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裙女孩子跟樂師一起退了出去,花姐看向龐七七:“七七,如何?”

“你要什麼條件?”

龐七七眼眉一挑。

花姐臉上帶笑,眼波流轉,卻轉到了陽頂天身上:“這人叫什麼名字?”

“陽頂天。”

陽頂天自己回答了。

花姐眼光與他對視,道:“陽頂天,名字不錯,膽氣也足,你不認識我?”

“嗯。”陽頂天點了點頭,眼光在她身上一掃:“你的三圍,應該是90,58,85。”

龐七七一愣,驀地裏哈哈大笑,擊掌:“好好好,哈哈哈哈,太妙了。”

當面報一個並不是很熟悉的女子的三圍,類同於羞辱,龐七七拿花姐一直沒多少辦法,沒想到陽頂天居然幫了她一個大忙,她要是把今天的事說出去,一定會在他們這一層的圈子裏,成爲笑談。

花姐兩眼一凝,那一瞬間顯露的煞氣,讓陽頂天都暗暗吃驚:“這個女人,是個真正心中有刀的女人。”


不過他並不後悔,眼光反而肆無忌憚的在花姐半裸的胸前溜了一眼,那眼光,似乎要當場把花姐剝光按在沙發上一般。

花姐哼了一聲,不再看他,轉頭看向龐七七,面上竟又帶着了笑,道:“七七,可以啊,越來越厲害了,這人,應該是會功夫吧,這樣好了,我們跟以前一樣,玩幾局,三局兩勝則爲贏,誰贏誰得到思思。”

“一言爲定。”

龐七七一點頭:“思思在你手上,你出題。”

“嗯。”花姐點點頭,眼光在陽頂天臉上一溜,眼中露出一絲不屑之色:“你找來的這小子,應該是會功夫吧,這樣好了,三天之後,泰國玫瑰園見。”

“好。”龐七七慨然點頭:“那我先告辭。”

她起身離開,陽頂天自然也跟着站起來,出去,上車,到車上,龐七七忍不住又笑起來,對陽頂天點點頭又搖搖頭:“你這傢伙,果然不錯,我帶你來,果然是選對了。”

陽頂天嘿嘿笑,龐七七又道:“你不瞭解花姐,不過不要怕,即然你是幫我,我自然負責。”

陽頂天仍舊嘿嘿笑,不吱聲,花姐勢力應該極大,但龐七七即便不如她,應該也差不太多。

但陽頂天真正的倚仗,是自己的桃花眼。

車開出一段,龐七七道:“明天你跟我去一趟泰國吧,估計要打一次拳,我不讓你白打,這一次只要贏了,我給你一百萬,怎麼樣?”

“行。”陽頂天毫不猶豫的點頭。

不僅僅是因爲這一百萬的獎勵,也是因爲龐七七花姐這些人,讓他有神祕感,他想更多的接近她們,瞭解她們。

再有一個原因,則是因爲那個叫思思的紅裙女孩子。

龐七七雖然不愛男人愛女人,有些變態,但性格中,確實有男子豪爽的一面,而那個花姐,人如其名,笑靨如花,可笑裏藏刀,思思在她手裏,絕對不如在龐七七手裏。

陽頂天想問一下思思的事,但隨即又忍住。

不必問,這世間,有太多這樣的事情,往好裏想,也許就是看中思思的演藝才能,想拉到自己公司裏來。


龐七七名下,是有很多公司的,其中自然也有娛樂公司。 往壞裏想,無非是思思因爲什麼原因,把自己給賣了,例如欠着花姐或者誰幾百萬,還不了,那就只好乖乖聽話,任由他們賣來賣去。

無論任何一種情形,陽頂天現在問,都毫無意義。

實在要問,也要等到他幫着龐七七把思思搶過來,那個時候,龐七七看他有功,給他點兒面子,他或許有點兒建言之權,那才能起點作用。

“泰國,泰拳,那個花姐看來是惱怒我當面說她三圍,要找個拳王揍我一頓,嘿嘿。”

