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森滿意的點了點頭,站起身一刀劈在了桌案上,大喝道。

十萬飢餓的士兵,在維森等將軍的率領下,對黑水河關發動了攻擊。

他們先是以去催軍糧爲口實,騙開了城門,旋即大軍捲入城中,此刻城中主要兵力都被調空了,不足五千人,再加上他們沒想到維森等人會反,連反應都沒來得及做出,就被維森等人給拿下了。

維森邁着步子,走進了城主府,第一步就是打開府庫,讓弟兄們飽餐了一頓。

而此時,馬可夫還在寒風與怒波中等待着守城的心腹來放關。

“怎麼回事,這都等了倆小時了,這幫傢伙到底在搞什麼鬼?”

馬可夫心頭有一種不祥的預感,催促道。

“可,可能是這會兒當值在睡覺,我再多發兩個。”副將皺了皺眉頭,再一次發射了信號彈。

維森等人正在城主府喝慶功酒,咋一看空中連續好幾次出現一道紫色的火焰,心中生疑,對一旁的人問道:“這道晶火是何意?”

衆將皆是不知,這時候跪在堂下的鎮守將軍戰戰兢兢道:“維森將軍,這,這是馬可夫的信號,他在讓我們放下渡橋,供他們回城。”

“回城?馬可夫不是勢如破竹嗎?怎麼突然要回城,難道……”維森猛然一想,然後哈哈大笑了起來:“我明白了,肯定是馬可夫吃了敗將,撐不住了想回城。我就說連普林將軍都打不過的秦候,怎麼可能會敗在馬可夫這樣的草包手裏。”

“他不是想回來嗎?好說,我等就去會會他。”

黑水河關靠河只有一條容兩人通過,僅供特使同行的狹窄通道,除此之外,整個這一面便全都是佈滿大炮的高牆。

咔嚓咔嚓!

陳舊的鐵索摩擦着,維森等人落在了崖壁的瞭望臺上,在瞭望臺裏,有控制着吊橋的機關,如果不放下大型吊橋,大軍根本不可能回城。

“大人,來了,來了。”

副將指着遠處的瞭望塔,欣喜道。

馬可夫大喜,連忙望了過去,一看卻並非是自己的守城將軍,而是維森,不禁皺眉道:“怎麼回事,來的是維森,這傢伙什麼時候進的城?什麼時候,這麼機密的事輪到他來處理了?”

“是有些奇怪。”

幾個副將都是一臉的莫名其妙。

“維森,我是馬可夫,我以天使副長、黑水河關城主的身份令你,立即打開渡橋,放我等入城。”

馬可夫仍然端着架子,運足了中氣,大喝道。

“狗賊,黑水河關已經爲我等所有,想要回城,門都沒有。”

維森怒喝道。

馬可夫一聽差點氣的沒噴出一口老血,他早就料到這幫人不會善罷甘休,沒想在這個關頭栽在了維森手裏,回不了城,後面伊通的大軍又追的急,等待他的唯有死路一條了。

“大人,維森是要斷咱們的後路啊。”

“現在該怎麼辦,回不了城,咱們困在這河上無疑是死路一條啊。”

“大人,你快想想辦法吧。”

衆將紛紛懇求道。

在他們看來,無所不能的馬可夫這次也一定能渡過難關,帶他們回到城裏去,繼續吃香的喝辣的。

“都怪你們這羣廢物,當初我說留兩萬人守城,你們非得全軍出擊,這下好了,連家都回不去了。”馬可夫把怨氣全灑在幾個副將頭上。

出了一通氣,馬可夫道:“如今也沒別的法子了,咱們先賣個慫,進了城再處置這幫混蛋。”

說到這,馬可夫舔着臉衝維森拜道:“維森,咱們都是魔主的人,你速速開城,我回城必定大大有賞,爲你加官進爵,你們看如何?”

維森道:“看起來馬可夫大人急着回家,好說啊,你叫我三聲爺爺,我就放你進城如何?“

“維森,你是在開玩笑嗎?”馬可夫臉色鐵青,寒聲問道。

他手下的衆將更是氣的肺都炸了,紛紛叫罵了起來。

“開玩笑,你我隔空喊話,可是沒少費能量,你覺得我像是跟你在開玩笑?”

維森冷笑道。

他是賽克的忠實部下,當初普林老將軍被害死,賽克出走,整個部隊的軍心完全被馬可夫給傷害了,再加上馬可夫平日對衆人的羞辱與盤剝,維森唯有這般,方可發泄心頭的不滿。

馬可夫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不爽道:“維森,我現在是天使副長,你就不能給我點面子嗎?我知道兄弟過去確實有些虧待你們了,但你放心,只要我回去,肯定會加倍補償。”

“兄弟,都是一家人,到此爲止,你覺得如何?”

