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容燦爛,牙口很白。

大長老的面色沒有變化,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楚心玥。

這樣的女子培養起來,也不知道是宗門的福還是禍。 許半夏聽完這話,差點就拍桌子了。

「吳菲菲,你知不知道,就憑這句話,侯律師能讓你進去坐幾年牢!」

許半夏怒道。

吳菲菲嚇了一跳,旋即撇嘴:「咋了?」

「我說錯了嗎?」

「這件事,要不是他從中作梗,怎麼會鬧到現在這一步?」

「哼,我就不信了,那姓侯的能一手遮天,我還真就不怕他,他能把我怎麼樣!」

許半夏懶得理會她,這女子沒經受過社會的毒打,太過自以為是了。

許冬雪則是冷笑:「菲菲,說的漂亮。」

「你這性格,真的是太豪爽了,簡直是女中豪傑嘛!」

「可是,你只在這兒說,根本沒有什麼意義啊。」

「要不,你去找那個侯律師,當著他的面,指著他的臉說?」

「或者,乾脆找幾個人,敲他悶棍,打他一頓,那豈不是更解氣?」

方慧怒道:「雪兒,你閉嘴!」

「你出的這什麼主意?」

「你還嫌事不夠麻煩啊!」

吳菲菲將頭轉向一邊,根本不理會許冬雪。

她可不是傻子,常年在國外,她很清楚大律師的能量。

別說去打人家了,就算罵幾句,估計她也得吃官司。

她剛才也只是吼幾句,給自己保留點面子。事實上,她心裡也很慌,誰敢得罪這種大律師啊!