他想到這裏,嘿嘿冷笑。

他本來就喜歡打架,而有了桃花眼之後,可以毫不客氣的說,他不怕這世上任何人。

第二天,他跟龐七七上了去泰國的飛機。

龐七七這次帶的人多了些,包括張燕在內,一共帶了四名保鏢,看來對這一趟也比較重視。

其實陽頂天發現了,龐七七除了喜歡女人這一點有些變態外,其它方面,都相當不錯,智力眼光手腕決斷,別說女子,就是一般男子都未必能跟她相比。

她有今天的聲勢,肯定有家族的原因,但個人的性格天賦,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

而通過她去看花姐,也同樣不是等閒之輩。

如果陽頂天沒有桃花眼,這些女人正眼都不會看他,他甚至想當她們保鏢都不夠格。

但是,他現在有桃花眼,他將參與她們的遊戲,如果有機會,能夠收拾她們,陽頂天也不會客氣,把這樣的一些女人壓在身下蹂躪,一定爽爆了。

當然,一般情況下是沒機會的,可是,世事無常,誰說得定呢。

就如白水仙,陽頂天從懂男女之事起,想了她七八年,毫無機會,可就這半年,他就啃到了她,讓她在他身下,要死要活。

到泰國,下飛機,就有人接,一個很漂亮很有風情的女孩子,見了龐七七極爲親熱,而龐七七則直接摟着了她的腰。

陽頂天沒有問,估計就算他問,龐七七也不會答他。


但這個情形,不要問大約也猜得到,這個女孩子估計也是龐七七後宮百花之一,可能是這邊幫龐七七主持着某一個公司或某一項產業。

當時跟莫紅雨在島上,陽頂天大致問了一下,知道龐七七的產業極爲龐大,不止中國國內,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產業,泰國有一傢什麼公司,太不稀奇了。

車隊進了一個莊園,龐七七對陽頂天道:“你休息一天,也可以出去逛逛,我讓張燕陪你,後天我找你。”

她說完,擁着那女孩子走了,張燕倒是留下來,安排個傭人帶陽頂天到一個房間裏,休息了一會,張燕過來了,道:“陽先生,你是想去逛逛街呢,還是熟悉一下這邊的拳館。”

“拳館?”陽頂天問。

“嗯。”張燕點頭:“花姐出的第一題,是由你迎戰她挑的一個泰國拳王嘎路。”

陽頂天看着她:“七公子是擔心我打不過那什麼嘎路?”

“那倒不是。”張燕搖頭:“花姐出的第一題,就是你迎戰嘎路,所以無論輸贏都是你上,只是如果你熟悉一下拳館,取勝的機率或許會高一點。”

她跟着龐七七,性子也類似,相當的直接,有什麼說什麼,並不在乎別人的感受。

不過這樣也好,陽頂天算是瞭解了龐七七與花姐的賭局,也知道自己在中間起的作用,那個花姐果然是惱了他。

“算了,不必去看了。”

想了一下,陽頂天搖頭,咧嘴一笑:“正如七公子說的,反正無論輸贏都是我上,不是贏就是輸,現在看也白看。”

張燕看他一眼,點點頭:“那隨你,沒事的話,我先告辭,有什麼事,你打我手機。”

她說着,給了陽頂天一張名片。

陽頂天接過來,看了一下,道:“你等一下。”

張燕回頭看他:“還有什麼事?”

陽頂天看着她:“你跟七公子是什麼關係,只是她的保鏢,還是她的女人之一?”

張燕眼光微微一凝,瞪了他一眼:“我不回答這個問題。”

“哈哈。”

她這個態度讓陽頂天打個哈哈:“抱歉,我就是好奇而已,好吧,問個正經的,那個花姐,叫什麼名字,什麼來頭。”

“花姐名叫花千雨。”張燕這時已經走到了門口,沒有回頭:“至於來頭,你不必問,我只能告訴你,她不是隨父姓,免得你亂猜。”

說完,她走了出去。

陽頂天摸摸鼻子:“果然是哪個大家族出來的,靠,投胎也要看人品啊,人家生帝都,哥哥我卻一頭栽在紅星廠,到哪裏說理去?”

