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王榮在地下室喊道:「劉全,你快來,下來看看,地下室里全是水!」

劉全聽見急忙忙放下筷子,歌聲也不再哼哼,他快步來到地下室一看,地下室里一片澤國!家裡的雜物全被浸泡在水中,新拉的幾百塊煤球全坍塌在水裡!

劉全一下子懵了!剛剛還是鶯歌燕舞,這一下好似被什麼東西卡住了喉嚨,道:「這,這,剛買的商品房,這,怎麼回事呀?」

王榮道:「是啊,怎麼會有水呀?剛買的房,剛才我來地下室還好好的。」

劉全看看腳下的水,聽聽外邊的下雨聲,他明白了!這是地下室進水了!我們才剛剛第一天搬來,這地下室就進水了,這他媽什麼質量!他憤憤道:「怎麼會有水?下雨漏了唄!」

王榮道:「這剛買的房,地下室就進水了?不該呀!」

劉全道:「先往外弄東西吧。」

王榮首先想到了錢,道:「我們把在廠里的集資房賣了,錢只夠買個地下室的,買房全靠銀行貸款,這地下室成了這個樣子,真他媽倒霉。」

劉全望著此情此景,哭笑不得地說:「下去吧,先把上面的干煤球趕快搬到一邊,能搬多少是多少吧。」 九叔與衙門眾人一說,所有人都震驚!

