀態達到最為巔峰的地步,

然後,秦凡直接在頭頂處將意識腦海中的『識』字印凝聚而出,在虛空之中盤旋不休,

「識字印,去,」

秦凡手指下方那仰躺在地的凌姓武者,輕聲低喝,

而且,虛空中那『識』字印仿若擁有靈智一般,徑直朝著秦凡所指的方向疾馳而去,

竟然,還掀起陣陣洶湧無比的靈力波濤,

識海境,識字印,

果然如此,動如波濤,

「嗯,這便是那凌姓武者的意識腦海么,哦,他叫凌拓且乃是中州凌氏家族的子弟……」

秦凡進入這凌拓的意識海中,便是直接在其腦海聚起一縷凌拓的意識,而後直接被識字印給吞噬煉化,

然而,這識字印剛剛一品嘗到這味道,

竟然,像是打了雞血一般且不斷的在凌拓的意識腦海中瘋狂游竄,汲取吞噬煉化凌拓的意識,

啊,那凌拓突兀間七竅流血,沒有呼吸的波動,

顯然,凌拓承受不了被噬魂的痛苦而亡,

「唉,」


秦凡無奈的嘆息,


「青劍宗供奉黑綾,出來吧,」

秦凡打坐恢復了一番過後,便是把那青劍宗供奉黑綾召喚而出,瞬間將其經脈封印,

「啊,淫.賊,你,你不得好死……」

這剛剛自仙蓮冥芝空間之中出來的黑綾便是咬著銀牙,眼眸泛著凶光,纖纖玉手指著秦凡,發出一聲聲怨毒無比的詛咒,

黑綾此時雖然面黃肌瘦,但是如天仙般的美貌較之當日,卻不減分毫,

這幸虧秦凡不是精.蟲上腦之人,否則還真有點把持不住的可能,

聞言,一抹略顯狡詐陰險的笑容躍然於秦凡的臉頰上,順帶還做猥瑣狀,

秦凡伸手捏了捏黑綾的臉頰,恐嚇道:「嘖嘖,我倒是想看看,你是如何將我不得好死,」

導讀:本章出現的人物有秦凡,黑綾,凌拓, 黑綾看見秦凡的動作,其心頭一駭,經脈被封,絲毫反抗不得,

此時的黑綾只能夠略帶哭腔,語帶威脅道:「哼,我乃是聖州百花宗的聖女,你若敢動我分毫,百花宗絕對不會放過你,會將你家族斬盡殺絕,」

旋即,秦凡冷哼道:「哼,斬盡殺絕么,哈哈,就怕你再也看不到了,」

秦凡冷哼一聲后,便不再廢話,

其眼眸中一抹凌厲寒光浮現,秦凡並不害怕危險,卻是擔憂連累,

如若是秦凡所為可能危及親生父母,絕對不會介意斬盡殺絕,屠戮天下生靈的,

畢竟,方才黑綾那番威脅,的確是戳中了秦凡的軟肋,

這時看著秦凡面色轉冷,那黑綾了額嬌軀微微顫抖,語帶顫音道:「只要你現在放我回去,我黑綾用聖女之名起誓,絕不泄露此事分毫,而且,我還可以委託宗門提供你修鍊所需一切資源,包括高等級修鍊功訣以及武技,」

「甚至,我還可以祈求我的恩師親手教授,你看如何,」

秦凡眼前的黑綾也是慌了神,連忙說出了一大堆自認為秦凡無法婉拒的條件,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