維森哈哈大笑了起來:“天使副長?路西法自身都難保了,就你這廢物,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啊,既然你不願意叫爺爺,也罷,那咱們就沒得聊了,你們慢慢等着吧。”

說完,維森就開始招呼着要走人了。

馬可夫的手下們一看這情況急了:“大人,我們的性命全在你的手上了,你看那邊伊通都快要追過來了,只能委屈你了。”

馬可夫咬了咬牙,索性是豁出去了:“維森,老子叫還不成嗎?”

“爺爺!”

“爺爺!”

“你是我爺爺,還不成嗎?”

馬可夫站的筆直,扯着嗓門大叫道。

哈哈!

城上的軍士全都大笑了起來。

馬可夫羞的恨不能鑽進地縫裏面去,怒吼道:“維森,我已經叫了,你現在總可以放渡橋了吧。”

維森仰天大笑道:“馬可夫,你看起來好像有些不情願啊。”

“你覺得很委屈,很憤怒對吧?呵呵,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你算什麼玩意,以前不過是打雜的,靠着吹噓告狀,當了個城主,還真以爲你了不起了。在我眼裏,你永遠都是一個可憐的小丑而已。”

“城,你就別想進了,髒了我的地方,看看你的後面吧。”

PS:晚點還有一章。 “該死,竟然敢戲弄我。”

馬可夫氣的胸口血氣翻騰,差點沒生生暈死過去,合着這半天爺爺白叫了?

他回頭一看,自己伊通大軍已經追到了河邊。

最前頭的白色角馬上,坐着的是一個英俊的東方青年,伊通等人緊隨在他的身後,不難看出來這就是秦候。

這是馬可夫真正意義上第一次與秦羿打照面,只是令他沒想到的是,會在這種情況下相見,而不是在五號城內,他的大軍攻破城池之時。

“大人,現在怎麼辦,你快想想辦法啊。”

副將急的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馬可夫急的直跳腳,望着四周滔天的黑浪洶涌,偏偏是一點轍都想不出來,維森不放下渡橋,除非他長翅膀,能飛上高崖壁的河岸。

“怎樣,馬可夫大人,你三聲爺爺叫完了,現在是不是該給我磕頭了。”

伊通站在岸上哈哈大笑了起來。

“你……”

馬可夫氣的一時語塞。

“放箭!”

秦羿揮了揮手。

“嗖嗖!”

漫天的火晶石箭支飛舞,馬可夫的船隊頓時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

在一片慘叫中,士兵們不是被河水捲走,爲河中怪魚所食就是被大火活活燒死,整個場面可謂是慘不忍睹。

“大人,船保不住了,咱們得跳了。”

副將道。

“跳,跳……”馬可夫完全慌了神,甚至忘記了,當年參加試煉時,他可是在更可怕的河流中通過了考驗,水性極強,是毋庸置疑的。

待游到岸邊,馬可夫還沒來得及喘氣,就和幾個親信當場被秦軍給逮着了。

當被揪到秦羿面前時,馬可夫知道他這輩子徹底的完了。

上天跟他開了一個最大的玩笑,若是這一生碌碌無爲也就罷了,偏偏又要讓他來到了這個風口浪尖上。

他很想像那些英雄烈士一樣,發出呼喊,奮勇抗爭到底,然而,馬可夫昔日的意志,早已經被這些天美夢一般的生活給摧毀了。

他還想活着。

他甚至認爲,只要活着回去,路西法或許還重用他,甚至有一天能起兵殺回來,洗刷今日的恥辱。

當然,他還想着路西法賞他的宅子,想着那些美人。

他的人生還有太多美好,絕不能就這麼葬送。

“秦候,我是天使副長,是路西法手下的要員,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滿足你許多的條件。”

“相信我,我真的很有用。”

馬可夫指着自己的鼻子,焦急喊了起來。

“天使副長?好大來頭,在我眼中,你跟他們沒有區別,當然,好歹你也是奪了我四座城池,是路西法眼中的新戰神。”

“這樣,你的生死就交給伊通了,這樣夠給你面子了吧。”

“至於你的那些條件就免了吧,你連個黑水河關都叫不開,留你何用?”

秦羿笑了笑,都懶得看他一眼,說真格的,馬可夫確實沒有挑戰他的資格,所以馬可夫註定不可能像普林一樣贏得他的敬重。

“伊通,我們曾經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求求你,看在過去的情面上,給我條活路,給我說個情。”

馬可夫跪爬到伊通的腳下,苦苦哀求道。

“滾!”