沒人去追究莫小娥是怎麼死的。

衙門的一群人只想早點結案,離開這個鬼地方。

但是現在就這樣離去,顯然村裡的人不會買賬。必須解決這裡的問題才能離開。

豹子頭想好了,既是詭異事件,屆時完事後統一村裡的口徑,隨便找個食物中毒,或者毒蛇進村了解此案。

自己升官發財,村裡人也解決麻煩。一拍即合,一石二鳥。

九叔從村裡人了解莫小娥之死。

當下沒有別的辦法,只能施法鎮壓。

可是這鎮壓不能永遠,只能一時。

時日一到,惡鬼將會重現人間,屆時也將會更加強大。

次日,九叔隨同村裡人去後山山溝,找到些許莫小娥屍骨,衣物。

又用麵粉重塑莫小娥肉身,將其放入棺材。

棺材四周用狗血墨線彈封,面上還用封印符鎮壓,這才下土安葬。

不料,這才剛剛下土。

朗朗乾坤忽然變色,瞬間烏雲密布,雷霆翻滾。

九叔見狀,面色凝重,「此女怨氣如此深重,上天都要收她?」

當即,讓八個屬龍的男人,八個屬虎的男人一起上。

剛剛召集好人,棺材便抖動起來,滾滾的黑氣往外泄露。

九叔一指,八個屬龍的男人踩上去棺材還在抖動,但是趨勢得以鎮壓。

又一聲令下,八個屬虎的男人抄起鏟子,快速的把泥土蓋上。

一旦蓋土,就被黃泥土壓住——入土為安。

短短的幾分鐘操作,

狂風暴雨、

雷霆萬鈞,山下洪水翻騰。

驚駭得眾人無不面色巨變。

老嫗記得當時的天空……一輩子都難以忘記那麼大的雨,就像是塌下來一樣可怕。

莫小娥鎮壓住了。

衙門的人呆了一個晚上,寫好卷宗,讓村裡人聯名簽字。

九叔在此呆了三四個晚上,確定沒事,這才離開。

莫小娥的事情從此成為一段歷史。

老嫗說著,很慶幸當年自己跟老伴都是心地善良之輩。沒有參與當年的暴行。

說罷,

秋生疑惑的看著石少堅,「沒想到師父三十多年前就那麼厲害了。」

想想自己,好失敗啊。

石少堅覺得九叔當年的法力還差了一些,如果是放在現在,經驗豐富,道行精湛的九叔應該可以徹底的殺死這個女鬼。

老嫗說完,便低頭流淚起來。

「莫小娥也好,紅紅也好,都是命苦的女人。我們這個村,應該被詛咒。」

秋生聽聞,也十分的觸動,再看石少堅,面無表情。

「師兄,就沒有一點……點觸動?」

石少堅點頭,「我想到一件事。」

「什麼事?」

「這麼強大的鬼,是不是得加錢。」

聞言,善良的老嫗急忙阻止,「不要加啦。我們村裡人真的沒錢。日子夠苦,誰都不好過。」

……

任家鎮

義莊。

午夜,蛐蛐叫聲,青蛙叫聲在郊外響徹不停。

星空是是如此透徹,抬頭就能看到大片星空。

此時,一個人影騎著單車,從任家鎮的方向回來。

是文才,他騎著秋生的單車,又去一趟任家鎮找人。

「師父。我去秋生家了,他姑媽說今晚不在家。跟大師兄出去了。」

九叔深感疑惑,「這兩個傢伙一聲不吭,回去哪裡了?」

「怡紅院……」

九叔大怒,「什麼!死性不改的兩個孽徒!」

文才連忙擺擺手,「不是……我是說怡紅院那邊知道他倆去了哪裡。」

九叔詫異的看向文才,「麻煩你下次說話,挑重點!」

文才委屈,「不是你讓我去秋生家找人的嘛……一件一件來。」

九叔袖子的拳頭緊抓,青筋凸顯。

聲音帶著忍壓的怒意,「說重點。」

「白天不是有人說大師兄搞大人家肚子嗎?我就去打聽,大師兄是不是對人家負責了。那個懷孕的女人叫紅紅,是自願懷孕的。大師兄壓根不知道這件事。」

九叔只覺得一陣頭大,「石少堅!真是亂來!」

「師父,你誤會大師兄了。」

「什麼!」

文才解釋道:「這紅紅的孩子不是大師兄的。」

九叔暗暗咬牙,「你再不說重點,你會被揍得慘。」

同時,心裡鬆了一口氣……這孽徒總算沒讓他失望。

文才顫聲解釋,「那個紅紅死了託夢給她姐妹……然後師兄跟秋生為了幫她們解決問題,去了一趟六十裡外的十里坡村。」

九叔點頭,「原來如此。這兩個傢伙總算沒丟我茅山派的臉。」

文才點頭說罷,突然問九叔,「師父。你說這孩子會不會是秋生的。」

九叔:「……」

夜裡,傳來文才的慘叫。

中午時分,九叔給鎮上的人披算八字下葬,又路過秋生家。

「文才。」

文才鼻青臉腫走出來,「師父……」

「看什麼!不服氣?去問看。」

文才進去,這會柳姐剛好出來,看她著急的樣子,並不像是來買胭脂水粉的。

而秋生的姑媽也有些著急,看到九叔站在門口,連忙問道:「九叔。秋生沒事吧?」

柳姐也見到九叔,「九叔。他們去十里坡沒事吧。」

九叔疑惑,「能有什麼事。」

秋生姑媽鬆口氣,「那就好。昨晚張大師跟他徒弟去了十里坡都死了,剛剛才傳來的死訊。有你的解釋我就放心了。」

九叔一字眉擰在一起,隱約覺得不對勁。

「九叔,你……不知道這事?」

九叔點頭,「我……我知道。秋生他姑媽,既然沒有秋生的消息,那說明他們沒事。請安心。」

柳姐跟秋生姑媽都鬆口氣。

九叔看向柳姐,「姑娘留步。」

兩人走開幾丈。

九叔跟柳姐了解了昨天的事,原來都是誤會,都是那些說閑話的女人斷章取義。

柳姐又說,「只是……我剛才聽說十里坡村那裡死了幾十個人,九叔他們去那裡會不會……」

九叔大感震驚,「什麼!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柳姐從未見過九叔這麼嚴肅認真的表情,不禁有些后怕,「十里坡的人說的,他剛回去。」

九叔掐指一算,似乎想起當年的事,「文才,回去拿法器,我們去十里坡。」

。 君期拿起來看了一圈,說:「看來,掌門是將這些無法銷毀的,全都放在了昭晗這裏。我怎麼沒想到呢?昭晗是當事人,這些有關於她的東西,肯定是交給她來保管。而且昭晗那麼厲害,誰又能從她眼皮底下偷走東西呢?」

「不過…」君期看了這裏一圈,疑惑道:「這裏到底是什麼地方?」

君期手搭在棺材邊上,腦子裏瞬間回想起一個畫面。他記起來了!這裏曾經出現在真言仙鏡里!當時昭晗躺在棺材裏,一個男人的手搭在棺材邊上。就是這個畫面,這裏就是當時那個場景的地方!

