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齊霏雨的身形,快速變換了一下,雙腳在峭壁上一蹬,反衝了出去,凝聚出一團血紅色的聖氣注入三尺細劍,猛然一劍劈了下去。

「嘭!」

張若塵橫劍一擋,身體不受控制,向懸崖下方側飛數十丈的距離,墜落了下去。

片刻間,他的身體,就被白色的雲霧吞沒。

齊霏雨猶如沒有絲毫重量,輕飄飄的落到一塊凸起的石頭上面,烏黑的長發在風中緩緩飄起,顯得格外秀麗出塵。

她向懸崖下方看了一眼,沒有再看到林岳的身影,喃喃自語:「在第二重山,就算劍道境界再高,也不可能施展出御劍術。從這裏墜落下去,即便是魚龍境的修士,恐怕也難逃一死。大家應該都會認為,是許長生殺了他。」

三尺長的細劍,緩緩收回她的手指。

依舊是一雙完美無瑕的玉手,可誰能想到,這麼美的手,殺人的時候,竟然是那麼的恐怖。

她正要離去,突然,察覺到一絲靈氣的波動,嘴裏發出一聲輕咦,向懸崖下方望去。

只見,一團金色光芒,從懸崖下方飛了上來。

金色光芒中,響起一個冰冷的聲音:「齊師姐,我與你沒有任何仇怨,為何要殺我?不給一個合理的解釋,就想離開?」

只見,林岳的背上,居然長出一對金色的龍翼,衝破雲霧,重新飛回到山道上面,落到了齊霏雨上方的位置。

齊霏雨也只是最開始略微有些驚訝,很快就變得格外平靜,道:「殺人,還需要理由?」

張若塵道:「就算你不說,我也能大致猜到。」

「哦!是嗎?」

「兩儀宗一直都是中立的勢力,很少與別的勢力交惡。那麼,你到底是哪一方安插在兩儀宗的卧底呢?雖然,你的氣質淡雅出塵,可我在你身上卻聞到一股血腥味。那麼,你會不會是不死血族呢?」