“上次伊通將軍在城下下跪求你放關時,你可有念及到昔日的舊情,就你還配跟將軍談交情。”

達西擡腿一腳踢翻了馬可夫,怒聲呵斥道。

“是,是,我沒資格。”

“伊通,你上次給我磕了三個響頭,我現在還給你,不,我給你嗑三十個,三百個行嗎?“

馬可夫跪在地上,開始拼命的嗑起頭來。

那一刻,達西流淚了,因爲伊通終於找回了尊嚴。

然而,伊通是麻木的。

他看着馬可夫就像是看着一條搖尾乞憐的狗,這樣的廢物對手,簡直是自己的恥辱。

馬可夫早已經不是當年的生死兄弟,更不是黑水河關上可以主宰命運的城主,他僅僅只是一個可憐的廢物而已。

一個廢物磕頭,根本就不是什麼值得誇耀的事情。

伊通羞於此等人爲伍!

“馬可夫,真的你太讓我失望了,以至於我連一絲絲的快樂都沒有,甚至連動刀殺你的意念都難以興起來。”

“來人,宰了。”

伊通無趣的掃了一眼馬可夫,達西拔刀而出。

一道血線劃過,馬可夫倒在了地上。

沒有人再去多看他一眼,因爲這的確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對手,跟那萬千的刀下亡魂,沒有任何的區別。

衆人上了渡船,到了黑水河城關下。

“好了,城裏也該放關了,向他們喊話。”

秦羿吩咐道。

不待伊通的人開口,大河之上,黑水河關的隱蔽渡橋從崖壁中伸了出來,形成一個巨大的平臺,橫跨在水面上!

“侯爺,我是普林將軍麾下的維森,我和我的弟兄期盼已久,還請侯爺大軍入城。”

維森運足力量,隔空喊話道。

“侯爺,會不會有詐,畢竟裏面可有十萬吃飽喝足的大軍。”

伊通道。

“不會。”

秦羿自信一笑,當先走了上去。

渡橋緩緩上升,雖然從外形上看遠遠不及現代化的高科技,但在晶石推動下,這種一次運載至少在兩萬士兵進出的大渡橋,放眼整個東西方地獄,也難得有幾座了。

到了城內,維森親自把秦羿迎進了城主府,掛上了大秦旗,率領衆將在大廳內,歡天喜地的接受了秦羿的改編。

“各位將軍,從今天起黑水河關就是咱們的了,此後將會是一馬平川,也就是說,咱們與路西法決戰的一刻到了。”

“維森將軍,你的兵馬依然駐守黑水河關,歸屬伊通統領、節制,伊通、塔里木兩部分,天使軍與蠻兵作爲決戰的主力,先行休整,通告天下,即日起開始攻城。”

秦羿下令道。

這一次,他是真的放心了。

黑水河以北地區,如今西北路線以及被風城堵死,路西法再無可去之處,北方十九城只有正面與他開戰了。

一旦進行大決戰,他的使命就完成了一半。

黑水關內,十萬大軍投誠,城主馬可夫戰死的消息,像雪片一樣在地獄裏紛飛。

許多暗中蟄伏的力量開始蠢蠢欲動,如尼羅王等。

路西法在得知消息後,整個人幾乎崩潰了。

PS:今日更新完畢,明晚再會,晚安,朋友們。 路西法其實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他與馬可夫一樣沉浸在一種虛假的甜蜜中,幻想着一切。

他更清楚,從寶羅城被困後,他在這次的地獄之戰中就已經喪失了所有的底氣。

他鬥不過秦羿,這是事實。丟掉了天使城,連最後的落腳之地,所有的夢想也全都破碎了。

他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失敗者。

路西法甚至連與秦羿做最後決戰的勇氣都沒有,因爲他很清楚,他真打不過秦羿,這場戰爭註定是個敗局。

黑水河關丟了,他這個魔主的寶座已經是搖搖欲墜。

路西法有兩種選擇,急流勇退,直接退隱,放棄黑暗王宮與最後的武裝。另外一種選擇,就是等死,與秦羿血拼豪賭最後一把。

“魔主,最新消息,北河關守將殺掉了我們的特使,選擇了投誠,如今整個北方各大城池都在蠢蠢欲動,還請大人早做決定。”

一個天使軍將領,大步走進殿宇,緊急彙報道。

“布魯斯,如今這情形,你怎麼看?”路西法雙手揉着頭,無力的問道。

“我覺得是時候決戰了。”

“與其這麼一座一座城池打下去,不如直接在北陽關外的平原一帶,與秦候正面決戰。”

“秦候手下真正可用的兵馬不多,那些歸降的人馬,本就實力有限,短時間肯定是形成不了戰鬥力。”

“相反,咱們召集的各部落,以及黑羅、墮落天使軍團,至少還能再湊出十五萬的戰力。”

“如此一來,這就是咱們絕對的優勢,只要一開戰,魔主完全有希望一舉擊敗秦候。”

Filed under: 未分類

No comment yet, add your voice below!


Add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Comment *

Name
Email *
Website