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筆文學 「聽叔叔我一句勸啊!」

三人連拖帶拽好不容易才把羅恩帶到了一旁,法斯特摁著羅恩的手看著他的眼睛開口說著。

「這種事情已經不是我們能夠解決的,待會兒我們出去就上報魔法部,把他交給傲羅來處理,叔叔我以前可是個相當厲害的傲羅,現在的傲羅辦公室主任斯克林傑是我的老夥計,他們肯定會搞定的。」

「但福吉會相信么?我在霍格沃茨見過他,他拉著鄧布利多扣扣索索的計算著要給小天狼星的賠償,他更像是個商人,而不是什麼辦事兒的人。」

羅恩的嘴角揚起了一絲嘲諷的笑容:「光是神秘人的名字都能把他嚇尿褲子,更何況這惡魔領主了,他一個字都不會相信,傲羅可也得受魔法部的約束。」

「這…..」

頓時禁聲的法斯特閉上了嘴,現在魔法部是什麼鳥樣他還能不知道?

這大實話說得他無言以對。

「但是這種事情已經不是我們能夠負責的了。」

張先生伸手搭在了羅恩的肩膀上,「雖然我們的實力並不差,包括羅恩你也是,但這種遠古時期留下的爛攤子,可不是隨便就能碰的。」

「那介意我找外援么?找些能夠解決這些事情的人?」

「你們介意我將這件事透露給其他人聽么?」

既然自己上去開片要被攔著,那麼大家就都後退一步嘛。

「我能邀請鄧布利多教授過來幫忙么?」

「我想他應該是現如今擁有解決這種事情能力的少有選擇了。」

「你能邀請鄧布利多先生?」

張先生愣了一下,但隨後就轉過神來。

「噢~也對,我都忘了你在霍格沃茨上學,鳳凰的眼淚你都拿到了…..」

突然感覺自己這幾十年混得還不如眼前這十二歲小孩子的張先生頗為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髮,雖然他讀書的學校也有大佬,但有幾個學生能搭上校長這條線的?

「那我們出去給鄧布利多寫信?反正這惡魔領主已經被關押了這麼久,不差這點時間。」

「如果是鄧布利多的話,我認為沒問題,至少他比魔法部要靠譜得多,你們覺得呢?」

張先生看向了法斯特和迪戈,兩人也沒有什麼意見的點點頭,作為本世紀最偉大的白巫師,鄧布利多的名聲和實力都是有目共睹的,在伏地魔肆虐的那段日子,被他庇護的地方是英國最為安全的地方。

「不用出去,做事兒得趁早。」

羅恩對他們笑了笑,隨後對著前方喊了聲。

「福克斯!」

略有延遲的稍等了幾秒,既然大爺已經說了直接呼叫福克斯就行,那麼福克斯一定能夠聽得到羅恩的呼喚。

一抹熟悉的火光燃起,金紅色的鳳凰在半空中舒展了一下身軀,隨後扇著翅膀落在了羅恩的肩頭。

「咕?」

福克斯親昵的蹭了蹭羅恩的臉頰,帶著一絲疑惑的看著他。

「日記可以複製一份給我么?」

「當然。」張先生一揮魔杖,那日記的拓印和翻譯后的文字都被他用魔咒複製了一份遞給了羅恩。

「麻煩把這個帶給鄧布利多教授,我們找到了一本日記,其中記載了一個很可能還沒死的惡魔領主。」

羅恩抱了抱最近的確是長胖了的福克斯,揉了揉他金紅色的羽冠。

似乎很有興緻的鳳凰輕輕的點點頭,原本有些睏倦而微微眯著的眼睛此刻閃亮亮的發著光,隨著火焰的憑空出現與突然消失,福克斯帶著羅恩交給他的資料瞬間消失。

「我和福克斯的關係很好,有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我一般都會呼叫場外援助,憑本事叫的又不丟人,畢竟我還是個孩子嘛!」

看了看靠在羅恩腳邊的鈍刃巨劍,又看了看這身天賦異稟的肌肉塊。

「大概吧?」

「他還是個孩子?」

「大概吧。」

………

完全沒有讓他們久等,只不過三五分鐘,那熟悉的火光再度出現在這個幽深的地穴里,不過在福克斯的身側,還站著另外一個人。

鄧布利多教授依舊是那白袍飄飄的樣子,雪白的鬚髮給人以蒼老之感,但卻不會有人小覷他的存在。

他名字后的頭銜已經多到了令人很難數清的程度了,作為被冠以偉大稱號的白巫師,張先生三人在鄧布利多出現后都顯得有些拘謹。

「你這個臭小子…..」

老人家用魔杖敲了敲羅恩的腦袋,這『梆梆梆』的敲打聲讓他與眾人的距離突然拉近了好幾分。

三個略帶拘謹的大人瞅著抱著頭蹲在地上喊疼的羅恩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微笑,爺爺打孫子的橋段,跟他們小時候被老爹揍的情形幾乎一模一樣。

「羅恩給你們惹了不少麻煩吧。」

在聽到了鄧布利多帶著些許抱歉的話語,他們三人連連擺手。

「其實這次探險,如果不是羅恩的話,我們很可能會遇到點大麻煩,這裡的煉金傀儡大多還保存完好,而且實力非一般的強,不過好在最厲害的那三個失效了,不然要出大事。」

他們快速的將這段時間的冒險和鄧布利多說了一番,老人家聽完后瞥向了在一旁擼著鳳凰的羅恩,卻被回贈了一連串猛男電眼…..