張若塵的眼神,變得相當銳利,觀察齊霏雨的神情變化。

齊霏雨先是追上來,將許長生給驚走。

隨後,她又開始拉攏張若塵,直到拉攏失敗,才十分果斷的下殺手。

很顯然,林岳這樣的天才,若是無法拉攏,就必須要殺死。這就是「滅苗」,在兩儀宗,任何有可能成聖的天才,皆是她暗殺的目標。

會做這種事的人,只有可能是兩儀宗的敵對勢力。

八百年前,聖明中央帝國聯合各大宗門和聖者門閥,花費十年時間,才將不死血族驅逐到海外,封印在蠻磯島。

當時,兩儀宗與聖明中央帝國關係交好,在驅逐不死血族的戰役中,也出了人力和物力。

黑市和東域聖院,皆有不死血族潛伏在其中,就算在兩儀宗發現潛伏者,也並不是一件奇怪的事。

「不死血族?林師弟,你別冤枉我。眾所周知,我是齊家的繼承人,怎麼可能與不死血族沾上關係?」齊霏雨道。

張若塵冷峭的一笑:「那麼,你為何要殺我?別告訴我,你只是想要試探我的修為。」

「我之所以出手殺你,只是想要提前清除一個對手,劍道比武的時候也就能省一些力氣。」齊霏雨道。

張若塵自然不會相信她的話,道:「是嗎?我覺得還是稟告聖者祖師,讓他們來驗證你的真身。」

她的眸光一寒,盯向張若塵背上的一對龍翼,含笑道:「你真的是林岳嗎?林岳絕對不可能擁有一對龍翼,要不我也稟告聖者祖師,讓他們也驗一驗你的真身。」

兩人就在崖上,對峙起來。

下方,隱隱間,可以看見一道人影,向上方趕來。

很顯然,又有人闖過第二重山的第一關,此人距離張若塵和齊霏雨,已經越來越近。

最終,張若塵將龍翼收回體內,齊霏雨也將聖氣收了起來,兩人沒有繼續動手。

「別讓我找到證據,若是讓我確定你是不死血族的人,我會在第一時間,將證據送到執法院。」張若塵對不死血族,沒有任何好感。

張若塵之所以選擇妥協,不僅僅只是因為,他的修為比齊霏雨差了一截。

更重要的是,若是他將齊霏雨的秘密告訴聖者祖師,齊霏雨也必定要將他的秘密抖露出去。

到時候,就是同歸於盡的局面。

齊霏雨當然想要殺人滅口,只不過,她卻清楚,擊敗林岳容易,要殺死林岳卻相當難。

於是乎,因為兩人相互牽制,只能同時停手,以免都暴露身份。

「齊霏雨會不會是魔教和黑市的人呢?」

雖然,先前張若塵說得振振有詞,其實完全都是在試探齊霏雨,根本無法確定齊霏雨就是不死血族。

要知道,齊霏雨是齊家的繼承人,齊家又是中古世家。

中古世家的繼承人,怎麼可能是不死血族?

若是轉變思路,齊家卻很有可能是黑市或者魔教在明面上的勢力。如若齊霏雨是邪道、魔道中人,也有一定的可能會出手殺張若塵。

「闖完古神山,傳信給木靈希和橙月星使,讓她們查一查齊家的底細。」

張若塵不再多想,暫時清空腦海中的思緒,快步向第二重山的山腰行去。

蠶冬闖過山腳下的第一關,追了上來,看到周圍的峭壁全是劍痕,顯然是經歷了一場激烈的戰鬥。

他的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向齊霏雨盯了一眼,道:「許長生向林師弟出手了?」

齊霏雨顯得格外優雅,輕輕的點了點頭,道:「你無須為林師弟擔心,我已經擊退了許長生。」

隨後,齊霏雨和蠶冬一起,也向山腰行去。

第二重山與第一重山一樣,也高達九千米。

張若塵一直行到四千米的位置,來到山腰,終於看到一排建在陡峭石壁上的銀色宮殿,一共七十二座宮殿,一字排開,每一座都散發出強大的聖威,讓人心生敬畏。

七十二座宮殿,只有第一座宮殿的大門是關閉,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許長生正在裏面闖關。

張若塵選擇走進第二座宮殿。

齊霏雨選擇第三座宮殿,蠶冬選擇第四座宮殿。

第二座宮殿的正前方,立有一尊玉石雕像,雕刻的是一個中年的道士,道士的腳下,踩有一隻黑鷹。

無論是中年道士,還是黑色巨鷹,都是栩栩如生,猶如隨時都會活過來。

張若塵來到玉石雕像的下方,躬身向中年道士一拜。

「嘩!」

玉石雕像散發出一層白色光芒,在其表面,浮現出一個個文字。文字在快速的沉浮,在同一個位置,每一個剎那,都會出現不同的字。

宮殿中,響起一個聲音:「聖者雕像一共記錄有九篇劍譜的心法,所有文字,全部都已經打亂順序。闖關者必須在一個時辰內,至少整理出一篇心法,並且按照心法,自創出一套劍法。限定時間,一個時辰。」