到晚上,給越芊芊打了電話,這邊是晚上,那邊是上午,打電話正合適。


屠富路的情況不樂觀,始終處在昏迷中,不過狀況穩定,等於是成了植物人,醫生的看法是,他腦神經受了損失,如果不能自己恢復,過一段時間,可以再做一次手術,進行微神經的修復,不過沒有太大的把握。

越芊芊也沒有辦法,不過還好,屠富路摳有摳的好處,這些年,也積下了幾千萬的家產,別的不說,幫他治病還是不成問題的。

越芊芊請了特護,她自己還是比較輕閒的,因此就跟陽頂天說,即然在哈佛這邊,她想報一個班,學點兒東西。

陽頂天當然支持,又開玩笑:“讀書就讀書,不許勾搭男老師。”

“纔不會。”越芊芊咯咯笑。

“女老師也不行。”

“更加不會。”越芊芊笑得更歡暢了。

聽着她的笑聲,陽頂天心裏就覺得很舒服,有一種衝動,馬上飛過去,捉住她,剝光了,把她嬌小柔美的身子摺疊成各種花樣,拼命的蹂躪。

不過終是忍住了。

不說幫到思思什麼的,只說龐七七給出的獎勵,贏了,一百萬,這對陽頂天就有很大的誘惑力。

他想要在東城買一套房子。

這是吳香君走後,他突然生出的一個心思,而且頗爲強烈。

第二天又呆了一天,龐七七沒有出現,張燕也沒有出現,陽頂天也無所謂,他對逛街其實沒興趣,沒事的時候,刷手機打遊戲,也挺不錯的,至於拳場輸贏,他並不放在心上。

有桃花眼,不可能輸。 晚餐後,龐七七終於出現了,帶着張燕几個保鏢,倒是那個接她的女孩子不見了。

“八點的拳。”龐七七看着陽頂天:“我聽張燕說,你很有信心?”

“打不贏,那就輸唄。”陽頂天聳聳肩。

“恐怕不是輸的問題。”

龐七七對他這個回答顯然有些不滿意。

“難道還會丟了小命。”陽頂天怪叫:“啊呀,那不行,我得跟我媽打個電話,我還沒討老婆呢,讓她給我找一樁冥婚,要漂亮些的,至少死後有個老婆,也有面子不是。”

龐七七瞪他一眼,不過知道他的性子,也同時知道他的本事,倒是沒有多話,道:“時間差不多了,走吧。”

車開了一個多小時,好象是到了郊區,進了一個大莊園,泰國不是美國,但泰國土地私有,大部份人沒有寸土,極少部份人卻擁有大量的土地,富豪們住的房子,往往就是莊園。

陽頂天估計,這可能就是花千雨所說的那個玫瑰園了。

莊園裏面停了不少的車,龐七七這邊兩輛車,她自己帶着三個保鏢,陽頂天跟張燕坐一輛車,進莊園停住,陽頂天跟着龐七七進去。

到裏面,有一個人迎上來,說了一句,龐七七回頭看了一眼張燕,張燕對陽頂天道:“陽頂天,你跟我來吧。”

陽頂天就跟着她去,到裏面,有一個換衣間,張燕道:“你換了衣服。”

陽頂天搖頭:“換什麼衣服羅,不換。”

張燕皺眉,見陽頂天一臉吊兒郎當的看着她,她也算是知道陽頂天的性子了,沒辦法,打了手機,隨後點點頭:“那隨你,跟我來吧。”

陽頂天跟着她出去,進了一個類似於劇院的地方,中間一個大臺子,周圍一圈座位,坐滿了估計能容納兩三千人,但這會兒坐的人不多,最前方七八個人,後面散開還有十幾個人。

那七八個人裏,有龐七七,還有花千雨,另外幾個,看上去也非富即貴,而散在周邊的人,應該都屬於保鏢一類,龐七七的幾個女保鏢就在裏面。

張燕一指拳臺,道:“你上去吧。”

嘴角一翹,掠過一絲冷笑:“你不肯換衣服,沒有護檔,自己要找死,怪不得別人。”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