臉色有點發黑的鄧布利多從張先生那拿到了日記的原本,雖然被尼可勒梅說成是對煉金這種老古董不感興趣,沒有怎麼研究,但那也僅僅是相對而言,鄧布利多看起古代魔文可是一點壓力都沒有。

在認真的看完了原本之後,並沒有發現譯文有什麼錯漏的鄧布利多歸還了日記。

隨後他看向了羅恩。

「福克斯!我們合體變身吧!上打白毛大天使,下揍地獄臭惡魔,中場休息屠個龍,瞬間天下無敵手。」

還沒等鄧布利多開口說點什麼,但早就猜到了多半是要讓自己麻溜滾蛋的羅恩立刻打斷了鄧布利多的施法。

「咕?」

福克斯一臉疑惑的看著這個中二度爆表,但紅著臉強撐著假裝不尷尬的男孩。

「不能么?」

羅恩扣了扣後腦勺,然後抱著福克斯與他認真的對視著。

他打量著還沒養殖場火雞大的鳳凰,似乎這體格自己也騎不上去…..

「龍鳳合體變身什麼的,你做不到?」

「不可能的。」

鄧布利多憋著笑開口,這熊孩子有時候還挺能逗樂的。

「鳳凰和巨龍是死敵,所以他們站在了巫師這邊,也因為這樣,巨龍被滅族了,現在的火龍和巨龍是兩種不同的生物。」

「噢!」

恍然大悟的羅恩理解的點了點腦袋。

「那福克斯你會啄我么?」

那顏色暗沉的深藍色鱗甲將羅恩的身軀完整的覆蓋,如同穿上了一身猙獰鎧甲的羅恩讓鄧布利多也不由得呆了呆,但很快,他就想通了關鍵,這可不是他們說的尼可勒梅的煉金盔甲,在看見了那魔紋之後,他就知道了這和馬人有關。

他知道羅恩在禁林里接受了馬人的賜福,這種事情馬人是會告知他的,可是沒想到會是這種模樣。

『流淌著龍血啊…』他在心中默默的感嘆了一句。

「篤篤篤~」

福克斯好奇的用喙啄了啄羅恩身上的盔甲,隨後伸出爪子扣下來了一片,看著化為了晶瑩碎屑消散的鱗片,福克斯並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他張開翅膀飛到了羅恩的肩上,這帶著鋒利稜角的鱗片對他壓根就不起作用,鳥毛都沒掉一根。

「別動手動腳啊福克斯,不能合體就算了嘛,痒痒得慌。」

摸了摸被扣下鱗片的那個地方,新的鱗甲已經生長出來了,不過羅恩也大概清楚了自身的這鱗甲防禦並非無法被擊破,能被福克斯掰薯片一樣扣下來,估計自己身上的這身巨龍之鱗應該還是幼年期的小龍鱗片,怪不得跟緊身衣一樣,沒有厚重的安心感。

「算了,跟著吧,但是不準亂跑。」

「呆在福克斯身邊,你還沒學會幻影移形,到時候別跑都沒地方跑。」

本來羅恩還想說一句:我猩某人何時有過撤退一說?但看著鄧布利多那正經的表情,他擼了擼鳳凰,癟癟嘴沒吭聲。

「其實我並不建議你們都留在這裡,畢竟我們可能會遇見的是我們從來都不曾想象過的東西,但我也知道,你們不會就此甘心的離開,因為如果換做是我,我也一樣。」

「這個世界上還有著數之不盡的未知,冒險永遠是令人心曠神怡,保持不老的絕對真理。」

「我們開始吧。」

鄧布利多的魔杖輕輕的在半空揮舞,他的杖尖噴出了無數銀白色的細絲,有著類似於金屬般的光澤。

這細絲所編織成的羅網不斷的向外張開,隨後將這個巨大的地下空間完全的包裹,緊密的貼合。

日記中可沒有寫如何找到那惡魔,但有著這等強力傀儡守護的戰爭煉金工坊是再好不過的看門選擇,這裡是艾爾利克家族絕對保密的核心之地,他們心中最安全的地方之一。

這古怪的魔法很顯然比迪戈手中的探測器和他的經驗要來得精密高效,迪戈早就仔細搜查了這裡,然而並沒有發現什麼隱藏的房間,石壁就是石壁,雖然是被認為強化過的,但它的本質依舊是石頭。

可就在這毫無破綻的牆壁上,一道門扉被銀白色的絲線所包裹勾勒,隨後一點點的從牆壁之中擠了出來。

「好在我對鍊金術稍稍有點研究。」

鄧布利多率先挪步,他向著那石門走去,隨後輕鬆的推開了這扇塵封了千年的門扉。

「看看吧。」

7017k 張文章回到龍源教工宿舍樓自己的房間。洗完澡,就坐在沙發上看央視新聞頻道,這已是他多年養成的習慣了。

剛看不到幾分鐘,手機就響了起來,他一看是劉小娟打過來的。

「校長,休息了嗎?」

「還沒呢,在看電視。」

「送給嫂子的小禮物你看了嗎?也不知道嫂子是否喜歡?!」

「那麼精美的包裝,我不忍心拆開,劉總送的禮品嫂子她肯定會喜歡的!讓你破費了!」

「校長客氣了!這兩天大家都有點累了,早點休息吧!」

「好的,晚安!」

「晚安!」

張文章等劉小娟掛斷電話,起身從茶几上的公文包里取出了禮品盒。要不是劉小娟的來電提醒,他還真準備過幾天拿回去讓老婆自己拆,從常理來說也是對雙方的尊重!他拿著禮品盒掂了掂,發現有些重量。

他還是覺得有必要告訴老婆,於是又撥通了童老師的電話:「老婆,晚上吃飯的時候劉總送了一個禮品給你,托我帶回去。」

「哎呀,劉總真是太熱心了,這次出去玩就花了她不少錢,還要送禮品,真的不好意思收!」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