所以說,這裏是昭晗曾經生活,不對,是曾經沉睡過的地方。

君期的目光被壁畫吸引,跑到牆壁去觀察上面的壁畫去了。他伸手將牆壁上的灰塵掃開,露出了塵封多年的壁畫。

這裏的壁畫和吳故雕像里的祭壇上的壁畫不一樣,祭壇上的壁畫十分龐大,而且主要內容是用來記述的。雕刻,上色都很講究雖然看到的時候已經褪色了,但是依舊能看出來,是有人花了很多心思弄出來的。

而這裏的壁畫,則沒有祭壇上的那麼壯觀,好像也沒有什麼作用,感覺只是有人無聊,單純的想在牆壁上刻些什麼。說是壁畫,更像是壁雕。不過,這人刻的的確是畫。

因為君期在牆上看到了一副萬獸歡宴圖,他曾經在書上看見過這副圖。只是不一樣的是,圖上的畫着的全都是人。而書上畫的,是人身獸頭,看着很詭異。

君期湊近了仔細看了看,看見坐在大殿之上的,是一個女人。如果沒有錯的話,應該是昭晗。在龍族統治的時代,是女子,又有這樣地位的,只有昭晗了。

他又去看了其他的,這裏的壁畫僅僅只是一副畫。如果沒有了解過歷史的話,可能甚至都不明白這副畫背後的歷史年代。因為畫里沒有敘述任何事情,只是將某一些場景給刻畫下來了。

而且最讓人無法理解的是,這裏的時代跳躍很大。萬獸歡宴圖是在龍族統治的巔峰時期,而另一幅壁畫,則是連見都沒有見過的時代。看當時的裝飾,倒是很像祭壇壁畫里,那些人穿的風格。

有一幅壁畫是一群人抬着大轎子,前頭有一個穿着和祭壇壁畫上的人穿的一樣的衣服,應該是祭司之類的。轎子裏坐着一個女子,只是被飄逸紗布遮擋住了臉。不過就算看到臉,君期覺得應該也不認識。

這些壁畫應該也很久了,不僅全是灰塵,而且也有些斑駁了。這個雕刻壁畫的人,可以從壁畫里看出,他一開始的技術十分生疏,後來面慢慢又好了許多,應該是熟能生巧了。

「到底是誰雕刻的?昭晗嗎?沉睡的時候閑着沒事,就起來雕些壁畫來打發時間?」君期嘀咕著。

君期順着牆邊,眼睛盯着壁畫,慢慢地移動着。突然,腳下好像踩到了什麼。他低頭一眼,牆邊上好像有紙一樣的東西被灰塵和泥土掩埋了。

他蹲下,從灰塵里拿出那東西,發現竟然是一副畫卷,君期將畫卷打開,卻不曾想,看到的內容讓他無比的驚訝。

這幅畫…是他畫的!

畫上畫的正是昭晗的圖像,畫里的昭晗身穿一襲紅裙,走在雪地上,微微回頭抬眸。沉默微顰,神交冉冉,愁思盈盈。畫中天地是一片單調的雪白,只有昭晗這一抹鮮紅。

鮮明的對比讓人無法移開視線,雪地襯托著畫中人無限的孤獨,盛滿愁思的神情引人入勝。唯美的畫面讓人引起無限遐想,愈發深陷其中。

這幅畫曾經買出了五百萬的高價,當時君期還是二十幾的年紀。名聲也正是如日中天之際,這樣的畫他洋洋洒洒能畫出十幾幅。

但是君期依舊無比深刻地記得,他當時勾勒的一筆一劃。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自己的構圖和意境。每個人都可以仿別人的畫,但是卻仿不出別人的形。所以當他看到這副畫的第一眼,就知道這一定是他自己親手畫出來的那一副。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