第二重山的第二關,考驗的是修士的眼力、悟性,還有創造力。

其難度,遠遠超過第一重山的第二關。

修士的眼力、悟性、創造力,任何一點,達不到頂尖的水平,都不可能闖過這一關。

張若塵並不浪費時間,立即盤坐在玉石雕像的下方,聚精會神,雙眼盯在玉石雕像上面。

與此同時,他調動精神力,將玉石雕像覆蓋了起來。

凡是雕像表面出現的文字,瞬間就會被他牢牢記下。

時間過去三分之一的時候,張若塵終於將第一篇劍譜的心法整理出來。

剛剛整理成功,玉石雕像上面,立即飛出一粒粒光點,就如一片光雨,灑落到張若塵的身上。

在這一瞬間,張若塵感覺到氣海中的劍意之心,變得更加晶瑩璀璨,達到一個臨界點,似乎隨時都會突破。

「整理出一篇心法,居然能夠提升劍道境界。若是我整理出第二篇心法,豈不是又能讓劍道境界提升一些?」

張若塵如同是發現了一件有趣的事,臉上露出一絲喜悅的神色。

他的劍道境界,已經達到突破的邊緣,只要再有所提升,就能突破到劍心通明的高階。

只要突破,劍道境界就能跨出一大步,達到一個讓半聖都無比羨慕的境界。 當藥師野乃宇成功潛入雲隱開始打探情報時,距離波風水門委派給他們任務的時間已經過去了近四天。

畢竟木葉離雲隱村路途遙遠,光在路上就花費了近三天的時間。

雖說早就明白了這一點,但呆在木葉等候消息的波風水門,仍然快有些頂不住壓力了。

第五天時,團藏聯合顧問又召開了高層會議,當猋前來通知波風水門會議時間就在下午時,正在向宇智波止水了解近期宇智波一族族會內容的波風水門,很快就明白了,恐怕這一次增兵決議要壓不住了……

「辛苦了,止水。」

猋離開之後,波風水門再次看向宇智波止水讚許的道:「聽說你剛到警備隊,首次執勤就得到了許多民眾的好評。」

「幹得不錯,還要繼續努力……」

宇智波止水半伏在地,聽到波風水門的誇讚后,抬頭的瞬間,眼中也是閃過一抹欣喜之色,不過他對於要以一己之力,改變木葉警備隊在村內的風評,還是自覺任重而道遠。

短暫的遲疑后,表達了自己的憂慮。

「火影大人,警備隊目前的制度是四個分隊,輪流接替執勤。

雖然我因為特例,當上了分隊長,可以靠職務便利來監督本隊隊員的行事作風。

但是只怕……,我的影響力終究有限……」

回想起警備隊執勤的這幾天經歷,宇智波止水的感受頗深。能進入警備隊的宇智波族人,大都是些實力強天賦高的天才忍者,也因為這個使得隊內許多人都自視甚高。

無論是調解糾紛,還是抓捕罪犯,大多數隊員手段都極為強硬且不近人情。

當他以絕對的實力服眾后,很快就強制自己的分隊隊員,改變了執勤時的作風。然而這一舉動卻也迎來了其他分隊的異樣眼光,所以他們分隊雖然在民眾之中,建立起了不錯的口碑,但在宇智波的內部,卻遭到了懷疑。

副隊長宇智波八代,甚至單獨找他進行過談話,非常不滿其以溫和謙卑的風格執勤。

他認為,警備隊是執法部隊,只有嚴酷的手段才能震懾違法犯罪者,同時也能樹立警務部隊的威信。宇智波止水對此也不好反駁,因為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也不無道理。不過他還是得堅持己見,因為波風水門賦予他的任務,就是從內部潛移默化的改變警備隊。

最終達到變革的效果。

波風水門多少也能猜到,宇智波止水在警備隊必然也會遇到阻力。

溫煦的一笑,鼓勵道:「別擔心,儘管放手去做吧。」

「由我來做你的後盾,你只要努力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儘可能的獲得更多人對警備隊的認可就行,如果警備隊內部有人故意妨礙阻撓你的話,我來清算他們。」

說到清算之時,波風水門溫和的語氣,陡然間多了幾分威嚴。

他沒有說的是,自己可不會讓宇智波止水止步於警備隊的分隊長位置這麼簡單,既然警備隊的強硬派佔據絕對優勢,那他就扶持溫和派上位,等什麼時候警備隊中強硬派被徹底壓了下去,那宇智波的改革就已成功了一半。

而這一切的前提,必須得是宇智波止水在警備隊里影響力提高,且獲得木葉民眾深入人心的認可之後才行。

宇智波止水心神一振,波風水門的溫和笑意,讓他感受到了莫大的鼓勵。

心中的顧慮,頓時煙消雲散。

「是,火影大人。」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