方玲帶著哭腔:「二姐,現在可怎麼辦啊?」

「三百萬啊,我家去哪兒籌這麼多錢?」

許冬雪笑道:「沒事,三姨,我姐不答應給你們一百六十萬嘛!」

「你們自己再出一百四十萬,這不就夠了!」

吳菲菲急道:「我家哪有一百四十萬啊?」

許冬雪聳肩:「那這我可管不了了。」

「當時咱們說的清清楚楚的,最後談下來,不管多少錢,我們家都出一百六十萬。」

「哪怕人家一分錢都不要,我們也會給你們一百六十萬。」

「現在多了,我們也沒辦法,咱們可是寫有字據的。」

吳菲菲面色脹紅。

她原本是想借這個機會賺點錢,根本沒想到,事情竟然會這麼難辦。

她以為是幾十萬就能辦到的事情,沒想到,最後鬧到三百萬。

「我……我那當時,不是不了解情況嘛!」

「我怎麼知道你們國內的人,這麼卑鄙無恥,竟然趁機勒索?」

吳菲菲憤然道。

許冬雪撇嘴:「卑鄙無恥?」

「你這話算是說到我心坎兒上了!」

「我還第一次見到,別人家出事,找我們家要錢解決的呢!」

「要說卑鄙無恥,嘖嘖,某些人還真要自我反省一下了!」

吳菲菲暴怒:「許冬雪,你說什麼?」

「你是在罵我卑鄙無恥嗎?」

許冬雪立馬道:「我可沒說。」

「你自己要對號入座,我也沒辦法。」

「不過,這人做了虧心事啊,就是容易多想,很正常!」

吳菲菲氣得差點暴走。

方慧一拍桌子:「夠了,你們姐妹倆別鬧了!」

「都是自家人,鬧成這樣,成何體統?」

「我讓你們來,是商量怎麼處理這件事的,是讓你們自己鬥嘴的?」

「你們知不知道,一家人團結和睦,才是最重要的。」

許冬雪直接一聳肩:「關我屁事啊!」

「我都嫁出去了,這跟我可沒關係!」

方慧看向許半夏。

許半夏沉聲道:「媽,我管不了那麼多!」

「我說了,我只出一百六十萬!」 「天尊皓月台,千星桓天陣。」

月神送來的信,上面只有這麼十個字。

信在張若塵手中燃燒起來,化為塵埃。

「月神這是什麼意思?」張若塵問道。

紀梵心戴着面紗,只露出一雙波光粼粼的星眸,渾身沐浴光雨,給人靈動縹緲之感。她輕輕搖頭,表示不知。

「在這麼關鍵的時間點,月神讓你送信過來,必然與星桓天有關。或許,只有神女十二坊的神靈,才能明白信上的內容。」張若塵道。

蚩刑天已是變化成血絕戰神的模樣,身穿血神鎧甲,渾身逸散血煞之氣,倒是有幾分不死血族一代戰神的氣勢。

他道:「磨磨唧唧幹什麼?走吧,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

「你這變化之術,到底靠不靠譜?」張若塵道。

蚩刑天道:「哼!本座可是修鍊過《八九玄功》,只要避免生死交鋒,無量境之下,誰能識破我身份?」

「行,接下來,聽我吩咐。」張若塵道。

蚩刑天心中怪怪的,自己堂堂絕代大神,為什麼要聽一個小輩的吩咐?但想到不能強搶張若塵的天魔石刻,只能忍了!

已有劍神界的聖境大軍,降臨到地面,在一位位神將的帶領下,分散而開。

其中一支五萬人聖軍,沖入雨虹山脈,直向張若塵等人所在的方位而來。

領隊的那位神將,滿頭白髮,手持三丈巨劍,吼聲道:「分散而開,百聖一組,一組攻一座國度。發現逆神族蹤跡,立即傳訊於本神。」

「稟告神將,前方有修士。」一位大聖道。

「唰唰!」

密密麻麻的聖劍,化為明亮的劍雨,向張若塵等人攻去。

「梵心,其餘人就交給你了!」

張若塵知曉,曼陀羅花神也來到了星桓天,所以由紀梵心帶池瑤、木靈希等人離開,才是最安全的。

她們的身份特殊,都屬於天庭,這一戰絕不能參合。

張若塵的精神力釋放出去,頓時,飛來的數千柄聖劍,全部都定在半空。

「破!」

……

「嘭嘭!」

數千柄聖劍全部崩碎,化為劍片,從天空墜落。

看到這一幕,別說那些劍神界的聖境修士,便是神將都心驚不已。他定睛看去,視線跨越數百里,凝在張若塵臉上。

「啊!」

神將慘叫一聲,兩顆眼球燃燒起來,頃刻間雙眼變得血肉模糊。

「真神也是你可以窺視?」張若塵冷聲道。

神將仰天嘶吼一聲:「張若塵!張若塵在這裏……」

話音未落,這位神將的神軀爆碎而開,化為一團血霧和碎骨。

以張若塵現在的精神力強度,手指都不用動,一念就可殺他。

但,神將的這道吼聲,卻傳的很遠,被天庭不少神靈聽到。一道道視線,皆是跨越空間,向張若塵望了過去。

「阿吉!」

喊出這一聲,張若塵雙手虛托,將覆蓋在雨辰神廟外的陰遁九陣託了起來,大步向前,直向神女衣城而去。

九座空間神陣,一陣連着一陣,覆蓋千里。

根本不需要張若塵出手,陣法的力量,將這支五萬人的聖軍如稻草人一般卷飛出去,個個鮮血淋漓。

張若塵沒有要大肆殺戮這些聖境修士的想法,沒有意義,絲毫都不停留,御陣向前。

值得一提的事,玉龍仙也從地底衝出,回到了他身邊。

大概是因為,老屍鬼被火焰光柱和不動明王大尊留下的手段壓制了的原因。所以,她恢復了自由,重回張若塵的掌控。

一位渾身鬼氣的上位神,懸浮在半空,喝斥道:「張若塵,你以為有天姥做靠山,就敢與天庭為敵?也不看看今日的形勢。」

「對啊,有天姥撐腰,我何懼之有?誰敢殺我。」

張若塵直接撞擊過去,環繞四周的陰遁九陣,宛若一隻千里大磨盤在轉動,還沒有接觸上,便是將那位魂界的上位神,嚇得立即後退。

須知,陰遁九陣可不是一座空間神陣,而是九座空間神陣疊加在一起。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